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三章 美艳师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至尊武魂 书名:武魂王
    作为曾经的大陆第一家族,郝氏家族的家规相当严厉,虽然落魄,但基本礼仪不可废,就算对方是个咬着嘴的孩子,按照辈分该怎么叫就得怎么叫。

    于是,一群三四十岁的大汉对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行跪拜礼的画面,就这样产生了。

    血人也没有得寸进尺,急忙说了声免礼,让他们站起来。

    此后,一直静静观看的战天道:“公会还有些事需要我去处理,我要先回去了。”

    战天离开后,老妇人挥手让一干后代们也离开,虎英望了望血人,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老祖宗在侧,她只得深深的望了血人一眼,便扶着父亲郝志强离开了。

    众人散去,老妇人领着血人朝宫之中走去。天鼎自然是跟着血人。

    一路上,天鼎总是有一句没一句的与老妇人搭话,时常会说些调戏的字句,惹得老妇人翻眼瞪他,直让血人感叹人不可貌相。

    许多闻讯赶来的族人们都等候在大厅里,而老妇人则是从偏门绕道,来到了一片与宫分离的房屋前。这里是老妇人的住所,血人并不知道,寻常时候,一般的郝氏后辈都没有权限进入这片区域的。

    “孩子,你在这里等着我一会儿,我们等下去看你老师。”

    在门前,老妇人对血人说道,随后她转进入房间里。

    天鼎晃晃悠悠的飞过来,笑呵呵的道:“哦嘿嘿,赵美人要换装了,期待啊!”

    血人翻了个白眼,又有点疑惑的问道:“太尊,你一直称呼老师为老大,怎么却还敢调戏师娘呢?”

    “调戏?”天鼎摇头道:“这怎么能算是调戏呢?嫂子她这些年过的太辛苦了,太尊只是想逗她开心而已。再说了,太尊那是何等人物,当年老大还未发迹之前,若非嫂子色,太尊又怎会同意与老大一起走呢,所以太尊与嫂子说些露骨的话并不过分。”

    “师娘色你?”血人张大嘴巴,仿佛吃了一只让人恶心的癞蛤蟆。

    “很吃惊?”天鼎颇有些自豪的道。

    “是很吃惊,吃惊太尊你的品味。”血人翻了个白眼。

    “你小子那是无知,你师娘年轻的时候,那可是全大陆第一美人,绝对当得起‘倾城倾国’四个字,甚至被一些游吟诗人当成仙女般赞美。”天鼎瞪了血人一眼,似乎很不满他对师娘容貌的质疑。

    这也透露了另一个信息,天鼎是师娘的粉丝!

    “哦。”血人点点头。

    古代曾有‘良人不归,红妆不梳’的说法,大概是说绝美的容颜只为一个男人展现,当这个男人离去或者死亡后,女人便不再梳洗,任由红颜老去。

    粟天失踪后,师娘或许正是因为这种心理,所以才会任由青逝去,变成现在老太婆的样子。

    “嘿嘿,小十三你有眼福,你师娘待会出来,保证让你大吃一惊。”天鼎有些期待的说道。

    “为什么?老师都已经去世了。”血人不解的问道。

    天鼎笑道:“还记得太尊曾经说过的话吗,你和你老师的格如出一辙,你师娘百年未见良人,自然会对你另眼相待,否认你认为凭什么她会对你那么温柔啊,你师娘是全大陆第一美人不错,她还有个绰号叫嗜血母老虎。”

    “你个老不正经!”血人瞪了他一眼。

    两人正说着话,房间的门打开了,一股淡淡的桂花香飘而出,跟随着的还有一个天籁般的声音:“天鼎,你方才说什么?”

