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六章 暂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至尊武魂 书名:武魂王
    雪儿,或许该叫她火灵石母体吧。她被朱雀吐了出来,摔倒在地上。

    “死老头子,你想让我臣服这个蝼蚁、废物?不可能!我宁愿被朱雀吞噬也不要遭受如此侮辱!”火灵石母体脸色煞白,她显然明白了天鼎的意思。

    “你说谁是废物?”本就有些闷气的血人,听到这番话语顿时就怒了。

    “说你啊,还能有谁?你以为你自己很厉害是不是,也就是潜力好点,你还有什么?我的力量未消失前,一根手指头便能捏碎你!”火灵石母体对着血人咆哮道。

    血人明白她故意这么说是想激怒自己,直接杀了她,从而逃脱做奴仆的命运。可是她并不了解血人!

    “太尊,教我如何血契!”血人反到底平静下来,转过脸对着天鼎道。

    “你……”火灵石母体脸色大变,怒道:“你不要妄想了,我不会做你的奴仆,绝不会!”

    “血契分为平等型、作战型、管理型、奴役型等等,你要学哪一种?”天鼎也没理会火灵石母体的叫嚣,对血人问道。

    “仆役型!”血人眯着眼睛。

    “你杀了我吧!”火灵石母体悲呼一声,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被一个如此弱小的人类玩弄于鼓掌之间,那简直是一个噩梦。

    她眸子一转,使出最后的力量朝岩浆飞奔而去,但可惜血人不会给她机会,手臂一抬,一道摄取之力产生,‘炼鬼神’的力量瞬间就将火灵石母体的影钉在了半空之中。

    一道金光从天鼎之上出,印在了血人的脑海里。天鼎对他说道:“好了,如何施展奴仆型血契,太尊已经告诉你了,她现在的力量已经弱到人类大武师的地步,相信你强行施展仆役血契问题不大。”

    “你这个奴仆我要定了!”不知为何,这一刻血人的绪显得很不稳定,他的面孔有些狰狞,恶狠狠的盯着火灵石母体。

    说起来,朱雀离他而去,都是因为这个火灵石母体!

    屈指一弹,一滴鲜红色血珠从手指中飞出去,在空中化为一道细小的血网,朝火灵石母体扑去。

    “混蛋!”火灵石母体那人形脸蛋已经扭曲,她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但她却十分无力,因为她的力量已经被朱雀吸食的七七八八,剩余的,甚至不足以对抗眼前这个弱小的人类。

    “契!”

    血网扑在火灵石母体的上,穿过她的躯,直接罩住了她的灵魂,并快速开始收拢。灵魂承受的挤压,让火灵石母体面孔更加扭曲,她痛苦的在半空中抽搐着,承受着绝大部分人类所无法承受的巨大痛苦。

    仆役型血契,倚强凌弱的血契,一旦签下,后不管奴隶成长到任何程度,都不可能脱离控制,因为血契的力量已经深深的作用到了她的灵魂力,甚至只要血人想,几乎可以瞬间绞碎她的灵魂!

    “滚蛋!你这个蝼蚁,快点杀了我!”火灵石母体疯狂的咆哮道。

    血人冷冷的注视着她,道:“在我的手里,你想死都死不了!你就睁大眼睛看着,我是如何一步一步踏上这个世界的巅峰吧!”

    他收回了炼鬼神的力量,火灵石母体从空中跌落下来,此时她已经被灵魂承受的痛苦击溃,化为了一块红色液体般的石头,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

    那高空中的朱雀,眼看着这一切,却什么都没有说。待血人将火灵石母体收服后,她轻吟了一声,巨大的躯化为一道火红色,冲进了滚滚岩浆之中。

    血人目送她离开,面色木然,任谁也猜不到他心里的想法。

    “啸~”朱雀恍如龙归大海,在岩浆之中欢快的游,喜悦的神难以掩饰。

    天鼎晃晃悠悠的飞了过来,“没想到最终会落得如此结局,倒是太尊我失策了,没想到啊!”

