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懒猫的危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心不在焉 书名:史上第一宅
    ( )    话说我给展昭报了名,去参加电视台的擂台赛,并开始为期一个月的集训,天天折腾展昭起来锻炼。

    好久没有试过早上到公园里锻炼体了,还是不少老头老太太,我和展昭两人穿着运动装,一路小跑做着有氧运动,一天的目标至少要绕着公园跑两圈。

    然后这不算完,接下来蛙跳五百下,俯卧撑五百下,找棵树引体向上五百下,才算做完。

    接下来自由搏击时间,我和展昭单打训练,作为他的教练我必须严于律己,痛下狠手,力争每天都把他胖揍一顿,不然这家伙没有危机感。

    几天下来,展昭才发觉我怎么武功这么高,老是把他打趴下,可恨展昭打拳击的出,那也是练就了一不死神功,每每倒地不支,都能顽强站起,再与我斗上三百回合。

    训练进行的基本顺利,过了几天狄青他们手痒了,也非要加入我们当中,然后呼呼啦啦又来了好几位,我说正好多来几个有个伴,于是俺的队伍扩大到十来个人,除了狄青,专诸、双侠、沈仲元、欧阳全来了,最可恨张三李四也非得来凑闹。

    每一个人来的理由都很特别,双侠说:“我们得自己未来的妹夫,万一打输了岂不丢人,万一残废了岂不害人(丁月华)?”

    展昭气得指着自己鼻子问:“我有那么不堪吗?”

    狄青说:“锻炼体,保家卫国,不找我我也会这么做,所以没什么特别的。”

    我说:“还是大哥好人,就你实在。”

    欧阳说:“该减肥了,不能再大意了,你们这不是减肥健美班吗?”

    我说:“欧阳大爷,你刚从缅甸回来还没回过神吧?”

    专诸说:“老是待在厨房,棱角都磨平了,该蓄蓄杀气了。”

    俺内牛满面:“专爷V5。”

    张三李四说:“来这儿是不是可以领便当啊?”

    我说:“滚蛋,你们两个来拆我台的。”

    沈仲元说:“俺是来浑水摸鱼的。”

    我们大家说:“你就慢慢摸吧去。”

    于是我们每天拉大队在公园里跑步,陪展昭做特训,差点都被别人误会成国家武术队的了。

    但是效果还不错,每天关公战秦琼,狄青斗双侠,专诸VS欧阳,欢乐无穷ing……

    一个月的时间眨眼过去,该是上台比赛的时候了,临行前丁月华过来给我们送行,大包小包地给展昭送东西:“这是给你换洗的衣服,这是给你备得零食,这是给你准备的mp3还有psp,无聊的时候就娱乐一下,我的照片给你存手机上乐,钱包还贴了两张,想我了一定要多看两眼……”

    说着说着还哭上了,一把抱住展昭又是鼻涕又是眼泪:“展昭!你不准给我认输,你不准给我丢人,受伤的时候你就想想我,打不过别人的时候你也想想我,等你胜利归来的时候,我会……”她突然压低了声音,贴到展昭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然后我们就看见展昭的脸都红了,跟红领巾一个颜色。

    这都说什么了,展昭又是兴奋加害羞的,就见他马力全开,一下子跳到汽车顶上了,大喊道:“驾!”

    我说都来到这个时代好几年了,还把汽车当马骑啊,也都兴奋过头了吧,在场所有人都特别想知道丁月华对他说了什么,能激动成那样,白眉偷偷在我耳边冒了一句:“她说会送给他一份意想不到的火辣甜点。”

    我晕,太惹人遐想了,看不出丁女侠这么敢敢恨,我服了。

    俺赶紧把兴奋的展昭从车上拉下来,推进后座开车走人,此一去许胜不许败。

    我们一路赶到了电视台准备参加今晚的比赛,话说早有马城介绍的熟人来接待我们,先给我俩安排下住的地方,然后透露了些况,说这一次搞得是跟外国人的联赛,让放开了打,能赢就赢,没什么内幕,不怕穿小鞋。