    “没什么!”天鼎急忙否认。

    血人只觉得周的毛孔都张开了,那种悦耳的声音就仿佛一道温暖的溪水从肌肤表层划过,让人舒爽的想要呻吟出来。

    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前,血人从来都不相信原来人类的声音可以美化到这种程度,真是不可思议。血人觉得,能够发出如此动人的声音,必定是高级媚术的加成作用,许多女人都曾学习过,为了取悦男人用的。但是血人并不知道,师娘此刻并没有刻意使用什么媚术,事实上她从来都没有修炼过媚术,这种声音是她本能的发音,是她魅力的一部分而已。

    “我是嗜血母老虎?”

    一个着盛装的女人出现在血人的眼前,秀发如云,眉似柳,眸中有月,琼鼻高,朱唇丰满,脸蛋白里透红,红中带粉、十分神,三分青涩,三分雍容,三分冷艳,还有一分妩媚。让不知的人瞧去,定然以为这是位十几岁的姑娘,

    但若是往下看去,你绝对不会认为这是个十几岁的姑娘,因为十几岁的姑娘不可能拥有如此丰满的子。视线下落,那是一阶白玉般修长的脖颈,白皙的肤色让人有种化僵尸上去咬一口的冲动。再往下,是一对高拔的双峰,如连绵群山,大海波涛,却又有着一层薄纱覆盖,想要一窥究竟,却又怕唐突了佳人……

    不容置疑,这是一个尤物,是世间绝大多数男人无法抵抗的惑,她高贵、圣洁、庄严、雍容,一颦一语都是那么的让人心醉,如梦似幻。

    血人看的发呆了,最直白的说法,他被师娘的美貌惊到了,他承认如果眼前的这个尤物惑他,他连一秒钟都把持不住。

    他把视线再次向上望去,聚焦师娘的那蓝宝石般的眸子,他发现师娘的眸子里有着一抹嗔怪,那并非是撒,而是对待犯错孩子的一种溺

    “啊,师娘,对不起!”

    血人浑一颤,他感觉自己内心的想法在师娘的面前无处遁形,他为自己龌龊的想法感到羞愧,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咳,”天鼎轻咳一声,支支吾吾的道:“小十三,别这么大惊小怪,是个男人见了你师娘都会有点想法的,否则那还叫男人吗?”

    看得出来,天鼎方才也产生了臆想。

    “你闭嘴。”

    师娘瞪了天鼎一眼,旋即用一种十分柔和的声音对血人说道:“孩子,走吧,去看你老师。”

    她说话时,步伐已经迈动,子一闪便到了十多丈以外。

    “现在知道你师娘的厉害了吧?”天鼎望着额头冒汗的血人说道。

    血人点点头,眸子里透出一股惊骇的神色,道:“不愧是天字辈强者,竟然能够读懂人心,太可怕了。”

    他有些不愿意面对师娘,因为师娘的面前,他有一种**的感觉,就好像脱掉了衣服一般,让他很尴尬。

    想法归想法,终究不能实行,血人只能硬着头皮跟过去。天鼎嘿嘿一笑,追逐而去。

    前进的方向是悬崖,师娘的影在悬崖边上停了下来,在她前,有一个黄土包裹的坟墓,从土质上来看,应该才下葬不久的新墓。

    在坟墓之前,是一块石碑,上面用鲜血写着“郝问天之墓”几个字,右下角还有一行小字:“妻,赵欣立。”

    师娘赵欣站在坟前,一挥手,将黄土之上的杂草抹去,然后变戏法般拿出来许多祭拜的物品,在坟前摆放。

    她弯着腰,默默的做着这一切,当血人想去帮她时,她却对血人说:“孩子,别,问天的脾气很怪,别人伺候他总是不满意。”

    血人只得退到一边,静静观看。

    天鼎飞了过来,望着赵欣笑道:“嫂子,还是你了解老大,他在山洞里时,经常啰嗦一些小事,说你不在边,做什么都不顺手。”

    师娘没有理会,继续忙碌,过了一小会,她终于将祭拜的东西摆好,将白蜡点燃,然后回头对血人说道:“孩子,过来给你老师磕几个头吧。”

