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逼上悬崖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至尊武魂 书名:武魂王
    大山里,一场猎人与猎物的游戏正在激烈上演。但,到底谁是猎物,谁是猎人,现在还无从定论!

    血人狼狈的逃窜着,发丝凌乱,衣袍早已破碎不堪,他的脸色很苍白,方才恢复的一点儿元力又消耗的差不多了。

    此刻追杀他的武者大军中,多数都是真正的强者,他无法向之前那样随意的冲杀,因为随便一位武魂师强者,都能给他造成致命的打击!

    他像个没头的苍蝇般到处乱撞,见人就杀,见路就走。就这样过了一会儿,他开始发现问题:每一次他逃出武者大军的视线,很快就会被发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能够这么迅速的找到我?”

    血人很困惑,他猜想应该是有人在自己上种下了某种标记,这才使得武者大军能够飞快的找到他的位置!

    “如果不能摆脱这种困境,就算我能逃出这片大山,也会遭受无穷无尽的追杀!”血人很冷静,他仔细的思索着到底是什么秘法导致这种况出现。

    “难道是我的武器?”血人望着手中血迹斑斑的长刀,在战斗中,他的武器使用频率最高,也就是说,很可能是武者大军中有人在他的武器上施展了秘法,从而导致他的行踪屡屡败露。

    “我现在只能靠‘魂控诀’杀敌,这武器,已然成了累赘!”地武级神兵虽然宝贵,但却比不上天武级的天鼎,更比不上自己的小命。

    “他在这里!杀!”就在这时,武者大军再次找到了他的踪迹,追杀而来。

    血人抚摸着冰凉的刀,眸子深处闪过一丝不舍,他望着冲过来的武者们,最终将地武级神兵朝着那群武者丢去,而后快速逃离。

    这群武者,都是武魂师强者,自然不会被血人丢过来的一件物品吓到,纷纷朝前冲杀而去。但却有人,在这时,伸手接住了那柄长刀。

    接下血人的武器的武者,一怔之后,两眼冒金花了。是的,他认出来,这是地武级的武器!

    “快点追杀那个人!咦,你手里拿着的是什……这是,地武级神兵!”

    很快,一群武者都发现了血人丢出来的武器,乃是地武级神兵。他们都激动起来,纷纷朝着那个拿着地武级神兵的武者杀了过去。

    “别过来!这是我的!”

    一群武者们,在地级神兵的惑下,自相残杀起来。

    这时,天空之上一行五人急速赶来,其中便有北陵王。他目光一扫,沉喝道:“都住手!”

    可是,面对地武级神兵,这群武者都失去了理智,怎么会听北陵王的话?一个个继续争夺那把地武级神兵。

    另一位大武魂师强者皱眉,随即化为一道光线冲入武者群中。他乃是大武魂师,比这群武魂师强了不知多少倍,自然很快便将那把地武级神兵抢到了手,而后一飞冲天。留下一群敢怒不敢言的武魂师们,对着他的背影怒目而视。

    另外几名大武魂师,看的心里痒痒,这地武级神兵,就是他们这等存在,也少有持有者。一阵犹豫之后,他们也施展形追逐过去。

    那位夺过地武级神兵的大武魂师强者,眼见如此,大喝一声:“都别动,我只是暂时保管着,这地武级神兵与那天武级神鼎一样,事后再分!”

    几名贪念上头的大武魂师强者,微微一顿,其中一位有些悻悻的道:“中南王,你的信誉大家都知道,希望你别做出让人失望的事。”

    那大武魂师强者,轻哼一声:“这是自然!”

    而后,中南王又对着下面的那群武魂师强者喊道:“你们听着,此人连地武级神兵都轻易丢弃,说明他上的宝贝非常多,都不要再自相残杀了,快点追杀他!”

    “不错!他不止有天武、地武,还有一种奇异的火器,甚至还有神兽朱雀!只要你们能够杀死他,就能得到这些宝贝!”众多武者中,一声异常尖锐的声音传出。

    天空中,几位大武魂师都注视着那位穿银色骷髅黑衣的人,疑惑道:“这天冥宗的人,怎么回事?跟这些小鱼小虾啰嗦这么多干嘛?”

    果然,那群武者听闻此言,再加上有一把地武神兵在前,都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相信。连一些对地武神兵耿耿于怀的武者们,都放弃了想法,转而嘶吼着追杀血人而去。

    “他在这里!”

    “他在溪水中!”

    “在树上!”

    武者大军仿佛有着卫星定位,每一次都能准确无误的找到血人的踪迹,铺天盖地的涌过来。

    血人只能恨恨的逃离好不容易在找到的隐秘之处。他非常困惑,为何武器丢掉了,武者大军还是能够找到他的踪迹呢?

    首先,魂力蛊种是不可能的,因为他的境界已经大武师巅峰,魂力蛊种只能对比自己低两大阶段的人使用。那么除此之外,武者大军又是凭借什么找到他的位置呢?

