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镇天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至尊武魂 书名:武魂王
    ( )    第一章镇天宗

    “咚、咚、咚……”古老而沉闷的钟声悠悠传出,如滚雷般响彻四方,在大山里回不绝。

    这是一条连绵起伏的大山脉,是整个平望国四大山脉之一,名曰:镇天。

    一眼不见尽头的山脉中,独有一峰远超群伦,高高耸立,笑傲群峰,乃是镇天山脉的主峰――浩罡峰。

    浩罡峰奇高无比,峰尖直插云间,终年云雾缭绕,更添三分神秘之色。在峰上有一武学宗派――镇天宗。与山脉齐名,也不知是谁沾谁的光。

    镇天宗起源无从追溯,反正是很久很久以前就存在的超级庞然大物。宗内人才济济,物质丰富,乃武者心中理想的圣地。先前那钟声便是提醒峰内弟子,已经到了修炼时间。这样的钟声每天都有,已经成为周围山村里的人们生活中的一部分,若是哪天钟声不再,也许就真的存在问题了。

    镇天宗共有弟子大约上万人,分别驻扎在浩罡峰、碧云峰、丹阳峰、崎驼峰、闽遥峰、齐凌峰、谷涟峰、落峰等,震天山脉,八大高峰上。其中浩罡峰乃是主峰,弟子数千,护法数百,长老十八名,正副宗主皆在此峰,是名副其实的震天宗第一主力军;碧云峰稍稍逊色,弟子近两千,护法近百,长老八名,峰主一名,实力位居八大峰第二名;其后就是丹阳峰,弟子千余,护法数十,长老四名,峰主一名,实力位居第三。除此三峰外,其余各峰实力都在仲伯之间。

    一处小山村,三间茅草房,烟囱耸立,青烟直上。钟声传来的时候,茅草房里冲出来一个约十**岁,穿粗麻布衣,材芊瘦的少年,他的脸上还挂着些炭黑,手中拿着一个巴掌大小,“X”样儿的奇怪物品,眸子深深的注视着那云雾缭绕的浩罡峰,不加掩饰的向往从他那深邃的黑瞳中散发出来。

    也不知何时,反正那幽幽钟声早已散去,少年还愣愣出神。忽然,少年眉头微微一皱,鼻子下意识的深深吸了几口,一股浓郁的糊味进入肺中。

    “哎呀,饭都糊了!”少年一声惊呼,赶忙拿着那“X”型奇物,冲进了茅屋中。像这样的画面,已经有许多次……

    少年回到茅屋中,从锅旁盛起一瓢水,倒在糊味满溢的锅中,一转,来到锅洞前,将干柴填进锅洞中,手掌轻轻一动,他手中那“X”型奇物便交织出一片炙火焰,迅速将干柴点燃。

    待到干柴点燃,少年坐在锅洞前,将那“X”奇物随手丢在了一边,双手托着下巴,目光有些痴呆,心思已不知飘到了何方……

    他来到这是个世界已经一年多了,从最开始拼命的不相信,到后来无奈的接受现实。最开始,他甚至根本听不懂这个世界的语言,也不会生活技能,举步艰辛。后来被一对年迈且膝下无子的夫妇收养,这才避免被饿死的悲剧。

    然而那时他却并没有半点穿越的意识,到处跟人说自己是地质学者,是第六批前往南极地心考察团的工作人员,后来潜艇在下降至一万多米的深水中,因作失误,撞击万年寒冰,导致潜艇破裂,一瞬间被巨大海水挤压成为粉末,所有工作人员全体牺牲。

    他的拼命诉说,只能换来人们怪异的眼神,至于后来村子里的人们给他起了外号叫“像疯子”

    之所以人们叫他像疯子,有两点缘故,一是他平里都很正常,只要一提及过去,就会变得疯疯癫癫;二是他名叫“向悔”,最初人们叫的是“向疯子”,可后来叫习惯了,也不知是谁先改的,把“向”改成了“像”。

    一年多的时间过去,时至今,他已经完全彻底放弃了过去,也充分的认识到了这个世界的价值观,不再拿自己那地质学说事了。他现在唯一的期盼就是武者测试,只要能够通过测试,就能进入武学宗派学习武技,成就至尊武魂,万人瞩目。

    黑色的眸子扫过地上那通体漆黑的“X”,向悔眼中闪过一丝自嘲,这个“X”是博士最新研发出来的M79型造火器,是供南极地心考察时生火用的。由于南极极寒,氧气稀薄,难以点火,工作人员长期考察吃的都是罐头,回来的时候一个两个瘦的跟骷髅似的,所以博士特意研发了这款无氧造火器,供工作人员烹饪使用。