    血人被她左一句孩子右一句孩子叫的仿佛真的成了孩子,默默点头,在粟天的坟前跪了下来,磕了几个头。

    天鼎也飞了过来,落在粟天的墓碑上,语气轰略带伤感的说道:“老大,这个山清水秀,你可以安享了。至于小十三的事,你无须担忧,太尊和嫂子还有战天那个憨货,会将他培养成才的。”

    静悄悄的悬崖上,只剩下天鼎沙哑的声音在飘

    “天鼎,你先离开吧,我有些话要对这孩子说。”

    赵欣沉默了很久,忽然间要赶天鼎走。

    天鼎在粟天的坟前,也老实了很多,晃晃悠悠的飞着离开。

    安静。

    血人在思索如何开口,而师娘却在想着事

    也不知过了多久,师娘轻声道:“你起来吧。”

    血人默默站起来,他抬头望着师娘的背影、那优美的弧线,心中不知觉的燃烧起一团无名的火焰,他很怕这种感觉,因为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师娘都知道。

    “问天他,和很多男人一样,喜欢以貌取人。从前他不在,我都无所谓容颜,但是既然来看他,那就不能让他觉得我老了,否则他会不要我的……”

    幽幽的声音在飘

    “师娘,老师已经去世很久,您节哀。”

    听着师娘幽怨的话语,血人不再次抬起头来,深深的注视着师娘的背影,他似乎看到一种凄凉,任风吹过,却怎么也吹不散,任红妆掩盖,却怎么也盖不住。

    师娘转过头来,望着血人,绝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歉意。

    “问天的前十二个弟子,他们每一个人都拥有太多的优势、问天给他们的优势,但是你没有,你的路,比他们更加艰苦。”

    “他们……”血人言又止。

    “你想说,他们背叛了他?”师娘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表十分平淡,仿佛在说一件十分轻松的事

    血人却是一惊,问道:“师娘,你,你都知道?”

    师娘没有回答血人的疑惑,转而说道:“听说,你与第五代族人中的一个丫头相恋?”

    “是。”血人点头。

    师娘绝美的脸上,古井无波,“你是问天的弟子,按照辈分,算是那丫头的曾叔祖,所以……”

    “那又如何,我与她并没有血缘关系!”血人理直气壮的说道。

    “你说话的口吻,倒是与他很像,”师娘轻声一叹,转而道:“照你这么说,那是不是我与你也可以呢?”

    血人有些惊异的望着师娘,却发现师娘的眼神中一片清明。他略微平整心中的波澜,斟酌道:“弟子不敢,您是我的师娘,我敬您,是天经地义,我与英儿却不存在这种关系,两者之间并不能相提并论。”

    “在你心里,你觉得并无障碍,那你可曾想过在那丫头的心里呢。在她心里,你是曾叔祖,她会没有障碍吗?人活一世,为的不就是个名吗,你们两人都没有障碍,别人会没有吗?别人会怎么看你们呢?这些问题,你都想过吗?”

    师娘轻柔的声音在血人的心间缭绕,那像是一种哭诉、一种求饶,让人很难理解。

    “不!人活一世,并不是为了一个‘名’字,至少我不是!”血人直视着师娘绝美的脸颊,郑重道:“我更在意是否活的逍遥,我相信虎英也不会在乎所谓的‘名’。”

    师娘躯微微一震,她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血人,似乎对于血人,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愣了良久,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又道:“孩子,我问你一个问题,这只是一个假设,希望你能给我答案,当然,你必须对这件事守口如瓶,不能告诉任何人!”

    “你问吧,师娘。”

    “假如,我和你之间,产生了感,你会怎么做?”师娘美眸盯着血人,一眨也不眨,但说出的话,却是让人无比的震惊。

    血人有些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端庄的师娘怎么会想问这样的问题呢?难道这仅仅是她阻拦自己与虎英的一种手段?

