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巨斧双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至尊武魂 书名:武魂王
    ( )    向悔与薛钟商量完毕,决定由薛钟将消息传递给帮派高层,额,也就是罗长老。

    这当真是一个无比重大的消息,罗长老当时方才起,听到这个消息,惊得从上摔了下来。随后他又毫无形象的追问此事的真实,而薛钟则没有给予肯定。

    一来,从表面上看,这个消息是敌人传递来的,或许有着散播谣言的嫌疑。二来,从薛钟的立场出发,他无法承担这个消息造成的后果。

    而关于为何向悔昨没将此事说出来,薛钟则是以向悔担心对帮众们造成恐慌,不敢擅自做主为由,将向悔那点儿不可告人的秘密遮掩过去。

    对于薛钟,罗长老还是很相信的,他当即顾不得整理自己,便穿着内衣跑了出去,看那架势,应该是去找大长老商量此事了。

    对于此事将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暂时是无从得知了,薛钟等人随即赶到办事堂接任务。

    出现了这样的变故,向悔也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他早在昨夜就送出了一只信鸽,将此事告知赵护法,如有必要可亲临青狼帮总部,要求他们封锁此消息,不准外传。以镇天宗在镇天山脉的威信,相信一个小小的青狼帮还不敢造次。当然,向悔也有着小小的私心的,他担心顾玉清将错就错,将此事传播出去,让巨斧帮帮众陷入恐惧之中,若是那样,巨斧帮衰败的局面将无法抵挡。

    不过他的考虑显然是多余的,镇天宗秘密抓捕柳冷子与郑屠夫,要的就是隐秘和突然,若是消息传播出去后,导致柳冷子潜逃,相信一百个青狼帮也无法承受齐凌峰峰主寒武的怒火。青狼帮帮主顾洪兴肯定不会干那种傻事。

    今是七之期的第三天,由于鼠队的归来,贡献榜将会变得扑朔迷离,最终哪支小队将会问鼎榜首,现在还将无从得知。

    向悔几人唯一能过的就是做任务,做任务,再做任务!

    在向悔等人接了任务后,办事堂之外行进四人,他们的到来让整个办事堂陷入议论之中。

    “是鼠队!”

    “天呐,他们竟然真的归来了!”

    “不过,看他们的模样,似乎已经征战一番了,这是怎么回事?”

    向悔几人顺着众人的视线往外看去,只见办事堂大厅的门口处,行来四人,为首者是一名年近三十的青年,高约一米九,着灰色长袍,整个人的大致轮廓非常符合大众标准,绝对属于很多女人梦中人的那一类。他手中提着标识的长枪,脸庞硬朗,一双鹰目如两道寒芒,扫视而过无人敢于其对视。一头漆黑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之上,虽然他并没有刻意塑造效果,但所有人却都能从他上感受到一股放不羁,枭者称雄的气魄。

    毫无疑问,此人便是应龙!霸者无敌天赋神通的拥有者!

    他的边跟着三人,若单独列举,气魄定然不差,但与之放在一起比较之下,就略显单薄了。应龙那睥睨气息将他们三人的光芒遮掩下去。

    四人上还有些许血迹,浑散发着嗜血的杀气,一看就是刚刚战斗过的模样。

    四人的出现,让原先被众人讨论的虎队向悔等人顿时失宠,他们的话题瞬间都转变到鼠队的上。

    向悔不太喜欢被人指指点点,不管是好是坏,但这些敬畏的眼光一下子转移后,他却有些小小的失落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犯么?

    比之向悔等人,鼠队的四人面对众人的议论,显得从容大气,这或许是因为他们习惯了的缘故。

    鼠队的几人来到柜台前,正在忙着给众小队准备任务的王执事与副手们,纷纷停下手中的工作,等待着为鼠队服务。这种态度着实霸道,但却无人心生反对或者愤怒的念头。

    来到柜台前,鼠队其中一名扛着重刀的青年,从怀中取出十多枚信物放在柜台上,随即神淡漠的对王执事道:“快些登记,我们还等着出下一趟!”

    猖狂!

    这是向悔第一次在大众场合与鼠队相遇,而鼠队所作所为,绝对可用猖狂二字形容。更令人吃惊的是,王执事竟然毫无脾气,脸上挂着一丝卑微的笑容:“几位大人辛苦了,请你们等待一下,我这就为你们准备任务。”

    若说王执事与向悔等人说话,乃是一种平起平坐的态度,那么他与鼠队说话,完全是一种下位者与上位者交谈的口气!

    回想起自己方才进入巨斧帮那天,薛钟面带讨好的与王执事说话,这,这差距简直是天地之壤!

