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最是无情岁月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至尊武魂 书名:武魂王
    ( )    第六章最是无岁月刀

    “吱吱……”神鸟神雀跃,烈焰呼呼的翅膀不停的颤动着,影化作一道流光,朝着向悔爆掠而去。

    “救命啊!”向悔吓得闭上眼睛,手中空无一物,根本无处抵挡,只得下意识将双手横在前。

    然而让他感觉奇怪的是,那预期中的燎痛感并没有传来,传递而来的则是一股微微温的气息。

    这跟预想中的景不一样啊,向悔有些迷糊的睁开眼睛,往双手处看去,只见得那神鸟就落在自己的手心中,还亲昵的用毛茸茸的脑袋抚摸着自己的大手。向悔睁大眼睛,心跳过百,却是被狠狠的震撼了一把。

    “怎会如此?”向悔不可置信的喃喃道。然而由不得他不相信,那神鸟确确实实的停留在他的手心中,虽然鸟上依旧一片炽烈焰,但却并没有带给他任何熏烤的感觉。

    再细看神鸟那亲昵的动作,向悔微微思索,心中似有所解,为了证明自己所想不差,便腾出一只手来,慢慢朝神鸟的羽毛抚摸而去。一入手,一阵柔软的触感传来,夹杂着淡淡的温度,让人心底暖洋洋的。

    神鸟也似乎很享受这种抚摸,欢快的叫了两声,便是一歪头,舒舒服服的躺在向悔的手心中,闭上眼睛,一副惬意之态。

    太神奇了!向悔心中庆幸自己没有被烧死的同时,不感慨万分。

    向悔将记忆中所有灵异的事件全部借鉴过来,总结了一下:这神鸟恐怕是被别人封印在此的,自己碰巧用高温破除了封印,误打误撞的救出了神鸟。至于神鸟为什么对自己如此亲昵,向悔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个所以然。

    “吱吱~”神鸟享受着向悔的抚,小憩一会儿,好似想起了什么,用尖细的嘴在向悔的手心里轻轻的啄了几下,然后挥动翅膀,朝着洞内飞去。那欢快的影好似顽皮的孩童。

    知道这神鸟不会伤害自己,向悔心中大石落地,见它动作,恐怕是想带自己去某个地方。向悔快速的思索之后,赶忙从地上爬起来,跟着神鸟的影往里走去。

    洞内最里面就是那面光滑的巨石,由于神鸟从巨石封印中逃出来,此刻的巨石中部留下了一个神鸟形状的空洞,空洞之后却是一片漆黑,时不时隐有药香传出来。向悔心中大喜,没想到这巨石后面还真的别有洞天。

    神鸟飞到巨石前,小脑袋回头看了看向悔,吱吱叫了两声,便是再次将头对准巨石,下一刻,神鸟的体慢慢膨胀起来,仿佛充了气的气球般,很是神奇。膨胀到原本体积的两倍后,神鸟这才停下膨胀,然后如利剑般的小嘴猛然大张,一声尖锐的啸声传出来,接着,一道深蓝色的火焰如潮般从它张开的小嘴中迸发出来,朝着巨石面爆掠而去,一时间温度急速提升,破空声连连。

    这神鸟全烈焰交织,能喷出火焰,也在向悔的意料之中。

    神鸟膨胀的体随着喷火的力度,正在逐渐缩小,那翘的笔直的尾巴也慢慢弯了下来。不过它的工夫却是没有白费,随着大力的焚烧,坚硬的巨石竟然发出嘶嘶的怪异声音,随后一道道如液体般的粘液从巨石表面滴落下来,落在地上的碎石上,激起阵阵青烟。

    “原来它想把这巨石给融化!”向悔眼睛一亮,明白了神鸟的意图,“还真是个笨办法。”

    巨石正在以眼可见的速度消融,化为一摊摊岩浆一样的液体,在地面上缓缓流淌。向悔急忙捡了个高石块站立,以免被高温的液体伤到。饶是如此,那滚烫的高温依旧熏烤的向悔汗水如雨,他都隐隐能够闻到自己体毛烧糊的味道。

