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求收藏)五鼠闹东京(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心不在焉 书名:史上第一宅
    ( )    看来只有双刀赴会了,我和展昭立马打的过去,话说这次上换了些元,终于不用再去银行验钞了,到了游乐园门口我和展昭买了门票,挤进慢慢的人海之中。

    话说这一次五鼠的目标会是什么呢,我问展昭可惜他也毫无头绪,不过以俺神奇的第六感猜想,接下来不是白玉堂就是蒋平,如果是蒋平很可能回去水上乐园,如果是白玉堂我就猜不到他会布下什么圈

    于是兵分两路,我去水上乐园,展昭去其他地方,我猜想他们最终还是要去东京塔,无论是否有结果,一小时后都在门口集合

    和展昭分手,我一路来到水上乐园,开始搜寻是否有蒋平的踪迹,一个小丑挡到我面前,伸手问我要不要买票,我说不买不买,心说人都没找着,买什么票?

    小丑同志把手往回一缩,一副好害怕的样子,忽然给我变出了一束花,我说你没事演什么魔术啊,刚一分神脑中忽然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条件反地往后一扬脖,那么巧正好躲过花束里刺出来的一根峨眉刺。

    我勒个嚓,这小丑肯定是蒋平冒充的,却见他把花一扔,冲我摆了摆手,忽然转一个马车轱辘翻到了游泳池里。

    这厮不就是想激我和他水上一战吗,反正你三个大哥都是我手下败将了,也不差你一个。

    我当即加速冲刺,飞跨栏,施展超人变的手法,在一瞬间换了游泳服跳进了水里,也逃了一回票,等我从水里冒出头来,却见蒋平也换了泳装匍匐在水面上,向我招手示意。

    想让我过去,没那么容易,我一掌拍在水面上,激起无数浪花,溅得蒋平眼睛都睁不开了,才一个猛子扎了过去,将他按进水中。

    蒋四爷水下的功夫果然也不是盖得,子滑的跟泥鳅似的,几个照面已扭转局面反而差点把俺给按到水底下,我赶紧挣脱开了,暂时离得远点,心说还得扬长避短,近搏斗不是俺的长项。

    我接连施展内功,妄想制造水浪将对方击败,谁知蒋平却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个帆板,踩在上面忽然借助水势自上而下凌空袭来,其姿势活似海里的鲸鱼,一个躲闪不及,竟被他以掌风在胳膊上割开了个口子。

    这一招太诡异了,我连连中招,血水都染红了游泳池,这般被动下去可是不妙,我转念一想,只有兵行险招,忽然催动功力全面进入七煞境界,瞬间冬狮郎释放出冰龙,将整个游泳池冰封。

    也难为蒋平逃得够快,立在帆板之上,剑鱼般跳到了旁边了栏杆上,嘻嘻笑道:“这么快就结束了,真没意思。”

    “你错了,你已经O了!”蒋平没有想到的是,在他逃出去的刹那我亦使出瞬移的法,奇迹般来到他后,手掌按在他背脊上的大

    这是第一次同时妄想转生两种心法,小试牛刀却十分管用,蒋平愣在那里却是有些惊讶:“好诡异的手,怪不得我的兄弟都败了,可惜四爷吃软不吃硬,休想能从我嘴里掏出些什么?”

    我说:“俺要想知道些什么,还用亲自问你,江湖上有一种邪术叫读心术,我可以从你的大脑读出你的心思,不够有些后遗症……”

    “什么后遗症,你小子别折腾你四爷!”蒋平有些急了,就想硬冲了出去。

    我说别动,连点了他两个位:“这么不配合,我还是得用读心术啊!”

    “别啊兄弟,你是大英雄,不会玩这种下三滥的手法吧?”

    到底是蒋平,嘴皮子就是溜,我反问:“我是不是英雄,得看四爷说不说实话,你只需告诉我你们究竟要做些什么,我这就放四爷咱们下次再来比过。”

    “那不成出卖兄弟,不是四爷做的事!”蒋平一边充着英雄好汉,一边又换了副口气说道,“可四爷的命也金贵,兄弟你还是找老五去吧,他就在通往港区的地铁上,去晚了就来不及了。”

    “不会吧,难道五爷要去炸地铁去?”我都无语了。

    蒋平嘿嘿一笑:“你猜,猜不中可得放四爷走。”

    “去你的,四爷你太无赖了。”我推了蒋平一把,解开了他的道,“放心吧,我苏天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咱们一切的恩怨都在东京塔上,做一了断。”

