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寒武的私生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至尊武魂 书名:武魂王
    “啊,遭天杀的死老头子!”宁静的竹林深处,一道凄厉的惨叫声传来。

    “呵呵,小兄弟,你这‘斩龙技’还得多加练习才对啊。”一个红光满面,精神抖擞的老者笑呵呵的说道。那淡定的模样,就仿佛方才出手的人不是他一般。

    “咳~咳~”一片狼藉,还腾着烟雾的房间里响起了少年痛苦的咳嗽声,随后,一个穿白色长袍的少年从地上爬了起来。

    说是白色的长袍,可实际上却已经快要碎裂成布条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痕迹诉说着它的惨痛遭遇。少年嘴角挂着一丝血迹,英俊的脸庞早已变成了猪头模样,一双漆黑的眼眸中透出惊惧与愤怒神色,紧紧盯着门外的老叟,恨不能将之生吃掉。

    望着坚持站起来的少年,老叟的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不过他却并没有被少年的毅力感动,干瘦的手臂微微一抬。

    紧盯着老叟的少年,却是被他这个动作吓得一哆嗦,差点儿摔倒在地上。这三天以来,老叟每一次抬手都会让他惨重重创,体上那些伤痕皆是因此而生。

    “呵呵,别紧张,你还没有跨出房间的门,老头子不会对你动手的。”老叟将他的动作看在眼里,笑着道。

    “该死的糟老头子,你究竟想怎样?”少年咬牙切齿道。

    老叟摇头叹息道:“小兄弟,这个问题你已经问了第七十八次,每一次你重新站起来后都要问上一遍,不累么?”

    “两帮之战已经开始,声势之大传遍整个黑风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即使没有我的传话,齐凌峰十大护法也必然会亲临现场。若帮主真的就是郑屠夫,若他真的敢出现,恐怕此时已然被擒,你这死老头子做的一切也都是多余的!”少年抹了把嘴角的血迹,冷冷喝道。

    闻言,老叟笑脸渐渐收敛了,面上的表有些凝重。他仰头看了看天色,轻声叹道:“或许,是时候了……”

    少年心头一跳,隐隐有不好的预感,两个漆黑的眼珠子咕噜咕噜转:“死老头子,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乃齐凌峰峰主的私生子,你若放了我,或许十位护法会看在我的面子上饶过郑屠夫……”

    见老叟沉着脸,似乎再做某种决定,向悔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只能狗血的去扯寒武的虎皮了。不过,他可不指望老叟会相信自己,毕竟,这个谎言实在是漏洞百出。

    “你是寒武的私生子?难怪!”老叟一双老目泛出两道精光,满是皱皮的老脸上写满了怪异的笑容。

    额,这就相信了?向悔有些发怔,心想这老头子也太好骗了吧?

    没有理会向悔满脸的错愕,老叟沉声道:“时候不早了,我们也去凑凑闹吧!”

    说着,老叟一伸手,一股巨大的吸力从他的老手中产生,瞬间将向悔吸附过来,可怜向悔竟然毫无反抗能力。

    向悔虽然吃了一惊,但心中也明白,老叟并没有取他命的意思,也不挣扎。或者说,挣扎也无用。

    将向悔牢牢的抓在手里,老叟那干瘦的躯中爆发出一股无匹强势的气息,整个人宛如一道飓风般,从小院子里腾跃而起,如狸猫般跃上了房顶之上,随即化作一道流光迅速离去。

    “啊,死老头子,他们在山镇南方二十里外决战,这样跑着过去不得累死啊?”任由一阵阵劲风将嘴巴灌满,向悔艰难的说道。

    “被老头子我寸步不离的看守着,还能知道这些消息,你小子倒也有两把刷子。”老叟嘿嘿笑着,不曾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小小的夸了他一下。

    急速的奔跑在进行,周边的事物都已经变得极为模糊,似乎有着撕裂时空的趋势,向悔心中暗暗惊讶,这老叟到底是何方神圣,速度之快恐怕连赵奎然都望尘莫及啊!

