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说出来,能换一条命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至尊武魂 书名:武魂王
    远处的青狼帮头目看到这一幕,顿时心凉了,虽说富贵险中求,但九死一生的买卖恐怕没有几个人愿意做吧?同时也心痛不已,这些青年帮众都是他的手下,虽然实力都不高,但合起来的力量却极为不弱,本以为对付那小子绰绰有余,哪知道一个照面下来就溃不成军。

    “砰~”那头目分神之下,被虎英狠狠一锤砸在前,健壮的肌被铜锤之上的倒钩生生从体上扯下来,顿时整个前模糊,鲜血喷而出。

    剧烈的痛疼刺激出青狼帮头目的血,他大喝一声,双刀交错着朝虎英的脖颈剪去。到此时,他已经不指望能够降服这个看似柔弱,却强横无比的女子,只要能将对方杀死就行了。

    “铿锵~”

    虎英又是一记重锤砸过去,巨大的力道令那头目躯震颤,嘴角溢出鲜血。

    “你不是说要擒我吗?为何如此不堪?”虎英一边重创那头目的体,一边打击他的心理。

    “啊~”头目羞怒绝,他只得发出仰天长啸来回应虎英的话,仿佛绝地反扑般发狂进攻。

    正在与薛钟战斗的独目青年听到头目的悲呼,扭头一看那头目的惨样,顿时惊得浑一震,心中半凉。

    敌弱我强,薛钟豪气冲天,一柄大刀纵横交错,打的那独目青年连连避退,不敢触其芒锋。

    虎英、向悔、薛钟、二子,四个人分开的战场,其中有三个方向占据上风,唯独二子那里略显吃力,但却扭转不了大局,因为向悔这边已经开始大开杀戒!

    “哧~”向悔冷漠的像个死神,随手一刀便将一名青狼帮帮众的头颅斩了下来,血腥恐怖的画面让青狼帮帮众们胆寒。

    他手中的‘夺目’每每划过长空,必将有一名青狼帮帮众被斩为两段,白的红的,流了一地。周围十多名青狼帮帮众噤若寒蝉,他们向来以血腥残暴著称,但现在,他们觉得自己善良的像上帝!

    青狼帮的帮众们实在无力迎战,他们的心已经怯了,他们的胆已经寒了,他们再无最初时的嚣张,纷纷趁着向悔的屠刀还未举起之际,狼狈逃窜。

    尽管在死亡的威胁下,他们的逃命速度很快,但却快不过向悔的屠刀。

    “嗤~”又是一名青狼帮帮众被向悔斩杀。

    “啊~”青狼帮头目看的龇牙裂,这些人都是他的手下,都是与他浴血奋战多年的战友,如今一个个在他的眼前倒下,他如何能不心痛?

    短短数十息,向悔的屠刀十一次抬起,收割了十一条生命,他的周边再无站立的人影,地上堆满了零碎的尸体与被鲜血染红的土地。

    血腥吗?他们杀农夫时,可曾想过血腥二字?

    向悔早已明白了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对付敌人,就只能比他们更血腥,更残暴!

    “撤!”那头目迫不得已,怒吼一声。

    他是个聪明人,虽然己方最强的三人还未倒下,但他已经看出来了,那个白衣被血染红的少年,绝对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别说对方现在四人战力完整,就算是对方仅仅剩下那少年一人,他都没有把握战胜。

    “想走?问过本小姐这对勾魂锤没有?”虎英叱一声,披风狂舞,发丝如瀑,手中的一双勾魂锤早已沾满了那头目的鲜血,此时更是直接封死了他的退路。

    不过那头目到底不是一般人,虽知陷死境,但却困兽犹斗,做着最后的挣扎。

    “呼~”一道两丈长的刀芒突兀浮现在一位独目青年的头顶,得那位准备对二子下狠手的独目青年不得不放弃攻击,转而架起武器抵挡向悔的攻击。

    “嘭~”向悔一刀将那独目青年劈砍了出去,虽然未能重创对手,但那巨大的力量却足以让他腹中翻江倒海。

    向悔趁胜追击,又是一刀暴斩而下,直将那独目青年打的一口鲜血脱口而出,躯摇摇坠,战力丧失近半。

    “向兄弟,让我杀了他!”就在向悔准备再来一刀结束了独目青年的生命时,二子在他后喊道。

    向悔无言退在一边。

    二子虎吼一声,着斧子冲上来,狠狠一斧斩向那独目青年。

    那独目青年似乎也知道有这么个恐怖的少年在侧,生存无望,也不逃命,反手一击格挡住二子的进攻,猖獗大笑道:“废物,就这么点实力还想杀我?若非那恶魔帮你,我一只手就能杀了你!”

