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彪悍的虎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至尊武魂 书名:武魂王
    ( )    午夜时分,万物寂静无声,一条人影从黑夜中穿过,不留半点痕迹,无声无息。

    重伤区之后的病危区外,一阵阵气缭绕,呼啸的风声仿佛某种怪物的嘶吼,在寂静的夜里轻轻飘散。那古素的大门,中传来一阵阵让人战粟的寒气,就好似通往地狱的通道,让人毛骨悚然。

    很多年以前这里并非这般森景象,后来巨斧帮入驻,这里变成了重伤不治的人们的养伤之地。但可惜,能够踏入这道门的病人,十有**都会死在其中。久而久之,这里几乎成了一处死亡之地,每到夜间便会有异响连连,宛如鬼叫,异常恐怖。

    传说,曾有人好奇之下夜探病危区,结果一夜未归,第二天早上人们在病危区的第一个房间里发现了他的尸体。令人感觉恐怖的是,他并非被某种怪物或者异类杀死,而是死于自杀。

    此人死后,他的家人经常做同样的一个梦,梦到他在一个黑黑的屋子里面哭啼。后来他的家人将此事告诉了帮派高层,希望他们能够给予解答。不过他们失望了,帮派的高层也不甚了解这其中详,最终此事不了了之,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夜探病危区。

    当然,这种说法来自于坊间,做为武者的向悔却了解到的版本却与之不同。据说,曾经这里乃是一名强大的武魂宗师的修炼之地,此地残留了那位武魂宗师的灵魂之力,并在漫长的岁月中被自行炼化,时隔多年,此时已然形成了某些灵通,能够自行汇聚残魂,若是灵魂受损之人躺在其中,还有着修复灵魂的作用。

    只是这种修复作用是有选择的,它只会帮助那些灵魂衰弱的人,而若是正常人进入其中必会受到灵魂攻击,在其中逗留片刻就会出现头晕眼花的现象,一之内必会精神错乱迷失本

    向悔站在那如幽冥之地的病危区门前,心里有点怵,他白曾进入其中感受过那种灵魂受到影响的滋味,对此地很是忌惮。不过既然已经来了,那就没有回头的道理,况且向悔相信只要在其中逗留的时间不长,应该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他毅然选择大步走了进去。

    向悔满脸的警惕,精神力四散而去,周围数十米之内若是有了风吹草动,都难以逃出他的感应。进入大厅中,一股森森寒气袭来,让他有种想打颤的冲动。

    如墨般的大厅中悄然无声,只是偶然间耳边会传来一声惊心的惨叫,却不知是从什么地方发出来的。大厅深处,一排排房间仿佛一口口古棺般,散发出阵阵气。一片漆黑之中,有数盏如鬼火般的存在,在那一排排房间的房门之上跳跃。

    醒目灯是提示人们,屋内有活着的病人,若是灯熄,那就说明病人已经离开了人世。向悔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来到了一处房门前,头顶三尺之上的醒目灯呼呼跳跃。

    他将从薛钟那里偷来的钥匙取出,而后轻轻的打开了房门。

    “咯吱~”仿佛千年都不曾打开过,朴素的大门发出让人心中发怵的怪异之声。

    室内一片寂静,并没有因为向悔的到来而掀起任何波澜。向悔一抬手,袖间飞出一道深蓝色的火苗,那火苗宛如赋予了生命般,在空中静止不动,瑰丽的霞光将房间照亮。

    向悔反手将门关上,慢慢走到前,在那张宽大的上躺着一具几乎没有生机的体,若是普通人进入其中,毫不怀疑那是一具死尸,但向悔却知道,她还活着,只是一直处于沉睡状态。

    慢慢走到前,向悔沿着沿坐了下来,老实说在这里他有种不安的感觉,灵魂深处处于极度惊恐的状态,只有靠近那具没有意识的体,他才会略感安心。

    上的女子长着一张漂亮的脸蛋,肤色苍白如纸,双眸轻闭,正如睡着了的美人儿。她上穿着一件单薄的小衣,领口很小,将火材完全掩盖在内,只留得一双玉手搭在侧。

    不能耽搁时间了,略感安心的向悔当即决定立马给她进行反噬力清除,然后快速撤走。至于她能否醒来,那就要看她自己的毅力了。

    “咦……”向悔正要准备开始,却忽然间发现了一个奇怪之处。白里他曾来过,那时她的体上还盖着一层被褥,而此时那被褥尽在里边!

