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清浦刹那的爱

    ( )    当言叶看到张晨一脸怪异的表后,心马上又提到了嗓子眼,然后低下头开始玩弄自己的手指,说道:“我果然还是不行吗。。我又给诚君添麻烦了吗?”想了想,拿起剩下的三明治,似乎准备一口吃完,不再给诚同学添麻烦。哦买糕的!张晨哪敢给这位把她自己做的那些东西吃完,天知道会不会吃出问题,于是张晨一把夺过言叶手中剩下的‘幸福’说:“言叶同学专门为我做的东西怎么能就这么又收回去?这么好味的。。这么好味的三明治,我也是第一次吃到啊!刚才只不过是舌头有些被吓到了而已!”张晨泪牛满面!

    世界看到张晨一脸夸张的样子,一脸怀疑,说道:“诶?真有那么好吃?”一边这么说着,一边飞快地从张晨手中的三明治上撕下一块,一口吃下。(遭了,忘这了这个姑也是个不安分的主!)看到已经把三明治送进嘴里的世界,张晨撇过头去。。。“额!呸!呸!呸!呸!这是什么啊!”世界刚吃下言叶的三明治,就跳了起来,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然后飞快地拿出自己泡的茶,也顾不着烫,一口喝下。

    “诚这样的东西你还说好吃。。。你还吃?!”正想夺下张晨手中剩下‘幸福’的世界,看张晨突然飞快的将剩下的三明治飞快地吃完,死命咽下,之后一缕白色的烟雾从伊藤诚的体缓缓飘出,(爸妈,你们在那边的世界请放心,儿子在这边已经得到了幸福,很快乐!)“喂!诚你没事?”“诚君!~”一阵混乱后。。。

    “啊,活过来了。”张晨拍了拍自己的小脯感叹道。言叶为张晨顺了顺背,继而低着头对张晨说道:“对不起,我又给诚君添麻烦了。”张晨看见言叶萌萌的样子,直拍自己的大腿在心中呐喊:“值了!”张晨呆呆挠了下头说道:“言叶同学根本没有的事,那个三明治真的很合我口味,之前不过是太着急噎到了而已。”言叶看着挠着头傻笑的张晨突然心跳一阵加速,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刻,言叶只想把自己以前所有幸福都用来换取眼前这一刻的永恒,不!也许就是再多一秒她也会毫不犹豫的点头。。。

    而世界看到张晨一副完全没有一点后悔的样子就火大,恼火对张晨说:“八嘎八嘎!伊藤最讨厌了!”虽然是这样说,但世界还是十分心疼我们的伊藤同学滴,把自己泡的茶一把塞给被骂懵了的张晨,世界可再不敢给张晨喝下言叶泡的茶了,天知道那是什么味道!等下眼前这个笨蛋诚再一口喝了,世界找谁哭去?张晨终于也感到了气氛有些诡异,言叶和世界都有些怪怪的,于是初哥张晨再次犯傻:“吃吃!大家都吃啊,别愣着啊!来世界,你也吃。”

    张晨不提吃还好,一提到吃世界更加火大,一把夺回张晨手中喝了一半的茶,一口将剩下的喝了下去,然后对张晨及其‘温柔’的一笑,张晨顿时只觉得一阵寒气从脚底直接窜上头顶,(八稚女神马的绝对是浮云。。。难道接下来是隐藏才华?)之后张晨童鞋才知道了才华什么的全是浮云,腹黑才是王道。。。

    平时的元气少女世界,突然卖萌变弱气少女,这样如此华丽的变后怎么可能只是才华这么简单的?世界:“阿诚,今天我专门为你准备的便当怎么办?”“这个。。。这个世界酱,我刚吃完了言叶同学所有的三明治,所以这个。。。这个。。。”世界一低头,开始盯玩自己脚尖玩,此时无声胜有声!试问女生这样的招式有几个男同胞是抗的起的?起码张晨就不行!张晨:“这边的爸妈孩儿不肖,先走一步了!”

    。。。。。。。。。。。。张晨挣扎ING。。。。。。。。。。。。。

    张晨在经过一番奋力的挣扎后终于挪动到了班里的座位上,世界做的饭菜并不难吃,反而相当可口,可是真的好多啊!“哟,阿诚,才一个中午你就成这摸样了?”泰介看见张晨回来后就十分八婆的凑了上来。“滚,我这是吃饱了撑的,像你这种钓不到马子的人永远不会体会到,我这种圣的痛苦!”张晨一语点破泰介的死,泰介泪奔而去。。。

