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维护剧情和平

    大姐头似乎玩够了,于是便放了悲催的二人组。见此伊藤诚转准备随着人群回到教室,大姐头突然从后面拉住了伊藤诚的袖子。

    “仆人,你跟我来下我有事和你说。”

    刹那说了这么一句后也不理伊藤诚是否答应,独自走在了他的前面。伊藤诚看着刚刚还玩得很开心的刹那突然变得那么严肃,不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伊藤诚却也什么都没问,跟在了刹那后面,向着楼道处走去。

    因为在刹那把自己交给伊藤诚的时候,他已经等于变相承认了刹那。对于同伴还要质疑的话那么还能相信什么呢?自己?别开玩笑了,如果连同伴都不敢相信的人又怎么可以相信自己呢?

    此时大部分人都回了教室,走廊已经略显得空了,但是刹那和伊藤诚之间的事,有很多可是关于这整个世界的秘密,明显两人都不觉得这种事,只是没什么人就可以随便说出来讨论的。

    他们必须确定没有其他人听到他们的谈话!

    一旁正准备叫上刹那一起回班的世界注意到了神色古怪的二人。世界神使鬼差的躲了起来,暗暗的猜测。

    (难道刹那酱就要告白了?也太快了吧!)

    越想越好奇的世界不由自主的跟了过去。

    世界小心的尾行在伊藤诚和刹那的后,时不时找到一个障碍物小心的躲起来。此时的世界自我感觉非常好,尤其在看到伊藤诚和刹那似乎丝毫没有察觉时候,心里一阵得意,颇有点自封为高级特工的势头。专业的世界酱很‘专业’的找了一个所谓的最佳跟踪距离,点着脚尖跟在刹那和伊藤诚后。

    世界一边跟着他们一边想象着平时冷淡如斯的刹那告白模样,世界现在似乎已经可以看到了刹那露出小女人的样子了。一只脚点着地面,搓着手指,红着脸低着头,对着刚才那个帅哥说:“我们交往好吗?”

    当然也可能是,一只手直指那男孩,一只手直指自己然后淡定的说出:“交往。”

    (嗯!无论怎么样都好好奇!这可能是第一次有机会看到刹那酱慌乱的模样啊!以后就可以以此来欺负刹那酱啦~!)

    就在世界一边得意的YY自己可以如何如何捉弄一下刹那酱的时候,猛然发现伊藤诚和刹那酱走进了已经没人的楼道。

    (来了~好戏来了~我要不要拿手机拍下来呢?)

    一边这么想着,世界一边悄悄的走到楼道拐角处外墙,竖起耳朵偷听起来。世界这时紧张到觉得自己的呼吸似乎都是多余的,良久后。。。

    (怎么都不说话啊!怎么都没声音啊!难道。。。难道。。。就已经直接开始KISS。。。了吗!不行啊!绝对不行啊!刹那酱不能这么随便就给他啊!)

    想到这里世界也顾不得隐藏了,直接从跳进了拐角处。

    “刹那酱,绝对不能那么快就KISS什么的啊!”

    世界双手握拳激动的呐喊道。

    然后似乎有一阵冷风吹过,世界华丽丽的发现楼道已经空无一人。世界呆呆的看着空无一人的拐角处,只觉得数只乌鸦从自己头顶飞过。

    “啊哈~啊哈~啊哈~”(话外音:啊哈乃语笨蛋之意。)

    “啊类!人呢?刚才明明到这里就没有脚步声了啊!”

    世界再次四处观察了下上下的楼道,并没有发现伊藤诚和刹那,只好懊恼的跺了跺脚,嘟着嘴算计着之后再怎么询问刹那好了,然后世界一个人内牛满面的向教室走去。

    话说现在无论是刹那还是伊藤诚都已经不再普通人的范畴了,在世界跟在他们后面的一瞬间就感受到了,于是在走进走进楼道时,对视一眼,很默契的趁着四下无人的一瞬间,同时使用了隐匿向着学校天台走去。

    学校天台上。。。

    “呐,大姐头,有什么事需要小的为你效劳?”伊藤诚吊儿郎当的靠在墙壁上向刹那询问道。

    刹那也没有在意伊藤诚那德行,直接开口询问道:“泽永泰介上的暗伤是不是你留下的?”

