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少林义士洪熙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心不在焉 书名:史上第一宅
    ( )    安置好尤闻甘达,公主也留下了,我心说终于可以偷懒一阵,下到大厅正要喝杯卡布奇诺,忽然万能仪又来信息,王老五说等会儿送过来个人。

    我问:“你又送谁啊?中国的,外国的?地球人,还是外星人?纯爷们,还是美女?”

    王老五故作神秘地说:“见了面你不就知道了,保管让你大吃一惊。”

    我说:“又来这一,非被你整出心脏病不可。”

    外面突然有人敲门,我心说俺这可是旋转玻璃门,谁没事会敲这个,扭头一看门口站着一个穿短袍的劲装男子,一脸的精干冲着我抱拳说:“兄台可是苏天!”

    我站起来忙回礼,也抱拳说:“不错,不错!在下正是。你不是要来挑战我?”

    男子微微一笑:“非也!说来惭愧,洪某是来投靠朋友的,王兄那边不太方便收留我。”

    “那个?姓洪是。”我忽然有个很不好的预感,左眼皮不知为嘛开始乱跳,“敢问洪兄全名是?”

    “在下洪熙官,少林俗家弟子。”洪熙官客客气气地答道,我当时腿就一软,仔细一看是像甄子丹滴。

    “你是从哪儿跑出来滴?知道如今不是大清朝了?”我壮着胆子问,这要万一还想着反清复明,把我这里当成根据地,俺的酒店不就得被当成那什么XX功的给剿灭了。

    “熙官已是再世为人,自然知道往事已成回忆。”洪熙官很客气地回话。

    我说:“坐,赶紧坐着。”又让张三过来沏茶,找个借口上去,赶紧通知白眉,您老的宿敌来了,等会儿可别在我这里打起来了。

    电梯下来,门一开,说巧不巧,白眉正从里面出来,还长出一口气说道:“憋不住了,天劫随便来,我得出去透透气了。”

    我赶紧把他按回电梯里,说:“您老别啊,行百里半九十,那不功亏一篑吗?”

    小宛正好也在电梯里,莫名其妙地望着我们俩说:“那个,我能不能先出去?”

    我说:“等会儿,外面太危险了。”

    吓得小宛刚要迈腿出去,又缩回来了:“怎么回事啊,出什么事了?”

    我顾不得跟他解释,一个劲劝白眉回去,结果师父怒了,指着我鼻子说:“臭徒弟,你不孝顺,想憋死为师你就偷着乐了。说,为什么我就不能出去,丢人吗?影响市容吗?”

    我冲小宛摇摇头,根本不是他说的那回事,白眉见我还跟小宛使眼色,居然揪住我脖领问:“你到底搞什么!”

    “叮!——”电梯门又开了,这回电梯外站着苏轼,正拎着大包小包才买回来的古书,望着我们有点傻了,我二话不说把他也拉进来了。

    “干嘛?绑架啊!”苏轼被我勒得喘不过气来,我说:“别吭声,正有要紧事商量。”

    苏轼说:“有要紧事也不能在这儿,成何体统?”

    白眉趁我不注意,把电梯又摁开了:“我倒要看看外面究竟有什么?”

    电梯门一开,外面站着个魁梧男子,我急之下心说不好,飞起一脚把鞋甩出去了,正中那人脸上。等俺的臭鞋掉了下去,惊见那人脸上留下红红的脚丫子印,怒曰:“谁?居然偷袭我!”

    我定睛一看,怎么是专诸?

    专诸把手里拎的东西全扔了,直接跳进电梯,就揪我的脖领子:“你是故意的,是不是嫌我做的菜不好吃,是你就明说别来的。”

    白眉一看机不可失,嗖的一下就往电梯外面跑,我被专诸用力拉住松不开,只好带着专诸一块儿猛往前跑了一步,伸腿在电梯口把白眉给拦住了。

    “臭徒弟,你丫玩什么?”

    “姓苏的,你到底对我有什么不满?”

    “敢问我们能不能先出去?”

    “你们能不能给安静一会儿,就一会儿?”

    就在我们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电梯门又一次开了,我异常绝望地望着电梯外站着的那人,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阻拦。

    洪熙官站在外面说:“这里好闹,我看这个门都开了好几次,用不用我帮忙?”

    忽然他的目光和白眉交接在了一起,脸色登时一变,直接就跳了进来:“白眉,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完了!”我把眼一闭,折腾了这么久,功亏一篑。

    白眉一看居然是洪熙官,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躲了这么长时间还是没能避过这一劫,索把脸一沉说道:“小辈,你还敢来找老夫,不好好投胎做人想什么呢?”

    洪熙官挥拳便打:“没有报了少林寺的血海深仇,熙官怎敢投胎。”

    我见两人就要动手,急道:“同志,电梯里地方太窄,能不能出去PK?”

    专诸也是看愣了,突然使劲勒住我的脖子问:“他是洪熙官,自创洪拳的洪熙官!”

    我使劲推开他,喘了口气道:“怎么,想跟人家比武?”

