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夫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至尊武魂 书名:武魂王
    ( )    “师父,弟子等人求见!”做为齐凌峰十大护法之首的蛮森,实力超群,已先一步到达内峰大

    蛮森,人如其名,长的很是粗壮,面庞隐隐有黑气涌动,显得有三分狠之色。做为十大护法之首的他,修为已经到了魂师七品初期,今生晋级大魂师的可能非常大,一向是寒武最喜的弟子之一。

    “什么事?”大的门是关着的,里面传来寒武威严的声音。

    “事关月儿师妹被袭!”蛮森沉声道。

    “哦?快快进来!”寒武语气中有着三分迫切。

    “是!”此间,众护法已经陆陆续续赶到,由蛮森推开大之门,十一人鱼贯而入。

    只见得寒武坐在峰主宝座上,眉宇间精气十足,周还有些许能量波动未散去,显然他方才正在修炼。

    “拜见师父!”众护法齐声道。

    “起来……咦,月儿,你子方才好些,跑那么快做什么?”寒武望着寒月那飞一般的影,忍不住皱眉道。

    “哦,爹,你们先忙,我去找娘亲说点事儿。”寒月头都没有回,一边跑一边说道。

    寒武无奈的摇摇头,对着这个打不得骂不得的女儿,他是又又无奈。

    “你们都坐!”不再理会寒月,寒武挥了挥手道。

    “谢师父!”众护法应是,纷纷在大两旁的座椅上坐了下来。

    “蛮森,你来说。”寒武温柔的一面只会对妻子和女儿表现,在弟子们的面前,一向都是非常严肃的。

    蛮森忙将方才发生的一切都说了一遍。寒武听着听着就变了脸,浑的气势冷了三分。

    赵奎然暗暗心惊,果然,在处理女儿这件事上,他的心不会为其他任何事物所动。

    “哼!好一个向悔!本峰主倒是小看他了!”寒武听完重哼,勃然大怒。

    赵奎然心中咯噔一声,急忙道:“师父!”

    “说!”寒武双目凛凛扫了赵奎然一眼。

    “月儿师妹被袭时,向悔还是普通人,当他遇到那种况后,逃走也是人之常!弟子以为,他虽有过,但罪不至死!”赵奎然硬着头皮,郑重道。

    “赵师弟此言差矣!”李莫道当即反驳道:“若非向悔贪生怕死,月儿师妹如何能被的使用宗派秘术?”

    赵奎然道:“柳冷子执意抢夺月儿师妹的灵草,即便向悔不出现,月儿师妹最后还是会使用秘术!向悔只不过是个倒霉鬼,被柳冷子利用的棋子而已,他是无辜的!”

    李莫道笑道:“无辜?这世上无辜之人多了去,但我齐凌之威不可坠。今那小子算是无辜,来还会不会有第二个无辜之人?那我齐凌的脸面往哪搁?”

    虽然大家都知道李莫道是故意争锋相对,但不得不承认,他说的非常有道理。

    “可……可他也算曾经救过月儿师妹呀!”赵奎然实在找不到很好的说辞,只能将这件事拿出来做筹码。

    向悔协助万长老给寒月疗伤之事还很保密,除了赵奎然、万长老、峰主一家之外,再无人知晓。因此,赵奎然说出这句话后,众护法皆是露出不解的神色。

    “此话怎讲?”蛮森问道。

    赵奎然望了望寒武,见他并没有阻拦自己说下去的意思,便是将向悔协助万长老给寒月治疗之事说了出来。

    原本众护法都抱着无所谓的态度。毕竟,一个小弟子的生死真的不重要,他们想要知道向悔是否拥有关于柳冷子的报。

    可是赵奎然将疗伤之事说出来后,众护法都沉默了。因为他们忽然间发现,这个名叫向悔的小子,真的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寒武气势渐收,看不出是个什么心态。望了望满,道:“蛮森,你觉得此事该当如何?”

    “全凭师父做主!”蛮森也玩起了踢皮球。他很清楚,既然向悔曾经有助于寒武,如果寒武因为这件小事将之处死的话,会很令人寒心。但寒武的脾气他也了解,女儿是他的死,向悔触碰到他的死,也算是倒霉透了。

    很为难,蛮森便不敢发表意见。

    众护法都不再说话,静静的等待着寒武的决定。

    寒武就那么坐着,大概过了几分钟之久,冷冷道:“暂且留他几命。一切,待他醒来再说。”