    伊藤诚眯着眼睛思考了一会儿反问道:“你是觉得我杀心太重?”

    刹那摇了摇头:“不是,你杀谁杀谁,我不想管。我只是想提醒你,不要过分的影响剧。我们现在对于剧的先知先觉其实也是一种对势的把握,我们没有必要打乱剧。想想吧,如果剧崩坏的话会按照谁的安排往下走。”

    伊藤诚听此一愣,思考了下回答说:

    “没错,是这个理,的确应该保护剧不过分的扭曲,这个是我的失误。那么竟然你这样说了,那泽永泰介上的伤你已经处理掉了吧。”

    刹那再次点了点头。

    伊藤诚抬起头看着天空继续说道:“那么我似乎可以理解大姐头刚才为什么会那么无聊上演那番好戏了,原剧中似乎也有那么一段,那么也就是说大姐头要继续当班长了吧。放心我绝对会支持大姐头一票哦。”

    刹那笑了笑,说道:“仆人不支持主人还能怎么样?那么我想说的就这些了,尽量保护剧吧。”

    “但是大姐头,其他的好说,唯有学园祭那个剧是我一定要破坏掉的。”

    刹那撇了伊藤诚一眼,回答道:“也不一定全按照原剧走,适当的还是需要改变,否则岂不是直接等于自杀?”

    伊藤诚点头表示明白。

    一只家养的鸽子落在天台上,好奇的看着正在烈讨论的两人。看着似乎已经讨论完毕的两人,洁白的鸽子蹦蹦跳跳的向两人走去,似乎打算以自己可的外表来讨来些什么好吃的,就在白鸽子张开翅膀准备飞到那个女孩的肩头时,那两人突兀的从白鸽子眼线里消失了,白鸽子怪叫一声飞起。

    一根洁白的羽毛飘落。

    消失的二人正是刹那和伊藤诚,伊藤诚现在已经基本可以自由运用隐匿了,虽然依旧会感到不适,但却已经可以克服掉了,隐匿的确是个很好用的技能,越练越熟悉的伊藤诚完全上了这种使用神奇力量的感受。

    毕竟每个人在小时候都喜欢幻想自己是个超人什么的,再大一点继而又开始幻想自己拥有异能什么的,再大一点再次退而求其次,幻想自己比别人聪明一点,人就在这样子一点一滴的忘掉自己的梦想。

    伊藤诚现在从某种曾度上来说,得到了儿时梦寐以求的东西,虽然代价有些过于巨大。但在这样一个修罗地狱里面必须要给自己找点乐子不是吗?

    消失的二人同时回到了教室,引得教室一片嘘声,伊藤诚知道,这种况越解释越麻烦,索不予解释。大姐头也绝不会在意这种事,从某个角度来说大姐头还是很开心的。

    伊藤诚与刹那分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听着还没自我介绍的同班同学介绍自己。

    七海不知为什么,当看见伊藤诚和刹那一起走进来的时候心里一阵烦躁,本想问问伊藤

    诚和刹那到底干了什么时,似乎又觉得自己不该问那么多,又硬生生将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郁闷的撑着头开始发呆。

    伊藤诚瞟了眼郁闷的七海,用手肘顶了顶她,说道:“怎么了,七海酱?看见我这个青梅竹马和别的女生走进来吃醋了吗?”

    七海一拍伊藤诚脑袋回答道:“笨蛋!才不是这样,我只会喜欢打球超棒的男孩子啦,对于你这种油书生可没有任何兴趣哦!”

    “七海酱,你别看我这样瘦瘦的,其实很有肌打球也很厉害哟!”一边得意的这么说着,伊藤诚一边秀了秀自己不太明显的肱二头肌。

    不过对于伊藤诚这番极度自恋的说辞,七海同学能信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不完美:貌似这几章都在扯常,不过在校园本就是常,高难度啊。我过几章写点别的东西出来吧,在这样下去我都觉得我聊了,呵呵,哎~话说越来越冷的说,弱弱的独自画圈圈。

重要声明:小说《日在校园的轮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