    ……

    “够了!”赵奎然低喝了一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随即冷漠的盯着郑屠夫,道:“素闻郑屠夫实力非凡,今赵某便要亲自领教一番,请了!”

    对于敢大声打断自己说话的赵奎然,寒月气的鼓着腮帮子,对着赵奎然的背影示威似的挥了挥如玉的小拳头。

    赵奎然说话间,猛然从骏马背上一跃而下,半途中,其背后浮现出一头高约丈余的雪狼虚影,通体雪亮,狼头高昂,宛如君王般,一双闪烁着血腥的狼眼之中,透发着藐视一切的霸气。

    武魂与主人心心相连,赵奎然的心也是因此而生。当然,若主人的意志力足够坚定,武魂的绪是没有办法影响的。

    “吼~”受到雪狼王的巨大压迫,郑屠夫的黑熊武魂本能的产生了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发出连连吼啸,声势极为浩大。

    “嗷~”赵奎然的雪狼武魂一声尖锐的嗷叫,一双森的狼目在千人之中瞬间扑捉到了郑屠夫的黑熊武魂,一双闪烁着幽幽寒光的利爪狠狠对着空气挥动,那动作充满了挑衅与认可。

    感受到黑熊武魂传递而来的警惕,郑屠夫的脸色也凝重许多,沉声问道:“雪狼王武魂?你是齐凌峰的赵奎然?”

    武魂也有等级之分,按照顺序排列为:兵级武魂、将级武魂、王级武魂、至尊武魂。每一个等级又分为下、中、上三个小品阶。例如顾洪兴的猎豹武魂,乃是兵级武魂中的下等存在。

    “是我。”赵奎然语气冷漠,长发飞扬,如鹰的眼眸中透出两道杀戮之意,浑散发着一股股让人不寒而粟的幽冷之气,整一个邪神在世,威临天下之气魄。

    闻言,郑屠夫的脸色蓦然变得更为凝重,他手掌一翻,烫金巨斧在手,大喝一声道:“王级武魂又如何?看洒家如何破你的王者之风!”

    “恭候大驾!”赵奎然一脸冷漠,随即毫不废话的将召唤出四柄死亡之刀。

    长约半丈有余的死亡之刀仿佛撕裂了虚空般,突兀浮现在赵奎然的脸前,修长的刀雪亮耀眼,散发着浓重的暴戾之气,让人望之胆寒!

    四柄死亡之刀排成一排,竖立在赵奎然眼前,那森森气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战粟。当下,许多人都下意识的向着后方退去,深怕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戾气侵体。

    “杀!”感受着赵奎然的强大,郑屠夫心里有些暴躁,他不再犹豫,低喝一声后便腾跃而起,手中的烫金巨斧宛如流星般划过长空,朝着赵奎然猛力劈斩而去。

    “来得好!”赵奎然冷冷一哼,修长的躯如岳山般岿然不动,任由那无匹的劲风将发丝吹乱。他低喝一声之后,脸前那一排死亡之刀迅速飞一柄,迅猛的对着郑屠夫的影斩去。

    如流星般,死亡之刀带着凛然的杀气朝郑屠夫急斩而去,除了仅有的少数人外,绝大部分人都已经无法扑捉到死亡之刀的诡计,只能隐隐根据那恐怖的气息来判断死亡之刀的去向。

    “铛~”郑屠夫急速冲来的影顿了一顿,烫金巨斧一阵轻颤,空中爆发出一片绚丽的光芒,一股股无形却充满破坏力的能量之波四溢而去,肆虐的能量瞬间将几名来不及离开的青狼帮帮众拦腰截断,顿时间惨叫连连,血雨喷洒,看的顾洪兴肝胆裂。

    而赵奎然的死亡之刀也被剧烈的冲击力撞击为粉碎,化为无尽的戾气悬浮在郑屠夫的周边。

    “哈哈哈,痛快!”郑屠夫猖狂大笑,一双虎目散发着些许兴奋之色,步伐更加急切的朝着赵奎然奔去。

    赵奎然的死亡之刀乃是天赋神通所化,岂是那么容易击溃的?当下那无尽的暴戾之气瞬间凝聚,一柄死亡之刀在半空中浮现而出,而后朝郑屠夫的后背心刺去。

    郑屠夫也不是庸辈,他虽未曾回头,却仿佛背后长了一双眼睛似的,手中的烫金巨斧猛然朝着后方一扬,顿时爆发出一阵兵戈撞击的声音,死亡之刀再次解体。

    “铛铛铛~”短短的数十丈距离,对于郑屠夫这等狂人来说,也就是数秒的时间而已,但仅仅是数秒时间内,他便已经与那柄魂不散的死亡之刀拼了近十次!

