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章 你死定了(求订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至尊武魂 书名:武魂王
    寒月一个人静静的走着,柳眉微微蹙起,朱唇略微鼓起,似乎在生闷气。不知不觉中,她竟然走到了后山受刑之地。

    “我为什么要来这里?难道我心生歉意……不,他那人坏的要死,我为什么要帮他?再说了,单明师兄那是何等的人才,竟然惨死在一个女子的手里,我没有替单明师兄报仇便已经很仁慈了。”

    寒月喃喃自语着。对于雪儿一事,她一直保持沉默,盖因单明与她关系不错,而且又是因为她才变成废人的。

    “罢了,此事我也不想再管。哎,晚上还要陪南宫俊去明月桥,本小姐怎么一冲动就乱说话呀!真是的!算了,说了就说了,回去准备一下吧。”寒月说着,便要转离开,可就在这是,她忽然间发现了不妥之处!

    “咦……受刑之地为何连守卫都没有?”

    望着空的大门,寒月凝眉,这种况太不正常了!

    “哼!这帮家伙,看来是让李莫道给惯坏了,玩忽职守!看本小姐怎么收拾你们!”寒月俏脸含煞,就准备去找李莫道的麻烦——

    “啊~救命啊!”那大铁笼里,忽然间传出一阵女子的尖叫。

    寒月急忙朝声音的出处望去,却正好看到了大铁笼内,第一个单间的铁门被打开了,一个披头散发的犯人宛如野兽般扑了进去。另一面,则是那个名叫雪儿的少女,卷缩在玄铁栏杆的拐角,小脸煞白,眸子里满是惊恐。

    “大胆!还不住手!”寒月大声呵斥道。见到这种况,她无暇去想这名犯人是如何连跨两道门进入雪儿的单间,只是心中着急,便下意识的出声制止。只可惜,当她喊话时,整个大铁笼里的犯人都开始大吼起来。

    “吼吼吼~”

    “啊哈哈哈,放老子出来,老子也要搞一回!快点放老子出来!”

    许多犯人都透过玄铁栏杆朝第一个单间望去,眸子里充满了狂与贪婪,声嘶力竭的大吼大叫着。甚至还有不少人,已经解下裤袋,掏出让寒月脸红的东西,开始弄。

    这是一个令人愤怒的时刻!一群许多年都没有摸过女人的犯人,此刻彻底沸腾了,他们纷纷拍着玄铁栏杆,大声叫嚣着,另一只手也不闲着,猛力弄着那丑陋的东西。

    而走进雪儿那个单间的犯人,更是激动的躯发颤,他眸子里放出令人心颤的兽光芒,一把将自己的衣衫撕碎,举着那狰狞的东西朝雪儿扑了过去!

    寒月羞红了脸,赶紧转过头去,但雪儿那凄惨的叫声却让她不得不回过头来。只见雪儿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然从趁着那犯人弯腰之际,逃窜到了另一个角落里,算是暂时的躲过了一劫。

    那犯人也不恼怒,他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可以好好的玩。而且几十年的关押早已让他心理扭曲,变成变态狂,雪儿的惨叫以及惊恐的表,都能给他带来极强的快感。

    犯人宛如一头恶狼般盯着雪儿,脸色的笑容要多狰狞便有多狰狞,他大吼一声继续朝雪儿扑了过去,雪儿再次窜逃,可是却被犯人扯下了一片裤袜,一截雪白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

    “吼吼吼~”

    “放老子出去!”

    “让老子也尝尝这小娘们的滋味儿!”

    雪儿那修长白皙的长腿简直就是一剂兴奋药,让许多单间中的犯人更加狂起来,那些开始捋管子的犯人不子急抖,竟然一xie如注!

    太铁笼里上演着极其ying靡的一幕,雪儿就像一只弱小的羊羔,面临着被吃掉的命运!

