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她回来了(下)

    ( )    “呼呼。。。”

    “阿诚,你没事!阿诚!”

    伊藤诚愣愣的看着眼前关切的看着自己的女子,半天没有回过神来,那个梦太真实了!渐渐的伊藤诚恢复了点意识,直愣愣的看着眼前呼唤着自己的女子,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突然在脑中慢慢浮现出来。

    “妈妈?”

    “阿诚,你没事太好了!阿诚,你好好养伤,其他的你不要多想。好久没见到阿诚了果然越来越帅了。那两个女孩子的事你不要多管了!那是她们自己的问题,不能怪阿诚。”伊藤诚看着眼前这个约莫三四十来岁,保养有道的少妇在自己面前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半天没有出声。(父母吗?我又是否还能见到属于我自己的父亲母亲呢?)

    任眼前这个便宜母亲差不多嘟囔了有十多分钟的时候,伊藤诚才强压着注完镇定剂的不适,开口说道:“妈,你别说了,我知道了。现在帮我个忙好吗?”诚妈见伊藤诚终于给了点反应,一颗悬着的心也渐渐放了下来,也顾不得是什么事,连忙开口答应道:“好好,你说,是不是饿了,要不要妈弄点东西给你吃?对了,医生说你现在还不能进食。。。”

    “妈别说了,我不是想吃东西,我就是想要个打火机。”

    “你要打火机干嘛?”诚妈疑惑的问道。

    “她一直很喜欢打火机,我想握一个打火机在手里。”伊藤诚煞有介事的答到。

    诚妈一听如此也不敢再追问下去了,怕又伤了伊藤诚的心。直接从包里拿了一个火机出来,看得出这个火机绝对不是大陆货,无论从造型和花纹来看,都相当华丽高贵,如果猜得没错的话这种火机应该是用来送人的,但此时诚妈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直接拿到伊藤诚面前问道:“是这样啊,妈包里有一个,你看这个行不行?”“这个就好了,给我,妈。”说着伊藤诚虚弱的伸出了手接过诚妈递过来的火机。

    “嗯,那你好好休息,妈还有医院的手续要处理一下。”诚妈将打火机塞进了伊藤诚颤抖的手里。

    “等一下妈,再借你手机给我用用。”

    诚妈顿了顿,又回过将手机放在伊藤诚枕边,说道:“好,妈把手机放着了啊,等一下你用完放回去就好了。”

    接着诚妈走出了病房。

    伊藤诚默默的听着自己这个便宜母亲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然后才拿起自己便宜母亲的手机,按下了一组曾今熟悉的号码。

    “嘟嘟。。。莫西莫西(喂,你好)?我是桂请问你是?”

    伊藤诚听着这个无比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时突然委屈得好想哭,他为了实现对她的誓言,牺牲了太多太多了。而她也许只是把他当成一个奇怪的陌生人而已,何其可悲!

    伊藤诚好像告诉她自己有多喜欢她,自从她那晚说将自己的学生会报告,将她所拥有的那片星空,将她所有的快乐与烦恼,都与自己分享的时候,自己就上了她,更是在那时许下了永远保护她的誓言。(如今就是我兑现这个誓言的时候了,就借着这最后一个机会对她说出我一直想说却没有说出的话。)

    “摩西摩西,言叶,不,桂。我是伊藤诚,我知道这样很唐突,但我必须要说,自从我第一次遇见桂同学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我好后悔当初没有和桂同学好好表达我的心意,现在一切都晚了,但我还是想在今晚的XX海滩见桂最后一面,就在那个海滩和桂永别,还有我希望桂你能一个人去。”

    说完后伊藤诚不等言叶答应,就直接挂掉了电话,以他对言叶的了解,言叶这种心地善良的人一定会去的,如果不停的解释,反倒会引起她的警觉。

    稍后,伊藤诚又按下了另外一组号码。

    “莫西莫西?”

    伊藤诚听着世界无精打采的声音,不知为何,突然联想到了被抛弃的小狗,玩心顿起。

    “我是八嘎!”

    “八嘎?!是阿诚啊!阿诚你现在在哪?你不是生病了?对了刹那、光今天尽然也旷课了,啊?难道你们一起去做H的事了?”

    伊藤诚听着这种明明是关心,却又非要装作不在意的责怪方式提问,一阵好笑。不过,这样也不错,毕竟这就是世界的风格嘛。

    “嘛~怎么可能,不过我们这边的确是出了点状况啦。我们现在在XX海滩,世界今晚也一定要一起过来帮忙哦!”

    伊藤诚说完也同样是不等世界回答就挂掉了手机。

    (这样就OK了,那只白毛狐狸如果只能制造人一时冲动的话,今晚也差不多是她的极限了。所以她如果能逃脱的话,应该会抓紧时间杀了我,只要将世界和言叶都骗去了遥远的海滩,那么白毛狐狸应该是占时没空理她们的了,一切都冲着我来!)

    想到这伊藤诚笑着把玩了下手中的火机,一时间有些出神,他这一出神可就幸福到了那些小护士,纷纷围观帅哥哥。

    。。。。。。。。。。。。。。。。。。。。。。。。。。。。。。。。。。。。。。。。。。。。。。。。。。。。。。。。。。。。。。。。。。。。。。。。。

    所谓的鬼压就是指,人在睡觉时,突然感到仿佛有千斤重物压朦朦胧胧的喘不过气来,似醒非醒似睡非睡,想喊喊不出,想动动不了,就好像有个透明的东西压在上。

    这在医学上又被叫做梦魇。

    出现鬼压这种现象一般都是与不规范的睡眠姿势有关,例如:仰卧,盖的被厚或手放在口上,间精神过度紧张,晚饭过饱都是发生梦魇的因。

    在道家上这种状况又有了不同的解释。

    在气功理论中有一种十分常见的状态,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入静”。在入静的状态中人的体会自然放松、肌松弛、意识清醒、思维敏捷,这和所谓的梦魇(即鬼压)的状态是类似的。

    但无论如何似乎都无法解释伊藤诚现在遇到的这种状况。

    伊藤诚在通知完言叶和世界去海滩后就在病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起来,镇定剂的效力可没那么快过!

