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诅咒出现(下)

    ( )    张晨站在学校的门口默默的看了会,越看心里越是发凉,仿佛这学校就像隐藏着无数的野兽一般,只等着他踏入这片土地,当他踏入的那一秒就是他被吞噬的那一秒。张晨重重的咽了下口水,然后故作轻松的甩了下头发,自我安慰道:“草,多大了害怕黑!没事。”

    张晨是这么说着,然后强压着心中的恐惧向校门走去。校门是折叠式的铁门,现在正被一把大锁给锁着,张晨看着这把大锁,突然在嘴角扯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啊,这就没办法了,尽然被锁住了,那就进不去了,我也没办法了!”

    异变突起,就在张晨话音刚落,原本锁着的锁,仿佛得到了密码一般,就在张晨眼皮子底下诡异的打开了。这是一种老式的锁头,不仅需要钥匙扭一下,还需要将锁上的铁环给挪开,而这种复杂的步骤就在,没有任何人的况下,由锁自己完成了!而且尽然还是他妈没有钥匙的况。

    锁跌落在地,在空旷安静的校园里响起了‘啪’的一声,冷汗瞬间就从张晨额头留了下来。有人说之所以会毛骨悚然,是因为体温受大脑中的下丘脑调节,当天气暖和时,下丘脑会命令人体释放量;当天气寒冷时,它会命令人体收集量,例如透过打哆嗦产生量。如果这时候有人再在张晨面前说这个,他绝对会直接给那人一巴掌,他现在这种况,才是他妈正宗的毛骨悚然!

    张晨努力的平复下自己的心,打开校门向学校里面走去。当张晨踏进校门的那一刻起他就有种被人盯上的感觉,他不知道是否这是自己的错觉,但他真的有这种感觉。

    学校的教学最高层是5层,每升上一层,要经过两个梯,如果算上到天台的阶梯那一共就要经过9个阶梯,可以的话张晨希望学校的建矮一点;可以的话他现在更加希望可以回去换双鞋。

    张晨现在穿的是一双学校发的皮鞋,他当是穿上的时候没有任何考虑,只是随便穿上的而已,但是现在,他付出了代价。代价就是,他每走一步就会发出‘塔,塔’的声音,在这没有人的学校突显得相当刺耳,这感觉好像,让你从无数恶狗中间走过,偏偏上还要涂上点黄油,加上点香料一般。

    (好冷,好冷,太奇怪了,是我心里作用还是温度确确实实再下降?)张晨现在已经走到了第二层,但是他感觉温度起码比起一下降了十几摄氏度,现在是初秋,这个季节的温度一般应该会在20~28摄氏度左后,应该是很好的空调天,可是今晚不知为何,就莫名其妙的开始降温,到了学校后这种感觉就更加明显了。

    第三层。。。

    第四层,现在张晨嘴里吐出的气已经是白色的了,旁边的玻璃也结上了一层霜,张晨现在已经没有心观察这些了,他现在只想把世界不管用何种方式方法,都尽快的从这里拖出去,他一秒都不想呆在这诡异的地方了!

    第五层。。。

    这是最后的阶梯了,张晨看着眼前的这个阶梯再次犹豫了,这个阶梯似乎把学校一切的诡异恐怖气氛推向了**。在初秋,尽然在一个没有水的道上结上了起码有三厘米厚的冰,天花板上甚至还垂下了许多如同钟般的尖锐冰凌,寒意不断的向张晨翻涌过来,张晨如同整个人都被关进了冰窖里,甚至比外界的冰天雪地都还要更胜一筹,这时不只是这个该死的地方很冷,张晨的心也是凉的!

    张晨:“干,老子拼了!”张晨说完这句宣言后,就哆嗦着腿向天台上的门走去,你不得不佩服张晨他敢继续走下去,起码从胆量上说他就是个汉子!

    伸出手。。。拉开门。。。

    时光倒转,回到言叶拉开门走出去的那一刻。

    “诚,我先回去向家里报个平安,晚上还会回来为你准备晚餐哦!”言叶笑着想张晨说道,当她看见张晨哭丧的脸时,傻傻的笑了笑。(诚,这段时间我可是有好好的练习料理,一会儿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这么想着言叶走出张晨的家,言叶在走出去的那一刻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有一种妻子照顾丈夫的感觉,“啊呀,讨厌,我在想什么失礼的事啊!”言叶用手捂着自己发的脸颊说道。

    言叶心很好,哼着小调继续从张晨的公寓走了出来,正当她在想今晚要如何让张晨大吃一惊时,一个声音叫住了她。“学生会的?你怎么会在这?”听到这个声音言叶回过了头,她知道,用着个称呼称呼她的只可能是一个人,是一个叫世界的女孩子,也是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

    于是言叶看着世界,淡淡的说道:“真是失礼呢,西园寺同学的话,应该是知道我的名字的,可以的话,我希望西园寺同学能称呼我为,桂。”世界恼怒的盯着从张晨公寓里出来的言叶,气呼呼的问道:“你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啊呀,现在连‘学生会的’称呼都不用了,直接称呼我为‘家伙’了吗?西园寺同学真是越来越失礼了呢!”“这根本不是重点!好,我就姑且称你一声桂同学,请问你为何会从诚家里出来呢?”