    恐怕他做梦都想不到,在此之前的绝对空间里,金骷幽冥王便在对他施了秘法,记下了他的气息,而后将他的气息输入灵符之中,那灵符,便会带着武者大军找到他的位置。

    气息,无法改变!只能说,当他死掉,或者经历非常大的蜕变,才能稍微的变化一些。

    半空中,一位大武魂师强者,有些心急,道:“不如我们直接上吧,我就不相信我们五位大武魂师强者,还抓不住他!”

    “好啊,无法王,我支持你去!”北陵王面露讥讽的笑道。天武级神鼎的威力,他方才已经领略了有些,可不想再吃苦头。

    那无法王一怔,干笑道:“我只是好意提醒各位,这里是镇天宗浩罡峰的地方,若是等到浩罡峰来人,我们谁也拿不到那尊天鼎!”

    血人有天鼎护体,即便是大武魂师强者,想要抓他,也得付出一些代价。五位大武魂师强者,都不愿意在同级强者面前受伤,因为那样,会为后续的争夺带来不利!

    中南王凝神,道:“我们现在开始分散,分为五个方向,驱使这些武魂师去围攻他,将他困死,这样一来,相信很快就能抓住他了。”

    “但是,我担心这群武魂师浑水摸鱼,顺手牵羊……”另一位大武魂师强者略微担忧道。

    “要不这样,前面有个悬崖,我们直接将他过去,这样他就无法逃走了。至于飞天,哼哼,他敢上来,就绝无活着下去的可能!”北陵王建议道。

    血人可以借助‘天鼎’飞天,但是,若他乘坐天鼎飞天,那么将无法用天鼎对五名大武魂师强者进行打击。这也是他为何一直不愿飞天躲避的主要原因。

    “好!就这么办!”另外几名大武魂师强者也都点头。然后五人开始分散,各自引去二十余名武魂师强者,分为五个方向,进行有组织的围堵!

    血人在丛林里逃窜,他还不知道,一起准对他的计划,正在悄然进行着。

    “杀!在这里!”

    当血人刚想休息一下时,一位武魂师强者便发现了他,当即一声高喝,将其他武者都吸引了过来。这让想反击的血人,一阵无奈。这群武者学聪明了,知道独自一人无法战胜他,便用这种办法,将血人震退,从而达到他们想要的效果!

    一盏茶后,当血人继续奔逃时,他忽然间顿住了脚步,因为前方便是悬崖峭壁!

    这是群山里突出的一片平台,从群山整体上,突出了大概十多丈方圆,下方,是伴随着阵阵潮湿气息的未知地域。

    可是说,这是一条绝路!

    走到这里,血人的心,凉了!

    他瞬间转想要换个方向再逃,可是,上百名武魂师强者以及五名大武魂师强者已经了过来!

    “哈哈哈,老兔崽子!你还跑啊!”武者们脸色狰狞的大笑起来。

    “你不是有能耐吗?你飞啊!你跳啊!”一位武魂师强者咬牙切齿道。方才的战斗中,他的亲弟弟便是死于血人的手里!

    五位可以在天空中自由飞翔的大武魂师在侧,血人连跳崖的机会都没有!

    “交出‘天鼎’,本王力保你安全!”中南王站在天空中,俯视着血人道。

    其他几名大武魂师强者都连连点头,只是,可以明显的看出来,北陵王的表很牵强,他已经发誓要杀了血人,此刻不过是配合中南王才点头的。

    血人当然不会信中南王的话,他冷冷的注视着天空,警戒着慢慢近的武者大军,心中急速的思索着对策!

    可是,他绞尽脑汁,都想不出能够安然逃脱的办法!

    这一次,他真的陷入了绝境!

    他有想过放弃‘天鼎’,虽然那是粟天留给他的遗产,但是小命都不保了,要天鼎又有何用呢?可是他也了解这群武者的贪婪,恐怕就算交出‘天鼎’,他们仍然不会罢休,会继续要‘M79型造火器’与小朱雀!

    甚至于,就算他将这些全部交出去,恐怕都难以活命。这群武者都是成群结队来的,血人在方才杀了不少他们的同伴,他们会放过血人吗?答案是不可能的!

    悬崖上,浑伤痕的血人,脸色苍白,冷冷的注视着武者大军。在心中,他已经做好了决定——

    “战!”

    血人一声高喝,数十条白色的火焰如蛟龙般盘旋在前,一头巨大的朱雀虚影从他的背后浮现而出,金光闪耀的‘天鼎’横空出现在他的头顶!

    生死之间,血人选择了最艰难的一条路,他要战,他知道会死,但他毅然选择战!他不好过,也绝不让敌人好过!

    环火焰蛟龙,背伏神兽朱雀,头顶天武级神鼎,本源中最后一缕元力化为两段数丈长的刀芒掌控在手,眸子里黑气闪动,此刻的他,一扫颓废之气,以必死之心,迎接武者大军与五位大武魂师强者!

    “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武魂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