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重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至尊武魂 书名:武魂王
    ( )    微微失神,一道劲风已然拂面,绝世恐怖的气息扑面而来,向悔眼瞳中巨爪的倒影越来越大。他手中明魅兽也发出惊恐的叫声,挣扎不止。

    向悔转瞬醒来,他决定拼一把。赢了,还有可能成功退,输了,也就是两条命而已!

    本源中的所有元力在这一刻急速运转,向悔的体表层浮现出一层层白的光盾。这并不是他有意为之,而是体内一个时间段运转的元力太过庞大,导致元力外溢的现象。

    “开山斩!”向悔双目血红,爆喝一声,手中的长刀瞬间迸发出一片璀璨的刀芒,与往昔数丈刀芒不同,这一次的刀芒仅仅包裹着刀,但却充满了让人战粟的恐怖力量。

    带着恐怖的气息,璀璨夺目的长刀划过半空,所到之处仿佛空气都燃烧起来,拖出一道长长的焰尾,瞬间斩在沼泽巨兽的爪子上。

    “嘭!”宛如神兵般的长刀与沼泽巨兽的前爪撞击在一起,擦出一片绚丽的火花,只是在此刻,无人欣赏。

    长刀击中沼泽巨兽的瞬间,刀外层的刀芒彻底散尽,就连刀都一阵战粟,险些爆碎!强大的反震力让向悔腹中翻江倒海,一口血剑喷洒而出,尽数落在沼泽巨兽的前爪上。他的体也被反震力一下子撞飞了出去。

    向悔遭此重创,沼泽巨兽也略有损伤,它的前爪在向悔那堪比高级武技的开山斩家良武之下,被砍出了一道尺长的裂缝,一滴碧绿色的血液滴落出来。同时,它的爪子也被巨大的力量打的倒退回去。

    “咕~”沼泽巨兽发出最为凶猛的一次吼叫,震耳聋的怒吼声响彻这片天地,震得远处的飞禽都自空中掉落下来。它的怒火被彻底点燃了,从不曾想过这么一个弱小的人类竟然还能伤了它。

    它疯狂的挥舞着一双前爪,仿佛是撕裂虚空般。后的丈余巨尾横扫黑泥面,一大片黑泥疯狂起舞。

    但不管它如何宣泄,向悔都已经退出了它的攻击范围。向悔的体被它巨大的力道震飞出去,速度之快竟然不下于明魅兽逃命般的速度。

    此时,他已经无法听清耳边那巨大的吼声,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逃出来了,浑上下已经完全麻痹,肌肤的表层甚至渗出一串串血珠。大脑中一片空白,眼神空洞。

    向悔的体急速向后退去,薛钟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撞击在某棵古木上,腾跃而去,闪电般出手将向悔的体擒了过来。然而不等他高兴,就瞬间变了脸,一口鲜血脱口而出,洒落半空。

    虽然这只是最后的一股余震,但沼泽巨兽的力道岂是薛钟能够抵挡,若不是向悔已经尽数接下,恐怕他会伤的更加严重。

    逃命要紧!薛钟强忍着腹中剧痛,被冲击力推到了地面上,随即抱着向悔以及惊呆了的明魅兽,急速狂奔而去。那速度奇快无比,比之向悔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如一道离弦之箭般急速逃命而去。虽不曾回头查看,但隐约间感觉到那沼泽巨兽并没有追过来。

    薛钟就这么抱着向悔跑路,也不知奔跑了多久,只感觉后那恐怖的巨兽吼叫声已经渐渐模糊,甚至到最后消失不见。

    但他却不敢停留,连连奔跑了近一个时辰,累得快要力竭时,被一块断木袢倒在地,这才迫不得已的停了下来。

    薛钟摔倒在地,将昏迷中的向悔给震醒了,他缓缓睁开眼睛,又吐了一口鲜血,双眼无神的望着薛钟:“我们,逃出来了吗?”

    “逃出来了!”薛钟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敬佩的望着向悔,将他扶起来靠在一棵古木边缘,随即说道:“向兄弟,不服你不行啊,在这等恐怖巨兽的面前你还能逃出来,真是不可思议。若是换了我上去,恐怕我连出手的胆量都没有了。”

    “呵呵,那有何用?如今,我的五脏六腑已然全部被震碎,再无生还希望。”向悔眼神黯淡无光。他方才清醒之时,就已经查看了体内部的况,哪知道体的损伤已经超出了他的预估,几处最为重要的经脉皆以寸断,五脏六腑统统碎裂!

    “啊~”薛钟骇得一跳,还不尽信,亲自用精神力查探向悔的体,而后却是满脸的震惊之色:“怎么会如此严重?”