    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声响起,张晨小心的站了起来,(终于感觉不再那么难受了。)于是张晨一边活动活动子骨,一边对一旁的世界说:“世界,你好狠!”世界撇了眼了张晨:“哼!吵死了!”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哇~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傲!其实世界的内心世界是:诚,对不起嘛~是人家不对~你原谅人家好不好嘛~!)张晨无比的进行着脑补。脑补到尽兴之处张晨应该干什么啊?诶,对!张晨一吐口水到手上,然后对着头发一抹,开始兴奋地扭起了他自认为感的部。

    这时张晨又感到部一痛:“啊!谁又戳我美丽的部!”张晨愤怒的回头:“额?木有人?”这时张晨的部又被戳了一下,不过不痛,因为中了!“啊~啊~啊~!嗯~哦呵呵~哦呵呵~”这时瘫软在课桌上的张晨终于看到了那个戳他的人,是比他矮N个头的刹那同学,右手还拿着凶器――一直铅笔。张晨捂着股怒道:“刹那!”刹那看着张晨显得相当蛋定:“恭喜诚同学,你的恶心程度又到了一个新的境界!”“喂。。。好,好男不和女斗,你有事快说。”“嗯,又不对,诚同学恶心程度可一直是登峰造极的呢。。。”刹那沉静在了一个诡异的思路里。张晨捂着果断转,不能再和这孩子多说了,他会疯的!这时刹那好似才发现有诚的存在一般,拿着铅笔走了过来,说道:“诚,你先等等!”

    看着拿着铅笔走来的刹那,张晨打死也不敢等啊,于是张晨拔腿就跑,刹那似乎的确有事,也跟着追了上来。跑着的张晨一回头,看见刹那还拿着铅笔追着他,吓的他冷汗直流。于是张晨一发力,用更快的速度向篮球社冲去(我靠,她不是插上瘾了,尽然还。。。还。。追着我插?!)所以说为什么西方的跑步运动总是比东方人强?估摸着也和他们开放的作风有关,每一个教练都这么练自己的队员,能不牛B?(话外音:纯属玩笑不要介意。)

    在这样一追一赶之下,不一会就来到了体育馆门口,于是张晨同学一边拍打着体育馆的大门一边高呼:“花道副队长,救命!有人要插我!有人要夺走我的节!快开门啊!”张晨在一阵撕心裂肺的嘶喊之后,突然发现了一个灰常灰常严重的问题,体育馆好像没人!这时刹那也赶了上来,看着面无表越来越近的刹那,张晨突然就地一躺,喃喃道:“来,来,我就知道穿越什么绝没好事,原来我是来替渣诚还债的吗?”刹那突然一个疾步走到张晨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伸出了神圣的制裁之脚,一脚踩下:“诚同学的内心世界果然不是我等可以揣测的呢!”

    一番打闹后。

    “也就是说篮球队所有老队员今天都去参加比赛,所以今天没有社团活动?”张晨愤怒的问道,刹那点了点头。“那为什么没人和我说?”“七海让我告诉你。”张晨:“什么事嘛!为什么不叫我一起去啊?”“你没有队服。”张晨:“切!”

    看着转准备走掉的张晨,刹那再次开口说道:“等等!”张晨看了眼刹那本能的一捂股,警惕道:“你又想干嘛?”刹那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电影票递给张晨:“这星期天世界约你去看电影,有问题吗?”“额!没有,但是为什么她不直接给我?”“害羞。”张晨:“。。。”

    远处的一棵大树下,一道倩影一闪而过,留下了一根黑色的发丝。

    刹那将电影票递给张晨后就一个人默默的走了,(这样给他就好了,我的时间不多了,就成全他和世界。)想到这里刹那将手里的另一张电影票紧紧地拽在了手里,再次回,看到那个人傻傻地背影时刹那露出了幸福的微笑,一滴泪从刹那眼角滑过。

    (这样就好了!虽然不想忘记诚,虽然不想离开诚,虽然。。。虽然我一直着诚,但那样的幸福真的好奢侈,那样的幸福给世界就好,只要只要能让我一个人默默的注视着诚就好了。)

    刹那:“诚,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你还会记得我吗?我会一直一直记着诚哦!”就在这时刹那脑袋突然一痛,刹那痛苦的捂住头,倒在了地上,突然一个幽怨的女声从刹那的脑子里响起:“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题外话:你们认为张晨的穿越真那么简单吗?如果你真这么想,你就太天真了。还有一件事比较沉重:我今年高考失利,可能复读,那么更新的时间就会少了,不过这是我的第一本书,我不想太监,所以以后可能会一星期两,三章这样,发的时间也估计也是周末。如果大家嫌慢的话,不如把这本书收藏起来,慢慢养肥!我一定在结局时给大家一个大大的惊喜。

重要声明:小说《日在校园的轮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