    也就是说,有人曾经动过这具体,或者说……

    “不许动!”

    就在向悔接着往下联想的时候,一道幽冷的声音从边响起,随即他便感觉到有一个坚硬的金属顶在了自己的心脏位置上。

    突兀出现的变故,在这个充满了神秘色彩的地方显得很是诡异,向悔惊得一冷汗,心跳剧烈。相信任何人处在这种况下,遇到这种事都得被吓得半死。

    不过向悔真的不敢乱动,因为他不清楚对方的实力,不知道若是自己瞬间发招能否脱离对方的控制。

    向悔汗颜无比,不久之前他就这样悄然无声的偷袭孟大师,并将之制服,而仅仅过了半个时辰不到,同样的画面再次出现了,只不过这一次他从猎人转变为猎物。

    “你,你竟然醒了?”短暂的错愕之后,向悔渐渐明白,虎英已经从沉睡中清醒过来。知道自己进来后,便一直蛰伏在暗,等待机会擒住自己。向悔今晚是来救她的,自然不希望和她发生冲突,开口的语气也很是柔和。

    向悔一边说着话,一边扭头要去看虎英,但仅仅是扭头的一瞬间,一股刺痛从口传来,显然,虎英手里的利器已经划破了向悔的皮肤。

    “不许动,不许看,不许问,不许说,你若敢不听,我立刻毙掉你!”一个略微粗狂的女子声音从边传来,她的声音和相貌很搭配,让人有种闻声如见其人的感觉。

    虎英的力气很大,而且很冷静,她见向悔果然不再乱动,也不再说话,便冷冷问道:“你是什么人?潜入这里意图何在?”

    向悔不说话。

    “哼,不回答是?我的是办法撬开你的嘴!”虎英恶狠狠的威胁道。

    “小姐,是你不让我说话的!”向悔委屈的要命。

    “……”虎英无语,随即有些恼怒的将手里的利器朝向悔前的里推了推:“少呈口舌,快回答我的问题。”

    这女人不但强悍,还蛮不讲理啊!向悔感觉到前的刺痛,急忙道:“我叫杨过,我来这里是为了救你的。”

    “杨过?”虎英声音从充满了疑狐,道:“你叫杨过?为何我不曾听过你的名字?你还说你是来救我的,我与你无恩无仇,你为何要救我?你拿什么来救我?”她说到最后,声音中充满了自嘲。

    你若知道杨过这个人,还咱们还能扯上老乡关系呢!向悔心中嘀咕着。

    “哼!无言以对了吗,快说你到底为何而来,否则我一刀捅死你!”虎英凶神恶煞的威胁道。

    “额,小姐,我没有恶意的。”向悔边回答她的话,边用精神力查探她体的状况。经过短暂的对话向悔已经看出来了,这小妞绝对是个敢说敢做的主,弄不好今儿真的沟里翻了船,被这小妞给制服了,这是他不能容忍的。他一边面运转元力,随时准备应付突发状况,另一方面也想搞清楚这小妞的实力恢复了没有。

    “没有恶意?哼,嘴巴硬的嘛,那你就去死!”虎英猛然用力一推利器,想要刺穿向悔的心脏,可是力量却并没有着力点,扑了个空,她暗叫一声糟糕!

