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击退大武魂师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至尊武魂 书名:武魂王
    “啊~极致青瞳,万法轮回!”李无极的怒火终于被点燃。

    他如一头愤怒的野兽,周爆发出一阵阵狂暴无匹的气息,双眸,已然呈青黑之色,一丝丝充满恐怖破坏力的电芒在其中闪跃不止。

    这一刻,李无极再无之前淡然的心境,他仿佛回到了十年前,大脑被杀戮**充填,只想着杀死远去那个令他暴怒的少年。

    山谷中,众人皆是下意识的往后退去,近距离观战的教训还在眼前。到此时,能够活下来的人,都是至少都是武士四品以上,实力逊色者,要么逃离,要么早已在先前的大战余波中丧命。

    而向悔,也是收起了笑脸,万分警惕的望着李无极。对于这位十多年前就纵横天下的绝世强者,他从未看轻过。

    心中,念头一闪而过,一股精纯的魂力顺着经脉涌向双眸之处。

    “轮、回!”李无极怒吼一声。霎时间,两道充满恐怖波动的碧青之光从他的双眸之中透发而出,长约数十丈,直径也有近半丈,宛如两根通天巨柱般,瞬间划过低空,拉出阵阵破空之声,直向悔而去。

    望着那疯狂咆哮的两道碧青之光,众人皆是胆战心惊,看这气势,似乎比之方才还要强盛不少,但不知向悔这一次拿什么去抵挡。

    “咻咻~”两道碧青之光,如霹雳闪电般,划过低空,几乎是瞬间就撞击到了向悔的上,惹得众人一阵惊呼。

    可就在这时,向悔那岿然不动的影猛然一抖,而后,修长的躯拔地而起,如一支穿云箭般,直高空而去。

    “轰轰~”两道碧青之光猛然撞入大地之中,爆发出阵阵轰鸣声,大片大片泥土被掀上高空,尘沙飞扬,飓风阵阵。

    下一刻,泥土飞扬的低空中,两道青色闪电掠过,以迅雷之速朝着高空之上的向悔追击而去!

    “糟了,向兄弟现在空中,无处借力,这回死定了!”薛钟紧盯着那两道似有毁天灭地之能的碧青光柱,脸色很是难看。

    “朱雀还能像方才那般神威吗?”二子紧张的问道。

    “要活下去……”虎英喃喃道,圆圆的脸蛋上,还挂着一丝泪痕。

    眼眸注视着那高天之上的人儿,寒月咬了咬牙,对着八位护法喊道:“我以父亲之名,命你们出手救向悔,谁若不从,回山后,领一百魂棍!”

    八位护法面面相觑,却迟迟不肯出手。

    “你去死吧!”李无极疯狂的咆哮。

    “死老头子,你死了我都不会死。不就是一个天赋神通吗?谁没有呢?看我的——光明之眼!”向悔大吼一声,体内那一股精纯的魂力在他有意的控制下,这一刻正好冲击到双眸处的经脉之中。

    “啸~”似乎在回应向悔的气势,后的朱雀虚影也跟着咆哮一声,火红色的躯体散发出一股股极其炎的气浪,庞大的躯将向悔笼罩在内,使得他看上去仿佛真如天仙下凡般,神圣而又庄严。

    “去吧!光明之眼!”

    就看见,向悔的那一双漆黑的眼瞳瞬间变成了银白色,两道神圣的光束剧烈涌动,从朱雀的虚影中透穿而出。

    充满神圣气息的光束,足足有十多丈长短,如两股巨大的照明灯,璀璨的光芒挥洒大地,祥和安宁的气息轻抚着人们的躯,那些受伤者诡异发现,流血不止的伤口竟然在这圣光普照中,渐渐凝出了血疤!

    “那,那是什么?”人们万分惊异道。

    “天呐,我的伤,竟然,竟然好转了!这是为什么?”伤者们惊喜又疑惑道。

    众人皆是万分疑惑,但他们都下意识的将视线投到了高空之中的那个少年上,他们非常清楚,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便是这少年无疑。

    只是,此刻显然不是开口询问的时候。

    天空之中,两道充满恐怖波动的碧青之光急速朝向悔爆掠而去,而这时,向悔发出的两道白色光束,也气势滔滔的朝低空中的碧青之光冲去。

    瞬间之后,两者遭遇!

