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镇天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至尊武魂 书名:武魂王
    ( )    第十章镇天变

    “郑屠夫,别说风凉话,你站在那里跟个二五八万似的,想当渔翁不成?”柳冷子一边对付包男和寒月的双重攻击,一边对紫衣大汉说道。

    “嘿,请洒家出手就直说,你柳冷子的脸皮就那么薄?当年,洒家见你追芯蓝时,可不是这般模样的,哈哈哈!”他嘴上如此说着,壮硕的躯却是已经拔地而起,不知何时已经抽出后那柄巨斧,大喝一声:“小子,尝尝洒家的烈焰爆!”

    话音腾出,郑屠夫的背后突兀间浮现出一头黑熊的虚影。那虚影黑熊双掌打开,大嘴嗷嗷,獠牙森森,与此同时,郑屠夫的巨大的斧子上浮现出一层层火色的光辉,随着他的挥动,一股毁天灭地的气势漾开来,巨斧大有破竹之势,劈向包男。

    并且,郑屠夫挥动巨斧的同时,他后的黑熊虚影,便是双掌狠狠拍下来,似乎是在进攻。还别说,随着虚影黑熊的拍击,郑屠夫的巨斧再次烈焰高织,气浪滚滚,天地都为之失色。

    他出手全无保留,大有要干掉这包男的架势。

    包男,惊骇失色,手中折扇堪堪折起,急速施展形,逃离郑屠夫的攻击范围。

    四人纠缠在一起,战的飞沙走石,狂风大作,整一个风云万千之态。向悔躲在远处的山石之后,看的目瞪口呆,这些画面本该出现在电视里面的……

    由此,向悔更加确定要成为一名武者,乃至那什么魂士。像媚女子、包男那样仗剑高歌,飞檐走壁;像中年男子、紫衣大汉那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四人大战连连,本来凭着柳冷子的实力,解决这两个大武师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然而寒月为齐凌峰峰主寒武的女儿,手里又岂非没有几件底牌?那包男也是齐凌峰少有的年轻俊才,负绝技,在大武师级别中,乃是顶尖人物的存在。而柳冷子又不愿伤害寒月,以免和寒武交恶,一时间战了个平手,未分胜负。

    不过郑屠夫加入战局后,寒月二人顿觉吃力,仅仅数个回合间,却是败势如山。

    “寒月,交出灵草,柳某放你们离开。他,柳某必定亲代重礼,前往齐凌峰谢恩。”柳冷子背后虚影重重,手掌中华光无数,气浪翻滚,大气磅礴,嘴中还在努力做在最后的劝说。

    “做梦!”寒月叱一声,秋水宝剑朝着柳冷子下盘刺去,躯绕出一阵人的弧线,气势如英。

    见寒月如此不识实务,柳冷子脸色铁青,却是忽然间斜着眼睛瞄了远处躲在山石之后的向悔一眼,嘴角起一抹诡笑。

    向悔被他看的浑发冷,一股恐惧感遍布全,没想到这老小子这么厉害,自己躲得这么远,竟还是被他发现了踪迹。

    怎么办?要不要退?向悔心里有些不安,当下从山石后站起来,猫着腰,顺着弯曲的小道,一路狂奔而去。他清楚的知道中年男子的实力,恐怕杀死自己只需要一个小指头就够了。

    向悔不是那么傻的人,知道自己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当然要选择逃走。中年男子现在腾不出手来,否则自己这个亲眼看到事经过的目击证人,恐怕在劫难逃。

    看到向悔连滚带爬的影,柳冷子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打向寒月的攻势也徒然大增:“既然寒月姑娘不肯相让,那么柳某只有得罪了!”

    他说着话,手掌上浮现出一丝丝淡白色的光辉,五指成抓,如铁爪般牢牢擒住了寒月的那把秋水宝剑。

    寒月的秋水宝剑,玄铁打造,削铁如泥,岂是凡品?然而此刻柳冷子却只手将之捏住!

