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与桂的亲密接触

    ( )    电车在在一种诡异沉默的气氛中缓慢行驶着,后面几个女生是迫于张晨的‘威’不敢再开口说话了,桂言叶的话,此时正坐在张晨旁边愣愣地盯着自己的脚。如果张晨是个圣的话,那么此时就可以尽显高手风度,与旁边的佳人谈天论地,从世界的起源聊到亚当和夏娃偷食果。如果张晨是一个高手的话,那么此时也可以用忧郁的眼神看着窗外,给桂言叶摆个侧脸POSS,自己看看寂寞。但张晨当坐在桂言叶旁的那一刹那,就尽显初哥本质,平时都是吹嘘自己如何如何风流潇洒云云,到了实战时就萎了,别说说话了,动都不敢动一下。

    张晨现在大脑一片空白,保持着一个十分蛋疼的姿势坐在桂言叶旁边,为什么说是蛋疼呢?张晨因为是拉着言叶一起坐下的,所以言叶理所应当的靠在他旁边,可是我们张晨同学因为许多许多原因,又不敢将自己体完全靠向言叶,准确来说,张晨现在努力的与言叶维持着一种恰好是衣服贴在一起的状态,从这一点来看,我们也不得不表扬一下张晨同学优秀的定力。再这样尴尬的气氛之下,终于有人忍不住要打破,可惜这个人并不是我们的张晨童鞋,而是坐在张晨边的言叶。

    言叶其实真的很可怜,在高中以前言叶是近乎完全没有自由的,差不多每天都要学习不同的东西,例如芭蕾舞之类的。因此每次有同学想约她去玩她都会拒绝,导致的结果就是,在其他人眼中她就变了难以接近的优等生,别人都不再想与她成为朋友。而言叶努力考入?野学园的理由更是悲催,尽然是与母亲做的交易,“考入?野学园便可以不用再学那些东西。”这就是交易的条件,虽然桂言叶终于考上了这所重点学园,也再也不用学习那些她不想学习的东西,但遗憾的是,因为长期没与家人以外的人有亲密交流,导致她不善与人相处和怕生,所以在高中她也没什么朋友。

    此时她美丽的外表更是给她带来了灾难,因为其她女同学都嫉妒她美丽的外表,所以不停地排挤她。如今更因为张晨的乱入,也失去唯一一个有可能和她成为朋友的人――西园寺世界。所以当这个她映像中一直默默观察自己的诚同学为她出头时她格外的感动,否则从小因为班上男生的欺负,导致对男生一切密切接触都有强烈的抵触绪的言叶,又怎么会强忍着,给张晨做出了如此多的亲密动作?

    所以当言叶注意到一直对自己想抱又不敢抱的张晨同学时,忍不住捂着嘴痴痴的笑了下,体贴的言叶为了缓解张晨同学的尴尬,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在上面打到:你好!我是1年4班的桂言叶,谢谢你之前的帮助,请多多指教。O(∩_∩)O张晨在看见言叶用手机敲出来的字时终于争气了,一吐口水,往头发上一抹,自以为潇洒的拿出手机,打到:不客气,我是1年3班的伊藤诚,也请多多指教。言叶:伊藤同学也是每天坐着趟电车吗?我似乎,有看到过伊藤同学。张晨:桂同学叫我诚就可以了,我的确也是每天都坐这趟电车呢。

    这时张晨也许是太想找些话题,尽然又傻不拉几的加了句:我每次都有注意到桂同学哦,桂同学似乎十分喜欢读书呢。所以说张晨就是个初哥,如果是一个,高手的话,现在应该岔开题,比如说聊点亚当夏娃啊,又比如说聊点亚当夏娃啊,再比如说聊点亚当夏娃啊。。。但张晨又把本来好好地话题绕到这种敏感的地方,不是找抽是什么?现在的桂言叶就被张晨这一句话说的满脸通红,再也不敢打字,老老实实的坐着发呆。(每次我都觉得诚同学再默默的注视我,原来是真的吗。)而张晨此时更是几跳车,但考虑到电车是封闭式的,所以一直还是未遂。。。

    。。。。。。。。。。。。。。列车行进中。。。。。。。。。。。。。。。。

    “那么诚同学我就到这里,我先下了哦,对了诚同学明天我为你做便当!拜拜!”言叶走到电车门口挥挥手对张晨说道,“啊,好啊,言叶也为我做便当呢,嗯?为什么我要加一个也字?遭了!”张晨因为在言叶说为他做便当时就已经幸福得白痴掉了,直到电车门关上时才反应过来,世界明天可是也要为他做便当啊!于是张晨一声惨叫的扑到电车门前张牙舞爪的对着言叶嘶吼:“我不要便当!我有便当!我不要领便当。。。”但是本电车,的隔音效果的确很好,以至于张晨的呐喊一句也没有传出去,电车外的言叶更是全当张晨正逗她开心,还傻傻地对张晨一笑,再次挥了挥手,电车缓缓驶向前方。。。

    张晨瘫坐在电车门口喃喃道:“我恨本制造!”

