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极限拳皇201X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心不在焉 书名:史上第一宅
    ( )    黎明之时的小岛,本还沉浸在安详寂静之中,栖息在这里的飞禽鸟兽尚未从梦乡中惊醒,却突如其来的脚步声给惊动,今天这一惯常的宁静却被彻底打破,一大早酒店众人就聚集到此,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惊世一战。

    我,为这场比斗的始作俑者,一大早就被王老五给叫了起来,口口声声说什么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让我一早就去比赛现场。

    于是天没亮就来到了这里,一路上还遇见了不少同志,大家就像是约好了出来晨运,一个比一个起得早,一个比一个精神亢奋。

    到了地方,正角都没来,我看见大家就这么杵着也不是办法,就说:“要不让厨房做点三明治,咱们就地野餐?”

    白玉堂他们不约喊切,可摸摸肚皮又都没吃饭,饿得正打鼓,和珅背着包过来说:“烧饼夹菜,两块钱一个,夹鸡蛋的多五毛。”

    展昭掏出两张一元大钞问:“有夹的吗?”

    和珅接过钱笑嘻嘻说:“的三块,还有豆浆五毛一杯。”

    我一脚踢了过去:“你们这唱双簧呢?统统免费,报公帐。”

    于是给同志们一人发了一个烧饼,大家美滋滋地啃了起来,王老五看看手表说:“快八点了,也该来了,不能比咱们还晚啊!”

    话刚说完,就见咏同志穿着一唐装,步履轻盈地走了过来,冲大家一抱拳说:“献丑了,今的私人恩怨让大家劳心了。”

    白玉堂和他四个兄弟在人群里举拳说道:“咏我们支持你,打到朝廷鹰犬,还我汉人河山!”

    和珅一听冲他们翻翻白眼,不高兴地问我:“以后这几个人俺不负责照顾,都说了满汉一家了,这是搞什么?”

    苏轼离他最近,一抱拳说:“呦!和大人,官架子忍不住发作了,都是年青人闹着玩何必和他们较真?”

    墨子也拉住和珅劝道:“就是,和大人大人有大量,不会当真的,还有夹馍没,送俺一个没吃饱。”

    和珅说:“去!你们就是欺负我老和。”

    我无言地望着他们很欢乐地斗嘴,心说臭师父怎么还不来,难道出事了,就想去找他,谁知前面出现一个人影,哼着小调晃晃悠悠拎着酒壶就过来了。

    俺揉揉眼一看,臭师父怎么一大早就喝得一塌糊涂,瞧这一路走来跟打太极拳似的,赶紧迎上去掺他老人家,还特意叮嘱:“老头,你等会儿不会兽大发,把严咏踢到月球上去?”

    白眉一摆手把我推开了:“说什么呢,你师父我是没分寸的人吗?看见没,我连吃饭的家伙都带来了。”他打着酒嗝从背上摘下来个酒葫芦,摇给我看,“等会儿看为师你演练一下俺这宝葫芦的威力。”

    “你又不是葫芦娃,拿个葫芦干嘛?”我在后面那个怨念,所托非人啊,臭师父明明喝醉了,还跑得特快,一会儿功夫来到严咏面前,葫芦往前一放,喊了句“宝贝请转”,那葫芦自动倒地,无形大了一圈,白眉直接骑到上面问:“叫你三声敢答应吗?”

    一句话把严女侠气得挥掌就打,展昭凑到我面前啃着夹馍说:“为老不尊啊!”

    我说:“切!你没看出来,老头现在的属是酒剑仙。”

    狄青说:“不对,我看像铁拐李。”

    小乔跳过来说:“什么呀,明明是宝葫芦的秘密!”

    一群人全部晕倒,就在此时,白眉突然张嘴吐出一团酒气,差点把严咏给熏晕了。

    我一拍巴掌说:“你们全错了,老头KUSO的是镇元斋,连毛发都是一样的颜色。”

    此言一出,在场人全是一阵颤抖,似乎这是一个好冷的冷笑话。

    我说:“怎么了,俺说的实话,等一下白眉就该使超必杀了。”

    果然就是这个时候,白眉突然拔掉葫芦上的塞子,张嘴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了一大团火焰,严咏一个不防备险些被烧焦了。

    洪熙官不知何时和方世玉也到了,刚好看见这一幕,心疼地说:“这么久没见面,白眉的武功精进了不少,咏估计不是对手。”

    我拍怕他说:“没事,新规矩许换人替补,救援也成,你见咏有危险了,你就扑上去揍那老一顿。”

    “还有这好事?”方世玉捏着拳头,跃跃试,我心说你怎么这么兴奋。

    正这时场上突然发生了变化,白眉刚刚使出了超必杀,似乎MP消耗过多了,使不出什么必杀技了,忽然躺在地上,冲我伸手道:“接力!好徒弟接力,为师不成了。”

    我心说你装什么洋蒜,要我替你解围,于是一个疾走来到白眉面前,与他击掌换人就在咏一脚踢来的时候,及时把老头扔到后面去了。

    “干什么?我要对付的人不是你,别来拦我。”严咏见白眉跑了,神激动地问我。

    “不好意思,做弟子的不能不替师父排忧解难,既然你可以替洪熙官出战,为什么我不能替白眉当一两局?”

