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月夜留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心不在焉 书名:史上第一宅
    ( )    我告诉雪儿,今晚能不能大醉一场,雪儿说只要不耽误明天的安排就成,我看着陆小凤他们去皇宫见皇上,自己却偷偷跑到偏的屋顶上独自饮酒。

    这样的夜晚其实喝得一塌糊涂才更符合意境,我躺在屋檐之上,天边的月亮仿佛近在眼前,伸手便能捞着,我悠悠吟道:“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忽然旁边有人接道:“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朋友好大的雅兴,在下可否与你共饮一杯?”

    一个风度翩翩的蓝衫男子飘落在我面前,手握一把折扇,隐隐竟有一阵飘香,我心头一动,这人怎么好像郑少秋?

    “朋友既有雅兴,何妨共饮?”我将手中酒壶扔给了对方,那人抄手接住,放在嘴边浅尝了一口叹道,“好酒,好酒。”

    “我听闻此地有一场惊世决战,特来一睹盛况,却不想这紫之巅已是空无一人,莫非是来得迟了?”他又叹道,脸上却毫无失落之意。

    我笑道:“阁下莫非就是香帅,想必也只有香帅才会有此雅兴,过来欣赏天上的一轮空月,却宁可错过惊世的一战。”

    楚留香微笑不语,将酒壶递给了我:“朋友想不想和楚某去冒一个险?”

    我心说有什么不敢的,一天之内叫我遇上杨过陆小凤西门吹雪叶孤城这么多想都不敢想的大侠,如今还有楚留香邀请我去冒险,为什么不敢?

    以前看了多少回电视小说,梦得就是这一天。

    我站起道:“香帅准备去哪儿,在下一定奉陪。”

    “大内,藏宝阁。”楚留香摸了摸鼻子,露出了他招牌似的微笑,我是越看越像秋官,到底这个位面是依据什么创造的,电视剧?

    反正我也喝多了,难得来古代一趟就当回雅贼吧,我说:“偷什么,您说吧?”

    “偷酒!我听闻西域又贡奉了一批波斯美酒,今晚大内闹异常,必然守卫松懈,所以便便宜你我了。”

    我一听这还真是符合俺一贯行事乖张的作风,当即拍板答应,我和楚留香踏着大上的瓦片,化两道人影,直奔藏宝阁去了。

    偷东西严格来说我不算外行,自打修炼了妄想转生,妙手空空的法门俺也练了不少,只是来到这个次元之后,发觉我的功力大打折扣,大概是水土不服的缘故。

    我跟在楚留香后,施展轻功也只能勉强跟上对方的足迹,想必香帅还给我留了面子,回头这个轻功我得好好再修炼修炼。

    藏宝阁外,楚留香信手解开大门上的铁锁,推门而入,我小心翼翼地问道:“这地方难道没有什么机关吗?”

    楚留香飘走在前头:“此地我来过多次,纵有机关也是空如无物。”他随手拿起一对玉杯转掷给我一支,然后飘去了里间。

    我接过玉杯一看,这玲珑剔透的,一定是哪国的贡品,正把玩的时候楚留香携着一坛子美酒又飘了回来,问道:“上好的葡萄酒,还能饮否?”我把杯子高高举起:“有何不敢,纵饮千杯又如何?”

    楚留香与我推杯换盏,喝得兴起,索一人坐在一个柜子上,遥相对饮,我说有酒无,委实可惜,若是来点小菜岂不更好,楚留香闭目遥思,忽然说道:“我知道京城有一家老字号,他家的熏味道非凡,而且总是卖到很晚,此刻若能弄上两斤岂不美哉?”

    我一听也来了兴致:“那敢好,不如我这就去买上几斤。”我刚要下去,屋顶却有人急道:“老臭虫你个骗子,这局不算,分明是你耍赖?”

    这谁啊,我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却听楚留香笑道:“那你还不快快认输,免得把酒钱都输给我。”

    跟着房上跳下一人,一脸的大胡子有些邋遢,拉着我说:“苏天啊你也太好骗了,他让你去你就去,我胡铁花说想喝酒你怎么不请我。”

    “胡大侠,你也想喝吗?”我把酒杯往他手里一塞,“别客气,这酒算我的。”然后回看了看楚留香,有点生气地说,“香帅啊,你怎么能拿我当赌注,俺可是崇拜你的说。”

    “非也非也,能让天下闻名的笔研客甘心替我楚某买熏,实乃生平幸事。”楚留香拱手笑道,“不过酒已喝完,月亦赏罢,徒然无趣,聊做笑尔。”

    “香帅若真是想吃那老字号的熏,在下倒是可以效劳,不过我却有个不之请。”我忽然有个鬼主意,这可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楚留香微微一愣,摸摸鼻子说道:“苏兄但说无妨。”

    “久闻楚留香轻功天下一绝,苏天仰望已久,不知可否赐教一二。”我心说要能学会楚留香的轻功,以后打架开溜保管天下无敌。

    楚留香哈哈一笑:“这有何难,你随我来。”他纵飘出藏宝阁,上了屋檐之上,我知道这是香帅要指点我轻功的法门。

    有了妄想转生的心法在,任何武学秘籍我都能一目了然,却见香帅于飞檐之上纵横穿越,姿飘绝,实不愧香帅二字,他不时念出几句心法,我铭记于心,跟着他的步伐踏步而去。

    楚留香突然飘下房顶,向皇宫之外去了,我见他法加快也不知是不是要考验我领悟了多少,于是紧跟在后却可怜胡铁花落单怒道:“老臭虫怎么不等等我。”

    我紧跟着楚留香的影一路追了出去,穿街过巷,也不知跑了有多远,我只觉得自己的法越来越漂移,竟觉得比以往轻松许多,想想当初上学一千米长跑那叫一个累人,如今几公里下来都不在话下。

    终于香帅在前面的巷口停了下去,却听他对着路边一个小贩说道:“老板,给我来二斤熏,再来一壶烧酒。”

    我一听感他是带我来饮酒吃了,我飘赶到近前,香帅面前已摆上碗筷还有一盘熏、一壶烧酒,我大剌剌坐下,举杯笑道:“谢香帅的美意,在下先干为敬。”

    香帅闻言哈哈笑道:“痛快!痛快!”

    胡铁花在后终于跟了上来,只听见他最后一句插嘴道:“喝酒吃当然痛快,可也不能少了俺老胡。”

    于是这一晚,我陪着楚留香和胡铁花这对黄金搭档,喝了个痛快。

重要声明:小说《史上第一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