    只见,四道光柱在瞬间相遇,向悔打出的那两道神圣之光便是自行分化,化为无数细小的光点,将那两道碧青之光包裹在内。没有想象中的爆炸声,也没有光华漫天的震撼场面,一切都显得极为平静,静得有些诡异。

    半空之中,就剩下一个巨大的白色光雾,除此,别无他物!

    “这……”这种另类的战斗方式,让所有人都不知所措。

    “感应被切断了!”李无极失声叫道。脸色极为难看,他失去了对那两道碧青之光的掌控权,他感觉不到那两股碧青之光的气息,似乎,似乎消失了!

    “嗤嗤~”

    “那是什么声音?”几位护法敏锐的察觉到一丝不正常。

    “有些类似水珠被蒸发……”有人分解道。

    “光雾要散了,快看!”

    只见,空中那巨大的白色光雾渐渐消散了,一片蔚蓝的天空,除了些许无主的能量外,什么也没剩下!

    “这……碧青之光呢?哪儿去了?”众人无不震惊!

    “难道是被向悔打出的神圣光束消灭了?”八位护法疑惑道。

    “这怎么可能!那碧青之光可是李无极天赋神通极致青瞳的产物啊!”没有人相信,但更没有人能够做出其他假设。

    “你,臭小子,你方才用的是何种神通?”李无极脸色极为难看,但却不敢妄动,毕竟,那两道碧青之光消失的太过诡异,他必须要查清楚,否则寝食难安。

    “短见识的死老头子,我宣布,从现在开始,我们的位置即将调换!”空中,被朱雀神兽虚影包裹住的向悔,冷冷喝道。

    “臭小子,我杀了你!”李无极怒吼一声,双眸中青光再现,两道比之方才还要强盛的碧青之光,如两道蛟龙沸腾而出,闪电般对着向悔爆掠而去。

    向悔也是不惧,他哈哈大笑道:“死老头子,遇到我,你算是倒了血霉,放弃吧,我保证揍你一顿就放你离开!”

    说着,他那已然变成银白色的双眸,白色光束爆闪而出,两道巨大光柱瞬间腾挪而去,再一次将李无极打出的碧青之光笼罩在内!

    “嗤嗤~”

    蒸发,或者说,净化!

    光雾散去,毫无疑问,李无极的碧青之光消失了!

    最拿手的看家本领被轻易破去,李无极的心里备受打击,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危险存在,尽管心中万分不愿意,但他却非常理智的做出决定。

    “啊~”李无极大吼一声,浑爆发出阵阵凶煞的气息,眼眸完全变成了青黑色,充满恐怖气息的光柱如箭矢般,从他的眼眸里透发而出。

    “咻咻咻~”碧青之光一道接着一道,虽然个头略有缩小,但威力确实不曾减退多少,浓重的恐怖气息压抑的众人难以呼吸。

    一排数十道青碧之光急速对向悔掠去,而李无极在打完这一连续攻击后,做出了一个让众人大跌眼镜的动作。只见他,愤怒的吼道:“臭小子,我今还有要事,我们来再战!”而后,躯一闪,化作一抹流光,迅速从高天之上逃逸而去。

    大武魂师被一个小小武师得遁逃?众人皆是有种梦幻般的感觉,这一切太不可思议了。

    “哼,想走!?”向悔怒喝一声,银白色的眼眸如机关枪似的,接连打出数十道白色的光束,将迎面而来的碧青之光团团包围,而他自,则是飞快的绕过光束群,朝李无极逃离的方向追去。

    躯被朱雀之魂包裹,向悔短暂的拥有了翱翔天空的资格,他在心灵深处与朱雀之魂稍作沟通,朱雀之魂便毫不吝啬的载他而去。

    只是,为大武魂师,又先发制人,李无极此刻的影早已逃出数里之外,隐隐间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即便有朱雀之魂相助,想要追赶,也万分困难。

    眼看着李无极的影渐行渐远,向悔气的骂娘,他在心底催促朱雀之魂加速飞翔,而后将雄厚的魂力灌入手中的长刀之中。

    “死老头子,你妈喊你回家吃饭!”向悔那阳怪气的声音传遍方圆数十里。

    李无极那急速逃逸的影猛然一顿,气的几吐血,几次想要回过头的对付向悔,但都是理智战胜了冲动。

    不过,这般犹犹豫豫,向悔与他之间的距离便由数里缩短到了百米左右,就在这时,向悔眼眸透出一丝戏谑神,口中低喝一声:“斩!”