    “不要乱想了,用心回答我的问题吧!”师娘望着血人说道。

    血人注视着师娘,这个让世间绝大多数男人为之疯狂的尤物,又望了望老师的坟墓,他不敢假设。

    “算了,孩子,无法假设就不要勉强了,你先回去休息吧。”师娘看出了他的顾虑,也没有勉强他。

    “那我与虎英的事……”血人追问道。

    “这就是你的答案吗?”师娘蓦然间对血人露出了迷倒众生的微笑,但仅仅是一瞬间,她又恢复了端庄,淡淡的说道:“你先回去想想吧,仔细想清楚了再来找我。”

    血人也知道这件事急不得,便点点头,离开了悬崖。

    师娘目送他离开,最终轻声一叹。

    “问天,你当初为何要离去?难道你误会了什么吗?我们在一起近百年,难道你还对我所有怀疑吗?”

    美丽师娘望着药神粟天的坟墓,眸子流转出悲哀的神色,喃喃道:“你是否想骂我不知廉耻?对不起,我无法控制我自己,我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

    血人来到宫之内,此刻他的份已经被传开,许多郝氏族人见到他,便小叔祖、小曾叔祖喊着。

    他在一位郝氏族人的带领下,来到了郝志强的家,迎接他的,是一位成熟美艳的贵妇,脸型与虎英有着六七分相似。

    “奴家见过小叔祖。”成熟美艳的贵妇对血人施了一礼。不过可以明显的看出来,她有些心口不一。

    “请起。”

    血人本想喊她一声阿姨,可是这么叫,似乎太乱了,他只得作罢。

    贵妇引路,将他带到了大堂里,许多奴仆纷纷上前行礼,然后是虎英与她的一位弟弟。行礼之后,贵妇急忙让女儿赶紧回房,深怕血人会对她女儿如何如何似的,她却不知,若非时机不对,她的外孙恐怕都已经问世了。

    最后来的人是郝志强,他看起来还有些消沉,对血人当然没有好脸色。血人也不在意,毕竟人家的地级神兵毁于自己手,还想让人家给自己好脸色,岂不是太难为人了。

    与郝志强一阵寒颤之后,血人以指点为由,要与虎英独处,二老一听就急了,道:“英子最近体欠佳,小叔祖的好意只能心领了。”

    血人脸色一僵,旋即又厚着脸皮道:“这样啊,我也曾习过医,或许能帮助英儿,你们就让她过来吧。”

    郝志强明白他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便无奈的将女儿唤了过来,不过他却说什么也不肯离开,非要亲眼观看血人为他女儿医治。

    虎英没病,血人也不会看病,大家心知肚明,但是这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血人将虎英的手臂轻轻捏起,手指搭在她的脉搏上,微微按了几下,道:“英儿,你气色不佳,要多注意修养啊。”

    “多谢小曾叔祖,英儿记得了。”望着血人装模作样,虎英真想笑,但是父母在侧,她只能辛苦忍着,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血人却是拉着虎英的手,不肯放开,郝志强见他们眉来眼去,便冲过来将两人分开,口中还嚷嚷道:“小叔祖,时候不早了,您老回去休息吧,今晚我们还要为您接风呢。”

    血人呵呵一笑,顺梯而下,离开了郝志强的家。

    晚上,如郝志强所说,郝氏家族的五十六口人,除了老祖宗以及第三代族人郝中山外,其他成员全部到齐,整个接风宴从傍晚开始,一直持续到夜间,从表面上看,血人与郝氏族人们相处的很是融洽。

    接风宴后,血人以不胜酒力为由,回到了族人为自己安排的房间,开始呼呼大睡。等待暗哨们面露得色离开后,他便爬起来,哼着小调,去洗澡。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的美丽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在分手前的那个晚上,我和她来的小河旁,啊~小呀小河旁~”

重要声明:小说《武魂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