    临走我给那人塞了条烟,怎么着也不能让人白忙活,说回头还得请他吃饭,然后看看还在兴奋中的展昭告诉他丫的,关键时刻别给我分神,先去冲个凉去。

    闲话就不扯了,晚上比赛。

    今天的对手是个泰国人,上场前先各自表演一段拉拉人气,那家伙一上场就学着托尼·贾玩儿什么挑战极限,又是凌空翻踢破木板,又是翻跟头玩劈叉,又是飞踩过人桥秀灵活。

    我一看不错,还蛮给力的,就是缺点创意,问展昭有信心没?

    展昭满不在乎地打个哈欠:“你说谁?有必要回答吗?”

    我看着他好像心不甘不愿地上了台,就知道这家伙来状态了,展昭秀得是什么,自然也是灵活,毕竟人家以前是当过御猫的。

    却见展昭懒洋洋的上了台,好似一幅貌不惊人的样子,还一个跟头差点摔倒在台上,可当他一定住形,就一下子动了起来,当时满场的人眼都花了。

    这还是人吗,一会儿嗖的一声消失不见,爬到了天花板上,一会儿飘忽间落地,四下兜了一个圈子,人影晃动的你几乎只能追得上他的影子。

    这时连来的训练就看出成果了,这样的手分明只有民工漫画火影里才会有的场景,堪比影分术啊!

    一时掌声雷动,完全压过了方才的泰拳小子。

    休息片刻,准备较量,这一场稳胜券。

    第一回合,拳手到位,场上裁判互相介绍对方,然后吹哨开始。

    却见两人拳来脚往,彼此先试探下了会儿,泰国小子手果然灵活,像猴子似的满擂台乱爬,可惜展昭也不差追着他股后头打。

    我怎么越看越像生气的家长在打孩子?

    三分钟转眼就到,第一回合结束,双方平分秋色。

    我靠近擂台给展昭打气:“怎么着不适应?以前都是先挨打,现在得先打别人,要不要扮猪吃老虎?”

    展昭把头一低:“不好意思,我瞌睡了。”

    喂喂,你怎么这个时候睡着了,我无语。

    第二回合开始,对手上了台展昭却还没有反应,和裁判两人望着还稳坐钓鱼台的懒猫同志心说这怎么回事?

    裁判很不满意地上去拍拍展昭的脸:“喂,该上场了!”谁知展昭还打起了呼噜,气得裁判硬把他拉到了中间:“你这个同志太不像话了,比赛的时候怎么能睡着?”

    展昭站了那里,歪歪扭扭的,就像是随时要倒地一样,我在台下一看,就知道来状态了。

    果然比赛铃声一响,就在对方旋风一般的连环踢攻倒自己面前的瞬间,展昭忽然睁眼一击左勾拳,正中对方腿弯那里,破了那凌厉的回旋踢,然后连环两脚把泰国小子踹下了擂台。

    这一下震惊全场,那一记漂亮的左勾拳,引来掌声雷动。

    话说下一场乃是三天后,我看着裁判不可思议地宣布胜利者为展昭,心说好戏还在后头。

    接下来两场比赛,毫无意外都是压倒的胜利,展昭的名头开始越来越响,我对展昭说:“想没想过有夺冠的一天?”

    展昭摇摇头:“我其实只想睡大觉。”

    “切!”我忍不住鄙夷了他一下,“你就没事装高人吧,明天是你最后的对手,据说是个美国职业擂台赛的冠军,空手道好几段,还精通拳击跟摔跤,当心明天老马失蹄。”

    展昭居然连吭都不吭,睡着了。

    我心说明天这场比赛我得加加料,一定要给丁月华留下最深刻的印象……

    ————————————场景切换,决赛当晚——————————————

    话说终于熬到了这一刻,望着满场激动的观众,还有台上兴奋的主持人还有嘉宾,为什么我会有一种冲击奥运会的感觉?