    向悔瞬间一个转,虎英手中的利器贴着他的皮擦过去,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向悔心里有些恼怒,一把捏住女子的手腕,用力攥紧,大有将女子的手骨捏碎的意思。

    “啊~”虎英吃痛,轻叫了一声,手中的利器也掉落在榻之下。不过她却并没有服输,强忍着手腕传来的剧痛,猛力一挥大腿,那修长、充满爆发力的长腿宛如一条长鞭,如玉般的脚背上青筋可见,狠狠的抽在向悔的脸颊上。

    “啪~”虎英瞬间发招,这一记鞭腿竟然真的击中了向悔的脸颊。

    向悔被抽的浑一颤,手臂上的力道也松了几分,脸颊上顿时浮现出一片通红的印记。他方才已经查探了虎英的体,发现虎英的经脉中果然存在大量的反噬力冰冻,也就说是,这时的虎英就是一个普通人,本源中的元力根本没有办法施展出来,心里有些看轻了虎英,所以才会挨了这么一脚。

    虎英一击得手,发觉被对方擒住的手腕处,力量也减小了很多,当下猛然一甩手,从向悔的魔爪中逃了出来。她非常清楚眼前这个自称杨过的男子实力很强,所以不敢有丝毫大意,一个后空翻向后飞跃,一双玉柱轻巧的落在了榻里侧,充满爆发力的躯微微拱起,眼神中满是戒备之色。

    怒了!怒了!被一个女人用脚踢脸,这是绝大多数男人都无法忍受的事,向悔感觉万分的羞愧,真想一头撞死得了。

    不过此时事已经发生,撞死也是无用之功,向悔心中怒火焚天,虽然女子的玉足很美,很惑,但也必须受到惩罚!

    他用手指轻轻抚摸着已经肿起来的脸颊,心里暗暗吃惊虎英果然了得,即使没有使用元力的况下仍然如此彪悍,就是许多壮年男子也不如她。向悔双目冷冷的盯着虎英,嘿嘿笑道:“小姐,想和我亲也用不着这么心急?”

    虎英顿时被气的面含煞,虽然知道向悔是在激怒她,但还是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叱一声:“你找死!”

    随即躯一弹,两个白嫩的拳头狠狠对着向悔的脸颊招呼过来。

    “小姐,等不及了,**吗这是?”向悔有意激怒她,话语中充满了**之意。

    话虽说得轻巧,但向悔动作却不含糊,他眼疾手快,一双手臂横在前,准备硬接下女子的强势攻击。

    向悔并没有使用元力,仅仅靠体原始的力量与女子战斗。向悔从来都不是个轻易服输的人,他要从正面击败女子,以洗刷方才脸颊上的耻辱。

    女子那看似柔弱的双拳,仿佛两块极其坚硬的石块,其中更是充满了巨大无比的力量,瞬间击打在向悔的双臂之上。

    向悔的脸色顿时有些发白,浑骨骼仿佛散了架般,半个体几乎被打的麻痹。虎英含怒出手果然了得,这两拳的力量起码有四百磅以上,比之那些世界级拳击也不逞多让。

    对于向悔的反应,女子也是微微错愕,但仅仅是一瞬间,她就明白过来,美丽的眼眸中充满了愤怒之色,一双白皙的拳头再次挥舞而去:“可恶,你竟然想征服我?做梦去!”

    向悔叫苦不迭,但已经决定了要从正面击败虎英,他就不会轻易改变。眼前,虎英的一双秀拳呼啸而至,而向悔的体还处于半麻痹状态,怎么办?

    向悔大脑中电光火花,他眼神中闪过一丝决绝,竟是毫不退让,举起一拳迎向虎英的恐怖攻击,而他的另一只手却悄然无声的挥到了虎英的腰间。

    “砰~”虎英饱含怒火的秀拳狠狠击打向悔的单臂,直将之打碎。可是让她感到奇怪的是,这一次,向悔竟然在承接了她巨大的力量后,并没有退走!

    “啊~该死!”虎英忽然间感觉到腰间出现了一只咸猪手,顿时气得柳眉倒竖,叱道:“死贼,你找死!”

