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回到宋朝当太师(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心不在焉 书名:史上第一宅
    ( )    却说在御史台内,苏轼忽然承认了自己的罪状,我正纳闷之时却听苏轼款款说道:“话说苏某当年任凤祥通判时,不识时务,竟与自己的上司公然对抗,明知道秋季仪典事关重大,却宁可缴上罚金,也刻意不去出席,因而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至今想起来都十分愧疚。”

    他这么一说在场的人都不由洋洋得意起来,八成都以为苏轼你也有服软的时候啊,我却听出了点不对头来,心说苏轼这么大的文学家会这么没骨气,等着给你们扬先抑。

    果然苏轼口风一转又道:“还有另一件更为恶劣,当年我在杭州任上,发现边的小吏胡作妄为挪用公款,却知不报,替他隐瞒,实在是愧为地方官,愧对朝廷。”

    “不过,”就在所有人都等着出言嘲讽他的时候,苏轼却来了个大转折,“苏轼却知道那个小吏因为家母重病,无力筹款,乃是一时误入歧途,有可原,便代他补上那笔款项,而且自承其罪,甘受罚金铜钱八百贯。”

    这那里是坦白罪状,分明是孤芳自赏来着,那帮御史一看苏轼根本没打算认罪,都有点恼羞成怒了,李定使劲拍着桌子差点把惊堂木给拍飞了,我当即咳嗽两声说:“大家稍安勿躁,来的时候皇上交代了,不能不让人家说话吗,我看苏轼的态度就很好,给他记上清正廉明,体恤下属这几个字。”

    这回所有人眼珠子掉了一地,全部眼巴巴望着我,就差没张口骂出来了,估计在想我到底是不是来拆台的。

    我一看造反了你们,敢这么目不斜视地望着本太师,我也抢过惊堂木,使劲拍飞了:“你们干嘛,皇上让你们是来审案子,不是让你们发呆的,有赶快给我放。”

    李宜之眉头都快皱到西班牙了,硬着头皮又问:“你那《山村五绝》里写到‘赢得儿童语音好,一年强半在城中’是什么意思,‘岂是闻韶解忘味,迩来三月食无盐’又是什么意思,你不要自以为学问高明,就能暗着讽刺朝廷的新政。”

    我当即使劲摇着头,截下了苏轼的话:“李大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看这诗好的,前个皇上还夸这句诗呢,说新政是好的,就怕执行的人不好好办差事,你知道底下有多少人是奉阳违,你知道朝廷有多少政策到了下面都打了一半的折扣还多,所以说苏轼这是在给皇上提醒,是大大的忠臣。”

    这会儿所有人都明白了,我过来就是保苏轼来着,他们也不知道是不是皇上的意思,私下就有人嘀咕开了,局面一时有点失控。

    到底还是苏轼沉得住气,在下面哈哈一笑说道:“可惜,可惜。”

    李定有气没处撒,喝问道:“罪犯,你咆哮什么,说什么可惜?”

    苏轼也不在意,继续说道:“可惜手中无酒,否则当与太师浮三大白。”

    我在上面摇头晃脑,捏着胡须笑道:“客气,客气,今得遇苏大才子,实乃三生有幸。”扭头去喊我的家丁,“9543,立马回家给我取昨晚皇上赐的流香酒。”

    李宜之隐忍了很久,这时忍不住冷哼了一声,他和李定等人都是一门心思要踩死苏轼来讨皇上的欢心,这会儿被我碰了个软钉子,当然不肯乐意。

    于是这些人开始搬出大量苏轼的诗词,来加莫须有的罪名,最夸张的是把俺老爹“司马光”也给牵扯上了,我当时嘴里正含了一口茶,立马喷了出去,正吐下面呈送证供的小吏脑门上。

    我心说这会儿子司马光还没当权呢,你们就把他给牵连上,于是点头说:“这个得严查,马上把司马光招来。”

    这些人本来都打算把我给无视了,忽然听见这一句全愣了,好半天才有人吩咐:“去,按太师的意思传司马大人。”

