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回忆篇·猎守者(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心不在焉 书名:史上第一宅
    深夜,博物馆外面,一辆哈雷摩托借着夜色的掩映在马路上悄然行驶,似要尽快远离后这座雄伟的建筑,大英博物馆。

    车速很快,驾车的人却是个材苗条的女子,眼见她就要消失在马路尽头,突然夜色被刺眼的灯光照亮,警笛声鸣响,几辆警车从天而降,围追堵截,紧咬着摩托女不放。

    “该死!”摩托女咒骂了一声,将油门一踩到底,极力摆脱后的目标。

    所幸她的摩托是经过改装的,有特殊的引擎,提速到最高有连赛车都会逊色的爆发力,唯一的缺陷就是维持的时间不能太久。她与后的警车僵持了十几分钟,终于在某个环道的入口成功将对方引进上面一层,自己则一个急转弯,以标准的弧线飞驰到了下面。

    这是很冒险的行为,她不知自己这一跃会否摔个半死,但她绝不愿被任何人以小偷的份逮住,只因为她是骄傲的飞贼飞雪。

    然而今天的水泥马路破天荒没有那种熟悉的坚硬感,林惊雁感觉自己的车就像是落在松软的海绵垫上,甚至还有人阻挡住摩托车惯的冲力,她只觉得四周一片漆黑,像是被困在什么地方,然后灯亮了,一个熟悉而讨厌的人正看着她说:“Surprise!”

    苏天。

    巴黎的夜晚,有雨,夜雨的唇边有血,但他手中还有把枪。

    倒在地上的已有三人,面对着他的却还有五人,每一个都是想要他命的人。

    “我只是个想活命的杀手,这又何必?”枪膛还是的,他却只能感受落雨的寒意。

    又一个人扑了过来,子弹在空中呼啸而来,对方用的是五四黑星,穿透力极强,拼得是两败俱伤。

    夜雨只好退后,他的枪在雨中甩出,瞄准的却是天空。

    弹离膛,以眼捕捉不到的速度在雨中跳跃,宛如一抹刀光,辗转划过第一个人的喉咙,也从后面每一个人的面前匆匆而过。

    倒地,又多出五具尸体,子弹却在墙上留下小小弹痕。

    夜雨仰面享受着淋雨的感觉,落寞。

    他累了,该找个地方休息休息了,在马路边坐了好久,最终顺手招来一辆的士,告诉司机随便带他去任何地方,只要是没雨的地方。

    “那么去见一个老朋友如何?”司机突然回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夜雨在倒后镜中看到司机脸上有古怪的笑意,忽然感觉不好,他想要推开车门,却发觉已被锁死。

    “你最好保佑自己没有恶意,否则我会给你一个痛快。”夜雨的右手已按在怀内的伯莱塔上。

    肯德基经理办公室,紧闭的大门突然被人轻轻推开,来人蹑手蹑脚走进来,在黑暗中轻松避开障碍,摸到了保险柜那里。他把耳朵贴在钥匙孔上听了听,然后笑了两声,伸手打个响指,保险柜的门应声而开,正待他罪恶的双手要伸进去为所为的时候,门口有人说话。

    “什么人?”来人站在门口,将大门敞开,走廊外的灯光直在窃贼脸上,那竟是个尚显稚嫩的少年,司空。

    司空手还伸在保险柜里,当真是人赃并获,二话不多说,直奔最近的窗口飞扑过去,幸亏那窗户没锁死,他推开窗户一个燕子三抄水,直奔楼下来了个自由落体运动。

    那么巧,楼下停着一辆货车,后车厢大门开着,他一个倒栽葱滚了进去,正要翻站起却听见有人鼓掌:“监守自盗虽然不是个好习惯,但这空中飞人表演的还是不错滴。”

    吓的司空魂都快没有了,揉揉眼仔细一看,面前站的居然是苏天,旁边还有飞雪跟夜雨,两人脸上都是硬忍着一脸的笑意,这才放下心,开始滔滔不绝为自己辩解,“是你,吓死我了,本来这点钱我也没放在眼里,可谁让这死经理今天炒我鱿鱼,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不过多看他小蜜两眼,纯属报复啊。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他看飞雪跟夜雨的神色都有些不太对劲,心说这小子不会打算霸王硬上弓,他们上梁山吧。

    “行了,我就要走了,虽然你们不能和我并肩作战,但我仍然把你们当做最好的朋友。”我知道他小子心里的小九九,拍拍他肩头故作潇洒,“今晚我就要启程了,可能以后我们都没机会再见面,我好朋友不多,也就你们三个,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临走前帮你们一个大忙。”

