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九章 斗云镇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至尊武魂 书名:武魂王
    血人离开后,一只飞行魔兽从齐凌峰放飞……

    ……

    斗云镇,此刻全镇上下早已没了往的繁荣景象,许多房屋已经都倒塌了,街道上随处可见血迹与残余的白骨,大街小巷里全是人们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一片哀鸿遍野的景象。

    当初兽乱时,由于地理偏远,斗云镇并没有遭到魔兽大军的袭击,乃是镇天山脉附近唯一幸免的山镇。可是这个在兽乱之中幸免的山镇,此刻却饱受着比兽乱时还要沉重的煎熬!

    造成这一切的,便是一头凶兽级的狂蟒!也正是血人接收的七级任务的目标。

    狂蟒不同于普通蛇类,它们没有毒,但是它们却有着比狼族更加锋利的牙齿、比蛟龙更加坚硬的鳞片、比大地熊更加有力的躯体!

    它们力大无穷、凶残暴躁。一头成年狂蟒实力在凶兽级别,若是吞噬了某些天地灵宝后,说不定还能进化到绝世凶兽。几乎每一头成年狂蟒出现,都将给周边地带带来一场灾难,无论周边地带生存的是人类还是魔兽!

    名为狂蟒,实为凶残代名词!

    一座庭院里,上百名武者聚集在一起,正在商讨狂蟒一事,他们脸色沉痛,使得院子里无形间蒙上了一抹哀色。

    “各位,狂蟒一般在夜间活动,凌晨是它外出觅食的时间,它一顿至少需要吃掉五十个人类,才能勉强填饱肚子,也就是说,我们每拖一,便会有五十个亲人会成为狂蟒的腹中之餐!”一个精壮的汉子,端坐首席,沉声道。

    “狂蟒力憾泰岳,我等即使奋力一搏也不可能敌得过它呀。”一名上了年纪的武者叹气道,他眼底闪烁着一抹仇恨,还有一丝无奈。

    他本是斗云镇的一个小地主级人物,过着令许多人羡慕的上层生活,膝下两个儿子也都非常能干,令他无须担忧什么。可是这种幸福的子还没有安稳多久,便被那头忽然来袭的狂蟒给破坏了,他的两个儿子皆惨死在狂蟒的利牙之下。

    “我觉得,我们还是快些逃吧……”一个略微底气不足的声音响起。

    众武者一听,皆是对那人怒目而视。那人把头一缩,小声道:“你们,你们别这么看着我呀,我也是为大家好。”

    “撤退是需要的,毕竟山镇中还有很多妇孺,他们留在这里没有任何作用,只能白白送死。”另一名武者斟酌道。

    “对,我们留下来为死去的亲人报仇,山镇里的妇孺便撤走吧!”一些武者们纷纷同意这种做法。

    “既然这样,”精壮汉子道:“我点名几人,由你们负责全镇妇孺的撤退工作,其他人一律留下来为亲人们报仇。”

    接下来,精壮汉子点了十余人,可是令他想不到的是,这十余人皆是不愿意离开,都要留下来报仇。精壮汉子只得重新挑选十人,可是不管他选谁护送全镇妇孺离开,都没有人愿意。

    “哎,我知道你们没有一个是孬种,可是护送全镇妇孺的任务,比留下来报仇更加重要!”精壮汉子无奈的说道。

    “石辊大人,我去吧。”先前那个胆小的武者说道。

    “还有谁要担当此任务?”精壮汉子环首望了望。顿时,又有三个武者站了起来,不过此后便没有武者再起了,显然他们都不愿意退走。

    “既然这样,护送全镇妇孺撤走的任务便交给你们了,记住天黑之前一定要完成!”精壮汉子厉声喝道。

    “是!”四人应是,随后他们离开了庭院。

    “现在,后顾之忧已经没了,接下来该是我们报仇的时刻了,大家有什么好的想法?”精壮汉子问道。

    “用火烧!”一位武者喊道。

    精壮汉子摇头道:“不行的,狂蟒的鳞片非常坚硬,除非属之火,一般的火焰难以伤其分毫。”

    “用毒!”

    “它虽不是毒蛇,但它也是蛇类,用毒效果估计不大。再说了,就算是想用毒,也得有办法让它喝才行呀,已经具有一定智慧的狂蟒不会那么笨的。”精壮汉子再次摇头。

    “难道只能硬拼了吗?”一位武者垂头丧气道。

    “不拼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只怪我们山镇没有武魂师级别的强者,否则大家齐心协力,想要杀死狂蟒也不是不可能的。”

    “哎,对了,我们不是已经派人到镇天宗求救了吗,为何镇天宗到现在还没有派人前来?”

    “难道说,人家镇天宗根本就不管我们的死活了……”

    “一定是这样,否则都过去三天了,为何镇天宗一点反应都没有?”

    “到这个时候了,我们又怎能将希望寄托于别人?只能靠自己了。”精壮汉子苦笑道。

    就在众人说话间,先前离开的四人都返回来了。精壮汉子见状,问道:“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石辊大人,镇天宗的人来了!”那回来的四人,脸色狂喜。

    “哦?快请!”精壮汉子面色一喜,当即站起来。与此同时,其他武者们也都纷纷起,目光朝院子的入口处望去,只见一个穿白袍的青年大步走了进来。

    “恭迎……你就是镇天宗派来除妖的人?”精壮汉子用质疑的口吻问道。

    “不错,是我。”那白袍青年点头,道:“你们都是斗云镇的武者吧?嗯,省的我一个一个去找了。从现在开始,你们将暂时听命于我,直到我将那头狂蟒斩杀为止。”

    “可是,少侠你一个人?”精壮汉子满脸不敢相信道。

    “你在怀疑我的实力?”白袍青年皱眉道。

    精壮汉子连忙道:“不,我怎敢怀疑少侠你的实力,只是那狂蟒委实强大,我担心……”

    “哼!”