    “混蛋!快住手!”寒月气的躯急抖,做为女孩子,她非常能够理解雪儿此刻的心

    可是里面实在太吵了,那名犯人根本就听不到寒月的声音,又或者他听到了,但是不愿放开到嘴的肥羊,因而假装没有听到。

    眼看着雪儿的上的衣物一片一片减少,寒月心中的怒火就越来越旺盛,她不敢想象若是雪儿惨遭那犯人毒手后,向悔会拿怎样的眼光看待自己。

    “不!”寒月使劲的摇头,她朝着大铁笼冲过去,可是令人沮丧的是,那大铁笼的前大门被一把金刚锁死死的锁住了!

    “该死!”寒月愤怒的拍打着金刚锁,却毫无办法。

    “啊~”

    雪儿再次惨叫,她下的衣物已经被撕扯成碎片,只留得一片白色的亵衣紧紧的包裹着最贞洁的地方。可是,那犯人却一步一步朝她走去。

    寒月又惊又怒,但眼前这座大门、这把金刚锁让她空有一武力,却无法施展。她望着雪儿那惊慌的表,内心也很是紧张,她虽然有些痛恨雪儿对单明下狠手,但她更不希望面对血人那愤怒的眸子。她无法想象当血人知道她眼睁睁的看着雪儿被犯人凌辱,他会用什么样的目光看她。

    “啊~”雪儿再次尖叫,她上的囚衣也被那犯人粗暴的撕碎了一般,白净的肚脐与水蛇般的柳腰完全展现在犯人的眼底。

    “我该怎么办?”寒月有些想哭,她除了无助的扶着冰凉的大门,什么也做不了!

    “住手!”

    就在这时,一道怒雷般的爆喝声传了过来!

    那宛如天雷般的怒吼,一下子便盖过了所有犯人的嘶吼声,将所有人都镇住了!等到犯人们朝声音得分方向看去时,却只见一道流光迅速朝大铁笼掠来。

    已经准备开始重头戏的犯人,瞬间脸色惨白,听这声音他就知道,来人是一位护法级强者!他心凉了,没想到这女孩竟然来头这么大,看来自己是被利用了!

    脑海中电光花火闪过,犯人的眼底闪过一丝狠色,他不顾喝止,再次朝雪儿扑去!他知道,若等到那位强者进入大铁笼里,他将必死无疑!那么既然必死,何不在死前享受一番呢!

    “啊哈哈,老子临死也要享受一回!”犯人歇斯底里的大笑着,一个虎扑过去,将雪儿按倒在地上!他之前有意戏弄雪儿,所以才让雪儿一而再再而三的逃脱,此刻他不在保留的况下,雪儿一个弱女子又怎么能逃得掉?

    “你们来啊,等你们进来,老子至少也该插进去了!哈哈哈!”犯人丧心病狂的大吼着,伸手撕碎了雪儿那仅存一半的上衣!

    本来雪儿可以激发体内的魂力保护自己,可是她在这大铁笼里已经呆了几个月,早已被折磨得筋疲力尽,体内空空如野,半点儿魂力都找不到了。

    “你死定了!”

    血人的眸子逐渐变成了墨黑色,两股黑气在他的眼底来回游着,宛如毒蛇般盯着那名丧心病狂的犯人。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当他飞奔到寒月的边时,一股无形的飓风产生,竟是将毫无防备的寒月推倒在地!

    “啊~”寒月呼一声,跌坐在地上。她不顾疼痛,瞬间抬头朝血人的背影望去,眸子里满是幽怨与愤怒。

    “小悔!那是金刚锁,你打不开的,还是让蛮师兄用钥打开吧!”在远处,赵奎然与蛮森望着那道急促飞奔的影喊道。

    “轰~”一声巨响之下,大铁笼前门上的金刚锁,化为无数碎片崩飞出去,大门哐当一声被狠狠撞开了!

    剧烈的声响让所有的犯人都大吃一惊,当他们回过头来时却发现,那把在他们眼底堪称不可摧毁的金刚锁,竟然彻底粉碎了!

