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她回来了(上)

    ( )    “你好,诚先生,我是目木警官,我想了解一下当时况,打扰一下好吗?”“你好,我是白鸟警官。”伊藤诚在冷静下来以后,两个材高大魁梧的警官走了进来。

    “姓名。”

    “伊藤诚。”

    “别。”

    “男。”

    “年龄。”

    “16,咳咳。。。警官我肺部有伤,这种可有可无的问题能不能跳过,很痛!”

    “目木,注意你的份!”一旁的白鸟警官突然出声道。“算了,接下来交给我。”目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口说道:“不用你心,我可以。”

    听着他们的对话伊藤诚一时间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并没有说什么,他现在只觉得整个人空的,他的脑中不停的浮现着刹那死前的最后后一个吻,不停的浮现出自己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时,黑田光最后所说的那一句话:“诚,对不起,”

    他觉得心里仿佛压了块大石头,好难受。以至于,后面对那个叫目木的回答都是心不在焉的,反正只要把能说的都说了好了,不能说的说了警方也不会信。直到在结束询问时他才猛然回过神来,他还有一件事必须确定下,否则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杨白劳。

    “那个目木警官,请等一下!”伊藤诚叫住了回准备离开的目木。伊藤诚调试了下自己的表

    “那个我想问一下关于光的况,她被抓进牢里了吗?”

    “**这混蛋!”目木警官突然转过来给了伊藤诚一耳光,伊藤诚他绝对躲得过,但不知为何,他不想躲,他一想到自己对黑田光的所作所为就不想躲,他硬生生的受了目木这一耳光。

    “我有我的难处,你不知道我不怪你,那么现在打了我之后,你是否可以告诉我想要的答案了。”“**这人渣!我不管你有什么原因!就是你这种不负责任的男人,不!**就不是男人,害得两家人家破人亡!”

    一旁的白鸟警官忙抱住了还要准备冲上继续进行殴打的目木,然后伸出头对伊藤诚说:“对不起,伊藤先生,他这人比较冲动你不要介意。”伊藤诚擦拉擦嘴角的血,无所谓的说道:“他说的没错我是混蛋,我是人渣。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关于光的况了。”

    目木用力挣开了抱住他的白鸟警官,整了整衣服,并没有继续冲过来殴打伊藤诚,而是用压抑的口气对回答他说:“真是抱歉啊,诚先生。黑田小姐因为精神上存在着一定问题,送进了精神疗养院。所以并没有被关进你所希望的大牢,让你失望了,诚先生!”

    “**说什么!她没有被关进牢里!”原本躺在病上的伊藤诚突然弹了起来,以眼难见的速度一把掐住了,目木的脖子,用力一扯就把他按到了地上。被按到在地的目木只感觉到掐住自己脖子的手,如冰一般寒冷,如冰一般牢固。

    再当他触及伊藤诚的眼睛时,不一阵哆嗦,那真的是一个人的眼睛吗?!充满着毁灭和不安,就如一只困在牢笼中的凶兽一般择人而噬!原本想要侮辱伊藤诚的话也被生生咽进了嘴里!

    伊藤诚现在可顾不得被他掐住脖子的目木是什么想法,他只知道黑田光没被关进大牢,仅仅是被关进了精神病院而已,怎么想想都觉得不可靠!如果不是关着有人24小时看管的大牢的话,那么她就可能会用能力跑出来啊!

    伊藤诚如此的激动或者说不安,以至于近乎完全失去了理智,疯狂的摇着手中目木,撕心裂肺的喊道:“你们他妈怎么当警察的啊!他妈的杀人犯都丢进医院,你们他妈怎么做事的啊!去啊,你给老子去把她关进监狱!!!”

    目木给伊藤诚掐得已经开始翻起了白眼,一旁的白鸟警官才回过神来,想把伊藤诚扯开,可又顾忌他上的伤,所以只好一边死命的掐住伊藤诚的手,一边警告伊藤诚:“诚先生请你冷静点,你再这样我们可以起诉你无故殴打警务人员!”希望以此能让伊藤诚松开。

    可是就他那种还是常人范围内的力气,怎么可能抵得过伊藤诚修炼过《冰心诀》这种非常人的人。至于警告,现在的伊藤诚还有心关心这些吗?

