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功夫皇帝方世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心不在焉 书名:史上第一宅
    ( )    我说狄青你赶紧把他捞起来,我回去探路,扭回头赶去酒店,却不想门口一个人影也没有,心里居然还有点小失落,王老五同志不会是糊弄我,于是走进大厅却见到一个少年坐在沙发上正和大乔同志唠嗑呢。

    “姑娘,我见你眉清目秀,国色天香,必然不是凡人,世玉可否有缘听你告之芳名?”

    我勒个去,你丫一过来就想着泡妞啊,赶紧过去替早就不耐烦的大乔解围:“方世玉是,过来了也不找我报道,你洪大哥在上,赶紧跟我去。”

    方世玉被我扫了兴致,嘻嘻一笑说:“咦,这位兄台英俊不凡,一定也是个英雄人物,想必是王大哥口里所说的宅男天。”

    我晕,俺一头黑线,没想到领导口里我就是这么个外号,回头找他算账去,一边拉着方世玉就往电梯里去,话说方世玉可比他大哥适应能力强多了,进到电梯里别提多兴奋。

    “这地方好,怎么感觉轻功也比以前强好多?”我见他跃跃试,有练天外飞仙之意,就鼓励道,“等会儿下去你再试试,估计会好更多。”

    “还能往下吗?能不能横着走?”方世玉拍拍轿厢。

    我怒曰:“你以为这是头驴子啊?”

    说笑间到了地方,洪熙官被带到三的办公室里,白玉堂站在门口冲我眨眼:“新来的块头大,回头介绍下,俺跟他过两招。”忽然见我旁边跟着方世玉又问,“又来一个什么份?”

    我说:“和你一样,武林奇人!人家是广东十大杰出青年之一。”

    方世玉摇摇头说:“谁说的?”

    白玉堂一见方世玉那板虽然你年纪不大,但绝对硬实点头道:“不错,又来个对手,以后懒猫可以当摆设了。”

    展昭从屋里露出头来说:“有关我什么事,耗子你别多管闲事。”

    白玉堂怒曰:“臭猫,你叫我什么?”伸手进去掐展昭脖子,方世玉正好一眼瞅见洪熙官,抢着冲进房间,把白玉堂挤了个趔趄:“洪老大,我可找到你了。”

    洪熙官一扭头,没想到方世玉居然活生生站在自己边,那叫一个激动拉住方世玉的手说:“兄弟啊,少林寺一别,师兄以为再也见不着你了,没想到咱们兄弟还有重逢的一。”

    两人兄弟重逢感慨万千,我是提心吊胆在旁边守着,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提到白眉的事,结果洪熙官突然说道:“我方才见到白眉老道,他也躲到了这里,咱们马上就去他找报仇雪恨。”

    方世玉点头说道:“师兄所言极是,少林寺的仇不能不报。”

    我插嘴说:“二位,如今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清朝都灭亡好几十年了,你们能不能消停会儿,河蟹啊,河蟹才是最重要的。”

    “反清复明是我们一生的职责,怎能轻言放弃,敢问如今朝廷是何人当政?”洪熙官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一皱眉,心说干脆给他们移魂术得了,废那么多话干嘛?刚要施展催眠术,忽然门外有人吼了一嗓子说:“谁要反清复明,先跟我谭嗣同说说。”

    扭头一看,谭先生不知怎么有兴致跑三来了,正巧让他听见洪熙官两人的对话,我心说这下完了,乱上加乱啊,出门就拦谭嗣同:“那个谭先生,艾虎小朋友该温习功课了,要不你去辅导一下。”

    “是吗?”谭嗣同有点奇怪,啥时候自己的属变成私塾先生了,我赶紧把旁边的艾虎拉过来,冲他老人家一笑:“谭叔叔,你带我去温书。”

    且说艾虎那笑容,甭提有多萌了,直接秒杀一切,谭嗣同立马兴高采烈地带他下去了,洪熙官从房里出来急道:“先生方才说什么,我没听明白?”

    我说:“先生说他要去打酱油了!”一伸手在洪熙官面前一晃,移魂术使将出来,登时洪熙官就有点迷糊。

    方世玉在旁边一看,警惕地靠过来说:“你对师兄做什么了?”

    我说:“没什么,帮他排忧解难,你要不要也试试?”

    方世玉狡猾地一笑:“俺是明白人,用不着拐弯抹角,你放心我不会和师兄一样胡来,如今都是什么年代了?”他从兜里掏出蓝莓手机,坐沙发上自娱自乐去了。

    我心说你倒是新潮的,省得我麻烦了,继续给洪熙官灌米汤,给他换个美好点的回忆,前如下:西禅寺一役,方世玉智败冯道德,洪熙官力挫白眉道人,双方握手言和,拆穿大反角乾隆的卑鄙谋,反清复明,惩恶扬善,世界和平……

    搞定之后,伸手打了个响指,洪熙官恍惚中明白过来,揉揉眼说:“怎么回事,我刚才晕倒了吗?”

    我说:“没有的事,世玉方才撞了你一下,你不知道他铜皮铁骨?”

