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偷香余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玄昊仍然派了人侦察韦彦,证实此人确实是宝琳公主的夫。他们常常在公主的另一座宅弟相聚。但玄昊付之一笑,并没有做出任何行动。

    出于对婉儿的愧疚,他以大量的赏赐来弥补。传到林婕妤耳中,除了大惑不解,更是又妒又恨,却不敢向皇上盘问半分。只能对着冷淑妃诉说。

    冷淑妃也猜不出是什么缘故,唯有泛泛安慰:“婕妤不用着急,隐藏锋芒,伺机而动。”

    林婕妤恹恹地说:“姐姐好儿,我眼里却容不下沙子。自她进了宫,皇上看得旁人都是若有似无,要不是她用狐媚手段,哪会这么样?”

    “是啊,现在已经受宠如此,他要生了皇子,还不知要怎么踩到众人头上去呢。”冷淑妃冷笑。

    想到冷淑妃拥有皇上唯一的龙子,而自己的肚子至今一点消息都没有,林婕妤不觉愁绪满怀。

    李大年奉皇上之命来到绮景宫,不用说又是赏赐到了。婉儿照例谢恩,笑吟吟对李大年说:“公公辛苦了。我前得了一对小玩意儿,想让公公挑一个回去耍。看看公公眼力可好,挑得着对的那个。”

    李大年哈哈笑道:“懿美人赏的东西,不拘哪一样都是好的。老奴感激不尽,还敢挑三拣四的?”

    婉儿只笑不语,手下宫女捧了两个精巧无比,金光闪闪的小金人上来,却是毫无二致。

    婉儿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李公公不要嫌我小气,两个里头却只能挑一个。”

    李大年本来财,什么珠宝玉器在他看来都比不上金银实在,所以见着这金光耀眼的金人,止不住的眉开眼笑。可是拿在手上仔细端详比较,竟无法找出任何不同。只得躬说:“懿美人见谅,老奴愚钝,这两个小金人一模一样,不知怎样区分。还望美人告知。”

    婉儿嫣然而笑,使个眼色,晓月笑嘻嘻走近前来:“奴婢来教公公一个巧宗儿。”说着拿了一茎草,从其中一个小金人的耳朵眼里穿进去,却从嘴里穿了出来;接着另选一茎草,同样从另一个小金人的耳朵眼里穿进去,悄没声儿掉进了金人肚内。

    李大年恍然大悟,他早巳修炼成人精,久经沉浮,再狡猾不过,什么事儿不知道?于是不动声色,仍然满面笑容,伸手捧了第二个小金人说:“老奴明白了,不管什么事,入得耳朵,就是烂在肚内,绝不会有半分泄露。那就这个小金人吧。谢谢懿美人赏赐。”

    “公公果然聪明人。婉儿入宫以来,亏得公公多方照料。来方长,婉儿绝不是忘恩负义之人。”说着意味深长地笑,然而那样的笑容,足以颠倒众生。

    接着转过头对晓月说:"另一个小金人也给李公公拿上."晓月应了一声.

    李大年连忙推辞,婉儿说:"公公不用客气,方才我和公公开玩笑呢!这两个小金人本是一对儿,何必把他们拆散了?"

    李大年乐得收下,谢过了赏,告辞而去.

    李大年前脚刚走,宝琳公主便来了。婉儿礼数周全地接待她,殷勤而不做作,丝毫没有受宠而骄的架子。

    又令宫女摆上各色糕点。并且亲手斟了一杯花露递给公主:“这是采摘秋海棠、丹桂,甘菊的花,以花汁融入蜜露中,和以梅子酿造而成。味美香浓,请公主品尝。

    公主捧着白玉杯,先观色,红艳异常,再轻嗅芳香,最后缓缓入口细品,赞叹说:“色香味俱全,琼浆玉液也不过如此吧?”

    “谢公主夸奖,也不过闲来无事所做,哪里当得琼浆玉液。”

    宝琳公主伸手轻按自己的眼皮:“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右眼皮一直在跳,难道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吗?”

    婉儿故作吃惊地说:“公主真是天人,原来什么事也瞒不过您去。“说着不等公主追问,就把前几天月叠香的事说了,只不提自己献计那一节。

    宝琳公主听说事竟然牵涉到自己上,并且追查到自己的夫,脸上不一阵红一阵白,半晌才携住婉儿的手滴下泪来:“我把你当作自己姐妹一般,有些心里话也并不瞒着你。为长公主,对于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婚姻,却仍然没有自主选择的权利~"

    "当初下嫁附马,不过是父皇为了奖赏功臣的政治联姻罢了。我从来没有过。直到遇见他。没想到,因为宫中妃嫔的妒忌,这件事竟然传到了皇上那里,实在令我难堪。”

    婉儿真诚地安慰公主:“陛下似乎并没有为这件事恼怒,所以公主不用太过焦虑。”

    “能猜出是谁做出这样的事吗?我想我一定会知道这个人是谁的。”宝琳公主咬紧牙关,眼睛里有冷冷的光。

    “发生陛下质问这件事的头天晚上,是林婕妤侍寝。您觉得同整件事会不会有关联呢?此外,不久之前,林婕妤的亲眷入宫探视,曾与臣妾在上林苑巧遇。其中一个女子似乎对臣妾相当注目。这样联想起来,应该有一点头绪了。”

    “不错,林婕妤与冷淑妃交好,因为冷淑妃的第三姊,嫁的即是林婕妤的二哥,所以她们是姻亲,互相照拂也是应该的。当初林婕妤进宫,似乎冷淑妃推荐有功呢。而冷淑妃进宫久,自成党羽。”

    宝琳公主哼了一声:“如今平白将我扯在里头,可是柿儿专拣软的捏,觉得我好欺负么?”

    婉儿连忙谢罪:“想来是婉儿连累了公主,我新来,个个瞧着我眼呢。只是出自公主府上,所以连带公主也恨上了。”

    “不关你事。宫内为争一夕之宠,出尽手段,犹如八仙过海,比这个再卑鄙无耻些,也还有呢。咱们可别被人算计了去。凡事当心,若尽由着人欺负,也不是我宝琳一贯的行事。”说着又是冷笑。

    过了一会儿,宝琳公主又说:“再过几,便是皇上的千秋节,宫内有得闹呢。你可想好了送皇上什么礼物?”

    婉儿沉吟道:“臣妾一所有,都拜皇上所赐,再说陛下拥有天下,又稀罕什么呢?

    公主笑起来:“这话在理。我记得懿美人的舞姿,天上有尘世无,似乎皇上还未观赏过。那么想一想,怎样令皇上惊艳,这才不失为一条捷径呢。”

    “公主提点得是,婉儿敢不尽心么?”两个女人相视而笑,笑容中隐隐有着同仇敌忾的默契。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