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欢乐英雄(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心不在焉 书名:史上第一宅
    ( )    第八十八章欢乐英雄

    我与雪儿会合,汇报了这次的工作,雪儿难得夸奖了我一回,说任务完成得不错,等级大大提升,目前就剩最后一个任务等着我去完成了。

    我说:“那我可舍不得,要不咱再多申请两个任务,一下子说离开怪怪的。”

    “你就和雪儿贫嘴吧,反正我是巴不得送你走。”雪儿难得害了回羞,扭捏着说,“富贵山庄你听说过吗?这一回你得去帮郭大路了。”

    “欢乐英雄?他们出什么事了?”老实说这个可是我最梦寐以求想结交的朋友,我很兴奋,“要我怎么做?”

    “很简单,你只需要去做富贵山庄第四个客人。”

    第四个?加上王动,那我岂不是应该算第五个?

    郭大路真的很大路,王动却不动。

    燕七刚从外面带回来只小猫,林太平却还在赏着院里的梅花。

    而我此刻就站在他们面前,使劲打了个喷嚏。

    “呦,这位朋友你是感冒了,还是迷路了?”燕七笑嘻嘻的看着我,又瞅瞅郭大路大概觉得我们两个有几分神似。

    郭大路依旧很大路的过来和我打招呼:“我这个朋友开玩笑,你别听他的,阁下来这里是不是要投宿?我们这里可有的是空房。”

    “这里什么时候成他的地方了,我还真不知道?”王动躺在唯一的那张上,依旧懒得起来。

    我就开门见山的说道:“我叫小苏,是个穷鬼,最近被人追债无路可退,几位若不介意,能否容我多住几天。”

    燕七拍了拍郭大路说:“反正这里什么也没有,朋友大可想待几天就待几天,只是我这位朋友傻乎乎的,你可别被吓住。”

    郭大路也不生气,反驳道:“你最聪明,没事就带回来些小狗小猫什么的,人都快给饿死了,你倒是也整回来些好酒好。”

    一直在赏梅的林太平终于忍不住插言道:“你们若是很有兴致,不妨出去逛逛,在下赏梅的时候实在不喜欢有人打扰。”

    “走就走,交上这样的朋友还真是三生有幸。”郭大路气呼呼地推门出去,燕七却笑嘻嘻地跟在后面,而我找了个空地躺在那里准备眯上一觉,挨到晚上吃饭。

    天黑以后,富贵山庄里更显得清冷,王动终于睡不着了,因为他的肚子开始抗议,而赏梅的林太平也赏不下去了,因为天黑了也更冷了。

    两个人聚在一块儿开始抱怨:“这么久郭大路也该回来了,就算是去偷馒头,也够偷好几十个了。”

    “莫忘了还有燕七,你没发觉他总喜欢和郭大路捣乱吗?”

    我一听那是自然,人家那是心有灵犀、一见钟,感就是在吵架中慢慢升温的。

    等了一会儿,王动终于动了,可他不是去找人,却卷了一破棉被把自己裹成了个圆筒。

    也许王动的动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特别的形象,你看他往棉被里钻得动作,再没有比这麻利的了,整个人钻进去刚刚好密不透风。老鼠在他周围跑来跑去,竟也把他当成了个死人。

    一旦睡着了,王动就又不动了。

    林太平和我看得叹为观止,我怂恿他上去看看王老大死了没有,结果王老大连眼都没睁,只有一句:“我还没有死。”

    “老鼠爬到你上,你也不管?”林太平没好气道。

    “我从不跟老鼠打交道,也不跟它们一般见识——只有猫才会跟老鼠斗气。”

    本人表示认同:“这里的确应该养只猫。”

    “本来有只猫,燕七带回来的。”

    “猫呢?”

    “跟山下的公猫私奔了。”

    我们俩瞪大了眼睛,看了他很久。

    幸好这时郭大路回来了,他还带了不少客人,一个提篮子的小姑娘,一个大人,两个小孩。

    我知道这是郭大路白天的‘艳遇’,王动很神奇地看着他们自我介绍:“我是酸梅汤,他是我堂哥飞豹子,还有两个小表弟,小金刚、小玲珑。”

    姑娘很漂亮,孩子很可,今晚上就是要住一宿,望着人家好心带来的饭菜,王动只有叹息:“这地方好久没有这么闹了。”

    所以当郭大路安排对方住下以后,王动只有一个问题:“有件事我越来越不懂,这地方究竟是你的,还是我的?”

    “那我呢?”我趁火打劫也跟着凑闹,“我没有可口饭菜,也没有可的堂弟,今晚是不是也就没有住的地方了?”

    燕七拍拍我笑道:“放心,如果真的没有地方,你就找这位郭大少,他的房间还很空,完全可以让给你。”

    这下郭大路不好意思了:“你是客人,怎么能让你受委屈,我想起里面还有一间屋子,要不王老大咱让给他?”