    等待王执事登记他们的任务成果,应龙的一双鹰目,如两道电芒般在大厅里众人的脸上扫视而过,每一位被他看过的青年,竟然都深深的低下来头,不知是自愧不如,还是惧怕他。

    向悔猜想,应该是两者各半。

    当应龙视线转移到薛钟的上时,薛钟竟然也抵不过他的目光,就要低下头。向悔看的心中着急,悄悄的用元力一弹薛钟的脖颈后,条件反下,薛钟猛然仰起头,与应龙对视!

    应龙显然有些意外这样的结果,他双目中瞬间精光暴涨,而后若无其事的将视线转移,并未因此而发作。他扫视的下一位,赫然就是向悔自己!

    对于这个手下败将,向悔自然是毫无畏惧的与其对视,眼眸中闪烁浓浓的挑衅之色。

    “大胆!小子,你活得不耐烦了?”应龙还未开口,他后的几名青年都面带怒色。

    大厅中所有人都心中一惊,而后都露出幸灾乐祸的神。他们对于这个暂居第三名的虎队,绝对没有好感,自然乐得见到虎队与鼠队起冲突。

    王执事面色很难看,暗暗责怪向悔在这个时候不知进退。

    就连薛钟也有些焦急,他轻轻从后面扯了扯向悔的衣角,示意向悔收敛一些。

    向悔无视薛钟的举动,他眼神一凛,望了望那个说话的青年,随后对应龙说道:“常听闻鼠队实力超群、骁勇善战,但今一见却有些诧异。”

    “小子,你找死是吗?”应龙在沉默,他后的青年暴怒,眼眸中都要喷出火来了。

    向悔毅然迎着应龙那震人心魄的眼瞳,轻声笑道:“几个持之辈,真是见面不如闻名!请问这位兄台,体好些了吗?据说某夜,兄台似乎走火入魔了呀,依我看,兄台当以收敛心,否则后说不定……”

    “啊!小子,我要和你生死斗!”那青年顿时如火烧股,脸色涨红,暴跳如雷。

    此事在帮中早已传开,任谁都知道那夜鼠队的一位疯子晋级不成,反而走火入魔,随后不到一刻钟,其队长应龙又被夜袭者战败。此事乃是鼠队建立以来,最大的耻辱,他们早已放言,若是抓到夜袭者,一定要扒皮抽筋!

    此刻,大厅中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望着向悔,他们知道向悔狂妄,却没有想到向悔竟然狂妄到当众揭开鼠队的伤疤,甚至在其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伤疤被向悔当众揭穿,就连应龙都忍不住露出三分薄怒,不过他却没有冲动,反而心平气和的说道:“那夜之事,乃是我鼠队最大的耻辱,我应龙早已发誓,总有一天要将那个杨过擒来,要他当着万众睽睽,给我跪下来道歉!”

    他说话的声音不大,却透着一股子难言的威势,让在场的所有人心中生出敬畏,不敢抵抗。

    “应队长好志气啊,不错不错,我看好你!”向悔则是有些无赖的样子,对于应龙铿锵有力的誓言,表示出些许不屑的神

    “向兄弟,你快别说了。”薛钟急忙小声道。他已经从应龙的眼底扑捉到一丝杀机!

    向悔则是淡淡的扫了薛钟一眼,叹道:“队长,既然已经得罪了,那干脆就彻底点,畏畏缩缩,像个什么样子?”

    薛钟浑一震,不再说话。

    “哈哈,好!”应龙仰天大笑道:“果然是少年有成,气意风发,已经很久没有人敢这么挑衅我鼠队的威信了,而你向悔,却接二连三的这么做!”

    “那又如何?”向悔面带挑衅。

    “哼,大战在即,暂时让你得意两天,青狼帮之威过后,就是你们虎队的终结之!”应龙字字如雷,语气冷冽。很显然,向悔所言所行,让他动了真怒。

    “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向悔却是不惧,傲然回应道。

    此时,任谁都能看得出来,虎队已经将鼠队得罪的死透了,两队终极对决,将在所难免,恐怕帮派的高层都无法左右得了!

    “哎哎哎,都别这么冲啊,哎呀,应大队长,您大人大量,何必与向悔一般见识呢,他不过是个少年而已啊。”王执事虽然不敢得罪鼠队,但非常不愿他们两队在办事堂内冲突,转而劝道:“如今我们帮派面临着外界威胁,理应相互团结,若你们两队真有些较量的想法,可以此次七之期做为战场,一决高下!这样一来,既能杀敌扬威,又可一争高下,岂不是更好?”

