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再遇曹胖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至尊武魂 书名:武魂王
    ( )    着一白色的长袍,发丝随意的披在肩上,向悔立在街边。

    他望着这并不熟悉的街道,心头微微有些恍惚,半年前他还是个普通人,只一人前来购买鼎炉,在路上还被柳冷子当做棋子使用;半年后他却已然成了四品武师,并且跟着十大护法一起抓捕柳冷子。

    这世道变幻无常,又有谁能够想到这一天呢。

    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到处都是地摊小贩们的叫卖声,显得颇有三分繁荣之景。

    向悔缓缓走着,呼吸着掺杂些许人们体味的空气,看着人们充满各种各样表的面孔,听着他们为几个金币而争吵的声音,这样会让他有种在其中的感觉。

    “曹胖子,你这厮也太不厚道了?我上次花了一千金币在你这里买了一枚锻体丹,回去吃了以后就开始拉肚子。快,赔钱!”一个满含怨意的声音从街边传来。

    向悔听的莞尔,锻体丹乃是一品丹药中的极品存在,是武师冲击大武师的必备丹药,有此一枚,晋级的希望将会增加百分之五十!

    这种逆天级强丹所需药草极为珍贵,且一般火焰难以分解药材精华,只有药师们的属之火才能办到,但成功率也同样不高。

    如此功效的丹药,自然会有无数的武师趋之若骛,单价至少会在上万金币,而且还是有价无市。那位老兄竟然能在路边摊用一千金币买来一枚。向悔摇头叹息,真是个人才!

    这番想着,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嘿嘿,王兄此言差矣。那枚锻体丹却不是假的。它是由巨斧帮的荣誉药师采用上等药材,精心炼制七七四十九天而成的,其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那为什么我吃了会拉肚子?”那位老兄愤怒道。

    “额……这个,咳,那锻体丹已经放了几十年,可能变质了。”曹胖子嘿嘿道。

    那老兄怒道:“你,死胖子,你敢戏弄我?”

    曹胖子笑道:“王兄此言差矣。曹某当初是如何和你说的?”

    “你当初拍着脯保证那枚锻体丹绝对是真的。”那老兄说道。

    曹胖子继续笑:“如此,就对了。曹某保证那枚锻体丹是真的,但不保证它不会变质呀。王兄你是没有听出曹某的意思啊。”

    “你,死胖子,你敢如此戏弄我,我今定要杀了你――除非你肯赔我那一千枚金币!”那老兄怒发冲冠道。

    “嘿嘿,王兄,一千枚金币就像买价值上万的锻体丹,你做梦呢!”曹胖子依旧笑呵呵。

    “我杀了你!”那老兄彻底被激怒了。

    曹胖子笑道:“杀了我?杀了我以后,你等着我们巨斧帮无休止的追杀!”

    “死胖子,你是巨斧帮的人?”那老兄惊道。

    曹胖子笑道:“当然!否则,你以为我凭什么在这黑风岭混下去?”

    “你够狠!”那老兄被曹胖子后的势力给吓住了,不敢再放肆,放了句狠话后,便气愤的转走了。

    曹胖子却仍然笑:“哎,王兄,有空经常来照顾曹某的生意啊!”

    向悔摇摇头,心中暗笑不已,他并没有觉得曹胖子多么可恶,反倒是感觉那老兄很是贪婪,一千金币就想买到锻体丹,不被骗才怪。

    随着那老兄的离开,曹胖子的视线也收了回来,乐呵呵的喊道:“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上好的丹药、鼎炉、武器、武技,应有尽有,曹胖子信誉保证,本地摊绝对是奇宝无数,能不能买到就看你的本事!。”

    对于这个商,向悔也不想和其打交道,看完戏后便准备离开,可他方才挪动,就听曹胖子喊道:“这位兄弟留步!”

    这死胖子的眼神真是敏锐啊!向悔背对着他,听他呼唤,步伐一顿,道:“什么事?”

    “嘿嘿,这位兄弟,看你的样子刚出道不久?”曹胖子笑嘻嘻的朝向悔走过来。

    向悔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并非曹胖子认出他,而是拉生意呢。向悔心中已然了解,也不转过来,将计就计道:“你如何知晓?”

    “嘿嘿,兄弟你衣着普通,但器宇轩昂,气势雄厚,绝非常人。可你却连一把武器都没有,想来必是初入武者啊。”曹胖子说话果然高明,先是一通马匹拍的你飘飘仙,随即根据你的打扮粗浅判断一下,即便有错,也不致使你生气。

    未免打草惊蛇,向悔今出门只穿了一寻常服饰,就连寒月的那把秋水宝剑也被他重新缠在腰间。

    “你说的不错,那你为何要喊住我?”向悔也不回头,就那么负手而立。时至今,他已经不惧怕有人会对他不利,因为他自的境界在山下已然算是一名强者,况且他后还有一个庞然大物齐凌峰呢。

    曹胖子笑眯眯的说道:“哦,是这样的,我见你初入武者,又无防之路,着实为你担心啊,你可知道,如今这世道,一句口头之争就可能兵戈相见。”

    听到这里,向悔自然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却并不说话。

    曹胖子继续道:“我曹胖子我这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心,见你手无寸铁,想推荐一款武器给你,这样你也好行走在外,安然无忧了。”

    拿着一件兵器就能安然无忧,你哄小孩呢?向悔心中好笑,佯作沉思,随后道:“你想推荐什么武器给我?”

    曹胖子一听,暗道有戏,急忙察言观色道:“兄弟高姓大名?”

    “我姓向!”向悔答道。

    “原来是向少侠,失敬失敬。我观你背影,肩宽腰细,双腿有力,气度不凡,乃是上好的侠义之士的料子,若是能配上一把刀或者剑,那就更加完美了。”曹胖子嘿嘿笑道。

    给人打上个侠义之士的牌子,让人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从而跟个傻子似的任他宰割。不得不得,曹胖子这方面的确有两把刷子。

    早晚终归一见,向悔便转过来,笑道:“那就给向某推荐一把刀类武器。曹胖子,久违了!”

    “哎哎,好,我这里啥不多,就是刀类武器多……啊!你,你是……?”曹胖子见得向悔面容与真实声音,顿时惊叫了一声,声音中充满了惊异。

    向悔上次在曹胖子这里买了个鼎炉,被曹胖子一厢愿的认为亏了本,此乃他商生涯中的奇耻大辱。因此,他趁向悔无暇时,曾歪着头偷看过向悔的面孔,并牢记于心。此时一见他的样子,顿时就认出他来了。

    “曹胖子,怎么了?老顾客上门,用不着这么吃惊?”向悔微带笑意的望着曹胖子。

    曹胖子见向悔主动承认了份,顿时惊得后退两步,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向悔:“向兄,那鼎炉是真的,敛气丹也是真的。我曹胖子自认赚尽天下财,可却没有从你手里赚到一个金币啊!”

    向悔莞尔:“你就那么肯定我是来寻你晦气的?”

    “哦?”曹胖子眼睛一亮:“莫非,向兄是来购买敛气丹的?如此,好说好说,咱们老价格,十枚金币!”

    曹胖子自认有些眼光,他之所以在最初没有认出向悔,是因为他发现这个人的实力不低,和他认识中那个向悔相差过大。如今虽然认出向悔来,却畏于向悔那深不可测的实力,所以说话也非常客气。

    向悔摇摇头道:“不,向某今天只是随便来看看,若是有幸,就如你所说,配上一柄武器也不虚此行。”

重要声明:小说《武魂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