    瞬间,长刀之上金光暴涨,刀躯上,沧桑的纹路被金光充填,整个刀散发着一股所向披靡的气息,一道长约三十丈的巨大金色刀芒横空出现在向悔的前,那遥遥刀尖,已经盖过了李无极的头顶!

    手臂,用力挥下!

    “砰~”巨大的金色刀芒毫无意外的斩落在李无极的上,尽管他已然有所防御,浑被青光包裹,但还是被这一重击打的吐了一口血。

    李无极又羞又怒,混迹平望国数十年,他何曾受过这般痛殴?心理上的屈辱,早已远超**上的伤害。不过他到底是出来混了几十年的老江湖,非但没有反抗,而是借着向悔那巨大的力道,躯骤然加速,宛如一道流星般朝着远方逃逸而去。

    而向悔,施展过这严重消耗魂力的一刀后,再想追赶,已然不及,只得望着那远去的背影,狠狠痛骂:“靠,死老头子,别的不行,逃命的速度绝对是天下第一!”

    对这种结果,他似乎还不满意,却不知,山谷下方的人们早已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大武魂师啊!就这么狼狈的逃窜了!

    众人的神已经不再是单纯的震惊了,那目光就好似在看着一头妖孽。

    就连薛钟、二子、虎英,还有寒月等熟悉向悔的人,也都忍不住露出极其陌生的神。威震护法、刀退大武魂师,今向悔所做的一切,让他们有种做梦的感觉。

    对与众人的表,向悔只能无奈的笑了笑,哎,人怕出名猪怕壮,这话果然不假啊,他很是包的想着。

    “小悔,过来。”赵奎然的声音再度传来。

    对于赵奎然的话,向悔哪敢反对,当下加快脚步,影化作一道流光,闪电般冲到了赵奎然打坐的地方。寒月等人守卫在侧。

    尽管向悔收敛了气息,但他的到来,依然让八位护法感到阵阵压迫感,纷纷退了几步,神有些不自在。

    “小悔,今发生了这么多事,风声无法掩盖,恐怕柳冷子已经得到消息。现在,我与大师兄都有伤在,其他八位护法难撑大局,抓捕柳冷子之事只有交给你了!”赵奎然的轻声叹息传递到向悔的心里。

    向悔面对紧闭双目的赵奎然,神肃然道:“赵大哥放心,此事小弟责无旁贷!”

    而后,他转错过寒月,一把拎起半死不活的郑屠夫,银白色的眼眸直视着郑屠夫的眼睛,道:“告诉我,柳冷子的下落。”

    “没用的,他的嘴巴又臭又硬。”寒月不满的抱怨道。

    尽管很吃惊向悔的表现,但对待这件事上,郑屠夫选择闭上眼睛。

    对此,向悔并不意外,又道:“我知道你很讲义气,可是,你这么做并不能救柳冷子,我镇天宗绝无放过他的可能,就算掘地三尺,我都会将他揪出来!而你呢,你的固执,将会葬送整个巨斧帮!”

    郑屠夫浑一震,他瞬间张开眼眸,透出一股决绝之意,朝很是沙哑的声音道:“你敢动洒家的弟兄,洒家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不,他们还不值得我出手。”向悔轻轻摇摇头。

    郑屠夫并非傻子,转念一想,便是面色惨白,他目光一扫,正好瞄间远处顾洪兴那偷笑的表

    “决定好了吗?巨斧帮的存亡,就在你一念之间!”向悔仿佛催命的黑白无常,冷漠的声音让郑屠夫忍不住想象出顾洪兴屠杀巨斧帮的景象。

    “我若说出来,能救他们的命吗?”犹豫一阵,郑屠夫咬咬牙道。

    “不能!”向悔冷酷道。

    “你……”

    “但,我可以帮你杀了顾洪兴!”

    “当真?”