    应龙显然正有此意,他后的青年便嚣张叫道:“巧舌如簧的小子,你敢不敢应战?”

    向悔抬头,傲然笑道:“何惧之有!”

    大厅里顿时轰然起来,虽然鼠队早已单方面有这种想法,但虎队却一直没有做出回应,这一次算是两队首次浮出水面的交锋。到底孰强孰弱,他们心里都有着自己的判断,对于结果还仍然表示非常期待。

    应龙不再与向悔说话,转而将视线移到了虎英的上,目光也不再那么凌厉,显得有三分柔和:“听说你从重伤区出来了,我很想去看看你,但一直没有机会。”声音里伴随着特有的磁,是对付女人的专属杀器。

    哇靠!向悔怒从心来,这家伙与自己争名利就算了,还敢打自己女人的主意?咳,自己小队里的女人,简称自己的女人……

    虎英却是并没有露出花痴般的表,表从容,神色淡淡,道:“多谢应队长挂念,虎英承受不起!”

    承受不起!

    承受不起!

    应龙脸庞一阵抽搐,以往虎英虽然没有对他表示过好感,但也从来没有严明拒绝,算是给他保留了一份希望。而现在,却是非常直白的拒绝了他。这让为鼠队队长、无往不利的应龙,感到很是愤怒。

    大厅里所有人都将视线集中在虎英的上,对于这个脾气火爆,感火辣的女神,他们也都垂涎三尺,如今见她拒绝应龙,心中难免幸灾乐祸起来,原来一向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应龙,也有失败的时候啊!

    “是因为,你我将要对立?”应龙忍住想要揍人的冲动,紧盯着虎英的杏目,轻声问道。

    “是因为,我心有所属!”虎英一字一顿的说道。

    寂静!

    在场的所有人,瞬间失神,脸上的表皆是错愕。忙着登记的王执事都不子一顿,手中的毛笔“嗒”掉落在纸上,却不曾发觉。

    向悔眼角微微抽搐,在虎英说话的瞬间,他甚至听到了无数心碎的声音。他知道在这个僧多少的战堂里,感如火的虎英将会是许多人的梦中人,但没想到她的魅力已经大到如此地步。

    “看来今晚,山镇里的酒馆又要爆满了……”向悔暗暗叹道。

    就连薛钟也不躯颤抖,他自认配不上虎英,但真的听到虎英说出这句话时,心痛裂!

    大厅里太多太多失落的神,许多青年更是浑浑噩噩,被打击的脸色涨红,难以呼吸。

    “他是谁?”应龙面目扭曲,声音透着点点森寒。

    向悔暗暗吃惊,应龙一直表现的很从容与淡定,如此失态的模样当真是罕见至极,由此可见虎英在他心里已经有了一定的地位。

    “他是谁……”虎英轻轻呢喃着,眉间浮出一抹疑色。她发现,渐渐占据了自己心扉的那个人,竟然如此的神秘与模糊。

    见虎英露出这种疑惑的神,所有人都不错愕,谁人有如此魅力,让虎大美人在不知不觉中沦陷。

    将所有人错愕、沮丧、痛心疾首等等不一的表收入眼里,向悔不有些感慨,虎英真的那么有魅力吗?向悔抠心自问,他自然而然的将虎英与寒月、小雪比较了一番,但遗憾的是,他发现这三者属于不同类型的女子,寒月雍容、贵、高不可攀;小雪柔似水、让人怜惜;虎英感火辣、格要强,使人一种想要征服的冲动。

    寒月应该是许多男人都想得到的,貌美如花,份尊贵,拥有她几乎可算是平步青云,一跃成为齐凌峰女婿,惑不可谓不大;小雪应是所有男人理想中的妻子,试想下,忙碌后回到家中,有个柔的妻子端上一盆洗脚水,轻轻在边服侍着,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虎英呢,她该是男人们理想的人了,要材有材,要激要激子如烈马,每一个拥有野心的男人,恐怕都会生出征服她的**。

    “向兄弟!向兄弟!”薛钟的声音将神游的向悔拉回了现实。

    “哦,哦,啊?”向悔这才反应过来,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神,他也没想到自己会在这种万众伤心默然的时刻走神。但他抬头一望,却发现整个大厅里的青年们,都对他怒目而视,仿佛想要与他拼命。

    就连薛钟也一脸的幽怨,心痛的说道:“向兄弟,没想到你,你……我祝福你们!”

    “此话从何说起啊?”向悔挠了挠头问道。他心中隐隐生出些许不好的预感,目光一扫,发现虎英正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顿时心中一惊,后背尽湿,心中狂叫道:“这小妞陷害我!”