    “这……这怎么可能?!”别说那群犯人,就是蛮森与赵奎然都震惊不已。

    “咻~”

    血人的躯宛如一道飞剑爆掠而去,直接冲撞进入了大铁笼内,一息之间,他的影便出现在了那名企图侵犯雪儿的犯人后。

    那犯人就觉一阵劲风来袭,根本反应不过来,躯便遭到了一记重击,狠狠砸在了玄铁栏杆上,顿时一声惨叫,已经头破血流了!

    “雪儿!”血人急忙将地上那奄奄一息的少女搂在怀里,那瞬间老化了几岁的脸庞上写着一丝心痛。接着,他又将地上破碎的衣物往雪儿的上盖。

    雪儿气息有些微弱,她望着血人,伸出满是污垢的小手抚摸着血人的脸,嘴唇轻轻颤抖着仿佛要说什么,但最终却是头一歪,昏死过去。

    血人一惊,急忙查看,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雪儿只是体弱再加上受惊过度,这才昏迷的。他急忙将自己的上衣脱下来,然后包裹在雪儿的上。

    这一切都发生的极为短暂,许多犯人甚至都没能看清楚,画面就定格在血人用自己的衣服包裹住了雪儿那白花花的子。

    大铁笼里安静了,先前起哄的犯人们都不敢再说话,他们意识到,这个神秘的男子不好惹。此刻,只剩下那名企图侵犯雪儿的犯人,躺在玄铁栏杆的拐角里,微微呻吟着。

    “小悔!”赵奎然与蛮森这才赶来。其实这也怪不得他们,血人方才心中极度紧张,爆发出来的速度就是他们二人也有所不及的。

    没有理会赵奎然的话,血人抱起雪儿,走到那犯人的边。这一刻,他显得有些平静,眸子瞄着犯人胯下那丑陋不堪的东西,然后狠狠一脚踩下去!血水溅的一地,那犯人更是痛的失声大吼。

    血人一脸的冷漠,转而又是迅猛的一脚朝着犯人的头颅踢去。

    “小悔不可!”蛮森与赵奎然皆是大吃一惊。

    “嘭~”

    血人丝毫没给两位护法面子,狠狠一脚将那犯人的头颅踢爆,顿时红的白的四处飞溅,只留得一具无头尸体在地上抽搐着。

    注视着血人的犯人们,都不狠狠的打了个颤,许多人甚至下意识的捂住裤裆,血人的行为实在太狠毒了,让这群犯人都心惊不已!

    “赵大哥、蛮大哥,这犯人死有余辜,我不求你们庇护,但求你们将此事完完整整的告诉峰主大人便可。”血人背对着两位护法道。

    对于这位即将与他们同级,并且有着巨大发展空间的青年,两人也都不想得罪,更可况这名犯人与他们又没什么关系,犯不着为此得罪血人。

    “好吧,这件事我会原原本本的告诉师父,相信师父他老人家也不会说什么的。不过小悔,这事恐怕没这么简单,恐怕另有隐啊。”赵奎然还比较冷静。

    蛮森从地上捡起两把钥匙来,沉声道:“这明明就是有人故意而为,否则怎么会出现两把钥匙呢?”

    “受刑之地属于谁人管理?”血人问道。

    赵奎然脸色微微一变,道:“李莫道!”

    “嗯?!”血人微微点头,但不难看出他眼底那浓重的杀气在游。他抱着雪儿走出单间,边走边道:“两位大哥,请帮小弟调查此事,小弟欠你们二位一个人了!”

    “小悔你放心,这事若就这么揭过了,大哥我决不答应!”赵奎然当即保证道。

    蛮森也跟随着道:“向小兄,你安心了,我蛮森在师父面前也还能说得上话,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血人点点头,道:“如此,便有劳二位大哥了!”

    说着,他便抱着雪儿大步离去。

重要声明:小说《武魂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