    “君子无戏言,如果你肯说,我现在就去杀了顾洪兴。”向悔斩钉截铁道。

    “他,他在离、心、涧!”郑屠夫一字一顿道。

    “顾洪兴,纳命来!”向悔瞬间丢开郑屠夫,声音出口的同时,影已经化作一道流光,急速朝人群中的顾洪兴奔去。

    顾洪兴骇然失色,方才还在幻想着以后做了黑风岭之王的种种,可转眼间就从天堂跌落地狱。对于这位刀退大武魂师的小强者,他半分反抗的念头都没有。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给你钱!”顾洪兴又惊又怕,躯避过人群,急速逃窜而去。

    “你跑得了么?”向悔冷酷的声音传来。

    “李先生,李先生快救我!我们之间可是有协议的啊!”顾洪兴一边跑,一边惊恐的叫道。

    八位护法中,李莫道老脸骤然一变,他也没有想到事会发展成这样。脑中念头疾闪,李莫道怪吼一声,影飞快的腾挪而出,一招手,一道魂力之剑凝聚而出。

    “李先生!我在这里,快救我!”望着李莫道的动作,顾洪兴感动的痛哭流涕,面上的表又哭又笑,真是集齐了人生百味。

    李莫道脸色沉,一语不发,干瘦的躯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几个呼吸间便已经跃至顾洪兴的前。

    “李莫道,你果然要与我为敌么?”向悔眼里闪烁着浓重的杀意,对于李莫道的行为,他非常喜欢,杀之,也名正言顺了!

    “岂敢。”眼底闪过一丝怒色,李莫道冷冷的吐出了两个字。

    “哧~”一道乌黑的魂力之剑从顾洪兴的小腹贯穿而过。

    顾洪兴那喜悦的面孔猛然一变,满脸不可置信:“你,你……”

    “哼,坏我名声,不杀你难解心头之恨!”李莫道佯作气愤,手中动作不减,瞬息又是几剑,将顾洪兴捅的鲜血狂涌。

    追赶而来的向悔,见此一幕,眼里闪过一丝不屑,李莫道的做法,在他心里,比郑屠夫要逊了不止一筹。“你为何要杀他?”

    “此人意图挑拨离间,实在该杀!”李莫道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

    “哼!”向悔轻哼一声,却是转而笑道:“李护法果然君子风范啊。”

    有诈!李莫道心生警惕,道:“不敢当。”

    “应当,应当,接下来抓捕柳冷子的任务就交给李护法了,你看如何?”向悔笑吟吟道。

    “老夫自认不是柳冷子的对手,当不得如此重任!”李莫道眼里闪过一丝嘲弄,轻声道。

    “哦?此时蛮护法重伤在,赵大哥也正在紧要关头,李护法不愿担当,难不成要小弟去?”向悔做为难状。

    “向少侠年轻有为,实力超群,理应如此。”李莫道宁愿降低段,就是不肯上钩。

    “那好吧。”向悔点点头,道:“不过,我方才大战,消耗了不少魂力,李护法,既然你不愿担当,那借点魂力给我总没问题吧?”

    中计了!李莫道瞬间变脸。

    向悔嘿嘿道:“怎么?李护法,抓捕柳冷子可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你不愿亲自上阵,难道借点魂力都不行吗?难道你就这么不把峰主大人的命令放在心上?”

    “你……”李莫道语塞。

    “我什么我?魂力拿来!”向悔口气一边,厉声喝道。

    李莫道心中一颤,察觉到向悔眼底的那一丝杀意,唯恐向悔计中有计,借口杀已,便也只能恨恨道:“既然向少侠有令,老夫从命便是,只是你我属不相同……”

    “这个用不着你担心!”向悔截断他的话,单手一挥,一股吸力将李莫道的袖袍卷起,而后,拼命摄去李莫道的魂力。

    “既然你想死,那老夫就成全你!”李莫道眼底闪过一丝狠色,体内魂力疯狂朝外涌去。

    不过,他注定要失望了。向悔的承受能力绝对超出他的想象,即便是他疯狂输出了三分之二的魂力,而向悔却依旧没有变色。

    李莫道的心慢慢下沉,他终于意识到向悔从一开始说话就在设局,图谋的就是自己的魂力。可笑自己还想用魂力撑爆他,真是贻笑大方了。

    “多谢李护法慷慨相助!”向悔满含讥讽的哈哈大笑。

    说罢,也不理会脸色沉到极点的李莫道,影划过低空,急速朝远处赶去,空气中飘着他淡淡的话语:“时间紧迫,我先行一步。”

重要声明:小说《武魂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