    美国选手在万众期待之下,华丽登场,引来无数饭丝狂吼叫,主持人趁机加以评点,将对手鼓吹得无以伦比,想必是为了等会儿咱们中方取胜后做一强烈对比。

    然后是展昭上场,没有任何噱头,依旧是懒洋洋的那个样子,全场一片冷静,主持人都愣了,好半天才冒出去一句:“中方选手是新参加咱们节目的雄飞,初出茅庐,一路过关斩将,相当有潜力的一匹黑马。”

    就这么算完了,知道是黑马你也不多鼓吹几句,我说你就厚此薄彼吧。

    废话不多说,比赛开始,美国选手果然不是盖的,一上来就是雷霆霹雳,与展昭缠斗在一起,展昭依旧是拖延战术,他强任他强,他横任他横,只管无精打采地守个滴水不漏。

    我想他还是打算第二回合来个华丽丽的逆转,可惜俺不会随你的愿了。我在台下遥手一指,一道无形剑气勘堪中展昭上的麻,登时他的行动为之一缓。

    便是这个空隙,对方一拳砸来,正中展昭脸颊,差点没飞出擂台去。

    这一下展昭可受苦了,着了我的暗算,接连失手被对方胖揍了一顿。

    一拳、两拳、三拳……他的额头开始冒出鲜血,他的脸颊微微浮肿,血水混合着汗水几乎挡住了视线,展昭越来越被动了,但他依然倔强着,站在擂台上。

    就像传说中的洛奇!

    我拨通了电话打给了丁月华,而对方也正焦急地想要打电话问我,我故意用沉的声音说:“展昭在用他最大的努力去拼搏!”然后我开通了视频通话,让丁月华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第一手的况。

    展昭仍在拼搏……

    第一回合结束,气喘嘘嘘的展昭躺在那里,对着电话那头的丁月华摆出了一个必胜的手势。

    丁月华忽然哭了:“展昭,你是好样的!无论输赢,我都会兑现我的承诺,给我的侠客。”

    “不!”展昭倔强的站起,“我一定会赢的,为了你,也为了我自己的尊严。”

    第二回合开始,展昭依旧拔地站在那里,空门大开。

    他放弃了防守,放弃了躲避,他选择了同归于尽的打法,当对方的拳头落在自己上的时候,他也要自己的拳头狠狠地回击过去,无论落在什么地方也好。

    那一刻,我看到一个强大的小宇宙,在我面前爆发。

    哭泣的拳头,无人可挡,我看着展昭一拳又一拳的回击,我看着展昭一次又一次的站起,他的形象在那一刻慢慢高大,仿如一座跨越不过的高山,横亘在对手面前。

    此消彼长,他的对手渐渐胆怯,展昭的力量却慢慢回来了,决战在第三回合。

    休息的时候,我凑到展昭边,若无其事地安慰了他几句,趁机解开了他的麻

    当比赛铃声响起的时候,我转离开了赛场,结果无需关怀,胜利只属于展昭。

    我在街边的超市买了两罐红牛,预备等会儿和展昭一起庆祝,电视上在播新闻联播,一条国外的消息引起了我注意。

    本东京发生一起恶抢劫事件,五名匪徒劫持了一家电玩店,绑架了电玩店老板以及一名记者当人质,口口声声说要在二十四小时之内找到展昭这个人,如果不然他们就会攻击电视台,将战火扩大。

    据当时目睹事件发生的本群众说,他们互相自称什么卢老大、韩老二、徐庆、蒋平还有小白,怀疑可能是籍华裔。

    我看完新闻当时晕了,这不是五鼠兄弟了,怎么跑“东京”去闹了,正这时展昭出来了,在后面使劲拍了一下我说:“你怎么先溜了,太不够意思了,也不看我领奖杯。”

    我一指电视说:“别提你那奖杯了,五鼠兄弟来找你了。”

    “啥?”展昭有点懵了,揉着脑袋说,“我刚才头上挨了好几拳,你别吓我。”

    “吓你什么?”我拉着他赶快上车,“作者说了,下一篇《五鼠闹东京》。”

重要声明:小说《史上第一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