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章 谁动了老师的坟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至尊武魂 书名:武魂王
    “我方才看到几位长老匆匆忙忙的朝会议赶去,难道最近又发生了什么大事?”

    “何止长老,就连咱们帮主都心急火燎的赶了过去!应该是发生了大事件吧,否则帮派高层怎么会如此紧张呢?”

    ……

    巨斧帮会议,几位长老已经陆续赶到,帮主袁洪早早的就达到了这里,此刻正站在长老们的前面,低着头,一时间,会议里的气氛,显得有几分严肃。

    一位青年,满脸煞气的坐在主位上,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目光中带着些许不耐。

    “他们怎么还没有回来?”

    青年用一阵极为冷漠的声音询问道。

    洪帮主浑一颤,低声道:“大人息怒,我已派人前去寻找薛钟二位长老,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新招募的几位长老,都很是不解的望着袁帮主,不明白他为何会如此惧怕这位青年。不过袁帮主既然表现出这副模样,那说明眼前的青年绝不好惹,他们纵然心中略有不服,也都暂时隐忍着。

    大厅里,落针可闻。

    “向兄弟!”

    门外,传来一个喜悦的叫声,旋即薛钟那粗壮的影便大步走了进来,与他一起的,还有新晋级的长老二子。

    “向兄弟,你什么时候来的?”二子面色大喜,一点儿规矩都没有,就跑上前去。

    “我看到了薛钟留下来的信,知道虎英出事了,所以才急忙赶来。虎英呢,她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

    血人急切的问道。

    “四妹,她被人抓走了……”薛钟神色黯淡道。

    血人眉头一皱,道:“难道是天冥宗的人?”

    “不是,”薛钟摇头道:“前来抓四妹的人,是一群穿着红色长袍的蒙面人。”

    “红袍蒙面人?”血人眉头紧锁,道:“说清楚点。”

    薛钟回忆道:“那群红袍蒙面人有七位,他们的实力很强,我与二子联手的攻击在他们眼底就像是玩笑,若非虎英厉声阻止,恐怕我与二子早已成为他们刀下亡魂。后来,他们与虎英对话,说什么老祖宗很生气之类的话语,起初四妹不肯,他们就威胁说如果四妹不走,他们便杀光黑风岭所有的人!四妹没有办法,只得跟随他们离开了。”

    “红袍蒙面人……老祖宗很生气?”血人细细思索着这两句话。

    “向兄弟你也不用太担心,四妹临走时曾说过她不会有生命危险,她留下一封信说是给你的。”薛钟说着,从袖中拿出一封信来,递给血人。

    将信展开,其中只有一句话:“忘了我吧!”

    “放!”

    血人眼角狠狠一抽,怒气使然下,他前的长桌猛然间爆碎开来,强烈的劲气将周围的几位长老与袁帮主都狠狠的抽飞出去!

    顿时,整个会议里,一片哀号。

    血人却是不管那么多,怒气冲冲,望着薛钟道:“她还说了什么?我不信她会这么做!这并不符合她的格!”

    “哎,四妹当时那样说,我就告诉她这招对向兄弟没用。”薛钟有些无奈的笑道:“四妹说如果你追问下去,就将第二份信交给你,如果你不追问,那么这第二封信就可以直接销毁!”

    “拿来!”血人没好气的瞪了薛钟一眼,将他手里的第二封信夺了过来。

    “向悔: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想我已经回到了家乡,你不用担心我的安危,我暂时还不会有事的。我给你的第一封信,是不是让你很生气?如果你无法忘记我,那么也可以,到圣域来找我吧,我在这里等着你!你要记住,一年!一年之内你若还是没有来,我将无法承受他们的压力,你最终见到的,要么是我的尸体,要么是他人之妇!”

    血人轻轻将信折起来,闭上眼睛。

    “向兄弟,这信,我也看过了,我想,带走四妹的应该是她的家人,四妹来到黑风岭,或许也是在逃避某些事物,可是她最终没有逃过。”薛钟轻拍着血人的肩膀,道:“向兄弟,四妹是个好女孩,她已经将自己交给了你,你可不能辜负她的一番心意啊!”

