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四章 溪边幽会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至尊武魂 书名:武魂王
    “……来到小河旁~啊小河旁!”

    血人哼着小曲,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然后换上一干净的衣服离开了房间。

    你问他去哪,此时夜黑风高,自然是去见美眉了!

    血人宛如狸猫般轻飘飘的离开了宫,朝一处溪水走去。天鼎从白消失后,都没有再出现过,血人落得清闲,趁着良辰美景,他可不想浪费。早在白里他就已经给虎英打了暗语,让她晚上到小溪边等他。

    想想许久不见的虎英,血人就觉得浑,那火辣的酮体不知道在脑子里回转了多少遍。

    宫里居住在着好几位大武魂师,还有一位天字辈的师娘,所以血人一路都很小心翼翼,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

    夜深人静,血人心如猫爪,慢慢靠近溪水,而这时,他听到了溪水中传来轻微的水波声,这并非流水声,因为水波的方位保持在一个固定的位置。

    “莫非英儿已经来了,正在溪水中沐浴?”

    血人心中暗喜,趴在一块巨石后,朝溪水望去。虽然是夜间,但血人的视力几乎没有受到任何阻碍,他发现了溪水之中有一具雪白的子,宛如美人鱼般在水中滑动。

    由于方位原因,血人只能看到她湿漉漉的长发、洁白的背部,以及水波漾中的白嫩下,但仅仅是这些,足以让他亢奋难耐。

    “嗯~”

    水中的美人儿,忽然间发出一声异常轻微的呻吟,躯绷直,宛如一条水色般在水中急急颤抖起来。

    血人注意到,她的一双白玉手臂皆在自的敏感地带上,配上感的呻吟,那形真如一个寂寞难耐的少妇在自、慰!

    血人看的口干舌燥,心跳加速,同时心里也隐隐有些佩服虎英,为了让他获得刺激,她竟然做出如此举动,着实让他好一阵感动。

    佳人恩重,何以回报?

    血人猛然间从巨石后面跳了出来,化为一抹流光朝那水中的美人儿冲了过去,同时低声笑道:“英儿,为夫来了!”

    在他扑过来的时候,水中的美人也感应到了他的存在,躯轻轻一颤,双臂瞬间护住上下三点重要地带。

    她的这些动作,落在血人的眼里自然成了迎还羞,毫不在意,噗通一声落入清凉的水中,一双大手有些粗鲁的将美人儿搂在了怀中,四处乱摸,同时凑到美人的耳边轻声道:“英儿,你不是喜欢玫瑰香吗?怎么换成桂花香了?”

    “放开我!”

    怀中的美人儿,低声叱道。

    那声音,却是让血人满脸的笑顿时僵住了,他瞬间明白过来,怀中的这位美人儿,不是虎英!

    认错人了!

    血人大脑一阵发懵,这种戏剧化的景让他无言以对,尴尬至极!

    “英儿,让为夫给你暖暖子。”血人愣了一下旋即嘿嘿笑道,随后拉开美人儿保护部的玉手,将自己的大手替换了上去。

    他明白将错就错的道理,此时一旦放开,两人更加尴尬。

    血人假装冷静,但是他却没注意,他的声音很颤抖,动作也十分僵硬。

    “孩子,既然已经知道认错人了,为何还要故意演戏呢,难道你想一错再错?”美人儿没有反击与抵抗,任由血人那冰凉颤抖的大手在自己的玉峰上肆虐。

    闻言,血人的动作彻底僵直,他听出来了,怀中的美人儿是——师娘!!!

    浑一震,大手下意识的离开了师娘的玉峰,躯在水中噔噔噔退了几步,然后想也不想便跪了下来!

    “师娘息怒,弟子不知师娘份,无意亵渎师娘,还望师娘勿怪!”