    果然,只听大厅中的青年们,皆是齐声怒喊道:“小子,我要与你决斗!”

    向悔头皮发麻,心中暗叹女人果然都是一样的小心眼啊,不就是摸了她一下吗,用得着这么报复吗?

    然而,也并非所有人都那么认为,至少应龙还保持着冷静,他看得出来,虎英只是故意将向悔推至风口浪尖。不过,这也值得应龙警惕了,毕竟能够得到虎英如此对待的人,至少可以证明,虎英对他有感觉,尽管那感觉是负面的。

    就在向悔被迫激起民愤,势异常严峻之时,王执事终于无法再承受打击,悲痛绝之下,转移大家的视线:“鼠队本次任务供击杀青狼帮高级执事两人,执事四人,资深帮众十人,众贡献值五千点,战绩:灭队!应大队长果然英勇无双,伤后复出首战便战绩惊人,真乃我巨斧帮之幸,可喜可贺!我已经将贡献值统计,待确定后便也登记在案。另外,这是你们鼠队接下来的任务。”

    “哗~”整个大厅彻底沸腾了,如此战绩可谓是续兔队万点战绩之后的又一个新高!众青年皆是心生仰望,看来鼠队这次对贡献榜第一名,势在必得啊!

    大厅里无数感叹声,许多人深深的低下头头颅,在鼠队面前,他们那上千,甚至几百的战绩,几乎可以忽略。

    鼠队的战绩风波成功的将向悔从风口浪尖解救出来,不过向悔并未因此松懈,反而感觉到了一股沉重的压力,难怪鼠队能够连续数年独领风,如此实力,想不服都不行!

    当然,这种战机乃是可叹不可羡的,若是其他小队遇到这种实力的对手,估计很难活着回来!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大厅里鸦雀无声,应龙深深的看了虎英一眼,随即率队离开。

    直到他们离开后的好长一段时间,大厅里才恢复讨论,而话题,必然就是鼠队这次的光辉战绩。

    薛钟满脸苦涩,他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他原以为自己很坚强,但现在他发现自己错了,鼠队随意的一次出手,都让他深感压力,有一种沉重的挫败感。

    然而,既然已经与鼠队卵上了,那就没有退路,狭路相逢勇者胜!

    薛钟失神片刻后,便恢复了神采。他们已经接了任务,当即不罗嗦,三人快步离开办事堂,翻上马,火速离开。

    有鼠队在前,向悔三人深感压力倍增,原本输了第一无所谓,大不了另寻帮主踪迹,大不了不要那柄精武;但现在,他们与鼠队卵上了,一旦输了,后必将沦为笑柄,薛钟也再无抬头之,他们输不起啊!

    到达青狼帮庄园后,薛钟一马当先,神剑在手,长空贯,残暴的屠杀一切可杀之物。短短两个时辰后便取了青狼帮帮众的信物,返回帮派。临走时,薛钟犹豫再三,最终残忍的将庄园内的一切焚烧。

    向悔将他的动作望在眼里,轻轻一叹。他非常理解薛钟的举动,不久后两帮必然会大决战,到时候生死难料,此时多造杀孽,也只是提前收些利息而已。

    他们回去的同时,鼠队也已经回到了帮派中,此时正停留在大厅里,就地打坐休息。而贡献值排行榜上,虎队保持的第三名已经赫然降至第四名!第三名由鼠队总贡献七千拿下!

    仅仅一个上午就超越了虎队两天的努力,这种记录让薛钟很是汗颜,他急忙将青狼帮帮众信物递给王执事,让他快些登记,将鼠队刷下去。

    之后他们也在大厅里休息了一会儿,准备继续出征!

    时至午时,两支小队几乎同时离开了巨斧帮总部,这让许多返回后,准备回去休息的小队倍感脸红,他们无奈之下,只得硬着头皮继续接任务。

    可以说,鼠队的回归打破了之前每只小队一天一次任务的潜规则,现在,几乎每一支小队最不济也要出征两次,稍微有些实力的便会出征三次。到傍晚时分,向悔所在的虎队,已经出征了四次!

    可是,这都不是尽头,夜幕降临之时,鼠队回来了,这是他们第五次归来!

    他们每个人的神都疲惫之极,上的衣衫被鲜血染红,人人挂彩,就连应龙那宽厚的背上也有着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向悔有些心惊,看来鼠队不仅仅有实力,而且对自己也够狠啊!第五次出征前,他们的战力就已经剩余泰半,然而他们却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征战!