    “我懂!”血人重重的点头。他凝视着薛钟,沉声道:“你放心,虎英是我的女人,她这辈子只能是我的!任何人也抢不走!”

    事已经很明显,虎英的份很高贵,她为了躲避婚姻而外逃,这一次她被家人抓回去,恐怕再想逃出来是没有可能了,现在,只有血人前去她所在的家族,上门提亲,才能使得虎英不受强迫。

    而若是去的晚了,恐怕真的会如虎英所说……

    “那七个红袍蒙面人的实力到底如何?”血人想了想,问道。

    薛钟摇摇头,道:“他们每一个都很强大,强大的不可思议,我曾询问过好浩罡峰的古护法,他当时也在场,他说这些人都是大武魂师强者!”

    七位大武魂师强者!好大的手笔!

    血人倒吸了一口气,随便派出来的人都是大武魂师强者,也就是镇天宗这样的势力才拿得出手吧,虎英所在的家族,倒底是何方神圣?

    刹那间,血人感觉到了一股沉重的压力,犹如泰岳,让他难以喘气!

    要知道,在任何时候,想要获得尊重,都必须具备足够的实力,血人想要去虎英所在的家族求亲,他必须具备让这个家族重视的实力,否则恐怕还没有进门就会被打出来!

    最重要的是,虎英已经与他有过鱼水之欢,如果虎英所在的家族发现她已经不是处子之,那么后果可想而知!

    若非如此,虎英也不会在信中给血人留下一年的时间,她暂时还可以隐瞒下去,那么以后呢?若虎英所在的家族知道她已经不是处子,不但她有危险,血人这个罪魁祸首,恐怕也难逃一死!

    “给。”薛钟将一枚玉佩递给了血人,道:“四妹说,这枚玉佩送给你,若你想起她时,便将这枚玉佩拿出来看看。”

    血人有些颤抖着,接过那枚玉佩。他眸子里透出一股坚定的意志,沉声道:“不管那个家族有多么强大,虎英是我!我绝不会让她嫁给别人!如果是那样,我发誓一定要灭了这个家族!”

    紧握着散发出温气息的玉佩,血人这一刻心如坚石!

    “虎英什么时候被带走的?”血人转问道。

    “四个月前。”薛钟咬牙道。

    “还有八个月!”血人微微皱眉,时间太紧迫了!

    “这样,我立刻执笔一封,你与二子从今天开始正式脱离巨斧帮,持我的亲笔信去齐凌峰,在那里你们将得到最好的修炼。”血人对薛钟说道。

    薛钟点点头,道:“嗯,我与二子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不知道这样做,会不会让你难做。”他早已听说了血人在齐凌峰上地位不低,所以对血人的话并不吃惊。

    “无妨!”血人随口应道,然后开始执笔写信,半晌后,他将信件交给薛钟,让他们回去收拾东西,最好这两天就离开。

    “对了,向兄弟,你呢?你不和我们一起吗?”薛钟问道。

    “我还有事要去浩罡峰,暂时不能与你们同行。”血人走出会议

    “那好吧,我们齐凌峰再见!”薛钟与二子回到住所开始收拾东西,虎英不在了,他们对这个帮派的感也越来越淡了,现在既然有机会,为何还要留在这里浪费青呢?

    目送薛钟、二子离开后,血人转过头来,望着乖乖站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的袁帮主等人,道:“不好意思了。”

    他说着,随手丢出去一枚魂石,算作补偿损坏座椅以及无意打伤他们的损失了。

    袁帮主接过魂石,急忙说道:“不敢不敢,我们未能保护好虎英小姐,罪有应得!”

    血人摆摆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就在这时,天空之中忽然间响起了一道惊雷般的笑声:“臭小子,很威风嘛!”

    说话间,四道人影飞速落在了宽敞的院子里,顿时,整个院子里煞气弥漫,一股股无形的飓风呼啸飞舞。

    这四人便是天冥宗的戾男、戾惺、厉鬼,以及俊秀青年厉宏!

