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四面来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绫罗衫 书名:倾妍天下
    ( )    贴宫女绿云也搀了皇后去偏,随侍的皇后母金嬷嬷悄悄儿说:“皇后娘娘觉着新晋的懿美人怎么样?”

    皇后微微一笑:“皇上的眼光自然错不了的。依你说呢?”

    金嬷嬷哼了一声说:“照我看来,懿美人此刻虽然小心谨慎,瞧她目听眉语,骨子里透着妖冶魅惑,只怕当得红颜祸水四个字呢。昨才进宫,晚上就侍寝了,娘娘早些当心才是,莫要后又树一个强敌。”

    皇后睃了她一眼,叹了口气才说:“我哪里不知道呢?只是有了新来这个,说不定能煞一煞西边那个的威风。我乐得坐山观虎斗,不好么?你得了空,不妨对懿美人吹吹风。”

    “奴婢知道了。”金嬷嬷轻轻回道。过了一会儿又附在皇后耳边说:“皇后娘娘母仪天下,自然是福德双修。只是于子嗣一面,到现在一点动静也没有,到底是什么缘故呢?”

    皇后的脸色由红润变得煞白,她当然知道自己的母并不是在奚落,而是真心地着急,她尽量放低声音,低到几乎只能看见她嘴唇的瓮动:“你以为本宫不急吗?但急有什么用?“

    金嬷嬷急忙欠:“奴婢唐突皇后娘娘,还请恕罪。”她同样用细若蚊蝇的声间继续说道:“据说有一寺庙的老尼,求子仙丹非常灵验……”她没有说下去。

    皇后仔细瞥了她一眼:“你自己看着办吧,但一定要小心谨慎,不可走漏风声。”

    金嬷嬷极轻地应了个是字。

    冷淑妃独自在暖阁的美人塌上歪着,手里掣着一枝西府海棠花儿,凑在鼻端轻嗅。

    一个绯衣宫女端了茶送上来。她也不接,只低头沉思。过了一会儿才说:“素娟,这新来的懿美人伶牙俐齿,花容月貌,看样子是个厉害角色啊。”

    素娟轻笑道:“不过是个新来的吧。花无百好,时间长了也就不新鲜了。林婕妤就是个先例。再说了,皇宫里除了您,谁还有福气为皇上诞下龙子来着?惠妃生的也不过是个公主呢。”

    冷淑妃哧地一笑,伸手接过描金白瓷盖碗,翘着兰花指揭了盖子,撮着嘴唇吹了吹,然后浅浅啜了一口又说:“人家才来,怎么就保得住他不生下龙子?”

    “那也有个先来后到不是?何况她的位份总越不过您去?此刻也不过是个四品的美人罢了。”素娟撇了嘴说。

    “那也难说,哄得皇上开心了,要得个妃位想也不是什么难事。咱们可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才是正理。何况,妒嫉眼红咱们的人还少吗?怎么着也不能让人看了笑话去啊。”

    “宫里人拜高踩低,也是常事。还是淑妃娘娘看得长远,奴婢不过鼠目寸光,哪能跟您比呢。”

    “这懿美人新来,且让她风光两,再想办法。如果不是因为她是宝琳公主边来的,就是拢络收服她也没什么不可以。只是……算了,再看看吧。”冷淑妃把头向后一仰,笑的时候露出一排雪白的贝齿,仿佛微微的泛着蓝光。

    刘惠妃坐在窗下,皱了眉,手抚腹部叫了声哎哟,早有宫女明歌赶着上来轻揉慢搓:“想是惠妃娘娘刚吹了风。又觉得不舒服了吗?要不要唤太医来瞧瞧?”

    刘惠妃苦笑说:“不妨事。紫燕,你把太医开的止痛生息药丸给我嘴里含上一枚就成。老毛病,再叫太医瞧还不是那么样,总不能断根。”

    另一名宫女依言办理,明歌说:“惠妃娘娘也该惜自己的玉体才是,自从生下公主,常常病痛,怎么想个法子调理好了才好。”

    “我何尝不是这样想呢?只是当初生环环的时候早产,落下的病根。太医说是再生一胎,月子里好好调养,才有可能好起来呢。偏是再也怀不上的。皇上近来得少不说,来了也是看看环环又去了。唉,难道我如今……”

    说到这儿却再也说不下去,只痴痴地看着壁上粘的一幅《貂蝉拜月图》。

    明歌劝慰说:“娘娘天生丽质,只是体虚弱些,万岁爷想着让娘娘多多休养,不想让您受累呢。”停了一停又恨恨地说:““娘娘当初若不是有人动了手脚,怎么会早产的?”

    刘惠妃啐道:“你越来越大胆了,这话再不必说出来。被人听见,你的小命还想要吗?”看着明歌垂了头不吭声,转放低了声音笑道:“咱们虽是没本事扳倒了人家,我看今新来的,怕是比咱们强得多。只洗着眼睛看吧,好多着呢。”

    林婕妤的采霞宫,蕊珠正半蹲着,拣拾散落在地的簪环珠钿。边上的红秀偷偷儿问:“这又是怎么啦?谁惹婕妤生气了?”

    蕊珠也悄声回说:“不知道呢,从皇后那边回来就冷着个脸子。自己闷坐了半晌,叫了我磨墨,说是想写字。谁知统共没写上几个字,叹了口气,把笔搁下不写了。又举着菱花镜左右前后照了个遍,结果把头上插的戴的都扔在地上,回了寝,倒在枕头上抹眼泪呢。”

    “难道是哪位娘娘给了气受不成?”

    蕊珠想了想才说:“今我一直跟在边侍候的,并没有哪位娘娘冒犯了她。往林婕妤虽然有几分小子,从来没象现在这么样的。让我想想。是了,我知道了,想是新来的懿美人得罪了她么?”

    “哦,姐姐说给我听听,新来的懿美人怎么就得罪了婕妤娘娘呢?”

    蕊珠冷笑着说:“我也瞎猜的。那懿美人果真国色天姿,站在那儿,比什么花儿朵儿都要惹人。那种艳光啊,仿佛照得四周都亮了呢。”

    说着用手悄悄朝里头指了指:“我们这个主儿向来以为再没有谁美得过她的,现在一比,怕是自愧不如了吧?”

    “照这么说来,那懿美人竟是皇宫第一美女啦。”红秀惊奇地说:“得了空,我真得好好瞧瞧,这懿美人到底有多美呢?“

    蕊珠叱道:“你轻声些行不行?哪壶不开提哪壶,被主子听见,瞧打不打你?”红秀连忙噤声,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重要声明:小说《倾妍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