    别说战场上的那些帮众们,就连与赵奎然同来的九名护法都小小的吃了一惊,不曾想赵奎然的控刀之术已经精通到了如此地步。

    “阁下的控刀之术的确玄妙,不过,想凭一把刀阻止洒家的步伐,未免太儿戏了吧?”郑屠夫冷笑连连,似乎对赵奎然的轻视有些不满。

    “你,已经够资格让我出第二柄死亡之刀!”赵奎然宛如掌控一切的君王,声音里透着些许淡漠,他说着话,脸前还剩下的三柄死亡之刀,便再次飞出一柄,对着郑屠夫斩去。

    似乎感觉到同伴的支援,先前那柄死亡之刀爆发出一股暴戾而强大的气势,宛如有灵之物般轻轻跳跃。两柄半丈有余的死亡之刀在空中相会,而后动作一致的朝着郑屠夫狂斩而下。

    此时,郑屠夫距离赵奎然不过三丈之距,他已经不急着朝赵奎然扑杀,便停顿而下。感受到两柄死亡之刀带来的巨大威压,他那愚憨的模样彻底消失,满是大胡茬子的脸上写满凝重之色,伟岸的躯如泰岳般耸立于大地之上,单手握斧也改成了双手。

    “杀!”郑屠夫爆吼一声,双手中的烫金巨斧如一轮骄阳升空,而后又在瞬间坠落而下。

    “轰~”烫金巨斧与两柄死亡之刀狠狠对撞,半空中爆发万丈光芒,剧烈的轰鸣之声响彻天地,无匹的能量波宛如激光般漾而去,将所有能够毁灭的东西尽数摧毁。

    “远离此地!”顾洪兴心痛的大吼着,两者对战的周边站立的大部分都是他青狼帮的人,虽然之前已经退了数十丈,但显然还是不够的,两位武魂师强者之间的对决余威已经有了毁灭这一片大地的恐怖威势,又岂是这些小小武师们能够抵抗?当下,许多青狼帮帮众皆是被能量波动震飞了出去,人仰马翻,顺势惨重。

    交战之地光华一闪寂灭,郑屠夫依旧如泰岳般耸立,只是脸色略微有些苍白,手中的烫金巨斧也变得有些暗淡了。

    但仅仅是瞬间之后,郑屠夫怒吼一声,无尽的魂力被他注入烫金巨斧之中,使之再次爆发出璀璨的光芒,一股股比之先前更为强大的气息从烫金巨斧中散发而出,浩无边。

    赵奎然却是依旧未动,只是两柄死亡之刀并没有如往昔般凝聚而出,渐渐消散在了空气中。不过,他却并不在意,双手快速翻结成某种奇妙的手印,而后他脸前的虚空便开始破碎,两柄雪亮长刀再次浮现而出,一股股浓郁的戾气爆涌而出。

    瞬间,郑屠夫的脸色有些难看了,不曾想费了老大力气破去的死亡之刀,竟然诡异再生!若按此法打下去,若无稳妥的对持之法,恐怕仅仅是四柄死亡之刀就能将自己拖死!

    不过郑屠夫到底是经验丰富,他很快就明白过来,与赵奎然这种对手作战,必须速战速决,否则便将陷入绝境!

    “阁下的四柄魔刀出神入化,但不知能否敌得过洒家的‘烈焰爆’?”郑屠夫沉声喝道,话语中充满了浓浓的自信。

    此言一出,任谁都知道,郑屠夫恐怕已经打算与赵奎然一招定输赢了。当下,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生怕错过这一刻的精彩。

重要声明:小说《武魂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