    忽然间的变故让巨斧帮的一干高层停下了脚步,他们知道有好戏看了!而在一幅很吃惊天冥宗到来的面具下,袁帮主那眸子深处,露出了一丝得色。

    “从去年追到今年,从齐凌峰追到浩罡峰,你们可真有耐啊!”血人虚眯着眼睛说道。

    戾男盯着血人,咬牙切齿道:“你小子,还有天鼎,都该死!该死!”他一连用了两个“该死”,可见他对血人的怨恨有多么深。

    这也难怪,去年天鼎令他们四位份高贵的大武魂师强者跪在地上,而后又狠狠辱骂他们宗主,他们自然对血人与天鼎恨之入骨了。

    “别废话了,我今正好憋了一肚子气,要打架,来吧!”血人往前一步,豪气万千的说道。

    “你找死!”戾男低吼一声,手中一轮半月弯刀出现,急速朝血人冲杀而去。

    他那半月弯刀,乃是精武级中的精品,不过可惜,他找错了对手!

    血人瞬间凝聚出一柄丈余长的刀芒,同样低吼一声,朝着戾男斩去。“砰”的一声,戾男的影径直被撞飞了出去,而血人却是微微一晃,稳稳的站在原地,双方之间高低立判!

    “大武魂师!”

    其他三位强者皆是一惊,没想到短短一年不见,血人竟然晋级到了大武魂师强者的境界。

    “唪唪唪唪~”

    四位强者同时释放出自己的武魂,霎时间,四道强劲的兽气息拥入院子里,那狂暴的气息,甚至将周边房屋吹的咯吱作响!

    “我倒是小看了你!”戾男恼怒的望着血人说道。方才他不知血人实力深浅,吃了点小亏。

    “这里地儿太小,我们到上面去打吧!”

    血人手提魂力长刀,一飞冲天。

    “别让他跑了!”四位强者脸色狰狞,纷纷飞上天空,追逐血人而去。

    “我怎么舍得跑呢!”血人回头一笑,手中的魂力长刀一下子暴涨到了三十丈不止,巨大的白刀芒横空出世,急速朝下方飞上来的四人斩去。

    “不自量力!”

    四位强者纷纷还击,将血人的攻击挡住,戾男冷笑道:“臭小子,今不杀你,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有本事放马过来,话真多!”

    血人不耐烦的回了一句,旋即大喝一声:“青毛出来,人龙合一!”

    “哇咔咔!本下第一千三百八十二次警告你,不准叫本下青毛!”霎时间,一道放不羁的大笑声响起,但其中,也隐隐有着三分无奈的味道。

    青龙气急败坏的对血人一通吼,旋即化为一道旋风钻入了他的小腹之中。

    “唪~”

    一条三百丈的青龙魂影从血人的背后投放出,神龙强大的气场,一下子就将四位强者后狂暴的武魂给镇住了,使得他们体里的魂力都跟着出现了迟缓。

    “好强大的武魂!”

    “青龙武魂!天级!”四位强者大吃一惊。

    “糟糕!我的武魂怯战!”四位强者惊恐的发现,在青龙武魂的注视下,他们那可怜的人级武魂,顿时就没了往的暴躁脾气,一个个伏下子,唯唯诺诺。

    “这小子从哪里弄来的天级武魂?”戾男脸色十分难看。

    “我们一起上!”厉宏知道今形十分不利,若不凭借数量,恐怕难以取胜了。

    “去死吧!”

    血人冷冷喝道,他的声音如同一道重锤般砸在四位强者的心头,使得他们脸色发白。紧接着,他抬手打出一道魂力长刀,急速对着四人中,实力最弱的厉鬼斩去。

    “快逃!”戾男大喝道。由于两人之间距离较远,他无法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赶去救援。

    那厉鬼,却是不信邪,眸子里闪过一丝傲气,挥舞着一柄精武级强兵,对着血人斩下来的魂力之刀砍去。

    “轰~”

    厉鬼的影径直坠了下去,连武器都丢在了空中,可见这一击他受了多么严重的伤害。

    “厉鬼!”其他三位强者睚眦裂。

    “轮到你们了!”