    白袍青年冷哼一声,抬手间一道魂力飞出去,将院子里唯一的一颗小树击成粉碎。

    “魂力?武魂师强者!”

    “这怎么可能?”

    “天呐,他才多大?”

    众武者望着白袍青年,眸子里闪烁浓浓的震惊之色,白袍青年展示出来的实力让他们震惊不已。

    “我等有眼无珠,请少侠勿怪。”那精壮汉子当即单膝跪地道。

    “起来吧,”白袍青年望着他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禀少侠,我叫石辊。”精壮汉子缓缓起,满脸恭敬的回答道。

    “我方才听你主持,看来你就是这里的最高发言人了?你听着,狂蟒会在夜间觅食,你快点带人将全镇妇孺转移离开。”白袍青年吩咐道。

    “是!”石辊恭声道。

    “另外,请全镇最好的厨师,务必在白烤出十只全羊,不好吃不要紧,但一定要够香。”白袍青年队石辊说道。

    “少侠准备用十头全羊的香气将那狂蟒引来?只怕少侠要失望了,那狂蟒很聪明的。”石辊提醒道。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它再聪明也不过是个畜生,就算明知道是陷阱也会来的,你只管照做就行了。”白袍少年沉声道。

    “是!”石辊应道。

    “准备一片开阔的地方,将烤好的全羊挂在空中,剩下的就交给我了。”白袍青年说完,便转离开。

    “少侠!少侠!那我们怎么办?”石辊急忙跟上来询问道。

    “你们?看好那些妇孺就行了,但记住不要靠近战斗区域,否则死伤我不负责。”白袍青年说着,人影便已经消失了。

    待他离开后,众人这才开始窃窃私语。

    “这人是谁啊?这么年轻就成就了武魂师,简直是太变态了。”

    “不过他要一个人与那头狂蟒对战?天呐,我没有听错吧?那头狂蟒可不是一般的凶兽啊!”

    “别多想了,都快些起来,将妇孺转移。”石辊挥挥手,示意大家做事。

    就这样,一个讨论不出头绪的事,因为血人的到来,而变得简单许多。

    血人独自走在大街上,望着街道两旁躺着的一些重伤病人,眉头紧皱。他站在那里愣了很久,直到石辊从后面追过来。

    “少侠!不知少侠可曾用过午膳?”石辊走来过,恭恭敬敬的说道。

    血人瞄了他一眼,道:“午膳就不必了,能不能帮我找些药材?”

    “少侠请吩咐!”石辊说道。心里,却在想着这少侠要药材干嘛?难道想趁机讹诈我们斗云镇……

    “喏,需要的我都写在了纸上,你去抓药吧,每份十公斤。”血人将一张纸递给了那石辊。石辊接过来一看,却发现这上面的药材皆是用来炼制初级疗伤丹,而且在纸张的尾部还注明需要一尊鼎炉。

    “少侠请稍等,我这就去办!”石辊有些惭愧的说道。旋即他赶紧拿着纸张离开了。

    大概半个时辰后,他便拿着一摞药材与一个鼎炉跑了过来:“少侠,药店都已经被破坏,你需要的药材都还有,但是数量不够了。”

    血人眉毛一挑,道:“还有多少?”

    “最少的只有三公斤,最多的有二十五公斤。”石辊回答道。

    “是少了点。”血人点点头,道:“把鼎炉放在地上,你在旁边为我护法,我来炼制一些初级疗伤丹。”

    “是!”石辊应道。

    血人盘膝坐下来,引出一缕白色火焰到鼎炉下方,然后开始炼制初级疗伤丹。他炼制中级疗伤丹的成功率都有百分之五十,初级的将会更高。再加上有天鼎这个药神跟班在侧指导,成功率几乎近百分之百!

    三个时辰!

    血人整整炼制了三个时辰,他面前那堆积起来的药材便已经见底,转化为一百多枚初级疗伤丹。

    旁边不是何时已经站满了武者,他们都万分震惊的望着血人的背影,嘴巴都能塞进去两个鸡蛋了。

    “别傻站着了,快抬一口大缸过来,加水生火。另外,将镇上所有受伤的病人都抬过来吧。”血人对一干武者喊道。

    上百名武者这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急忙四散而去,将所有重病之人抬过来,另一方面也有人开始着手搬来一个大缸,注水生火。

    一会儿之后,大缸里便浪滚滚了,血人将一百多枚初级疗伤丹捏碎,洒在大缸之中,然后命石辊领着武者们将这一大缸药水分给那些重伤的人喝。

    血人炼制的初级疗伤丹,效果不输于一般的中级疗伤丹,虽然化为了一大缸,其中的精华分散了很多,但是效果依旧显著,短短半个时辰便让许多痛苦不已的病人眉头舒展,进入梦乡之中。

    众多武者们望着这一切,眸子渐渐红了,当他们再看血人时,眼神里唯有感激与发自内心的尊敬,这时候,就算血人要他们上刀山下火海他们恐怕都不会拒绝。

    “距离天黑还有一个多时辰,我要休息一下。”血人对石辊说道。

    “我来为少侠引路!”石辊当即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将血人带回了自己的住所。

    “少侠尽管在此休息,我在门外候着,有事你叫我。”石辊反手将门关上,立在门前。这个昔在斗云镇数一数二的人物,此刻甘愿为血人守门!

    ps:明的章节,依旧是晚上上传,抱歉!

重要声明:小说《武魂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