    “够英雄,四爷记住了。”蒋平冲我一拱手,跳下护栏,买了个冰欺凌扬长而去。

    你说你走就走呗,还装什么帅,要不说翻江鼠最是童心未泯。

    既然过了蒋平这一关,接下来只好去地铁上会白玉堂去,我回到游乐园门口和展昭会合,这家伙等了好久,一见我就问出什么事了,不是又被警察盯上了。

    我看懒猫同志真是在拘留室里待怕了,就说:“走吧,咱们去会你的老相好锦毛鼠白玉堂。”

    又一次我们打的匆匆来到地铁入口,我和展昭买票进站坐上了驶往东京港区的电车,不知道白玉堂是否已经上了车,我和展昭惴惴不安地四下搜寻着对方的踪迹。

    其实这样做危险的,展昭现在想必已是被通缉的人物,在电车上过分活跃很有可能被人认出来,后来我让他坐在那里给我把关,我负责四下搜寻,又找了一会儿还是没有结果,忽然遇见前面有位喝醉酒的大叔,骂骂咧咧的在找事。

    我本来就很烦了,在遇见这么个主,真想一拳把他揍到月球上去,正是这时惊人的一幕发生了,那位大叔忽然调戏上了一个腼腆的OL女士,仗着酒后失态趴在人家面前喷着酒气说了一大堆语,我看对方脸都红了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心说要不要多管闲事,这是很好的结识本美女的机会,可是俺有要事在又不方便抛头露面,稍一犹豫,忽然有人抢在爷的前面而出了。

    “你这个臭老头,不知道礼义廉耻吗?拉着人家姑娘一个劲乱来,俺白玉堂可是看不下去了。”

    我晕,白玉堂怎么自动现了,我揉揉眼睛的确是在电玩店打过照面的白五爷不假。

    却见白五爷大显神威,把猥琐的大叔拦腰抱住了,来个潇洒的过肩摔,当即引来一片掌声。

    这个时候我还不好意思趁火打劫,毕竟人家是在行侠仗义,咱不能没有公德心,我反手把后面的车门给挡死,阻止车上的警务员过来询问,然后一把拉住还在圆圈致谢的白玉堂走向里面的车厢。

    “白五爷你倒是好威风,兄弟佩服得紧。”白玉堂一见是我,面上仍是潇洒的微笑,下面却动手和我掰起了腕子。

    “老弟你也太没把子力气了吧,怎么像个大姑娘。”白玉堂用言语激我,妄想让我分神。

    我说:“呸,你才是大姑娘,这里伸不开手,咱们到车顶上折腾。”

    白玉堂喊了声一二三,我们两个齐齐松手从两边的窗户窜了出去,翻来到车顶,白玉堂抱着手一脸不羁的笑容:“动手吧。”

    我说:“来就来,咱是玩摔跤还是自由搏击?”

    “怎么都成,反正五爷就要把你揍成猪头。”白玉堂揉就扑了过来。

    反正他也是瞎想,我们两个拳来脚往,斗得难分难解,白玉堂越都越来来劲,自言好久都没这么爽了。

    我说:“想要哥们以后陪你,就老实交代你们还打算做什么?”

    白玉堂一脸倨傲,死活就是不说,我心想不能再这么耽误下去,关键时刻又小宇宙爆发,给他来个乾坤大挪移,带着白玉堂还有车里的展昭穿越到了东京铁塔之下。

    一下子来到了目的地,连白玉堂也懵了,展昭摸着脑袋问我:“咋回事,世界末了?”

    白玉堂看了看他,冷笑着问我:“他谁?御猫?”

    我说:“yes!你可算找着人了。”

    白玉堂使劲摇头:“太让五爷失望了,御猫啊御猫,你堕落了!”

    展昭望了望白玉堂,也惊讶得很:“你是白玉堂,怎么没以前帅了?”

    白玉堂一听恼了,过去就要掐展昭脖子,两人不顾体面地开始扭打一起,害得我上前把他们分开:“都消消气,不是小孩子了,没事别斗得死去活来的?”

    两人好不容易被我劝开,依旧互相鄙视着,我心说还真是前世的冤家对头,遇上了就对抗到底。

    我问白玉堂:“你兄弟们呢,啥时候过来?他们输给了我,是不是不敢来了?”

    白玉堂嘿嘿冷笑:“谁说的,咱们还有最后一局没比完呢?”

    我说:“别逗了,二次元都跟我交代了,他们纯粹是把你们当枪使。”

    说到二次元白玉堂倒是没有什么意外,他依旧很倨傲地说道:“我们也没打算完全听他的,只不过想找到展昭,搞清楚前尘往事。”

    “就为了这个,你们搞出这么大动静,接下来还想干什么,炸了东京铁塔?”

    “那倒不至于,有句话你没听过吗,过去戏文里都有,五鼠闹东京,猫儿不得闲。”

    白玉堂洋洋得意说出最后那句话,展昭听了都快哭了:“为啥又是我受罪?”

重要声明:小说《史上第一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