    接下来审讯进入到漫长而无聊的扯皮状态,我全然无心听戏,只想等着老爹上场大闹天宫,有时冷眼看看这帮审案的人跟下面的苏轼一比,简直就是猥琐得像原始人。

    正在我瞌睡得要死的时候,监狱外面兴冲冲闯进来一队人马,直接把审案的这帮人给围起来,带队的是个胡子拉碴的将军,抄着一对金鞭说道:“谁这么大胆,敢传我们家老爷子。”

    我当时差点一个跟头从案几上栽下来,这不呼延庆(张三)吗,抓司马光(老爹)怎么他跑来了,正糊涂着呢,老爹在后面背着手露面了:“啰嗦什么,本大人如今就在这里,有什么指控你们。”

    他顺手抄过一把椅子,很不客气地坐下,然后冲旁边站着的苏轼一拱手:“东坡兄好,老哥我来跟你作伴了,这帮鸟人连我也告了。”

    李宜之个墙头草,见势不好第一个叛变了,立马向老爹拱手道:“司马大人说的那里话,只是请您来协助调查,绝没有问罪的意思,怎么连呼延将军也给惊动了。”

    张三淬了他一口:“放,老爷子的事就是俺的事,你说我能不能不来?”

    李宜之有点吐槽不能,愣愣的看着两人,心说你们到底什么关系?

    我一看赶紧下去圆场,把李宜之推一边了:“这没你什么事了,一边凉快去。”

    “老大你带人过来搅场子,算是哪一出?”我用手一指正要插话的张三,让他乖乖闭嘴,“我这边已经掌控全局了,您就配合点成不?”

    老爹破天荒没打击俺的自尊心,说:“行,你说着我听着,有不对的我找皇上去。”

    你找皇上?我看看他后那帮大宋朝特种部队,心说你直接武力威慑就成。

    于是翻回拿起那一叠叠苏轼的罪证(诗词),故意皱着眉头翻了又翻:“本太师深感痛心,为大宋朝有这么一位忧国忧民的栋梁,却被人狗眼看人低给告进了牢里,这是我大宋朝的悲哀,也是全天下的悲哀,皇上想要推行新政,你们这些做臣子的就不该动歪脑筋……”

    “想着告几个人,推敲点文字,就能升官发财,不能创造新的生产力,你们就是社会的蛀虫……”我正说得兴奋,老爹咳嗽了两声,示意我说重点,我于是改做结案陈词:“所以我替皇上传达他的意思,苏轼没有罪,而且有功。”

    “他最大的功劳就是让全天下人,还有皇上认清了你们这帮小人的真面孔,所以你们每一个人从今天起停职待罪,罚薪一年。”

    “啊!~~~”在场的御史集体崩溃!

    老爹满意地站起,拍拍苏轼的肩头:“老兄,恭喜你出狱了。”

    苏轼脸上露出个尴尬的笑容,忽然子一歪晕倒了。

    老爹上去掐掐他的人中说:“不好,绷得太久,饿晕了。”

    我说:“赶紧送我府上,海参鱼翅伺候着。”

    张三带队由一队呼家兵亲自送到了我府上,找来最好的名医调理了几,苏轼已无大碍。

    苏轼醒来第一件事便要离开我府上,我说:“你急什么,多养养子再说。”

    苏轼居然说不敢答应:“太师,你前所为虽让我刮目相看,但你我终究不是一路人,咱们还是江湖相望比较好。”

    我心说做了多少事,俺咋还是个大臣?旁边杜十娘又来拧我耳朵:“听听人家苏先生说的,你就是个大魂谈。”

    苏轼在旁边看得一头黑线,这个分镜头插得太凶残了,我正想打消他的顾虑,外面家丁通报说郭公公来了,我心说这会儿李四来干什么,于是赶紧出去迎接,还没到门口就被李四一把抱住:“老大啊,我们终于有希望回去了,老子再也不用嗲声嗲气的当太监了。”

    “你说什么?我们终于可以回去了?”

    这个转折太突然了,难道说下一章就是完结篇!?

重要声明:小说《史上第一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