    言叶歪着脑袋看了眼世界,淡淡的回答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因为我在照顾保护着我的诚啊?”说完后言叶露出了一个幸福的微笑。不知道为什么,当世界看着这个微笑时,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心里尽然冒出了他们才是真真的一对,而自己就像一个第三者一般,难道自己总是再打扰着他们吗?

    (不对!不对!不是这样的!我才是和诚是一对,我是最早喜欢上诚的,我希望和诚在一起,没有诚我更本没法活下去。好想哭,好想逃避,可是哭不出逃不掉;好想疯狂,好想挽回,可使疯不掉抓不到!恨!恨!恨!我好恨!为什么不早一点告白,为什么诚会喜欢这个女人,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够坚定才使这女人有机可趁,是我是我都是我。。。不对!都怪这女人,没有她就不会有人夺走我的诚,没有她诚就是我的,绝对不能让她夺走我的诚。)

    不知为何,一向开朗善良的世界突然越想越多,越想越要崩溃,突然她听见似乎有什么东西碎掉了。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子突兀的出现在世界面前,这个女子有着白色的长发,鹅蛋般的脸,却没有五官,可是本应该觉得害怕的世界不知为何在这一刻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害怕,那女子突然从嘴的部分裂开了条缝,说道:“Loveyouwiththeyhave.”

    这是著名的英国诗人临死前说的话。翻译过来的意思是:你的人如果没有按你所希望的方式你,那并不代表他没有全心全意地你。一向英语不好的世界不知为何却理解了这句话,一联想到诚,又是一阵心痛。那女子看世界没有做声继续说道:“你想让他全心的你吗?只要你能付出一切,你就可以得到他的一切!”

    世界听着这女子的声音仿佛着了魔一般,不由自主的点头,那女子似乎笑了下,慢慢的走向或说飘向世界,张开双手,抱住了她。

    言叶看着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的世界,不知为何突然有点为她担心,(如果是除了诚以外的任何东西,我都一定会让给她的?)言叶这么想着,最后言叶还是狠了狠心,转过离开了这没有硝烟的战场。

    就在这时言叶突然感觉到一根冰冷的指头抵在了她的后心,她茫然的回头,只看见了一个一头白发长得很像世界的女人,和这个女人手上一颗不知是谁的心脏,言叶的世界陷入黑暗。。。言叶死!

    看着倒下的言叶,白发世界,我们姑且这么称呼她,淡淡的吐出了一句话:“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张晨,我打破了轮回来找你索债!!!”

    而在另一边,一个充满杂物的房间里,刹那正捧着一本书在读着,突然她的鼻子开始滴血,接着是眼睛,耳朵,鼻子。。。到最后甚至连全上下的毛孔都开始渗血!刹那看着这些却十分淡定:“诅咒还是开始了吗?果然越到这故事的结局诅咒就越强烈,不过没想到尽然是以世界作为祭品!失策啊,还以为是桂言叶。算了,最后尽尽人事。”说着刹那拿出了口袋里的电话,直接按下了回拨键,看来是早有准备的,刹那:“张晨,现在我时间不多了,你听!我说!诅咒已经开始了,世界已经成为祭品。。。”刹那话还没说完突然就化作了一滩血水。。。手机跌落在鲜血中发出‘呲呲’的杂音。

    刹那死!

    。。。。。。。。。。。。。。。。。。。。。。。。。。。。。。。。。。。。。。。。。。。。。。。。。。。。。。。。。。。。。。。。。。

    张晨用力拉开了天台的门,一个白头发的女子背对着,出现在张晨眼中,张晨打量了下这女子的背影,(背影好像世界啊。)张晨如此想到。

    张晨突然用力吸了吸周围的空气,为何有一股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张晨四处大量了下天台,他终于发现了血腥味的来源。不知何时,天台的地板上用鲜血画成了某种法阵,似乎是用来进行什么仪式一般,虽然张晨不懂阵法,但是依旧觉得这是不祥的!