    一句话气的二子几乎吐血,他用尽全力气劈砍那独目青年,却始终破不开独目青年的防御。

    “废物!你就是个废物!”独目青年大笑连连,他自知存活无望,便猛力刺激二子。

    向悔剑眉一皱,影划过长空,一抬头,狠狠一巴掌抽在那独目青年的嘴上,将他打的嘴角流血不止,半片脸颊血浑浊。

    “你有什么资格骂我向某的兄弟?”向悔反手再来一巴掌,将基本上处在浑浑噩噩中的独目青年另一面脸颊打的血模糊。

    独目青年下意识的张口吐血,却连带着几颗牙齿一起吐了出来,他摇摇晃晃几倒下,想要破口大骂也没有了机会。

    “二子,是个男人,你就杀了他!”向悔对着二子吼道。

    二子本来有些心灰意冷,被向悔这么一吼,顿时浑一颤,他抬起头来,望了望向悔,随即咬了咬牙,双臂中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双手中的斧子宛如流星坠落,将已经没有反抗意识的独目青年的头颅斩了下来,鲜血溅的他一

    二子站在那里,忽然间丢掉了手中的斧子,跪倒在地上,痛哭流涕,失声大吼道:“三子,我给你报仇了!你听到了吗?”

    “轰~”一道惊天怒雷炸响,豆大的雨珠自天空落下。仿佛上天也察觉到了他的悲哀。

    “弟弟!”与薛钟战斗的那名独目青年望见这一幕,失声怒吼道。

    “哧~”一道刀芒划过,将其一只手臂斩断,鲜血从那断臂处喷发而出。

    “去死吧!”薛钟吼叫连连,似乎也想起了心酸的往事,手中长刀连连划空,数息之间便将那独目青年斩为碎片。

    至此,来犯的十余名青狼帮帮众,除其头目外,已经全部死亡。

    “那贼人现在何处?”当向悔三人走过来时,正好听到虎英的声音响起。

    只见得那头目在雨中宛如一尊血人,浑上下皆是触目惊心的伤口,几乎没有半片地方完好。他被虎英踩在脚下,口中狂吐血不止,粗狂的吼道:“说出来,能换一条命吗?”

    “不能!”临近的向悔与虎英同时厉声道。

    随后他二人相互对望了一眼。最终,向悔淡淡的说道:“我答应了那个孩子,所以你必须死。”

    “我也是!”虎英冷冷道。

    那头目似乎也知道他们不可能放过他,毕竟不久前他还出言不逊,依着虎英的格,绝无放过他的可能。

    他双眼渐渐无神,随口一吐,便是一大摊血液。他慢慢转头,望着向悔道:“一个小小的庄园竟然有你这等强者坐镇,真是让人诧异。也罢,今注定一死,我能否问你一个问题?”

    “你还敢与本小姐讨价还价?”虎英一挥手,一支勾魂锤贴着头目的大腿根擦过,顿时刮出一大片血,痛的那头目几乎晕眩。

    向悔三人都忍不住心惊,下意识的捂住跨。

    那头目忍住巨大的痛楚,闭着眼睛道:“这位兄弟,能否告诉我,你是谁,来自何处?”

    虽然这句话看似莫名其妙,但向悔却知道他在问自己,犹豫了一下,道:“我叫向悔,来自巨斧战堂。”

    “哈哈哈哈……你到底想干什么?向悔!向悔!为何镇……”

    “哧……”一道血光在灰暗的雨水中划过,斩断了那头目的头颅,也斩断了他的话。

    “你,你杀了他?”虎英顿时暴怒,一双烽火锤直指向悔:“为何不等他把话说完?”

    “你都折磨他这么久了,为什么不给他一个痛快呢。”向悔轻声道。心中却是有些后怕,幸好下手够准时。

    薛钟浑一震,眼底闪过一丝忧色,他从没有忘记过在山林深处向悔曾经说过的话。眼见虎英即将暴走,薛钟只得暂时将这些想法抛在脑后,赶紧安抚虎英。

    在滂沱大雨中,几人都默默无声,将青狼帮帮众的信物收集起来,随即翻上马。打扫战场的事就交给那些农夫去办吧,他们要迅速赶回帮中交任务。

    当然在离开之前,免不得要对农夫们好生安抚一通。战争会死人,这是无法避免的事,众农夫都没有说什么,他们明白这些道理。

    只是一路上虎英总是拿异样的眼神看向悔,而向悔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反正都看过她的体,被她隔着衣服看几眼又有什么关系呢。

    大雨过后,天边挂着一道靓丽的彩虹,向悔等人赶回黑风岭时,已经接近傍晚时分。

    办事堂前,聚集许许多多帮众,他们对于战堂这一次的任务况非常在意,毕竟,这将代表着他们以后的生存方向。

    不过从他们的脸色来看,似乎况并不理想。

    (跪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武魂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