    王动没好气道:“你就看着办。”

    于是我在富贵山庄也有了一间自己的客房。

    第二天一大早,郭大路比谁起得都早,特殷勤地去打水。

    王动难道起得早一回,却看见林太平在四处乱找什么东西,他忍不住问道:“你在找什么?”

    林太平找的自然是洗漱的家伙,他老兄可是特别讲究的人,然而在懒得出奇的王动面前也只能甘拜下风。

    因为王动在燕七的威之下,才很勉强地含了一口水,抹了一下脸,便算是洗过了,而且还是大洗(原话就是小洗若这么麻烦那还得了)。

    然后可怜的林太平就被疯了,满地打滚做惊醒状:“我想通了,我想通了,……为什么以前就一直想不通呢?”

    唯独郭大路却在装样子,认认真真地在洗脸,洗完鼻子洗脖子,擦完衣服擦靴子。

    我说:“你这完全是准新郎娶媳妇的标准。”

    燕七把又黑又脏的抹布往我面前一举:“你要不要也洗洗。”

    我接布在手,擤了擤鼻涕。

    郭大路忍住没吐,忽然想起昨晚来的酸梅汤一家子,慌里慌张冲出门去找人家:“我去瞧瞧他们醒了没?”林太平也跟着凑闹去了。

    王动瞥了剩下的燕七和我一眼:“你们为什么不去?”我替燕七回道:“也许人家根本不像是跑江湖卖艺的。”

    很快我们听到郭大路的喊声,我想他一定是发现人不见了。

    人不见了还不算惊讶,更惊讶的是还多了五口箱子,箱子上面还有纸条,写着聊当房租,敬请收下。

    打开了自然都是各种各样的元宝、珍珠、翡翠,郭大少说这里的铜臭足以把很多人给熏死,本人表示同意:“你可以把它捐了。”

    很明显这里有蹊跷,昨天晚上并没有这五口箱子,今天早上却突然冒了出来,我待了一晚上一直很想知道这箱子是怎么变出来,看了那么多年书我一直很想知道答案。

    大家伙围着几口箱子讨论了半天,燕七的观点是谋论,很快得到王老大的附和,郭大路还天真的在为他的酸梅汤辩论,林太平比较实际很关心怎么处置,他认为应该都送给穷人,而我只有一句话:“在送出去之前,是不是应该先把它藏好?”

    关于收藏的地点,我们有了一致的看法,那就是王老大那张又破又旧的

    藏好了箱子,郭大路第一个出门:“既然藏好了东西,我们很应该出去打听一下,何况手里也有了点银子,总不能再亏待肚子。”

    燕七望着他手里的那锭金子,跟了上去:“人总有个毛病,有了钱就会乱花,如果两个人互相监督着,也许就不会那么乱来了。”

    王动只好叹气说:“既然这样我也得去看看,否则这两人只会迷路?”

    林太平无语地看看我,也走出门口:“如果你跟得上,也就来吧。”

    而我自然跟在后面,今个也许就要去麦老广的饭铺吃烤鸭。

    麦老广的饭铺卖的是烧腊,居然他卖的烧腊在附近十里都是独一无二,而且他的饭铺只卖烧腊和白粥。

    尽管如此,麦老广的生意依旧红火得很,尽管整个饭铺只有他一个人,而郭大路这些穷鬼却还是他的常客。

    没钱的人却未必舍不得吃,郭大路当了宝剑就是在这里买的第一支烧腊,所以这一回他们没有先去当铺,而是直接来了麦老广的饭铺。

    麦老广很上来招呼:“点解突然有钱了?”他大概也很好奇怎么山庄四人组变阔气了,而且还多了一个变成五人众了。

    郭大路用半生不熟的广东话点菜,要了烧鹅烧鸡还有烧酒,接着打听街上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从麦老广嘴里他能打听到什么,都是些八卦,直到三个怪人走进饭铺,我们的目光才被吸引到别的地方。

    来时是金毛狮、夹棍还有卧底的黑衣人,老实说我一直很想知道黑衣人的真实份,他为什么这么酷?

    郭大路打量这三个人跟打量怪物似的,上上下下好生看了够,他们一直认为黑衣人是个杀手,而且其他两个呢?

    燕七说又高又瘦的是夹棍,最擅长的就是严刑供,而且没有人是他不出口供的,金光闪闪的则叫金狮子,最大的特点就是鼻子。

    我一看那鼻子确实大,比传说中的还有大上一些,绝对不止占了三分之一的脸。

    那这三个人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燕七说他们是捕快。

    捕快的耳朵往往很灵,所以当街上有人吵架时,夹棍很快就跑出去了,虽然那看似只是小两口在闹别扭。

    没有人想到夹棍居然跑进那家人里,把男人揪了出来暴打了一顿,而且他有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你是不是凤栖梧?”

    那人明显很怕他,颤抖着在求饶:“你知道我不是的。”

    可惜夹棍的手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打算,直到对方再也受不了,他才编出了一谎言:“我找的只是凤栖梧,如果你能说出自己的来历,我可以保证放过你。”

重要声明:小说《史上第一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