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我是伊藤诚?!

    ( )    其实张晨在一开始就知道特工什么的是不可能的,他其实早感觉到了,这体绝对已经不是他从前的那具了。例如视力方面,有什么可以让八百度近视的人恢复到健康的视力水平,就算有激光手术,但高度近视是不能做那个的。然后是高,足足矮了有十厘米啊,原来182的高个,到现在173左右,这个差距不可能感觉不出?

    只是张晨一直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找的一个自欺欺人的借口罢了,谁在突然之间换了一具体都无法接受。所以张晨一直想以这种欺骗的方式,试图让自己好过一些。当然,内心同样是抱有一丝侥幸的。但当他走进教室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无法再欺骗自己了,当看到同学和老师这种熟稔的态度之时,他基本就不再抱有幻想了。(好,坚强点接受事实,看来这种状况不就是穿到另个人的体里面嘛,起码还有意识。)是的,现在的张晨已经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已经挂了,也许是登车时被卷到了火车轮底下,张晨做出了这样的猜想,(爸妈,儿子不孝,一直给你们添麻烦了。)想到这里,张晨?的眼里透出了无限的哀伤与怀念,要与从前说再见了,18年的人生说换就换了,真不是那么容易能接受的。

    而张晨的悲伤被他旁的少女感受到了,少女显然很在意。少女用手肘顶了下旁的张晨,然后递过来了她的笔记本。

    只见上面写着:喂~你没事,诚同学?(诚是这具体的名字吗?)张晨看了眼旁的女孩,在笔记本上写到:没事,能有什么事,你认识我?少女回复到:喂喂这样说太绝了,我们好歹是一年同学的说,你就没关心过周围的同学吗?还有你那一脸奇怪的表是怎么回事啊?(没错啊,我现在可是成为了另外一个人啊。)于是张晨果断岔开话题,回到:你一直在观察我?

    少女脸上一红,就连头上的呆毛都剧烈的晃动起来,(喔~好有趣。)十分激动地一拍桌子,嗔怒到:“谁。。谁。。会观察你这种家伙啊?”“那里的同学安静!”少女明显也被自己的举动吓了一跳,马上向老师道歉,然后飞快地坐下,用书挡住了自己的脸。张晨看到被点名的少女开始无良的偷笑,(想当年我高中时干传纸条这事时,那是何等专业,无论纸条什么内容,那都是天塌不惊的。这小妞不专业啊。)

    于是动笔批评道:喂!你太激动了。少女回复道:那不都是你的错,谁让你乱写的,笨蛋。张晨:这关我什么事啊,大小姐,我就是随口问问,谁知道你那么激动啊。少女:不管不管,都怪你,诚是大笨蛋!少女写完后,还顺便给了张晨一个鬼脸。(哇,卡哇伊,我被萌到了!)

    于是张晨一吐口水,向头发一抹,(话外音:为毛这个动作他做得那么熟练啊!)继续在笔记本上写道:喂,同桌的你叫什么名字呢?在张晨写这下句话的同时,没有发现旁少女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仿佛保护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也许是因为看见张晨再没有哭丧着脸。

    但是当少女再看到张晨所写下的内容时表又开始纠结了:笨蛋诚是个笨蛋xN!!!当张晨看到少女将笔记本收起来,装作一副认真听课的表时,张晨突然反应过来了,(对啊,我换了个体,这个体再怎么说也是跟少女同班又同坐的,那么久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那也太那什么了。。。)于是张晨出自己的笔记本,写道:对不起。。。少女看了眼张晨的道歉,突然低声说道:“诚,你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样。”张晨一惊,(她发现了吗?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真难说会不会拿我做实验。)

    于是张晨装作很蛋定的样子,在笔记本上写到:有吗?少女拿过笔记本:嗯,嗯,反正也不是重点,诚还是诚嘛!这次要记住我的名字哦,西园寺世界~就是World,我的名字很大?这回轮到张晨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几乎是喊道:“什么!你叫西园寺世界?”“后面的同学!!!这是上课。”“啊!对不起对不起。”张晨此时到并没有觉得尴尬,应为他现在唯一有的就是震撼!(我尽然是穿越了,尽然是SCHOOLDAYS,而且还变成了伊藤诚?天啊,这世界太疯狂了!?)少女看到已经陷入痴呆状的张晨,或说伊藤诚同学再次开始担心了,用手捅了捅他,悄声说:“喂,你没事,听到我的名字有那么吃惊吗?”当然少女是不会知道,伊藤诚现在何止是吃惊,就是吃‘精’都无法形容他现在的状况。(好,那么我穿越到了SCHOOLDAYS,还变成了这悲催的男猪脚,谁能给我解释下!这到底是神马状况啊!)于是张晨小声的向世界问道:

    “那么世界小姐,我是伊藤诚?!”

重要声明:小说《日在校园的轮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