    白发女子似乎发现了张晨的到来,猛的转过来看着张晨,张晨被这突如其来的转吓了一跳,不由往后退了几步,这时张晨终于看到了这女子的脸,这分明就是世界!“世界你。。。你的头发怎么回事?”那个白发的世界笑了笑,没有回答,向前慢慢跨了一步,诡异的事发生了,本来张晨和这女子距离有十多米,这女子就是那么简单的一步,就跨越了这个距离,突兀的出现在张晨面前。

    (这不是世界!她的眼睛尽然是竖瞳!)张晨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他感觉到了生命的威胁,所以张晨转就跑,而那个女子似乎也没有追的兴趣,就这么静静的站着看着张晨向梯跑去。

    (靠!靠!这难道就是他妈的诅咒?!这是咒怨还是午夜凶铃啊!)张晨疯狂的向道跑去,突然他猛的停住了,五到四的道尽然被一块大得不像话的冰给堵住了,求生的本能支持着张晨继续转往其他地方跑去,但他知道,他完了!

    人在恐惧的时候总喜欢把自己关在铜墙铁壁了,张晨现在就是如此,他找不到出路,只好躲进了一个柜子里,并开始自我安慰,(躲起来,我已经躲起来了,她找不到我了。)一个脚步声空的从外边传了进来,是鞋子践踏地面的声响。那声音一步一步的向张晨靠近,每一步的频率都一模一样,犹如钟摆一般准确。

    近了,越来越近了。

    (她找不到我!她找不到我。)

    张晨吞了口口水,双手死命的牢牢抓住柜子门的内侧。脚步声停了下来,真的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似的。鞋子的主人在外边四处搜索着,然后又渐渐远去。(我靠难道我是如来佛祖护体!我一定可以撑到天亮!)冷汗打湿了张晨的衣服,突然,一股彻骨的冷风从张晨的后唐突的吹了过来,风量不大,仿佛是有个人正在他后呼吸着。那个白发的世界尽然凭空穿过了柜子,从柜子后壁就那么穿了过来,然后用双手抱住张晨的脖子:“找到你了。”

    张晨眼睛一花,尽然再次回到了天台,而且是法阵的中央。张晨突然笑了,笑得流下了眼泪:“我知道,我完了,但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白发的世界看着突然冷静下来的张晨脸色开始变得有些狰狞,“为什么?你不继续害怕了,你不怕死吗?”张晨撇了她一眼,答道:“怕有个用,反正都玩完了。”

    白发世界正想发怒,可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一般:“你知道我当时为什么说‘再也不会有人打搅我们’了吗?”张晨猛的抬起了一直低下的头,咆哮道:“你把言叶怎么了!”白发世界看到张晨这样的表,笑了:“就是要你这样的表!来让我告诉你。“

    坐在地上的张晨突然被一股无型的力量揪了起来,白发世界突然从手里拿出了一颗心脏说道:“就是对你的人这样啊!放心,等下这个女孩也会去陪你的!”张晨开始挣扎起来,并用力喊道:“放了她们,杀我就杀我好了!”白发世界笑得更胜了!

    突然白发世界将那颗心脏一口吃到嘴里,嚼碎,血汁顺着她的嘴角流了下来,然后她做了一件事,将嘴里的心脏吐到了张晨的嘴里面!!!张晨无法反抗!只能被她强行把那颗心给灌了进去,白发女子笑了,疯狂的笑了!“那就是你人的心哦!哈哈!好吃吗?”

    张晨突然可以动了,他的胃里一阵翻滚抽搐,他用手指扣着喉咙,将胃中的食物全部吐了出来。他吐了很久,可不论怎么吐都吐不够。张晨感觉言叶的心还残留了许多在自己胃里,吐不干净。他拼命的吐着,胃酸吐了出来,不够,最后将血也吐了出来。

    不够,还是不够,胃里还有东西

    张晨觉得视线开始模糊不清了,他感觉自己的嘴巴中吐出了一大块东西,可究竟是什么东西,却始终看不清楚。

    他的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

    张晨死!

    白发的世界看着倒下的张晨突然流下了滴泪水:“诚,对不起!最后叫你一次笨蛋。。。”

    世界死!

    阵法突然缓缓的开始了转动起来,一个模糊的声音从阵法中传来:“张晨我要你永世轮回在痛苦之中!我要你永世不得超生!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第一卷――完

    第一卷结束,诅咒的设定,会在第二卷公布,张晨会开始与刹那一起打破宿命的生活,话说刹那到底是何人?那个白发女子为何又要找一个学生仔寻仇?期待第二卷给你带来的惊喜,一个以在校园为背景的轮回故事即将展开!

重要声明:小说《日在校园的轮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