    血人极快的说完这番话,然后静悄悄的等待师娘的怒火,他没有想过反抗,因为在天字辈强者的眼里,他实在太弱了,以蝼蚁没有区别,反抗只能是徒劳。

    他低着头,心里一直在想“我不是故意的,师娘一定不会怪我”等等,一切都尽量往好的方面去想,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保持镇定。

    他的眸子朝水中望去,那是一对美玉般的脚跟,即使隔着清水,依旧能够看到其上鲜嫩的青筋,他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哎!”

    师娘沉默了许久,轻声一叹,水波动,血人只觉眼前一花,那一对雪白的脚跟便消失了,连她的主人一起。

    血人不确定师娘到底该如何处置自己,也不敢抬头观望,就那么跪在水中等候。许久之后,岸边传来师娘平淡的声音:“上来吧。”

    血人浑一颤,接着站起来,也不敢飞翔,从水中慢慢走上岸。他一直低着头,不敢看师娘的眼神,他觉得无地自容。

    “师娘……”血人很内疚,对师娘做出这种事来,他觉得自己简直禽兽不如。

    “你会不会觉得师娘是个不知廉耻的、妇?”师娘轻声问道。

    这一句话,倒是让血人措手不及,准备许多推卸责任的话语,看来是没有用武之地了。他壮着胆子抬起头来,望着美艳的师娘,张了张嘴,却连一丝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你来这里,是与那小丫头幽会?”师娘换了个问题。

    “是,”血人仿佛做错了事的孩子,低着头,乖乖的说道:“我与英儿约好了在这里见面,方才我以为水下的人是英儿,所以才冒犯……”

    “方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师娘截断他的话,淡淡的说道:“我只是路过这里,见到了你,前来与你搭话。”

    “是!是!”血人如小鸡吃米般狂点头。

    “既然无事,那我就走了,你记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师娘再次告诫,虽然话语轻柔,但却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气息。

    “恭送师娘!”血人大喜。

    师娘不再理会他,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溪水边。

    血人望着她远去的背影,不有些做梦的感觉,将手指移至鼻尖,那淡淡桂花香,如此的清晰。

    “向悔!向悔!”

    后,一个喜悦的声音传来。不用回头,血人也知道来人是虎英,若是没有方才的事,血人必定十分兴奋,可是现在他却有些兴致缺缺了。

    虎英从他背后抱住了他,一双藕臂环绕在他的腰间,螓首靠在他的背上,欣喜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

    血人握住她的双手,转过来,望着她道:“你不生气了?”

    “生什么气?哦,你是说你打伤我爹的事?放心啦,我知道你是迫不得已,你为了我敢与我爹大战,我还能生什么气呢?”虎英略微感动道。

    血人疑道:“那你之前……”

    “哎呀,做戏而已嘛,总不能让人觉得我虎英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吧?”虎英笑着说道。圆圆的脸蛋上满是重逢后的喜悦,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灵动的眸子深的注视着血人,朱唇微张,吐气如兰。

    “呆子,看个什么?”虎英被血人火辣的目光看的好不自在,嗔道。

    “看我的娘子呗,不许啊!”血人拉着虎英的手,手指在她的掌心里轻轻画着圈。

    “就不许!就不……呜呜呜……”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血人便用大嘴封住了她的红唇,舌头探到她的口中,用力的吸食着那清香的汁液。

    溪水边,一对年轻男女喘着气,彼此抚摸对方的体,诉说着思念。很快,两人坦诚相待了,在光滑的石子上上演了一曲最为原始的奏章。

    “不能在这里,哦~”

    良久之后,风雨减息,两人相惜相偎着,享受**之后的余温。

    “向悔,你怎么一转就变成了我的小曾叔祖呢,实力更是强的变态。”虎英依偎在血人的肩头,轻声呢喃道。

    血人抚摸着她的秀发,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一口,然后将自己的经历都说了一遍,当然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则是一笔带过了。

    虎英安静的听完,没有插一句嘴,但不知何时,泪水便已经悄然滑落。

    “你怎么了?”血人微微吃惊。

    虎英朝他温柔一笑,柔声道:“你现在份高贵,就是我爹在你面前也不能大声说话,你若想给我解除婚约应该不难,到时候我们去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安静的过子吧,再也不要打打杀杀了,你说好不好?”

