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赌城侠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心不在焉 书名:史上第一宅
    ( )    鉴于现在俺的队伍里多了一名女,我觉得有必要升级一下硬件环境,话说这年头房子、车子、票子(股票),一样都不能少啊。

    我给马城那家伙打电话,想把从三个妖怪那里敲诈来的宝贝卖出去一两件,谁知电话一通那小子先问了我一件事。

    “兄弟,想不想去拉斯维加斯赌两把,最近两年一度的的德州扑克大赛又开始了?”

    去拉斯维加斯,我不知道这小子耍什么把戏,想了想忽然有了个点子,就说:“去也好,俺还没出过国呢?谢谢大哥了。”

    表面上我还是尊敬他点,窗户纸别捅破的好。

    马城见我答应,很是兴奋,就说:“飞机票已经订好了,明早我来接你。”

    你又来?我不还得回那个狗窝,不过一想今晚上也不能把杨贵妃留飞船上啊,就答应说好。

    于是我骑着破三轮,偷偷摸摸带玉环回我租的房子,话说这地方好久没回来了,蜘蛛网都成结成盘丝洞了。

    我很不好意思地把玉环请到屋里,手忙脚乱打扫卫生,玉环安静地坐着,打量屋内的一切,我想她早该怀疑这里不是地府了。

    忽然想到睡觉的问题,我对玉环说:“你睡上,我混沙发。”

    “沙发?”杨玉环眨着大眼,很不明白,“你为何要睡在沙土之上,何况这里似乎也没有沙堆。”

    “其实,我们可以在一起挤挤的。”她把头垂了下来,有点脸红。

    要不是跟她处了一段时间,换别人我真以为这是那个啥了,但她毕竟是杨贵妃,我有点想入非非,但还是打了地铺。

    她躺在上,我躺在冰凉的地铺上,好像谁都睡不着,我清楚听到杨玉环至少翻了五六回,大概没跟皇帝以外的人(或者说皇子)睡过一个屋子。

    外面刮过一阵小风,我听见窗户吹得哗哗响,忍不住打个喷嚏,揉揉鼻子自嘲:“好像我家的被子都有点薄。”

    “要不把两个被子摞一块,会暖和些。”玉环提议,我脸红着点点头,一狠心上了

    我将被子铺上,轻轻掀开一角,把子钻了进去,里面居然很暖和,我微微贴着玉环的子躺下,有点手足无措,若是换成别的女人,也许老子早跟她做活火塞运动了。

    可这毕竟是大唐贵妃,谁能想到会有这等艳遇。

    由于我异常怪异的睡姿,造成被子里漏风,玉环很不给面子打了个喷嚏,她拉住我的手搂上她的腰:“贴近些,会更暖和。”

    我感觉她上几乎没有穿着衣服,嫩嫩的皮肤带着阵阵芳香,我忍不住陶醉,不知不觉中睡去。

    醒来的时候,手机在响,是马城那家伙很不识趣在打电话,一伸手发现边的玉环已经不在了。

    我揉着眼一边没好气回电话,一边怀疑昨晚是不是一场梦。

    马城小心地问我出来没,他已经到了,我说:“等着,我就出来。”

    我匆匆穿上裤子,直奔厕所而去,推门一看,玉环很扭捏地蹲在坐便上,她在那个啥,不说你们也能猜得到。

    玉环慌忙拿手挡着白花花的大腿,我赶忙后退出去,脸红脖子粗地问:“那啥,贵妃,你可以坐到上边,没那么累。”

    好半天,玉环才应了一声,我隐约感觉她好像坐上去了,长出了一口气,这个时候我很应该用俺无所不能的眼镜去偷窥一下,才符合本文的走向。

    但是来方长,俺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熟女培养作战计划,我决定带着玉环去拉斯维加斯。

    等玉环出来,我告诉她需要去外地办些手续,玉环没有异议,她只是很不好意思地问里面该怎么处理。

    我想这个很尴尬,但得教教她,就给她做了几次示范,玉环很聪明马上就明白冲马桶的方法。

    接着要带玉环出去,鉴于她还一贵妃的服饰,我决定让她在屋里等我一会儿,悄悄穿越到附近的沃尔玛,买一职业女装加黑丝筒袜。

    回去告诉玉环换上这OL的行头,并特意教她怎样穿上黑丝筒袜,代替她原来繁冗的裹脚布。

    玉环害羞地躲进厕所,半天才出来,一出来就让我鲜血狂涌,好一个大唐熟妃,不是盖的。

    带着玉环出门,临出家属院,看门的老太太一愣,说:“苏天,这是你姐?大娘咋从没听你说过?”

    我嘿嘿一笑,回头看看发愣的玉环,说:“当然是俺姐,俺亲姐。”拉过玉环的手,赶快开溜。

    马城的破路虎还在马路边等着,这家伙见我跟个绝色OL一块出来,惊得都合不拢嘴了,见我拉着她上了车,忙回头问:“这位是?”

    “我新请的秘书,还成?”我跟玉环挨边坐着,对马城说,“她跟我们一块去,没问题。”

    “当然没问题。”马城颠的,想都没想就答应。

    于是我们开车去机场,临时又买了张头等舱机票,直接飞往拉斯维加斯,半道马城终于跟俺说起正题,原来他是去赌马的。

    这家伙在跑马协会投资了一匹马,明天上场,他已买通了骑师,准备拉头马。

    老实说以前看过黄华的《马城大亨》,知道赌马这玩意国外有多风靡,如今能亲眼见识一下也算不错。

    随便应付他几句,倒头睡去,醒来的时候,已到机场。拉斯维加斯,偶来了!

