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诅咒初现(上)

    ( )    “世界你在发什么呆呢?午饭时间到了哦!”七海拍了拍正在看着张晨位置发呆的西园寺世界,世界看了看拿着便当在自己眼前晃悠的七海,忍不住问道:“七海,诚是不是在篮球社出什么事了,自从篮球社昨天午饭时间开完会以后,诚就很不对劲了。下午,尽然也没有进行常的训练,似乎和其他队员,全部早早回家了。”

    七海岔开话题道:“诶?世界也知道我们没有进行训练啊,难道昨天世界又偷偷的跑去看某个笨蛋的训练了吗?”

    世界一听七海的话,脸就红了,答道:“我哪有去偷看啊,我只是刚好经过那里罢了。。。”七海悄悄的松了口气,接着七海用怀疑的眼光盯着世界:“唔~是这样吗?”

    世界:“讨厌啊!就是这样的。”七海看着世界已经开始有点恼羞成怒的样子,还是狠不下心,不告诉世界,于是只好稍微透露了一点关于张晨的消息,道:“诚听说是生病了哦。”“生病了?怎么会生病,严不严重?”七海答道:“还好,我是听乙女说的,不过好像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才行呢!”听到七海的回答,世界默默的点了下头。

    。。。。。。。。。。。。。。。。。。。。。。。。。。。。另一边。。。。。。。。。。。。。。。。。。。。。。。。。。。。

    “这就是诚的家吗?”言叶脱下自己的鞋走进了张晨或说是伊藤诚的家里面,张晨看着好奇的言叶,只好拖着带伤的子,带着言叶四处参观了下这房子,房子比起言叶家来说不大,但是却也温馨,就如同那句老话一般,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参观完毕后,张晨就准备回到卧室躺下了,毕竟是有伤在。言叶想了想,也跟着张晨走进了卧室,还时不时还用眼睛四处瞟瞟,似乎是在找什么违物品。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嘛!男生好奇女生的闺房,女生又何尝不是好奇男生的狗窝呢?不过还好张晨或说伊藤诚的房间现在并不乱,倒不会给张晨丢脸。

    这不是说明张晨整洁,张晨自己本人的屋子可是惨不忍睹的。可是到了伊藤诚这,因为占时不是很习惯的缘故,所以在第一次进房间的大扫除以后,再也没有动过这房间的一桌一椅。所以还是能见得人的。

    可惜张晨没得意多久,就笑不出来了。言叶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有意,尽然不小心把手机掉到了底下,张晨作为一个男同胞,当然清楚,同为男的伊藤诚的底有什么好东西。

    于是乎,言叶同学在捡起手机时,一不小心就带出来了一沓写真集,其代表人物有:苍井空,饭岛,小泽玛利亚,松岛枫等等著名动作大片演员!言叶面无表的把书拿了出来,一本本的翻开看,张晨几乎羞愤自尽,最后实在忍不住了,一把把书夺了过来,正要泪牛满面的把书塞进了垃圾桶时,言叶却阻止了他说:“这对诚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张晨果断摇头:“不是很重要!”言叶憨憨的笑了下,没有继续再说这事。

    言叶是不提了,可是张晨很尴尬啊,拿着书放也不是丢也不是。放嘛,怕言叶怀疑自己人品;丢嘛,又舍不得。言叶最后帮张晨做出了决定,言叶拿下张晨手上的书,替他整了整,又帮他塞回了下。

    张晨愤愤的想到,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这时就应该舍书取义!给女生留下好印象!于是张晨大义凌然的拿出了那些书,全塞到了垃圾桶了,对言叶说:“我不是珍惜这种书的人!言叶我很纯洁的!”

    言叶看了看那些被张晨塞进垃圾桶里的书,突然满意的笑了下说:“看来诚的心目中,我比那些书重要嘛。”张晨听完后差点没被噎死。(还好老子他妈下手快,要不然大小姐认为她在我心中没那些书重要,我怎么解释。。。)

    最后言叶还是离开了张晨的房间,说是要让张晨好好休息一番,并没有出现张晨期望的‘那种’节出现,不过估计就算有‘那种’节出现,张晨现在也没多大力气进行了。

    值得一提的是,言叶走的时候,还顺便通知了一个对于张晨来说十分悲催的消息――晚饭她会来准备的。

    张晨可是对言叶做的东西记忆犹新!虽然对此有很大的意见,但他可不敢提出任何异议,否则这位大小姐弱弱的往那一站,水汪汪的眼睛一睁,看着那叫一个揪心!

    。。。。。。。。。。。。。。。。。。。。。。。。。。。。。。。。。。。。。。。。。。。。。。。。。。。。。。。。。。。。。。。。

    言叶走后,闲下来的张晨躺在上,没多久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夕阳西下夜幕降临,今天的夜格外冷,是因为已经初秋的关系吗?谁知道呢?