    “好,不过有些事没有办完,现在还不是时候。”血人轻声一叹,转而问道:“你爹给你许的是哪一方势力的人?”

    “药师公会荣誉副会长之子霍白。”虎英说道。

    “什么?是他?”血人的脸,一下子拉长了。

    虎英见他反应很大,奇道:“你认识那霍白?”

    “认识。”血人脸色略显古怪,他当还在劝说霍白与人家姑娘相处呢,谁知道……

    “那好办了,你私下与他相商,让他接触婚约吧,他是男方,要面子,我无所谓。”虎英考虑的还是很周到的。

    血人点点头。心里,悔断了肠子,早知道就劝霍白继续离家出走算了,好不容易当回好人,却搬石头砸到了自己的脚,这叫什么事嘛!

    虎英见他面露难色,焦急的问道:“你怎么了?很为难吗?”

    “不为难!一点都不为难!”血人挥了挥手,转而露出了一抹**的笑:“嘿嘿,英儿,时间尚早,咱们再来一次吧!”

    “讨厌~”

    小别重逢,梅开二度!

    两人如胶似漆,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溪水边的树丛中,一个人影静悄悄的立着,注视着血人与虎英交合的那个位置,眸子里**之色闪动,怎么也无法控制。

    她轻轻的伸出手,抚摸着自己的丰满的躯,渐渐的,跪伏在地上,并且不时发出阵阵惹人发狂的吟,最终伴随着一阵急促的呼吸,一切归于平静。

    她将衣衫整理好,望着自己留下的那一滩水迹,眼底闪过一丝自嘲。而就在这时,她脸色一变,猛然一挥手将自己留下的痕迹抹去,同时叱一声:“什么人?”

    随着她的叱,一道人影凭空出现在她前不远处的地面上。

    这是一个模样帅气的男人,看不出来年龄,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唯有眸子深处那一抹沧桑,让人明白,他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男人。

    “是你?!”

    她紧张,随后吃惊,最后一切绪都化为了愤怒!很显然,她与这个男人相识,但她们的关系并不融洽。

    “欣儿,百年了,我终于又能看到你的容颜……”男人的声音很沙哑,听起来很伤感。

    “你这个畜生!滚!”

    她异常愤怒,完全没有了平里的端庄模样,变得有些歇斯底里。

    男人看着她,眸子里透出几分痴迷的神色,“我不知道你要怎么才肯原谅我,我知道我疯了,我疯了整整一百年,我更明白我的心,欣儿,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你不配说这种话!”她怒视男人,低声斥道:“你滚!我永远都不想见到你!”

    “为什么?!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原谅我?”男人也有些失控了,他朝她走去,帅气的脸颊略微扭曲,低吼道:“我为了你,背叛了整个世界你知道吗!我这一百年,如同坐牢,我受够了!我要你!我要得到你!”

    她被他的话气的躯颤抖,玉指指着他,咬牙切齿道:“现在、立刻、马上,滚!滚出我的视线!”

    “我要得到你!”

    男人眸子血红,望着她道:“我等你恢复容颜,等了一百年,我不会放弃你的!”

    他的绪极不稳定,说话间,便飞上来,大手猛然一挥,将她抱在了怀中,嘴巴朝她的脸上乱吻,双手也在她的上一阵乱摸。

    “畜生!你给我滚开!”

    她大吃一惊,玉掌狠狠朝男人的膛击打而去,毫无防备的男人被打出了十多丈远,跌落在树丛之中。

    她趁机将被男人撕破的衣袍略微整理一下,旋即全神戒备的望着慢慢爬起来的男人。

    “你是我的!”