    “飞雪,我已经买下你在孤老头那里寄卖的所有作品,你以后再也不用为资金发愁了。”见飞雪面有不悦,我又摆手制止对方拒绝,“千万别说不要,虽然我承认你能偷来任何古董,但我也知道你真正喜欢的是机关改造,只是你的东西还没有人赏识,别再去客串神偷了,你偷的东西虽然价值连城,可如今没有多少人敢替你销赃。”

    说完,我又接着对夜雨说道:“夜雨,我已经找战国的元老出面摆平要追杀你的人,你的悬赏令已经取消,你可以继续做一个特立独行的杀手了,只是我不敢保证下一次你会被谁追杀。”

    最后我向司空交代:“还有司空,你就非得去肯德基端盘子吗?你可是天下无双的神偷啊,别瞧不起自己了,我这里有一封介绍信,以后你就去盗墓协会混饭吃吧。”

    说完最后一句话,我站在了门口,车子已经行驶了一段时间,此刻正好停下,我推开大门又一次面对三人,做依依不舍状:“永别了,朋友们。”

    “别……”司空终于忍不住了,他看着无动于衷的另外两人,急道,“你们就这么忍心看着他去送死吗?行了,反正我也辞职了,你不能这时候说不算我一份,我可是跟定你了。”当即上前拉住我的袖子,仿佛怕俺一个想不开要跳下车去似的。

    “怎么说呢?我今晚上偷大英博物馆本就想捞一笔大的,解决后顾之忧再来帮你,我林惊雁可不会随便占别人便宜,既然你已经买了我所有的作品,算你有眼光我就只好舍命陪你这个花花公子了。”飞雪竟也改了口,但她约法三章,“不许打我网店的主意,我要有自己的空间来打理网店,还有以后本姑娘的花销你就包圆了。

    看着那两人都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夜雨也只好叹息:“我本想杀了那个追杀我的人再来找你,没想到被你抢先了,君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抱之,我欠你的。”他立马过来给了俺一个熊抱,还真是‘抱之’。

    “既然大家意见一致,飞机就在外面,我们准备启程吧。”我使劲推开夜雨,骨头都觉得有点疼了,率先跳下车去,外面是空旷的郊外,一架私人飞机正在待命。

    “靠,这小子分明早有预谋,飞机都等在外面了。”司空最先醒悟,跟着跳下车,另外两人也不约喊打。

    飞机升空,隐入夜色之中,我在座位上向三人介绍目的地拉斯维加斯。

    “我相信大家都知道拉斯维加斯是世界赌城,这个我就不啰嗦了,我要告诉各位的是,拉斯维加斯在两大联盟的档案里还有另一个代号叫极乐城,因为那里是世界上唯一赌博、色*合法化的地方,异能者的势力早已渗入其中,形势极为复杂。”在飞机上我向三人解释目前的况。

    “在我师父出事前一个月,影盟在赌城直属的翼小组遭人破坏,联络完全中断,而翼小组原本是直接授命于我师父的,在联盟内部甚至属于最核心的机密,这其中很可能有关联,所以此去我们不止要重建翼小组,还要查出幕后纵者的目的,以及他们下一步的目标是什么。”

    “有没有可能是寻仇,或者内部出了细?”夜雨问道。

    “当然不排除这些可能,所以影盟才会决定启用跟组织完全没有牵连的人,而且这次行动是由影盟三巨头里的‘菩提’跟‘镇远’直接下达的命令,组织内部知晓的人总共不超过四个人,换句话说我们现在就像是陈永仁,如果那几个知人也不幸死了,就永无翻了。”

    见三人的脸色都凝重起来,就连最说笑的司空也收起了笑容,我赶忙换上一幅笑容,给他们吃颗定心丸:“放心吧,那些老家伙都是变态级高手,没那么容易死的。”

    “我已经订好酒店,给你们每人准备一张可透支五万美金的贵宾卡,以及一部全新的手机,”说完闲话,开始安排正事,“这里有你们新的份跟资料,拿去熟悉以下,以后互相联系的时候就要用给你们的代号,等下了飞机,我会安排酒店经理将你们领进房间,我则要先去见一些人,试着看恢复以前的关系网,如果我一天一夜还没有回来,就一定是出事了,到时候你们随机应变吧。”

    说完所有事,我闭目倚在椅子上,努力放松心,只剩几个小时就要到达目的地,拉斯维加斯,我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史上第一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