    苏轼和董小宛一听,慌了:“别介,我们出去。”

    也不知谁伸手一按,电梯居然上去了,大概也是人太多了,忽然使劲晃了一下,洪熙官子摇了几摇,突然说了句:“怎么回事?”然后死死靠住后的轿壁,不敢多动一步。

    “不会!”我没想到洪熙官居然晕电梯,八成是不习惯失重的感觉,白眉一看机会难得伸手就点洪熙官的位,洪熙官反手擒他腕子,却被白眉缩了回去,随即抬腿反攻提出一脚,不想电梯上行中脚下不稳居然滑倒在地,被白眉趁机上前补了一指,可怜我们的少林义士就这么被人暗算了。

    洪熙官盯着白眉怒曰:“白眉,今落在你手,我洪熙官绝不会屈服。”

    白眉很无奈地摇头:“我说大侄子都过去好几百年了,有必要还记仇吗?”

    他按开电梯,嗖的一声窜了出去,我跟着出去追他:“臭师父,你就这么跑了,怎么渡天劫?”

    白眉前脚刚要下梯,被我一句话说得垂头丧气,扭回头说:“死徒弟,我就知道不该收你。你,我怎么和他化解恩怨。”

    “想化解没门?”洪熙官在电梯里听见我们对话,喊道,“用不了一炷香的时间我就能冲破道,到时我一定还能找到你。”

    白眉一听掉头就走,我赶忙上前拉他,却听后面专诸应道:“兄弟我佩服你,这人暗算你不地道,我替你摆平他。”跟着从电梯里杀了出来,挥舞着菜刀直奔白眉而来,吓得苏轼和董小宛赶紧从电梯里躲了出去。

    我心说这算怎么回事,不越掺和越乱,扑上前就去拉他,白玉堂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一看笑道:“打架吗?算五爷一个。”他跳过来就要和我们动手,我赶紧把专诸撇给了他,下去追白眉。

    迎面正撞上狄青,拉着我问:“干什么呢,慌里慌张?”

    我说:“不得了,洪熙官来了,正找我师父白眉的麻烦,两人的梁子结得太深不好劝解。”

    狄青一听有点糊涂,火烧少林寺那出他不太熟,就说:“要不我帮你劝劝?”

    我说:“好,你去帮我堵白眉,把他给绑回来,我去劝洪熙官。”

    俺扭头回去,躲过正在掐架的白玉堂和专诸,回到电梯里一看,怎么人不见了?

    四下一看,居然跑展昭房间里了,两人对着电视上播得武侠剧胡侃:“要不还是功夫片好看,多写实啊!”

    洪熙官听展昭感叹,也认同道:“这位同志的腿功不错,而且和我一个朋友的法好像。”

    “和你朋友很像?人家李小龙练得可是正宗改良过的咏拳——截拳道。”展昭很是惊讶,话说电视上播得正是李小龙得意之作《精武门》。

    洪熙官更是惊讶,拉着展昭一个劲追问:“你怎么知道我朋友严咏的名字?你知不知道她在哪里?”

    我一看这不越说越乱,赶紧上去拉开,给展昭使眼色:“这位是洪熙官,新来的客人,这位是展昭,外号南侠。”

    “展昭?”洪熙官好似听过《七侠五义》,知道展昭的名字,大为不解,“那不小说里的人物?”

    展昭却似不知洪熙官的名号,毕竟差了好几百年,就点点头自美:“不错,正是在下。”

    我把洪熙官拉出去说道:“你不也从清朝穿越了好几百年来到现在,就别管人家了。”

    临到门口洪熙官还是推开我说:“不成,我还是得找白眉报仇,你说他在哪里?”

    “那个?”我挠挠头,心说怎么才能转移他的注意力。

    忽然外面有人喊道:“臭李四,为什么抢我的汉堡包?”

    李四回道:“小孩子吃那么好干什么,你李大叔天天要看门,急需补充营养。”

    我灵机一动,没想到正遇见李四抢艾虎的东西,赶紧怂恿洪熙官说:“洪大侠,外面有人需要你去行侠仗义,赶紧出手。”

    洪熙官早就按耐不住了,捋捋袖子说:“光天化,朗朗乾坤,强抢小孩子的食物实在太可耻了,看我洪熙官教训他。”

    却见他一个飞腿出去,土匪李四惨变猪头,趁着洪熙官大显神威的时候,我把和珅叫过来,让他等会儿带着洪熙官去庆功,顺便把这位大侠支开。

    我偷偷下去找白眉,再给他们调停调停,话说狄青拉着白眉正在岸边的草地上喝啤酒呢,见我过来狠狠又灌了一口说:“怎么样,骗走了没?”

    “这会儿是支开了,可总得有碰面的时候,早点跟人家和好。”我摇摇头说,“要不要我施展一下移魂术,给你们消除一下记忆?”

    白眉说:“得了,我是不想再犯嗔戒,以为我真怕他们啊?”

    “不怕你就再把他们摆平啊!”我正想埋汰他几句,王老五又来电话,接通了却听领导说:“在哪儿呢?等会儿接个人。”

    我说:“又谁啊?最近太频繁了,对体不好。”

    王老五曰:“你说什么呢,我这也是被的,洪熙官被我送走了,他兄弟方世玉又过来了,看不见他师兄不愿意,说是要把我这里给拆了,我只好送他来跟洪熙官团聚。”

    我说:“别啊,我这儿还有个宿敌呢,再来一个不乱了。”

    谁知领导根本不听我解释,直接挂断电话,我愁眉苦脸看着白眉说:“又来一个,方世玉!”

    白眉一听,扑通一声直接跳湖里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史上第一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