    这时一旁的护士医生也看不过去了,都一起上来帮忙,可是依旧扯不开伊藤诚。最后,百般无奈的医生只好拿来了镇定剂,上前来对着伊藤诚来了一针。

    伊藤诚顿时觉得浑无力,软软的倒在了地上。(我不想死,我不想再看到言叶和世界再死在我面前。。。)

    伊藤诚昏倒以后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奇怪的梦。

    好多好多的小孩,都在控制着一把飞剑向自己面前的一块大石头刺去,伊藤诚也是其中一个。

    一下。。。

    两下。。。

    三下。。。

    。。。

    每次到第九下时飞剑就会掉下来,伊藤诚疑惑的用眼神打量着四周,有的小孩可以刺出六剑有的可以刺出八剑,但没有人能刺出第九剑。为什么自己要和这么多小孩(话外音:群里的朋友是不是想到某个叫薄荷微凉的谁谁啦。)在一起?为什么自己要在着控制着飞剑刺石头?为什么自己可以控制着悬浮在自己前的剑?

    伊藤诚用力摇了摇自己的小脑袋,他只感觉脑子浑浑噩噩的,根本没法思考其他任何事。(自己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就开始在这里刺这块石头了?究竟刺了多少次了?究竟成功过没有?似乎已经过了很久了,为什么他和别的小朋友穿着打扮那么奇怪?那些衣服只有在电视的古装片里才见识过。)

    这一切的一切,完全都理不出任何的答案。

    (不刺了!为毛我要在这刺这块石头啊!)伊藤诚想停下来,给自己放个长假。但是他的手并没有接受来自大脑的命令,依旧疯狂的捏着法印,控制着飞剑向大石头刺去。他似乎已经不再是他,而是一个仍人摆布的机器而已。

    (这世界又疯了吗?)

    “嘻嘻。”突然伊藤诚听到背后有个银铃般的笑声,很悦耳。猛地转过头,这才发现后不知何时走过来一个小女孩,一个很漂亮的小女孩。和周围的孩子一般的大小,大大的眼睛,穿着白色的短裙,脸庞白皙没有血色,长长的黑发随着她的步伐一的,却没有散乱。

    她正笑着,眨巴着长长的睫毛,细声细气地说道:“你这样堆,是永远都刺不出第五剑的!”

    “你又知道了?”伊藤诚可不想在一个五岁的小LOLY面前丧失‘威严’。

    小LOLY狡猾的一笑,背着手说:“人家就是知道,如果你陪人家玩人家就告诉你。”

    “不要。。。”

    “为什么?”小LOLY急了起来。

    “我是中国爷们!不要小LOLY帮助!”

    “你你。。。欺负人!”说着小LOLY的眼里泛起了一层层雾气,看样子大有你再不求我教你我就哭给你看的架势。伊藤诚一看这个就谎了赶忙改口说道:“好好,我需要你帮助!”

    小LOLY这才堪堪止住泪水,嘟着小嘴,夺去了伊藤诚对剑得控制权。别看小LOLY小,倒还算是很可靠的,飞快的刺出了九剑,只见九道寒光闪过,伊藤诚面前的大石头慢慢的碎成了一块块的,切面如镜面一般光滑。

    小LOLY得意的看了伊藤诚一眼,问道:“看清了吗?”伊藤诚点点头,“看清了,原来每一剑都是相辅相成的,一至八剑并不需要太大的力道,只要顺势就好,这样才能有力刺出第九剑!额,对了,谢谢你我叫伊藤。。。不,我叫张晨!弓长张,早晨的晨。”

    小LOLY点了点头回答道:“我叫。。。我叫。。。”正当伊藤诚开始不耐烦的时候,小LOLY乌黑的大眼睛一转,煞有介事的说:“我叫白暮!白色的白,暮色的暮。”

    “对了,不说这个,你快点对这石头刺出第九剑,我们一起玩啊!”小LOLY指着不知何时恢复成原状的石头说道。

    伊藤诚看着眼前的石头迟迟不肯下手,他似乎有一种感觉,只要他刺出这九剑就一定会发生什么,这是一种莫名奇妙的预感。小LOLY看着伊藤诚迟迟不肯刺出第九剑,又急了,扯着伊藤诚的衣角哭啼着说道:“晨,你快点刺下去啊!”

    伊藤诚不敢!(绝对会有什么了不得的事会发生!)

    小LOLY越哭越急,伊藤诚感觉到口一阵阵发闷,渐渐的甚至让他呼吸都感到困难。

    伊藤诚猛然惊醒!

    不完美:这个章节太大了。。。本来准备一起发的。。。看了下还是分开算了。明天的二卷结局!对了,我从没承认,刹那说的全是真话。

    第三卷预告,第三卷刹那依旧会与张晨合作,一起制定另一个计划,真心合作的两人是否能逃脱这无尽的轮回?

    另外看书的,在书评吱个声。。。另外,谢谢给我提出意见的朋友

重要声明:小说《日在校园的轮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