第15章 建立情报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玄昊在冷淑妃的明霞宫歇了两,婉儿望眼穿,又不好为小事派人去见皇上,只能耐心等待时机。

    晓翠去了冷宫,掌事的宫女是听了淑妃嘱咐的,专一折磨她,拣又苦又累的活让她干,比如倒马桶;稍不如意便斥骂不休。晓翠几时受过这种苦楚,然而也只得忍耐.

    眼睛里含了眼泪也要被说:“天天一付哭丧样子,谁借了你的米还了你糠不成?难道想摆脸色让我看吗?”

    好在心里还有一个念想,相信懿美人绝不会就这样置自己不顾的。

    到了第三,玄昊才宣婉儿侍寝。见了面,握住她的纤手说:“真是奇怪,才不过几不见,却为什么觉得长久别离一般?怪不得古人说,一不见,如隔三秋。算一算,却是经了几个秋了?”

    婉儿掩嘴笑道:“这话应该是臣妾所说,怎么被陛下抢了去?陛下左佳人,右儿,哪里还记得有人孤窗冷月,长夜难眠?”

    玄昊打个哈哈,伸着懒腰说:“不知怎么,今竟是特别疲倦。”

    婉儿扑赤笑出声来:“想是陛下在淑妃娘娘处连辛苦了。既然如此,今晚便早些歇息吧。臣妾稍微懂得一些按摩之术,愿竭尽其能,以佐陛下清梦。”

    玄昊笑着在她浑圆的上拍了一掌,说道:“宠得你越发没形儿,连朕也调侃起来。朕很是奇怪,你这些本领,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

    婉儿凝神细想:“是啊,臣妾到底是怎么学会这些技巧的呢?竟是怎么也想不明白。”

    “你真是个谜一样的女人,永远也无法让人看清。罢了,快些按摩,若当朕意,大有奖赏;若只是夸口,瞧朕等下怎么罚你。”说着趴在龙上,合目静待,

    婉儿果然舒掌作式,从头至脚,一一认取位,或轻捻或重按,手所经处,骨酥若醉;接着握指成拳,轻轻捶擂,仿佛柔软的棉絮相触,令人体舒畅不可言说;捶擂到腰部,玄昊只觉得口懒目慵;再到股部,已经沉沉睡去。

    玄昊这番好睡很是香甜,醒来巳是上朝时分,活动一下自己的手足,倍感骨节轻快灵活,对婉儿又多了一重喜。转头看见她一双秋水明眸,正含笑盈盈地看着自己,不免有几分歉意地说:“朕竟然睡着了,真是辜负良宵美人啊。”

    婉儿借机说:“陛下若想弥补臣妾,只需答应臣妾一个请求。”

    玄昊微笑着说:“有什么话尽管说。”

    “宫婢晓翠,与婉儿同姐妹。因生肖冲了皇子祺秀,被贬入冷宫。臣妾想,晓霞无心之罪,且罪不在她。何况此婢本是婉儿从公主府中带来。没有享过臣妾半点好处,还要累她长驻冷宫吗?所以于心不忍,想请陛下放了她,斥回公主府服役吧。”

    玄昊没想到婉儿求的却是这样一件小事,立刻点头应。婉儿谢恩,又催着玄昊派人传旨。

    回到自己的绮景宫,婉儿时刻传人打听着晓翠的动静。听说李大年命小太监将晓翠从冷宫中领出,方才放了心。又赏了许多东西让晓月送她,另外传话说:“等有了机会,再接你到我边。如今只在公主府好好侍候就是。”

    这件事刚完,苏心端着茶上来,又悄悄回道:“上次懿美人令奴婢查访的事,总算是有了眉目了。特来听您的示下。”

    婉儿也轻轻儿问:“查定了是哪一个人?”

    苏心细声细气地说:“就是茜草。她和淑妃的贴侍女走得很近。”

    婉儿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并没有大印象,于是问道:“茜草是谁?宫女们不少,我也记不全。”

    “她穿蓝色衣裳,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颧骨,看着倒是清爽气的。没想到生着吃里扒外的心肠。懿美人打算怎样处罚她?”

    婉儿微微一笑,端起官窑脱胎填白盖碗喝了一口茶,却不急着把茶杯放回去,只用自己的指甲敲击着杯,发出清脆的叮当声,这才不慌不忙地说:“咱们先别忙着处罚,她还有用处呢。等用完了再慢慢同她算帐不迟。”

    苏心听得这样说,虽然不明白,还是应了个是字。

    看了边的李德海一眼,婉儿想了一想又问道:“咱们拉拢的人怎么样了?”

    李德海小心翼翼地回答:“可以接触到的太监和宫女们,都以您的名义送了不少钱,而并没有托他们办任何一件事。同时您对待下人谦虚,和蔼,平等的态度,起了非常大的作用,大家众口一词地表示感激,愿意为您做事。”

    “告诉他们,其实也不用他们做些什么。只要将周围听到看到的新鲜事儿报上来,就成了。”

    “是。”

    婉儿赞许地点点头:“你们做得很好。我信任你们,就象信任自己的手足一般。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道理,都应该知道吧?我过得好了,也就等于你们过得好了。所以尽心做好要你们做的事,犹如做自己的事一样。”

    李德海和苏心异口同声地答应着:“奴才明白。”

    “李德海,今后会有源源不断的各类报涌来,你专门负责处理这一块吧。然后将稍有价值的集合起来,向我汇报。”

    “是。”李德海小心地回答,稍稍犹豫又说:“只是那些人得了消息,却不能方便快捷地送到绮景宫来,这个问题有待解决。若是不断有人涌到绮景宫,可不是透着奇怪吗?时间一长,会引起有心人怀疑的。”

    “嗯,你说确实有道理。”婉儿轻扬蛾眉,托着香腮深思:“云中谁寄锦书来?古人有鸿雁传书,当然咱们不可能真的令鸿雁成为送信使者。有了,飞鸽传书。如果咱们也养上一群鸽子,给它们编上号,带上角环,训练好了,是不是也可以为咱们传递消息呢?”

    苏心躬道:“懿美人这个方法虽然不错。只怕宫内没有养鸽子的先例呢。”

    婉儿沉吟着说:“既然有嫔妃们养猫养狗当作宠物,为什么我就不能养些鸽子当宠物呢?我会去求皇上特许我这样做的。”她轻轻地笑:“想来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李德海乖巧地接着说:“既然这样,奴才先找出会驯养鸽子的人来,让他想办法找些良种的鸽子备用。”

    苏心也说:“那岂不是要建一座鸽舍吗?建在哪里才好?”

    “好,就先这么说吧。饭要一口一口地吃,事嘛,也要一步步地来。现下我可乏了。”婉儿慵懒地做了个手势,两个人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