    我一伸手,指尖聚起一丝紫色的火苗,俺KUSO的是八神庵,今个要大开杀戒。

    “你这个助纣为虐的走狗!”严咏恨恨地说道,挥拳打来,不想洪熙官一脚飞踢过来,抢在她前面与我交上了手:“咏这一局我替你。”

    洪熙官的洪拳果然威力非凡,大开大合,刚猛霸道,幸亏俺的八神庵KUSO的也不错,使出真人版连击后,与洪熙官居然斗了个旗鼓相当。

    场下这时有不少人看得心潮澎湃,方世玉兴奋道:“不是能替补吗?师兄俺替你一阵,好久没遇见过这么强的对手了。”

    他刚跳过来,白玉堂也忍不住了,扛着宝剑就下了场:“正好,五爷也手痒了,咱们先打场友谊赛。”

    我一边拆招,一边乱上加乱:“好!好!想打的都来,关公战秦琼正当时。”

    方世玉的攻击目标本是我,见白玉堂也来掺和,飞起一脚送过去个见面礼:“五爷是,世玉就不客气了。”

    白玉堂也不客气,抡宝剑就是一阵猛削,两人鸠占鹊巢,倒把主场的我和洪熙官晾一边去了,我心说这可不行,怒气爆发使出超必杀八稚女,震得在场所有人都不约为之一振。

    老爹怒曰:“这不胡闹吗?不能由着你们乱来。”他也加入了战团,一会儿和白玉堂交手,一会儿和方世玉交手,一会儿又凑到我前教训我几句。

    智化、蒋平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拉着各自的兄弟都加入了进来,和珅躲得远远的不住喊买定离手,谁来下注。

    我心说乱,越乱越好,这事就能糊弄过去了,谁知严咏不答应,她认真白眉就追了过去,可惜在混乱的现场之中,白眉窜得比谁都快,她在白眉股后头追,我在她股后头追,心说这玩三点一线呢?

    好不容易被我拉住严咏,我问她:“咏姑娘你到底想怎样?”严咏推开我说:“就一句,我要白眉磕头认输。”

    老实说我真不想给这位女侠用上移魂大*法,毕竟是俺少年时期的偶像之一,武侠剧里除了金庸古龙,就说少林寺这块了,俺不想再造孽了。

    我说:“白眉都被你打跑了,你还不放过他?”

    白眉说:“谁说我被打跑了,我让她的好不好?”

    严咏一拳砸了过去,正中白眉眼眶上,老头子一歪,晃晃悠悠,晃晃悠悠,就躺地上了,我看机会来了,赶紧把老头抱起使劲摇着他说:“师父,你别死了,你千万别死了,你还欠了我十八万没还呢,我找谁要啊?”

    白眉眼皮一眨,给我心灵感应说道:“死徒弟,你让我玩诈死的,别太过分啊!”

    洪熙官挤过人群,这时刚到一看白眉不行了,冲上来也摇着他的子说:“老头,你别死啊!我还没跟你分胜负呢?”

    “你们这样不行,等像我这样!”方世玉捋着袖子把我们俩推开,挥拳就要往白眉心口上砸,老头突然坐起一脸迷茫地问道:“这是哪里?我是谁?你们是不是我孙子孙女?快给爷爷抱抱!”

    吓得咏直往洪熙官背后躲,我心说老头戏演得不错,金酸梅奖你肯定是势在必得了,就抱住他问:“师父啊,你太惨了,你一心改邪归正还被人打傻了,你太可怜了。”

    “他真的傻了?”方世玉一脸的不屑,“白眉可是一的金钟罩,罩门还会自动转移的,活了几百年都不死的妖怪。”

    “没错!他确实傻了,应该是方才脑震引起的。”王老五同志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拿根小手电对着白眉的眼球照了照,下结论道。

    他一抬头见我们都是怀疑的眼神,就很严肃的说:“看什么,我以前可是当医生的,要不要看我的医师资格证?”说着就往兜里掏。

    我说:“别了,领导的话还能不信吗?”然后可怜巴巴地看看严咏,心说女侠你不会还要斩尽杀绝?

    严咏奋力将手掌抬到半空,终还是忍泪放下,像是发泄似的怒吼了一声:“都住手!”

    也许是她这一声震聋发聩的吼声惊到了众人,混战中的大伙都停了下来,望着发足狂奔出去的咏以及紧追在后的洪熙官,一时索然无味,相继罢手休战。

    我叹息一声,示意王老五盯紧白眉,悄悄跟了过去,终于在一片偏僻的草地看见咏跪在地上,痛哭失声:“师父,弟子不孝不能为你们报仇,眼见仇人在面前,却是下不去手,他已是废人我想一切都已报应在他上,你们泉下有知希望莫怪徒弟。”

    洪熙官在后面轻轻抚着她的背脊,也跪在地上:“师父,如今一切都变了,弟子也不知该何去何从,你们在天之灵莫怪咏,一切都是熙官糊涂。”

    “不!”严咏阻止他说下去,两人忘的抱在了一处。

    目睹了这一切,我只有默默叹息,英雄儿女本就儿女长,也许我该转行去居委会干几年。

    回去的时候,我看见白眉坐在一棵大树底下,默默喝着苦酒,眼中竟有萧瑟之意,我试探着问他:“臭师父,事都解决了,你烦什么?”

    “徒儿,你可知道很多年以前,我和至善、五枚曾是幼时的好友,那时我们还年轻都一心向武,妄想有朝一独步武林,就像后的熙官、世玉、咏以及进忠……”白眉放下酒葫芦,忽然回忆起往

    我知道那是一个流传了很久的故事,但今天我听到的无疑将是最传奇的一版……

重要声明:小说《史上第一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