    “是!”众护法面无表的道。他们都和寒武相处了很久,对于寒武的脾气也很了解,所以也能轻易的从他的话中听出他的意思来。

    赵奎然面色很难看,李莫道暗暗笑。

    “爹,娘亲说要和你商量点事,让你马上回去。”不知何时,寒月俏生生的出现在大中的金雕玉柱之后。

    “咳!你们都且退下!”一听海珍叫他,寒武顿时来了精神,挥了挥手,让众护法退下后,这才起朝后走去。

    “月儿,你娘找我什么事啊?”寒武若无其事的问道。

    “爹,去了不就知道了。”寒月不肯说。害的寒武心里痒痒。

    这些子由于寒月康复了,海珍也没有再给寒武坏脸色看。寒武心中美滋滋的,此时听闻海珍叫他,更是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爹,拐弯!”寒月提醒道。

    “哦,哦!”寒武汗颜,爽朗笑道:“月儿,你回去休息,别累着了。”

    寒月若有深意的看了看父亲,转离开。

    寒武面前的厢房中已经点起了蜡,幽幽的烛光在窗帘上倒影出一个婀娜多姿的影,寒武心中痒痒,轻轻敲了敲门道:“海珍,你叫我?”

    “门没关,进来!”海珍的声音很柔和。

    寒武心头狠狠一,有些猴急的打开了们,发现海珍正背对着门,一碧绿花长袍,青丝高盘,端坐在桌前。在她前的桌上上,还有两杯刚沏好,还冒着气的茶。

    寒武有些受惊若宠,收起平里的严肃,略带讨好的说道:“海珍,这是?”

    “坐!”海珍也没有回头看他,轻声道。

    “嗳,嗳。”寒武急忙将门关上,转而来到海珍的对面,坐下来,神有些激动。

    海珍的视线越过寒武,环首望了望有些凌乱的房间,幽幽道:“这才半年,你就不能收拾整理一下吗?”

    “那个,那个,我平时忙了点。海珍你别生气,我马上就整理……”寒武急忙说道。

    “方才众弟子来找你,有什么事吗?”海珍淡淡的扫了寒武一眼,道。

    “……哦,一些小事而已,海珍你就无需挂念了。”寒武话都到了喉咙,却是猛然一惊,当即改了词。

    “月儿都和我说了。”海珍轻轻摇着头。

    哎呦!忘了!忘了!寒武面色一变,这才想起寒月方才已经行色匆匆的来过。

    “海珍,你听我说……”寒武额头冒汗,心中后悔不已。

    “整个事件的经过我们都已经非常清楚,完全是由柳冷子一手导演,向悔不过是个棋子,你又何必为难他呢。”海珍淡淡的说道。

    “呵呵。”寒武浑一震,蓦然间傻笑了两声,神中的讨好也消失不见。转而讥笑道:“我还觉得惊奇呢,你半年都没有回来住,怎么今忽然间转变了,原来是给那小子说的!”

    “你总是这样!”见寒武满脸讽刺,海珍的心忽然很疼,白净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忧伤:“你让我很失望!”

    “哼!你什么时候对我希望过?难道在你的眼里,我这个丈夫,连一个小小的弟子都不如?”寒武怒道。

    海珍一怔,她发现寒武好像误解了什么。

    海珍慢慢站起来,轻叹一口气:“你若是能改掉这臭脾气,我们仍是夫妻!”

    “我若不改呢?”寒武深着海珍,所以平里才会对她那么顺从,从来不做她不想做的事。然而有一天,当变成了恨……

    “你难道没有发现,这些天里,我已经在重新接受你,可是你却依旧不曾改变!”海珍眉宇间有着一股浓浓的哀伤。

    “那还不是因为月儿康复?”寒武近乎咆哮。

    “你是这么认为的?”一滴泪从海珍的眼角滑落,她神悲伤道:“你一点儿都不了解我!”

    “我不了解你?我不了解你?”寒武气急:“那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月儿重伤,你很伤心,还迁怒于我。我要承担失去女儿的痛苦,还要承担你的抛弃!你说我不了解你,你什么时候了解过我?啊?”

    海珍怔了怔,她发现寒武说的话竟然和向悔当初安慰她时说的话,如出一辙!

    海珍努力静下心来,望着寒武那愤怒的眼睛,轻声道:“给月儿治疗那天,向悔也是这么安慰我的!”

    “你说什么?”寒武双眉微微一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海珍凄凉一笑:“若你无法明白我的话,那么我们夫妻缘分也就尽了!”说完,她便不再逗留,转,神坚决的迈步出门。

    什么意思?寒武被她莫名其妙的一句话绕晕了头,痴痴傻傻的站着那里,都忘记挽留海珍。

    “难道……?”寒武沉吟很久,蓦然惊呼一声,目光一扫,这才发现海珍已经离开了。他神焦急,疾步迈出门去,毫无形象的大喊道:“海珍!海珍!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重要声明:小说《武魂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