    “铃铃。。。”(手机响起)

    张晨:“莫西莫西?(喂?)”“张晨,现在我时间不多了,你听!我说!诅咒已经开始了,世界已经成为祭品(中文)。。。呲呲(杂音)。。。”

    张晨:“。。。”

    “刹那?你怎么。。。怎么会知道我是张。。。张晨啊!?喂?刹那!刹那!(文)”张晨听着耳边的忙音现在完全不知所措了,(这到底是搞什么啊!?为什么刹那知道我是张晨,而且为什么刹那还可以说中文啊!)想到这,张晨再次尝试着说出几个中文,可是没有成功。

    张晨从穿越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起,就无法再说出中文了,很奇怪的感觉,他明明知道该怎么说,也看的懂,也写得出部分,可是就是没有任何办法说得出,就好像大脑皮层中央前回底部之前(S区)受到损伤一般,这在医学上称为运动失语症,可是他又与这种症状不完全相同,如果真是那种病的话,那么为何他又可以流利的说出文呢?张晨想不通。

    再说这种事比起穿越这种事来说,只是小巫见大巫了,所以张晨也没有继续去想,就像他再也没有去深思他为何穿越一般。

    混乱的张晨不揉了下自己的眉头,自嘲的说:“看来我真是看穿越小说看多了,完全把穿越这种事看得理所应当,这种事果然没那么简单吗?那么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等等刹那刚刚说世界成为了祭品,世界出事了?!)想到这张晨慌忙拿起手中的电话,刚想拨出世界的号码。

    可这时手中的电话却突兀的响了起来,本来就神经兮兮的张晨,被突然响起的电话吓了一跳,差点就直接把手中的电话给甩了出去,不过终究还是收住了手。张晨拿起电话一看,竟然就是世界!

    张晨慌忙接通了电话:“喂!世界你没事?”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世界:“诚,明天中午一起去天台,我给你做便当。呐,诚,我那时是这样说的?可是那时有人打扰了我们的二人世界呢,诚。诚,今晚来天台,我要替诚做便当,再也不会有人打扰我了,哈哈哈。。。”张晨听着世界疯狂的声音觉得很不对劲:“喂,世界,你没事?世界!”“你要来啊!!!。。。嘟嘟。。。”世界最后没有回答张晨的问题,而是发出了一声如索命厉鬼般的尖叫,张晨只觉得一股寒意袭来,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张晨虽然觉得整件事都充满这诡异,但最后还是决定去看一下,他冥冥之中觉得这就是他了解整件事真相的契机,所以他留下让言叶不要担心的便条后,就出了门,今夜真的比往常要冷。

    张晨吊着受伤的右手坐上了去学校的电车,当张晨从电车上下来的拿一秒起,就有一种不和谐的感觉从心底升了起来。(到底哪里不对?)张晨不知道哪里存在着不和谐,但是他知道,他必须赴约。不仅仅是出于对事原委的好奇,更是出于对世界的关心,世界很不对劲!

    下了电车,张晨继续向学园走着,突然一阵寒意袭来,他终于想通了哪里不对劲!(他妈的下午六点半是通往学园的末班车啊!为什么我在八点后还能坐到这趟电车。)张晨愣愣的站在原地,片刻后,疯了一般向回跑去。(果然他妈连电车站都是关门的啊!)

    虽然事已经很不对劲了,但张晨依然决定要去学校,因为他知道,也许只有去了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就是和刹那说的那诅咒有关。)

    张晨向学校慢慢走着,看着平时熟悉的一草一木,都开始觉得陌生起来。突然张晨抬起头向天上看去。(那时就是在这个地方,我发誓要保护言叶的。那时的月亮很美呢,不像今天,似乎是血月啊!血月乃凶月,是凶兆,会发生冤案。今夜不详吗?)想到这张晨不干笑两下,继续想到。

    (红色月亮一般是发生月食的时候会出现的。这是因为浓厚的大气层把紫、蓝、绿、黄光都吸收掉了,只剩下红色光可以穿透过来。月全食时的红月亮也是同样的道理,大气层将红色光折到月球表面上,所以仍然能看到在地影里,红红的月亮挂在天空中。

    当然不只是月食时会这样,下雨之前的云层也会造成类似的效果,可是先不说月全食方面,完全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就连下雨都不靠谱啊,这几明明都是晴天,根本没有任何下雨的前兆,就连天气预报也说这段时间都不会降雨,那么天上的那个月亮到底为什么是红色的啊!)

    一切都太诡异了,诡异到张晨都不想继续思考,或是说他根本不敢往下思考!这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上又到底发生了什么?

    终于张晨走到了校门口,夜里的校园显得格外的森,树的影子,房屋的影子,都仿佛食人的恶鬼一般,咆哮着。。。

    “妈的,那时就听人家说坟地,医院,学校,厕所,太平间是气最重的地方,老子当时就没明白为毛学校也气重,现在终于明白了!”看着森的学校张晨不吐槽道,张晨现在是的很真怕了!

    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放上来。这就是我的设定,轮回是因为诅咒,诅咒的具体方式,破解方式之后会一一阐述。。。提示和感有关,顺带一提本书最终会厚宫,但绝对不会**。。。

重要声明:小说《日在校园的轮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