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记名弟子的骄傲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至尊武魂 书名:武魂王
    ( )    “这,这如何使得?”赵奎然心神巨震。他的记忆中,唯一一次使用魂石,还是他师父赠予的,那枚魂石让他轻而易举的突破魂师一品屏障,到达二品境界。那种飘然直上的感觉让他至今难以忘怀。然而魂石实在太珍贵了,而他自觉是正人君子,也无经商头脑,从来不给任何人假以颜色,所以从那以后都不曾再使用过魂石。

    “如何使不得,这魂石乃是魂师专用,小子离那虚无缥缈的境界太远,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到达,留在上也是浪费。而若是拿去卖掉,说不定还会有人眼红,玩个杀人夺宝的把戏,到时候若是连命都搭了进去,那就太不值得了。所以说,这枚魂石送于赵护法您,是最合适不过了。”向悔一副非常诚恳的模样,并且把自己的“种种难处”都说了出来。

    “那……”赵护法心动,可是却不愿白白拿向悔的魂石,转而说道:“本护法这里倒还有些小元石,算是与你交换。”

    向悔心中嘿嘿笑着,这赵护法却也是个能人,不想欠下自己的人,想把“人”变成“交易”。

    向悔要的就是赵奎然的人,若是成了交易,那就失去了意义。“赵护法,小子感恩,将这魂石送给您,可见小子一番赤诚,赵护法却说什么交换,岂不是叫小子伤心?”说着,向悔竟然一脸的失望之色,转而将魂石往怀里放。

    额……赵护法哪里想到向悔竟然会来这一招呢,见向悔不乐意与自己交换,并且大有将魂石收入怀中的样子,顿时有些急了。

    “那,那好,你既然如此有心,本护法若是再有推辞,却是令你寒心了。”赵奎然眼见魂石就要与自己擦肩而过,便也顾不得什么原则不原则的问题了。

    向悔心里偷笑,面上却是喜出望外:“真的?那就请赵护法快些收下。”说着,向悔往前走上几步,恭敬的将魂石递给赵护法。离得近了,向悔都能隐隐听到赵奎然那粗重的呼吸声,看来这魂石的确很珍贵,否则赵护法这种见惯了场面的人,不可能这么失态。

    赵奎然努力保持着平静,将魂石收入怀中,再看向悔时,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小子很有意思。笑道:“嗯,本护法要赶去向峰主复命了,你以后若是有事,尽管来东陵阁找本护法。”

    就等你这个承诺呢!向悔心中偷笑,面上却是一脸的正色:“恭送赵护法。”

    两人各取所得,也算是皆大欢喜了。一前一后迈出门去。

    然而赵奎然方才走出门,望着门前不远处的那棵歪脖子柳树时,神有些恍惚,脚步也停了下来。

    向悔有点好奇,也朝着那棵歪脖子柳树看去。只见得那棵柳树生长了丈余高度,根粗枝茂,郁郁葱葱,只可惜却主干却歪歪扭扭,侧着延伸,让人看着很是别扭。

    “二十一年了……”不知站了多久后,赵奎然轻声一叹,神有些萧条,随后脚步加快,大步流星离去。

    什么意思?向悔被赵奎然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弄的晕了头,正想找他问问呢,却发现他的影子早已消失不见。

    “很好奇吗?”就在向悔猜疑赵奎然话中的意思时,后响起来魏老的声音。

    向悔点点头道:“赵护法这话是什么意思?”

    魏老望着歪曲的柳树,目光中充满了回忆之色,缓缓说道:“二十多年前,这里就是赵护法的住地。”他的手,指着向悔的房间。

    “赵护法也是记名弟子?”向悔吃了一惊,却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

    “不错,我们记名弟子中,一共转正的有两人,赵护法就是其中之一。”魏老轻声说道。

    “那另外一人是谁?”向悔问道。

    魏老眼底闪过一抹浓浓的惋惜,却是不愿再提,摇摇头道:“算了,往事成风,不提也罢。”

    向悔心头隐隐一动,他知道这其中恐怕还有着一段令人心酸的故事。不过魏老不愿再提,那也没有办法。

    “他们都是记名弟子的骄傲,永远都是!”魏老神色间有些激动,铿锵的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然后扭离开。

    靠,你自己说了不提的……

    向悔愤愤的在心里腹诽了魏老一阵,便是不再八卦,转而朝着前院行去。

    得知了手中这枚元灵丹竟然有着五成的品质,向悔就打算做一笔买卖。做什么买卖呢,当然是赚钱的了!

    小元石在这个时候,价值还不能体现出来,等待晋级大武师,真正进入武者的圈子里,交易都是用小元石的时候,才能展现它的光辉。虽然现在距离还早,但向悔却必须先做准备。

    前在任务堂里见到的那个悬赏中,就有着二十副药材和五十小元石的高额赏金。那药材向悔倒不是太在意,他在意的是那五十小元石。要知道,十个贡献才能换取一枚小元石,五十枚小元石可是相当于五百贡献了!

    因此,向悔对那五十枚小元石很眼馋。不过等向悔去询问后,却是束手无策了,因为接那个悬赏是需要付出同等价值的押金的。向悔穷光蛋一个,哪有押金可付?

    不过他也不是没有办法,当场就将那枚品质五成的元灵丹给拿了出来。然而让向悔叹气的是,那任务堂的老头子仿佛对这枚元灵丹并不感兴趣,直接丢了一句话:“拿两百小元石来,否则别捣乱!”

    无奈之下,向悔只得离开了任务堂。在询问了那李卫华的住处后,便是径直走去。既然任务堂的老头子不通人,那么直接去找发出悬赏的人,让他撤销悬赏,和自己私下交易不就结了。

    李卫华这个人,听说有点黑,听说上次他就用这招坑了一名伪药师。不过由于他和齐凌峰十大护法之一的李莫道护法是叔侄关系,所以那名伪药师也只能打落了牙齿往肚里吞。

    向悔这次去是冲着那五十枚小元石去的,至于李卫华能给出多少副药材,那都无所谓。所以即便他黑一点,只要不过分,向悔都能接受。

    在任务堂的旁边,有着一座金碧辉煌的大宅子,红砖绿瓦,灯火辉煌,被外峰弟子称为“金宅”。因为在这里居住的,都是外峰弟子中,比较有钱的一类。而“金宅”之后,就是内峰大院,东、西、南、北,四陵阁就在其中,另外还有演武堂、药师堂、武技堂、魂技堂、齐凌峰大等等,护法、长老、峰主也居住在其中。

    路上,向悔还看见有一处正式弟子居住的地方,浓烟滚滚,青砖碎裂,屋梁都倒塌下来。周围许多弟子正忙着清理工作,一副混乱不堪的景象。

    打探一番后,向悔这才知道,原来这里居住了一名伪药师,炼制丹药时,由于某种缘故,导致炸炉,这房屋便是炸炉是毁去的。至于那名伪药师,更是直接投胎去了……

    向悔心中暗暗咂舌,不曾想炸炉的威力竟然如此之大,看来自己几次都一直在生死边缘徘徊啊,真是想想都冒冷汗。

    经过一番打听,向悔便找到了李卫华的住处。将心头炸炉的影抹去,轻手敲了敲门,说道:“李师兄,在吗?”

    屋内沉默了大概近十来秒,然后传来一个爽朗的声音:“谁啊?”随着声音的落下,房间的门被打开了,一个高约一米八几,穿纯白色镇天宗服饰,长相很是帅气的男子出现在向悔面前。同时,一股强横的气势从他的体内散发出来。

    向悔心中微微一惊,这李卫华的修为不低啊!

重要声明:小说《武魂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