    博士说,这款造火器可以适应零下一百多度的低温使用,是全世界最先进的造火器;能根据要求改变火焰的温度,最高温度都能到达好几千,甚至上万华摄氏度;为了防止损坏无法维修,造火器的质量也有着肯定保证,能够承受数十吨的重量挤压而不变形,使用寿命长达好几百年;且,这款造火器是使用光能的,无须充电;最重要的是,它拥有先进的心灵感应装置,可以根据使用者的大脑做出反应,无须手动控。

    一个用途简单的造火器竟然集中了世界上数十项最为先进的科技,实在让人哭笑不得,也不知道博士的脑子是怎么长的,他要是能把这些心思放在潜艇的外部防御力上,别说撞击万年寒冰,就是撞上导弹恐怕都跟玩似的。

    “该死的博士!”向悔狠狠的骂了一句。他本是国家地质学者,享受的无数人梦寐以求的薪水,历险着所有冒险者最渴望的地方,上班也没有老板监督,逍遥无比;可现在他却必须将数十年的心血放弃掉,每天坐在锅洞前添着材,还必须承担老夫妇繁衍后代的使命……

    埋怨是愚蠢的。向悔知道,既然来到这个世界,既然自己还活着,那就努力让自己活得更好,活得更精彩!

    “老爸老妈,哦不对,爹和娘怎么不回来吃饭?”向悔扭头望了望天色,已经是正午时分,平里这个时间,外出务农的老夫妇也该回来了,可此时却不见人影。

    向悔将饭菜弄好,放在破旧的小桌子上,准备去寻老夫妇回来吃饭,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

    “像疯子,像疯子,快点跟我来!”声音传来的同时,门口出现一个十几岁,皮肤黝黑的少年影。那少年是向悔的邻居,心理年龄较为成熟,跟向悔也聊得来,算是个朋友。

    说到年龄,向悔也很是郁闷,穿越以前他虽然并非老头子级别,但至少也是个快要奔三的八零后啊,可是莫名其妙的穿越,竟然将他的年龄也退到了十七八岁的模样,真不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

    “该死的博士!”

    “黑子,什么事?你看看你,慌慌张张的。”向悔扭头看了他一眼,继续端着饭菜。

    黑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你快点跟我走,等会测试结束了,你这辈子就都没有机会成为武者了。”

    黑子的话像是一颗重磅炸弹轰在了向悔的心头,轰的向悔心神一震,他瞬间转,急行两步,一把拉住黑子的双手,激动的问道:“你说什么?”

    “哎呀,疼啊!”黑子的手腕被他捏发青,急忙甩开他的手,“你快点跟我走,路上我再告诉你!”

    向悔心中隐隐有些明白,当下不敢耽搁,跟随着黑子一起离开茅屋。

    一路上黑子将事原委说出来,向悔这才知道,原来六年一度的武者测试已经开始,现在正在村长家中为村子里的孩童们测试武者天资。

    测试武者天资是一个人一生中一次关键的转折点,成功者可进入镇天宗内学习武技,待到武技大成,便可辉煌一生,光宗耀祖;失败者就只能一辈子当个普通普通的平民,老老实实的种着田,过平淡的一生。

    小村中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出现过武者了,最近出现的一名武者,是在六年前,村长的儿子被测试出优秀武者天资,被送入镇天宗学习武技。想必,将来也必是一方赫赫之辈。从此那时起,只要提及儿子,村长总是不知觉的露出让人不爽的趾高气昂。

    村长这个位置原先另有其人,后来现任村长的儿子被送往镇天宗,他才被任命为村长的。

    向悔已经十分清楚这个世界的价值观,自然不可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当下只觉浑涌出一股无穷的力量,脚下仿佛长了翅膀,一路狂飙到村长家中。

    村长家在村子的东头,红漆大门,石狮金匾,青砖高墙,富丽堂皇,根本不像是山村里的住房,反倒像是城里的大户人家。谁曾想过六年前,村长却是全村最困难的一户。

    此刻,村长家门口已经围满了人们,一个个满脸期盼的望着院内,希望能够传来一声自家孩子的好消息,从此飞上枝头变凤凰。

    向悔目光一扫,便发现最外围站着,神有些犹犹豫豫的一对年迈夫妇,急忙上前数步:“爹娘。”

    这对年迈夫妇便是向悔在这个世界上的养父母。

    听到向悔的声音,二老回过头来。白发苍苍的向养父,望见向悔,眼神中那最后一丝犹豫也彻底消失,笑着说道:“悔儿来了,快快快,测试的大人就在村长家里,我已经跟村长沟通过了,让他们给你一个测试的机会,你快点进去!”

    向养母没有说话,只是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向悔,那眼神中有些期盼,还有些担心。她期盼向悔能够成为武者,却担心向悔成为武者之后会弃他们而去。

    向悔对二老重重的点点头,深深吸了一口气,有力的双臂分开人群,大步走了进去。

重要声明:小说《武魂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