    下了飞机,马城带我们入住赛马会酒店,他定的是双人间,并不怀好意地问我怎么安排边的女秘书。

    我白了他一眼,当然再定一个单间,难不成跟我们同住,你不怕美国警察来抓你。

    马城不敢反驳,又慌不迭跑去订房,还特意安排隔壁的屋子,这是想近水台揩点油,我没拆穿他。

    先在酒店住下,中途为玉环解释了无数的古怪问题,比如为什么我们坐的铁家伙会自己跑路,为什么酒店里的透明门会旋转,为什么那灯泡会发亮?

    有些好解释,有些不好解释,我只能糊弄着说会跑的汽车就是高级点的马车,旋转门是暗合五行八卦的设计,而那会发亮的灯泡,其实里面有灯芯滴……

    亲自把玉环送到单间,安排她住下,交代好怎么开关灯怎么出门,才返回自己的房间,没进屋就听见马城在咆哮:“什么,这怎么可能?史密斯先生,我们的马是由丘吉尔园马场培养的纯种马,是有资格证书的,怎么可能有天生缺陷,不具备资格。”

    “史密斯先生,你知道我是很有诚意来贵协会发展的,但你们这样的专断,实在不能让我和我的伙伴信服。”

    “那么好!”电话里的吵闹声越来越大,马城愤怒地挂断电话,“咱们走着瞧。”

    他看见我回来,有些沮丧,脸上的失落不像装出来的,马城对我说:“我们被涮了,赛马协会拒绝让我们的马出场。”

    我不动声色,换上博士给我配得透视眼镜,仔细打量着马城的表,虽然是真心话,但我还不敢肯定这其中是否有诈,于是拍拍他肩头,安慰说:“算了,强龙不压地头蛇,就当出来散心了。”

    马城无奈地坐在沙发上,对我说:“华人在这里始终还是被歧视,这口气我实在咽不下去。”

    我见他开始一根接一根的抽烟,也不多说了,就从冰箱里拎了几罐啤酒,跟他对饮了起来。

    慢慢喝醉了,话也就多了,这小子开始倒苦水,说他这几年过得子也他妈不好受,平时捣鼓点东西,没事还要跟国家上缴一大半,外面关系多,散得财也多,这回是孤注一掷,跟合伙人贷了巨额的款项,来闯三关的,谁知临门一脚被人搅黄了。

    你说他如何不气,我给他又开了一罐啤酒,说:“都是中国人,心照。”

    糊里糊涂也不知弄到了几点,忽然觉得房间里的味道不对,忙睁开眼,发觉手脚被绑,屋子里已是浓烟滚滚。

    初开始我还以为又是马城在搞鬼,谁知一抬眼这小子就在旁边也被捆着,比我还狼狈,头都打破了。

    不用问,他说了狠话,那史密斯可不答应了,来个先下手为强,要一下整死他。

    我说你结了多大的怨,都要杀人灭口了,想要用电子表可惜手被绑着无法启动,只好带着凳子一蹦一蹦跳到火坑旁边伸手去燎,差点没给俺手皮给烫掉,感觉着绳子已经被燃着了,立刻一使劲撑开绳索,起躲开。

    左右看看,想出去八成是不行了,玉环还在隔壁,不知有事没,我一边解开马城,拍拍他脸还没醒,也不知是不是被打麻醉针了,我只好拖着他的子穿越出房子。

    到了走廊,外面已是乱糟糟一团,我在人群中拍打玉环的大门,门却一下子被我敲开了,进去一看,一地狼藉,还有被撕烂的衣服碎片,心里无名火起,娘的,打俺大唐熟妃的主意?

    我心里记下这笔带着马城离开此地,且先找地方躲下,我觉得这事不能善罢甘休,于是找间宾馆临时住下,自己一人穿越回刚才的时间点查看事的经过。

    大约是在我们睡后一个多小时,几个白种人偷偷潜进我们房间,将我与马城捆住,然后放火离开,其间还与某人通了电话,我特意将那个时间点暂停,走到那人近前记下手机号码。

    接下来又看玉环那边发生了什么,原来还是这个白种人潜进了玉环的房间,强行将其掳走,大概也是临时起意掳人报复。

    我一路追查,跟着那汽车的路线查到一处隐秘的别墅,玉环就是被囚在了这里。

    于是搜索这房子资料,却让我大吃了一惊,别墅的主人竟是经营高利贷的黑帮头目。

    我马上将这家伙跟马城借的高利贷联系在一起,那边他是被人设局骗了,我潜进别墅悄悄搜索玉环的踪迹,却在二的书房听见一个老头用英文跟人对话:“史密斯,事已经办妥,那小子生前买下的巨额保险,又能让你我大捞一笔。”

    “那就好,这样的猪猡,以后越多越好,想在咱们白种人的地盘做马,让他们做梦去。”电话里的声音,我听得很清,就是跟马城对话的史密斯。

    哼,这帮老巨猾的家伙,看来马城还是毛嫩啊。

    我心中突然冒出个主意,记得有部电视演得好,一伙大盗用匹次马做局,哄骗恶人上当,我也准备依样画葫芦,俺不是还有项羽的坐骑乌骓马呢,正好让它大显手。

    所以我今晚不打算发威,只悄悄带走玉环作罢,咱们也玩的,的对的。

重要声明:小说《史上第一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