    方世玉一看我冲他使眼色,一脸又关我什么事的表,但见洪熙官也去看他的时候,只好换上一副得意洋洋的笑容。

    洪熙官使劲摇摇头说:“世玉,你功夫最近长进不少啊?回头好好切磋切磋。”

    我见八成是糊弄过去了,忙试探着问两人:“正好白眉说找你们喝茶去,要不要一块儿?”

    “白眉?”洪熙官多少还是有些抗拒,迟疑着说,“他如今在那里?”

    方世玉过来拉着他就走:“出去不就知道了,大哥在这儿你待着不闷吗?”

    我说:“就是,外面有酒有多痛快!”

    白玉堂和展昭一听也不掐架了,跟过来异口同声地说:“去哪儿,算我们一份。”又瞅瞅对方怒曰:“干嘛跟我学,要不要像跟虫似的?”

    我一捂耳朵就往电梯里跑:“先去的有酒喝,最后到的干瞪眼!”

    方世玉闻言笑曰:“你们都是小孩子,和世玉一样没长大!”

    洪熙官站在电梯口死活不进去,犹豫了半天才说:“我还是跑梯!”

    方世玉干瞪眼,就问我:“大师兄怎么了?有电梯都不坐。”

    我说:“以为都跟你一样,这么快就入乡随俗?”

    等到了大厅,洪熙官跑梯居然还先到了,话说这个练过功夫就是不一样,我说咱们开路,一路来到岸边,见狄青才把白眉拉上岸,臭师父也不知是不是诈死,跟死鱼似的一动不动,气得狄青直喊累死了。

    我忙跟狄青打招呼:“大哥,我带熙官他们来了,还有方世玉。”

    狄青抬头一愣,手一松又把白眉扔湖里去了,这下连带洪熙官、方世玉还有我和死对头白玉堂与展昭全愣了。

    白眉从湖里直接蹦起多高,怒曰:“欺负人呢,别看我七老八十了,不带这么欺负的,不就是洪熙官和方世玉都来了吗?我白眉好歹也是一派宗师,用得着把我往湖里使劲按吗,老头我又不是湖里养得泥鳅?”

    狄青一脸黑线,也不知我们这边什么况,见白眉发飙了,一个蛤蟆蹬腿把他又踹下去了,我一看赶紧过去跟他小声交代,狄青这才恍然大悟,嘀咕说:“你早吭声啊,我也不用淹他两次?”

    我说:“谁让你反应那么快,赶紧把人捞上,想出人命啊?”往湖里一看,乐子大了,却见白眉像蛤蟆似的,鼓着肚子在水面上飘着,嘴里不住地往外吐水,还念念有词道:“冤孽啊,冤孽!”

    方世玉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居然抢先一步把白眉捞了上来,然后大家帮忙把白眉抬到岸上,世玉似足急救员一般为他压着肚子挤水,见还是没反应,忽然一巴掌扇在白眉脸上:“白眉,你千万不要死,你说什么也不要死,你死了我天下无敌的方世玉上那里找对手去……”

    我心里正想说还是世玉同志好心肠,谁知忽然就变了调子,这干嘛打击报复,刚要去拦方世玉,他却对洪熙官说:“师兄,你要不要也来两下,很爽滴!”

    洪熙官毕竟是正人君子,皱皱眉摇头道:“世玉,你别太过火了。”

    白眉也一下子醒了,反过来揪住方世玉脖领说:“臭小子,你玩儿我啊?”

    方世玉依旧一脸笑嘻嘻:“来呀,好久没动手,手痒痒了。”一个头槌磕到白眉脑门上,当时鼓起一个红包。

    白玉堂和展昭连带我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那两人还加劲说:“揍他,还手,别客气!”

    白眉脸色由青转红,再由红转白,跟临终前的阳顶天一般模样,直到最后恢复正常颜色,长叹了一口气说道:“老夫心结已了,才不会和你个小辈一般见识。”

    老头起拍拍股,扭头走人,我想他是悟了,安然渡过了自己口中的天劫,做徒弟的无比高兴,在后面喊道:“师父一路走好,弟子不送了。”

    谁知洪熙官望望我,又望望世玉,若有所思的插了句嘴:“白眉,你不喝茶了?”

    在场所有人晕倒,我勉强爬起来说:“喝,咱回酒店喝好茶去。”

    我带着大队人马,又杀回酒店,让厨房中午备些好菜,顺便烈欢迎新来的两位少林英豪。

    专诸答应了去整鱼,伊尹去熬汤,小宛整治糕点,张三李四搬饮料去,我让和珅通知所有人到大厅聚餐,话说如今大厅都快不够坐了。

    同志们对目前三天一小聚,五天一大聚的局面早已司空见惯,一个个都姗姗来迟,女同志更是悉心打扮,不做到艳惊全场绝不露面。

    俺心说这都快赶上皇家舞会了,也太气派了,于是歌照唱、舞照跳,顺便洪熙官一一介绍给大家。

重要声明:小说《史上第一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