    张晨凭着这具体的记忆失魂地走到了伊藤诚的家中,然后把自己扔到了房间里的上。现在的张晨满脑子都是幻觉,在那个幻觉里,张晨正枕在言叶的大腿上,而言叶对张晨说:“来~啊~”张晨:“啊~”然后言叶捏了块三明治放到了他的嘴里,就在这幸福而又美满的时刻,世界突然拿着N把菜刀从旁边跳了出来:“哭,叫,然后去死!”张晨:“啊~啊~啊啊啊啊~!”

    “呀没呆!”躺在上的张晨发出了一句惨绝人寰的叫声,(果然我还是现在就对不起爸妈比较好吗?)于是张晨就在这样纠结的环境下度过了他作为穿越者的第一个本之夜。

    第二天早上,张晨再吃过冰箱中的两片面包之后,顶着熊猫眼坐上了电车,而在电车到达原巳浜时,张晨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感叹道:“啊~好困啊~昨晚被世界八稚女了一个晚上,完全没有睡好啊~”就在张晨做出这样的感叹时,他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弱弱的声音:“那个诚同学昨晚和世界同学玩了一晚上八稚女没有睡好吗?这样没关系吗?”张晨听到这个声音后僵硬的转了个,果然看见了上正散发着一种名为怨妇气息的言叶桂,张晨只好手忙脚乱的解释道:“那个桂同学,八稚女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东西啦,八稚女是一种,是一种。。。反正就是一种很恐怖的东西啦!你不要多想啦!”“那诚同学陪了那个叫世界的同学玩了一夜吗?”

    在这一刻,张晨决定撒下在他穿越到这个世界来的第一个谎言,他说:“你不要多想了,只是那个叫世界的一直整我,而八稚女是一种整人的方式,昨晚我有梦到罢了。”“是这样吗?”张晨立马入小鸡啄米似地点头:“是的。”(世界阿弥陀佛,对不起了。。。)言叶歪着头看了张晨一眼,(好萌!)说:“那么诚也叫我言叶好吗?我们做朋友好吗?”“好啊,我们处朋友很好啊!”

    明显张晨那货在与言叶经历了几次交流后,有了明显的成长,明摆着欺负着人家的语病,占人家豆腐,当然这样的语病是存在于中国方面的,作为没有任何穿越福利云云的言叶并没有听懂张晨的意思,虽然觉得张晨怪怪的,却还是跟着傻傻地点头。让你不由得不对张晨暗暗地嫉妒。

    “?野学园到了,?野学园到了,请到模原阪的乘客退到黄线外面。”

    “那么言叶同学我先走了哦。”张晨现在可是超怕被世界发现,他和其她女生在一起,天知道世界会不会提前黑化拿他八稚女。而就在张晨准备跑出电车的那一刹那,他改变了主意,是因为言叶的眼神,那种失落的眼神,于是他回一把拉住言叶的手对她说道:“不要多想,我今天值,绝对不是怕别人发现我和言叶同学在一起之类的!”言叶当张晨急急忙忙跑出去的时候的确就是这么想的,不得不感叹女人第六感的恐怖,可是当她看见张晨又体贴的跑回来,并向她解释的时候她彻底打消了这样的念头,握住张晨的手也紧了紧。

    于是张晨和言叶在众人各种各样的目光之下一起跑到了学校门口,“那个诚同学,等。。。等。呼呼。。。”言叶并不擅长体育,在和张晨跑到校门口后便气喘吁吁了。张晨只好停下来,打算慢慢地陪她走到班上,但言叶却说:“诚还是先去值,我自己走就可以了。”

    张晨想了想,(少被发现一点是一点。)于是说道:“那我先去教室了咯!”然后快步跑向了教室。

    其实张晨在这时如果仔细想想的话,就可以发现言叶腹黑的一面。如果要张晨证明不是怕被其他人发现和她在一起的话,跑一小段就可以了,却非要坚持着自己跑到校门口,如果不是体力不行了,真会和张晨一起跑回班上。为什么要这样呢?恐怕是为了向其他人展示她和伊藤同学现在关系密切!这里也可以看出言叶的确是开始对伊藤诚同学感兴趣了,都开始玩弄心机了的说。

    题外话,谢谢很多朋友对我的支持,一些朋友默默的鼓励着我写下去,我很感动,我会坚持的。还有,我的书评一直很弱,看我书的朋友请发表下您的感想,我一定会虚心接受的。

重要声明:小说《日在校园的轮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