    男人从地上爬起来,一个闪便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大手猛然一挥,朝她抓了过去。但她也不是那么好惹的,绝美的脸蛋上浮现出一抹煞气,双手一挥,一道无形的能量屏障挡在了前,使得男人的大手被阻挡在外,旋即她转动玉掌,狠狠拍击在前无形的能量屏障上,一道能量大手掌从屏障中凸显而出,闪电般击中了男人的膛,再次将男人击飞出去。

    两次求,两次被打,男人内心深处那股倔强的子被激发了出来,他低吼一声,化为一抹流光迅速冲来,同时在上加持了能量,以防止再次被打伤。

    “你永远比不上问天!永远!”

    她望着男人发狂的样子,眸子里闪烁着嘲弄神。一双玉掌凌空拍击,前的屏障中顿时飞出几个无形的大手掌,朝男人打去。不过男人的确了得,动了真工夫后,她的力量似乎很难伤害到他,威力足以劈山的大手掌落在男人上,却只能让男人前进的速度微微怠泻,并不能阻挡男人继续前进。

    她略微吃惊男人的实力,但是此刻显然是贞更加重要,毫不犹豫的一声喝:“元素法则!”

    顿时,男人好似失去了力量一般,飞在低空中的躯,径直落了下去。这时,他也同样大喝一声:“轮回法则!”

    一股无形的力量影响了这片空间,他的力量再次恢复,就连嘴角的血迹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显然,法则交锋中,男人占了上风。

    她脸色一白,险些吐出血来。不过她倒也强硬,生生忍住已经到喉咙的滚烫血液,双手间风声大起,一道道精粹的能量在她前闪动,随即化为一道道水色般的形态,朝男人袭杀而去。

    “没用的,在我的轮回法则面前,一切都将归于虚无!”

    最后一个字出口,她发出的精粹能量,全部都无声无息的消散在空气当中!

    “这不可能,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强?!”她面色难看,难以置信。

    “还不是为了得到你!”

    男人脸色逐渐狰狞,瞬间飞到了她的边,将她搂在了怀中,哈哈大笑道:“你是我的!没人能够从我手里夺走你!”

    “你这个畜生,快放开我!”她的眸子深处,露出了一丝惊恐,一双玉臂宛如普通女人般,擂打着男人,甚至去抓男人的脸。

    可是,她却无奈的发现,失去力量的她,无法伤害到男人。

    “撕~”

    男人一把将女人上的衣袍撕碎,露出了那完美的双峰,他两眼放光,双爪投放而去。她奋力抵抗,却无法逃脱,甚至连呼唤救命都做不到。

    她感觉到部上火的手掌,她发出悲呼,一夜之间被两个男人袭,前面那个男人不是故意的就算了,这一个却是真的要强暴她!

    “罢了,你拿去吧。”

    她放弃了抵抗,轻声说道。

    “你说什么?”男人有些难以相信。

    “一副而已,你想要就拿去吧,”她闭上眼睛,道:“反正我已打算追随问天而去。”

    “什么?你要自杀?”男人大吃一惊。

    “被你这个禽兽玷污,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她面如死灰,明亮的眸子也黯然失色。

    男人的大脑被她刺激醒了,他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急忙从她的上爬起来,将那些破碎的衣物给她披上。

    但是她毫不领,依旧静静的躺在地上。

    “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冲动。”男人歉意道。

    她没有回答。

    “你不能这么做!”男人看的心痛裂,吼道:“难道你忘了我的威胁?若你敢自杀,我一定要杀光所有的郝氏族人!还有那个向悔,你不是很看好他吗,若你敢自杀,我让他生不如死!”

    “你……”她终于有了绪波动。

    男人见她开口说话,便松了一口气,知道她不会在寻死路了。

    不过他也不敢再放肆。他望着她良久,始终移不开目光。

    “欣儿,我等了你一百年!我已经等够了!我再给你一年的时间,一年后,你若依旧不肯依我,那就不能怪我心狠了!”

    男人对她厉声说道,随后,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丛林之中。

    她起,默默的收拾被男人撕破的衣袍,心中无限的悲凉。她忍着,忍着,最终还是没能忍住,眼角滑落出一滴泪水。

    “问天,你说我该怎么办……”

重要声明:小说《武魂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