    寒月见武器被人擒住,顿时呼一声,矫健的长腿化作一道碧色,直柳冷子面颊而去,那凶猛的气势,仿佛要一脚将柳冷子的脑袋踢爆。

    “哼!”柳冷子手掌裹着一层淡淡的光晕,冷冷一哼,捏着秋水宝剑的手掌急速一转,转而一抽,竟是将寒月的秋水宝剑擒了过来。随后另一只手光芒大作,一把捏住寒月那气势滔滔的长腿。

    “啊~”寒月修长的大腿被人拿住,痛的一声呼。

    “师妹!”包男看的心急,却是被郑屠夫死死缠住,脱不得

    柳冷子也将没有那寒月如何,转而放开了她,只是手中的秋水宝剑化作一道寒芒,急急朝着远处的向悔驶去。

    “明月!”望着心的宝剑被柳冷子丢了出去,寒月眼神焦急,玉足急顿,躯化作一道碧色的流线,朝着秋水宝剑飞走的方向赶去。然而柳冷子如何能让她如愿?手掌一翻,一道蛟龙型的气浪喷出,长约数米的气浪蛟龙,气焰滔滔,霞光万道,瞬间击向寒月:“留下灵草!”

    向悔此时真是叫苦不迭,双腿仿佛灌了铅般,难以挪动。尽管如此,他还是努力的逃走。然而就在他渐渐远离几人的战场时,一道寒芒急急速来,落入了他的怀中!

    向悔低头一望,只见得落入怀中的竟是那媚女子的秋水宝剑。那宝剑长约米余,宽寸余,薄若蝉翼,轻盈如风,锋利无匹。果真是一把伤人的利器。

    不过向悔可不敢接这烫手的山芋,急忙甩手,然而无论他如何用力,那宝剑就仿佛黏在了他的怀中,取不下来。

    “妈的,肯定是那老小子搞得鬼!”向悔恨恨的骂了一句,脚下却是不敢停留,加速奔跑而去。他可不想让那暴怒的小娘皮追上自己,否则不是也得脱层皮,别问为什么,跟生气的女人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臭小子,快站住!”寒月望着那越跑越远的黑色影,顿时大声喊道。同时却是不肯服输,运起镇天宗心法,猛力击打柳冷子。

    “留下灵草,柳某亲自将那小子抓回来!”柳冷子邪恶的声音飘进寒月的耳朵中。

    “你做梦!”寒月气的面含煞,使劲浑解数死命的追打着柳冷子,周上下一阵阵尘沙飞扬,表达着寒月此时愤怒的心境。

    “嘴硬的丫头!”柳冷子冷哼一声,手掌浮出一层层光辉再次朝着寒月的腰间探去。

    “柳冷子,你在本小姐!”那黑色的影已经渐渐模糊,看来追回宝剑的可能已经很低了,在加上柳冷子刻意迫,寒月终于愤怒了,她一掌拍去柳冷子的手掌,直站立,整个人的气质一变,仿若冰山。

    寒月心的宝剑丢失,心中怒火已经冲破了天,当下神坚决,玉指环在前,口中念念有词,随着她的低吟,一股强大的气息从她的体中散发出来,双眸幽冷的盯着柳冷子:“今,本小姐就让你长长记!”衣抉飘飘,发丝飞扬,飞沙走石。

    “糟糕!寒月要动用镇天宗秘术了!”郑屠夫正和包男玩的起兴,望见这一幕,顿时有点心凉。他堂堂魂士,自然不怕一个使用秘术的大武师,只是使用秘术后的寒月将会遭到秘术反噬,轻者重伤,重者修为大降!

    若是那般结果,恐怕就会彻底的惹恼了寒武,到时候自己二人如何承受寒武的怒火?

    “师妹不要!”包男失声叫道,却是无法阻止已经失去理智的寒月。如果师妹使用秘术遭到反噬,自己定然会被峰主责骂,以后恐怕也别想进入内修行了……

重要声明:小说《武魂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