    向悔暗暗叫苦,他哪里是想做贼啊,只是实在无法从正面抗衡女子的力量,只能曲线救国而已。不过当他单手搂住虎英的柳腰时,他就已经没有了退路,暴怒的虎英不会放过他。

    果然,虎英气愤之下,真的起了杀心,凶猛的一掌朝向悔的额头拍去。向悔方才承受两次重击,浑骨骼裂,根本无还手之力,见状,他只得一头扎进了虎英的怀抱之中!

    “啊~该死的贼!”柔软的腹部被袭,虎英躯瞬间僵直,下一刻她杏目几喷火,狠狠一掌拍在向悔的后背上,直一掌将之击杀才好。

    向悔被打得快要吐血,他现在万分后悔正面对悍虎英的决定,这女人根本不能用常理衡量,力量奇大无比,而且出手狠毒,招招致命,要不是他体内的元力充沛,恐怕这一掌会令他吐血。

    惊惧虎英奇大力量的同时,向悔心中也是怒火交加,这番交锋真是有失男儿本色,他双手死死搂住虎英的柳腰,两腿猛力一蹬,用尽全部力气翻转体,希望能够将虎英制服。

    虎英正要继续击打向悔的背部,不曾想过向悔会忽然间来这么一招,仓猝之下竟然真的被向悔得逞了。此时的她面朝下,躯被向悔迅速从背后压制,向悔的整个体都伏在了她的背上。

    “臭贼~”虎英心中又急又怒,活了这么大,还从未有人敢这么对她。她心中怒焰焚天,双臂撑着躯想要爬起来,但却忽然间仿佛没了力气,挣扎半晌竟然都没能摆脱向悔的控制。

    因为工作缘故,向悔曾经一段时间经常坐在电脑前,以至于体质量严重下滑,他为了保持健康的体,转而在闲暇之余多做体育运动,其中柔道是他最喜欢的一项运动。向悔天资聪慧,体柔韧也很好,学习柔道简直是如鱼得水,一年的时间内就击败了他当时所在的柔道馆里的最强高手,被誉为“步入青年的潜力股”。

    此时向悔如八爪鱼般死死的贴在虎英的背上,双手从她的腋下穿过,反扣住她修长的脖颈,压的她难以抬头。一双膝盖擒住她的大腿根,小腿岔开,支撑体平衡,就这么硬生生的将她压在了下!

    “无耻的杨过,臭贼,放开我!”虎英奋力挣扎着,口中怒骂连连。她方才清醒不久,体力还处于一个比较低端的状态,剧烈运动这么久,体已经没了多少力气。

    “嘿嘿,无耻的不是杨过,是他爹杨康。”向悔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语出轻薄,但神却不敢大意,他深深的知道这个小妞的可怕之处,一旦让她翻了,那简直是龙游大海。

    虎英听不懂他的话,转而怒吼道:“臭贼,快放开我,你用这种无耻的招数,就算赢了也不光彩。”

    向悔怎肯听话,笑着反驳道:“你说柔道是无耻的招数?哈哈,笑死我了,实力不如人还找借口!”

    “放!”虎英气得爆了粗口,怒道:“臭贼,你少得意,若非我方才清醒,体力衰弱,怎会败给你这个贼?”

    向悔大怒:“你总是喊我贼,好,我就一回让你瞧瞧!”

    他说着,一只手臂用力按住虎英修长的脖颈,抽出另一只手,下微微错开,将虎英半片丰满浑圆的丰露了出来,然后就听见“啪”的一声!

    瞬间,虎英体僵硬到了极点,略有些苍白的朱唇张的老大,一双杏目圆睁,眼神充满了震惊、恼怒、羞耻、不甘等,复杂的神

    “手感不错!”向悔轻挑的说道。

    “啊~死贼,臭贼,你敢如此羞辱我,我要杀了你!”一声几刺破向悔耳膜的尖叫声从虎英的口中传递出来,她那因用力过度而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晕红,怒大于羞。

    Ps:小弟新人,写的不好的地方请同学们多多担待些,若是能指点一二就更好了。拜谢!

重要声明:小说《武魂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