    难怪他们都称鼠队几人为疯子,果然不是一般的疯!向悔深有感触。

    毫无疑问,鼠队的五次出征,五次都获得大量贡献值,前三次更是清一色灭队战绩!后两次有心无力,击杀泰半,任由其余逃走。

    他们今的总贡献为一万一千七百!稳居贡献值排行榜第三名。而向悔所在的虎队,由于人手不够,四次出征皆未拿到灭队战绩,贡献值为七千三百,加上前两累积的六千一百,总体贡献值为一万三千四百,比之鼠队仅仅高了一千七而已,暂时位居第二名。

    虽然稳压鼠队一头,但所有人都不看好虎队,毕竟,人家鼠队一天就拿了一万多,而虎队今才拿了七千三百,差距太大!

    曾经的第一名兔队,失去了大武师后,就变得平凡下来,经过今的冲击,已经由第一名退至第四名。而如今的第一名,则是由大武师坐镇的牛队折桂,贡献值为一万五千六百。

    前虎后狼,向悔与薛钟对视了一眼,表示压力极大!

    不过好在二子已经渐渐复原,而且实力有所提高,相信他们接下来的战绩将会比今好一些。

    七之期第四天,鼠队再也五次出征,但他们没有昨那么好的运气,虽然五次全灭队战绩,但总贡献值却只有九千多。

    而向悔所在的虎队,由于二子的复原,战绩突飞猛进,共四次出征,战绩竟然也是全体灭队,总贡献值一万零三百,险而又险的压了鼠队一头。

    不过今征战中,二子再次负伤……

    拥有大武师坐镇的牛队,今也爆发出了大武师的魅力,共出战四次,贡献值一万一千,战绩全灭队!

    目前贡献值排行榜任由牛队坐拥第一,向悔所在的虎队暂居第二,鼠队第三。曾经辉煌的兔队更是跌到了第五名,被龙队取代第四名。

    虽然虎队还是超了鼠队两千多贡献,但众人都不看好虎队,没办法,他们队伍中的二子再次负伤战力必将下跌!

    果然,七之期第五,连续三天十五次出征的鼠队终于扳回了局势,以总贡献值三万一千六百,险胜总贡献值三万零九百的虎队,成功登上第二名。并且,距离拥有大武师坐镇的牛队,也仅仅差了一千贡献不到!

    七之期第六,鼠队依旧强势,五次出征,五次灭队,一举超越牛队,以四万两千贡献稳居第一。不仅鼠队强势,被无奈的虎队也终于爆发,同样五次出征,五次灭队,以强势姿态力压拥有大武师坐镇的牛队,以总贡献值四万一千六百,位居第二名!

    这一天里,人们就看着贡献值排行榜的鼠队与虎队纠缠不清,一会儿虎队居上,一会儿鼠队称雄,你追我赶,忙得不亦乐乎,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他们最后竟然同时抄赶拥有大武师坐镇的牛队!

    这种结果直让那位大武师汗颜,感叹道:“现在的年轻人啊,疯起来可真不要命啊!”

    这一天里,双雄逐鹿中原,鼠队与虎队被帮众们亲切的称为“巨斧双雄”!

    这个称谓对于鼠队来说,是一个侮辱,因为在帮众们的眼里,虎队居然与他们平起平坐;这个称谓,对于虎队来说,算是一种荣誉,一直以来帮众们都不看好虎队,但是今,虎队以强势的姿态告诉所有人,他们是绝对有实力与鼠队一争的!

    有人欢喜有人愁,巨斧帮三雄并起,青狼帮惨遭打击,他们中坚力量在这几天里,几乎损失过半,整个青狼帮都蒙上了一层哀色,他们终于意识到,巨斧帮能够上位黑风岭王座,并非仅仅依靠一个武魂师帮主,其下实力也凶悍无比。

    七之期第七天,也就是最后一天,决定胜负的一天。在此之前,薛钟不惜重金砸下去,用贵重药品生生将二子复原,使得小队战力恢复到顶端。

    清晨,无数人们目送鼠队与虎队离去,他们都知道,鼠队与虎队孰强孰弱,将会在今落之时见分晓!

    然而,时至午时,被人们寄予厚望的两只小队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凯旋归来……

    Ps:首先,对于昨的更新表示抱歉,家中网络断掉,小弟也十分无奈。本章节7.5K,算是补昨晚一章,今两章。由于小弟要上班的缘故,不能持续每天两更,往后,全是二合一章节,字数应不低于5K,一直跟着小弟的童鞋们都知道,小弟更新绝对过硬,只要有灵感,一天7、8K属正常。最后,请童鞋们一如既往的支持小弟,让我们风雨同舟,将《武魂王》,推向辉煌!咳??最后一句随便说说的,大家别当真?????

重要声明:小说《武魂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