    正当他闭着眼差不多入睡的时候,突然感到口一闷,仿佛有一个东西压在自己口,自己似乎醒了,但又似乎在睡。伊藤诚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压

    经历过现代化教育的他并不惊慌,甚至连眼都懒得睁开,直接按照网上学来的法子,利用嘴皮上下吸动发出的声音,让自己的耳朵听见,以往解决鬼压百试百灵的招数,这次似乎失效了。

    被越压越难受的伊藤诚,做出了一个让他后悔万分的决定――他睁开了他的眼睛,然后他看到了踩在他口的黑田光。

    好!如果她现在这种样子还能叫黑田光的话,只见现在的黑田光衣服凌乱,头发没有条理的散落的披在自己的肩膀上,并没有向以往那样扎起两个球形的小辫子,面色苍白如纸,眼中的瞳孔似乎已经没了,只是用布满血丝的眼白直直的看着脚下的伊藤诚。

    伊藤诚想叫叫不出,想动动不了,恐惧内疚不安充满了伊藤诚的心脏。本能的伊藤诚使出了他唯一一个会的技能――隐匿!!!

    (不可能!尽然用不了,她不可能可以控制空间法则的,那狐狸耍我!不对那狐狸应该没有耍我才对啊!她明明也是用这法则来对抗的!!!)

    这时,踩在伊藤诚上的黑田光似乎感觉到了来自伊藤诚惊疑的目光,裂开嘴笑了笑,口水顺着嘴角慢慢的滴落下来,全部滴在了伊藤诚的脸上。伊藤诚现在就像一只被野兽捕获的准备待宰的猎物一般。

    压抑无比的压抑,这样继续下去伊藤诚马上就要崩溃掉。(冷静冷静,我还有机会拉她下水,我还有机会可以杀了她,有机会的,一定有机会的!!!)伊藤诚努力的感受了下自己的右手。(很好,火机还在!只要能让我动一下,我就可以杀了她了。动啊!动啊!)

    踩在伊藤诚口的黑田光伸出了她的手,那只已经不似正常人类的手,上面的指甲长得不像话,而且尽然还是黑色的!她轻轻的用指甲刮了下伊藤诚的脸,一道血红的印子就留在了伊藤诚的脸上,血水顺着伊藤诚的脸颊流进了他的嘴里,咸咸的。

    白发黑田光突然开口了:“你把那两个丑女人转移了?你放心,我有时间慢慢布置法阵,我要带着你的眼球亲眼看见你女人是怎么死的!!!”

    话到最末,白发黑田光已经刺出了她的手,用指甲沿着伊藤诚的眼眶戳了下去,然后轻轻一挖,两个白白的眼珠子就这么被生生挖了出来!

    (痛!痛!好痛!)

    这是伊藤诚此刻唯一的念头,被生生挖下眼珠子有多痛,恐怕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更恐怖的是,失去双眼的伊藤诚,此刻并没感到的是一片漆黑,而是尽然还他妈看见了自己,看见了自己失去眼珠只剩两个血色的眼眶的样子!看到了上躺着的那个失去双眼的可怜人!

    他想叫叫不出!他想动动不了!他好想疯了!!!

    (我不能疯,我不能崩溃,我不要再看着言叶和世界在我面前死去。肯定还有办法!肯定有啊!冷静!冷静!!!对了!我还有《冰心诀》!如果《冰心诀》,不是法则力量,那就肯定是灵魂力量。)

    伊藤诚努力冷静下来,拼命的开始运行《冰心诀》。

    (我才不要就这样死了,我才不要继续给你当玩具一般纵,我才不要在看着我的人死去!)

    “所以你这混蛋就跟老子一起死!”

    伊藤诚终于控制住了自己体,对着旁边的氧气罐一摸,把氧气罐里的氧气全部用隐匿带到了外面。

    然后面色狰狞的举起了打火机:“老子是中国男人!”

    。。。

    爆炸声穿遍了周边区域,32号位连同病房整个被炸成了废墟。

    正在海边努力寻找伊藤诚的两女,仿佛有心电感应一般同时抬头看了眼医院的方向,她们就在医院爆炸的一瞬间同时接到了来自白发黑田光的记忆传输。

    “诚!不要离开我!!!”两道悲痛绝的声音在海滩边响起。。。

    第二卷终了!

    第三卷预告:因为伊藤诚这次的暴力摧毁,导致白毛狐狸没有时间布置法阵,轮回是否就此终止呢?当然不会,伊藤诚同学悲催的发现法阵不过是精确定位他回到过去时间的阵法罢了,失去法阵白毛狐狸尽然把他直接传入到了在校园的最初!这是幸运还是不幸呢?这是否可以会成为他打破命运的一个契机呢?

    他又将如何面对刹那?

    言叶:“那个。。那个伊藤同学,我们似乎曾经见过面?”

    不完美:十万字了,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求大家的肯定!

重要声明:小说《日在校园的轮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