    血人如同死神一般,冷漠无,手臂一转,长刀变相朝戾惺斩去。

    这一次,吸收了教训的戾男反应非常快,急忙赶上前去,俊秀青年厉宏也第一时间赶到,三人同时举起武器迎接血人的强势攻击。

    “轰!”

    能量四溅,飓风肆虐,高天之上风起云涌,雷声滚滚。戾男等三位强者影急急退后,但所幸,他们并无人员伤亡。

    血人的躯也微微一晃,但旋即又急速朝他们冲杀而去。

    在青龙的压制下,他们的武魂发挥不出一层的作用,而血人却可以得到翻倍的攻击效果,双方的差距不言而喻,从一开始他们就注定必输无疑!

    “轰轰轰~”

    血人疯狂的对着三人急追猛打,将三人打的抱头鼠窜,没有一个人敢于他正面对战。三位强者再无风度!

    “这小子实力太强了,我们不是对手!”尽管非常不愿意,但是他们必须承认这一点。

    “撤!”

    俊秀青年厉宏,当即大喝一声。其他三位强者应声而起,以重伤为代价,四位强者化为四道流光急速朝远处天空遁去。

    血人没有追赶他们,站在空中,朝着他们狼狈逃逸的背影喊道:“回去告诉你们宗主,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四位强者气的七窍生烟,却是不敢停留,急速飞行而去。

    血人出了一口气,心也好多了,他在天空之上站立良久,最终朝粟天留下来的那个洞飞去。

    他要去祭奠粟天,因为他决定在不久后前往圣域寻找虎英,在此之前,他自然要到这里来看一看了。

    从高空望去,那个洞已经被封住了,上面明确的标示着镇天宗的封条,严谨任何人擅闯入内。

    血人略感欣慰,他最担心的就是戾男几人寻他不到,然后来这里侮辱粟天的坟墓,他清楚的记得戾男第一次进入山洞时,曾经对粟天的坟墓下手过!

    如今他既然在齐凌峰任了长老,自然不能让老师留在这荒山野岭中,所以这次他准备将老师的遗骸带回去,寻找一处好地方再安葬老师。

    对于镇天宗的封条,血人毫不理会,直接撕毁,然后将巨石搬开,露出其中漆黑的洞

    这时,天鼎从他的前飞了出来,化为一道金光冲进了洞之内。

    跟随了粟天上百年的时间,天鼎与粟天之间的感很深,否则它也不会留下来为粟天支撑绝对空间一百年,更不会留下来辅导血人。

    “该死!有人盗墓!”

    天鼎愤怒的咆哮声传来!

    血人一惊,急忙冲了进去,这才发现,原本粟天的墓,此刻已经敞开,其中粟天的遗骸已经消失了!

    “怎么会这样?”血人皱眉道。

    “一定是天冥宗的那群混蛋!”天地怒骂道:“太尊早该想到,那小子赦师都干得出来,还有什么他不敢做的!”

    “别急,”血人并没有天鼎那么激动,他在墓周围观察起来,“从这里土质的颜色来看,老师的遗骸应该是半年之内被人取走的。”他轻取一堆黄土,微微思索着道:“黄土周边有一排密集的脚印,应该是盗走老师遗骸的人留下的,从表层挤压痕迹来看,盗墓之人实力非常高,应该不下我……咦,不止一个人,盗墓者至少有六七人左右!”

    “你怎么这么肯定?”天鼎疑狐的问他。

    “……”血人无语,他只是下意识的去想,便得到了这个结果,至于依据,说这是潜意识的经验累积,谁相信呢?

    谁肯相信他前世是一名地质学者呢?

    天鼎气呼呼的说道:“回去!”

    “去哪?”血人问道。

    天鼎气愤道:“这里属于镇天宗管,你老师与镇天宗之间也略有交,现在你老师的坟墓在他们眼皮底下被盗,太尊倒想听听他们作何解释!”

    “好!”血人点点头,化为一抹流光朝浩罡峰飞去。

重要声明:小说《武魂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