    “哎~”向悔轻轻闭上眼睛。

    “哪里跑!?”薛钟的爆喝声传入向悔的耳朵中。向悔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薛钟正一只手死死的捏住明魅兽的脖子,面色涨红,怒火几焚天。

    “你这畜生,若非你亡命奔跑,我们岂会有如初下场,向兄弟岂会哀哀垂死?”薛钟怒道:“如今向兄弟生机已断,我一人恐怕也难以走出山林,今就拿你这畜生开刀!”

    薛钟越说越来气,一手按住明魅兽的脖子,另一只手四处摸索着,他自己的长刀早已丢弃,却摸到了向悔的那把‘夺目’。

    薛钟手提‘夺目’,恶狠狠的说道:“老子今就要宰杀一头明魅兽,来到了地狱,见了兄弟也有吹嘘的本钱!”

    明魅兽被向悔捏了半天,又被薛钟死死逮住脖子,都快要断了气,它一双前腿死命的折腾着,却难以挣脱薛钟的控制,一张少女般的脸蛋上满满的惊惧,没想到死里逃生,却又陷入绝境。

    它的脖子被薛钟掐住了,但却毅然尖叫着,仿佛在乞求着什么,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儿,微一闭眼,两滴晶莹剔透的泪珠儿从它的眼眶中滑落出来。而就在这时,那两滴眼泪猛然闪烁出一阵华光,之后,就见地上多了两枚血红的红宝石!

    “传说竟然是真的!”薛钟不敢相信的望着那两枚红宝石,微微失神,但那犹豫的神仅仅是一闪而过,他再次狰狞起来:“哭?你还有脸哭?若不是向兄弟舍命救你,你早就是死在了死亡沼泽中,你的命是向兄弟救的,他是在拿自己的命换你的命啊你知道吗?”

    薛钟疯狂的咆哮着,眼圈微微红润。

    明魅兽明显的对向悔存在好感,而且它好像也知道求这个野蛮人不如求向悔好使,于是它做了一个让向悔和薛钟都想象不到的动作。

    它奋力挣脱薛钟的手掌,使得自己的一双前踢触碰到了地面,随即它一双前踢一弯,竟是跪倒在向悔的前!

    天生高贵的明魅兽竟然给一个人类下跪?天呐!薛钟虽然以前从未见过明魅兽,但也听闻过明魅兽的高贵心理,它们的智慧并不是特别高,但却拥有着绝对的自傲,就算面对死亡,也不会对任何人类或魔兽低下高贵的头颅。

    但事实却颠覆了薛钟对于明魅兽的认识,他不敢相信的望着跪在地上的明魅兽,不知不觉中手上的力量也小了几分。

    薛钟微微一惊,随即正要说什么,但向悔已经开口了:“放开它。”

    向悔的声音虚弱无力,但薛钟却没有违背,也许在他的心里,真的已经把向悔当做了兄弟。

    薛钟对着明魅兽轻哼了一声,最终放开了手。不过他却一副全面备战的样子,若是明魅兽胆敢逃走,必将遭受到他最凶猛的打击。

    明魅兽并没有逃离,它跪在向悔的前,发出“呜啊”的叫声,脸上充满了哀求之色。随着它不停的哀求,一滴滴眼泪也跟着夺眶而出,化为一颗颗价值连城的红宝石。只是在这个未知陌生的区域中,没有人会在意红宝石的价值了。

    “哈哈哈,我总是听人说明魅兽如何如何高贵,就算是死,也不会对人类假以颜色。可如今我看到了什么?这头高贵的明魅兽竟然跪下了?它为了什么?求生吗?真是有辱盛名!”薛钟现在恨透了明魅兽,说话间也很是刻薄。

    明魅兽能够听懂薛钟的话,但却并不睬理,依旧对着向悔哭诉,可能是为了取信于向悔,它万般无奈之下,将美丽的头颅深深的埋在地上,看样子是在给向悔磕头,可是等它再次抬起头来时,向悔就不这么认为了。

    只见在明魅兽的下,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明魅兽!这个小家伙好像才出生不久,大小如猫儿般,浑长满了白色的毛发,一个精致的婴儿脸,细细的眼睛似乎还没有完全张开,半眯办睁的望着明魅兽,口中发出轻微的叫声,如黄莺般动听。它的四蹄在地上轻轻抖动,似乎站立的还不是特别稳。

    明魅兽非常惜小明魅兽,用跪着的前爪将它护在双蹄只见,伸出三寸丁香去它的上的毛发,满脸的溺神色,随即又对向悔苦苦哀求。

    向悔浑震颤,眼眶渐渐湿润,泪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顺着脸颊滑落,无声无息。

    “好可的小明魅兽!”即使薛钟是那么的痛恨明魅兽,但面对可的小明魅兽时,也露出了一丝丝喜的神色。他那神色落入明魅兽的眼中,顿时警惕万分,将小明魅兽紧紧的护在怀中。

    对于明魅兽的动作,薛钟老脸一红,转而看着向悔,吃惊道:“向兄弟,你,你怎么流泪了?”

重要声明:小说《武魂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