    不过这般煎熬并不久,很快,随着神鸟火焰交织,厚重的巨石终于化作一道薄薄的液体墙壁,随着神鸟不断焚烧,那最后一点儿石块也化作一滩赤红的岩浆,滴落在地上。

    随后,一大片黑暗空间进入向悔的眼帘。

    只见得,洞内一片黑暗,寒气森森,如幽冥之地,目光所及的地方,空如野,一股浓郁的药香味儿从里面飘散出来,吸入体中倍感神清气爽。

    “吱吱……”神鸟欢快的叫着,仿佛在对向悔炫耀自己的杰作。在喷出大量的火焰后,它体表那层烈焰也暗淡了不少,神有些疲倦之态。

    “唪唪唪~”就在向悔准备用M79型造火器往里探时,一阵煤油急燃的声音传出来,随即就见一盏盏荷叶状的油灯亮了起来,将周围照得如同白昼。

    向悔这才看清整个洞的庐山真面貌,却是倒吸一口冷气。

    这个洞足有一个小型足球场那么大,一盏盏半人来高的荷叶灯散落在洞中,并无章法可言。洞中长满了各式各样的花花草草,大概年月久远,无人采择的缘故,花草生长的异常茂盛,仿佛是吃了激素般。但绝大多数向悔都不认识,不过其中不少和外面山坡上的差不多,向悔猜想,这些应该是药草。

    洞中有着四根粗大的石柱,纷纷竖立在洞的四个角落里,大概是为了防止山体崩塌。

    在洞中间,有着一片犹如大理石般的平台,方圆数十米,漆黑如墨的光滑地板上腾起阵阵寒气,有点仙境的感觉,云雾袅袅。

    地板正中间有着四盏荷叶灯,呈正方形排列,而四盏荷叶灯的中间还有一白色的事物,仿佛是个人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这人应该就是这洞的主人?向悔望着那惨败的背影,心里竟然有点莫名的战粟,脚步轻轻,朝那白色事物走去。

    距离近了许多,向悔终于看清楚,那的的确确是个穿着白色长袍的人,雪白的长袍直直将他的头部连带体完全包裹住。由于角度问题,向悔的视线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前辈……”向悔也不知该如何开口,难道告诉他自己不小心闯了进来,请他不要生气,自己马上就走?要知道,这些神神秘秘的人可都是很讨厌别人打扰的,心好时还好说,若是心差时,说不定随便丢个武技过来,就能将自己灭杀的干干净净。

    没有回答。向悔心中有点打鼓,正想着是不是应该知趣的退走时,空中飞舞的神鸟便是神雀跃的朝着那人影飞了过去。

    难道那人是它的主人吗?向悔心里有点莫名的绪,这个可的小家伙给他的感觉非常好,如果有可能他希望这神鸟跟着自己。

    神鸟欢呼着朝那白色的人影飞去,双翅闪动着,舞起一小股清风,吹的周边荷叶灯摇摇曳曳。然而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呼……”仿佛就像是百年不曾动过的事物般,那人影的白色长袍在清风中,出现了电视里才会有的一幕,竟是瞬间崩溃,悄然化作一阵尘埃!

    最是无岁月刀!

    白色长袍粉碎的那一瞬间,向悔眼瞳急速收缩,因为长袍里并不是一个人的体,或者说不是一具有血有体,而是一具骷髅!

    向悔浑汗毛竖起,若非是历经这些变故,心智坚定了不少,恐怕已经尖叫出声了。渗人惨白的骨骼暴露在空气中,根根晶莹的骨骼中还散发出点点蓬勃的能量,彰显着这具骷髅生前的不俗。

    神鸟也呆住了,它的灵智并不是很强,有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主人会变成这样,但那特有的气息却告诉它,这具骷髅的确是自己的主人,或者说,是前一任主人。

    神鸟不敢妄动,它有些明白,如果自己再敢有异动,说不定前任主人的尸骨也会像长袍一样,化作尘埃,消散殆尽。

重要声明:小说《武魂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