    “塞翁失马,我失去的,亦是她失去的。走吧。”血人表现的很冷静,他转了个,带着已经恢复过来但却依旧满脸不甘心的火灵石母体朝来时的通道之中走去。

    “哎!”天鼎轻声一叹,望着在岩浆之中欢快遨游的朱雀,最终跟随血人一道离开。

    就在这时,岩浆之中的朱雀忽然间爆发出一声嘹亮的啸声,那急切的声音里,充满着惊慌。她巨大的影从岩浆之中腾飞而出,在地心世界的空中化为一道火红色影,闪电般飞到血人的后。

    “老爸……”

    血人浑一震,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眸子闪过一抹期待,他慢慢转过来,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位花季少女,穿着一火红色的铠甲,一头如烈焰般的长发随风舞动,闪亮的眸子注视着血人,皓月般的贝齿咬着红唇,满脸竟是委屈和不舍的神

    “英儿,你……”血人的声音颤抖着。他从未承认朱雀自己起的这个糟糕的名字,但此刻他毫不犹豫的选择这样称呼朱雀。

    他不知朱雀的想法,他有些期盼,也有些担心。

    少女朱雀面色浮现出一股悲伤,她宛如一道旋风般,冲进了血人的怀中,一双玉臂紧搂着血人的脖颈,泪水,从她的眼角滑落。

    “老爸,英儿不想离开你,英儿真的不想离开你……”少女朱雀哭喊着,泪水打湿了血人的肩头。

    “没人你离开他!”天鼎见势急忙说道。

    “英儿,我说过,如果我阻挡你前进的路,请你告诉我,我会放手让你飞翔,把天空还给你。”血人捧着少女的脸颊,用颤抖的大手擦拭着少女脸上的泪痕。

    “不是的老爸,你不懂,英儿不要这样,你永远都不会懂……英儿不能跟随你离开了,英儿的传承记忆已经苏醒,英儿要留在这岩浆之中激活远祖血脉。老爸,以后的路你要自己走好,等到英儿将血脉完全激活后,会去找你的。”少女朱雀眸子里闪烁一种让人难以理解的光芒,她望着血人,难以启齿。

    听朱雀这么一说,血人顿时就想起了她血脉中的那一双眸子,他这时才明白,极有可能是朱雀的远古凤凰血脉在作怪!

    “我明白了!”血人郑重的点头,他盯着少女朱雀的眸子,沉声道:“我不管你多么强大、多么高贵,英儿是我的,总有一天我会带着绝对的力量,回到这里来接她离开!到那时,我希望你不要阻拦!”

    “只要你能够战胜朱雀,你随时可以带走她。但是不要忘记,你在成长,朱雀亦在成长!”一道冰冷的声音回在地心世界里。血人听得出,这声音就是之前在脑海里见过的那一双眸子的!

    “老爸,以后的路上英儿不能陪你了,你要小心。”少女说话间,趁着血人不注意时,偏过头在血人的唇上轻轻点了一下,随后她脸色羞红的逃离了血人的膛,化为一道火红色的线条跃入岩浆之中。

    “这……”血人懵了。

    “还有那个谁,照顾好老爸,否则下次见面时,定要让你成为英儿腹中之餐!”少女朱雀略含威胁的声音传来。

    “我巴不得呢!”火灵石母体在血人边气的直跺脚。

    血人愣愣的望着少女朱雀消失的那片岩浆,良久,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轻声道:“英儿,等着我来接你!”

    “白做梦!”火灵石母体在旁边哼道。

    “皮痒了是吧?”血人扭头,眸子一转,火灵石母体就满脸痛苦的跪倒在地上,发出微弱的惨叫声。

    “再折磨她,她就真的要死了。”天鼎微微提醒道。

    “走吧。”血人扭离开,再也没有回头。

    待到血人消失后,少女朱雀的小脑袋从岩浆之中露了出来,她的脸色很红,似乎还在为方才的偷袭而害羞。她盯着血人远去的背影,喃喃道:“老爸,英儿会等你的,只是,英儿的心,你懂了吗?”

重要声明:小说《武魂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