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 他们开房

    好熟悉的背影!

    刚走到路边的蓝晓语呆住了,脚上似灌了铅,好久都移不开,她的目光一直定在酒店的大门口,嘴巴越长越大。

    因为隔得远,她看不到男女的脸,但是那男子的形和背影她太熟悉了,

    “老公……”蓝晓语呢喃,刚刚还震惊的表转而变得哀伤起来。

    “木槿,你先回去,妈忘了还有东西没买。”回头,蓝晓语嘱咐儿子先回去。

    直觉告诉她,有事发生。

    “妈,你真粗心。”木槿咧咧小嘴,再一次鄙视他妈

    计程车远去。

    蓝晓语这才赶紧往酒店的方向走,因为走得急,她好几次差点摔跤,在她走到离酒店只有十米左右的时候,门口处,那个熟悉的影却是快速地闪进了酒店里,随后那个女子也走了进去,影消失。

    蓝晓语一愣,脚步再也移不开。

    那个女的她刚刚有稍微看到了一点,不高,看起来瘦的,穿的是一条白色的连衣裙,而那裙子,她自己就有一条,是前段子方天旗买给他的,当时因为那条裙子,她高兴得一晚上睡不着。

    可是,那个女人怎么也会有那个款式的裙子?

    是方天旗给那个女的买的吗?他怎么可以让自己和那个女的穿一样的衣服?心蓦地抽痛起来,浑血液都要凝固一般,晓语目不转睛地盯着酒店的大门口,手指不停地颤抖着。

    此刻的她,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疑惑和恐惧将她包裹,让她要窒息了一般。

    她就站在那儿,手撑着刚刚借了杰克的雨伞。雨还在下,淅淅沥沥地下着,打在雨伞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就像她此刻的心,忐忑不安。

    路过的车辆偶尔会因为开得太快,而溅起一些水花,这些水花毫不留地打在了晓语的裙子上,手臂上,不一会儿,她全都要湿透了,然而她还是站着那儿,像柱子一样立着,不动,连表都没有改变,她在哭,泪水湿透了她的精致脸庞,脸上的妆容也卸掉了,看起来憔悴,楚楚可怜。

      路过的行人偶尔会看她一两眼,但是没有一个人上前去跟她说话。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夜深了,昏暗的路灯下行人越来越少,车辆也渐渐稀疏了,狂风呼啸,不知不觉中,晓语手中的雨伞已经被吹到了一旁的路中央。

    然而她没有去捡雨伞而是站在原来的地方,任随风雨摧残她,折磨她。

    她一直看着酒店的大门口,直到看到那对影再一次出现,这一次她看清了,看得很清楚,那个男子就是她的丈夫方天旗,他挽着女人的手,亲密地走了出来,两人有说有笑,丝毫没有抬起头看她这个就只隔了十几米的妻子。

    (老公,原来你并不我。一切都是假的。)

    看着远去的一对暧昧影,晓语脚上的力气一分一分地被抽离,心如刀搅般痛得抽筋,她想要冲过去甩那对男女一记耳光,骂那个女子不要脸,就像一般的妇女发现老公出轨后激动的行为,但是她却没有力气了,她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她只能蹲了下去,抱着自己颤抖的子。

    *** ***

    “师傅,停车!”一会儿后,路旁再一次有一辆计程车停下,杰克打开车门下车,目光定在路中央的那把雨伞,那伞他熟悉极了,是他的雨伞,蓝色的。他记得自己傍晚的时候借给了一个小朋友,那个小朋友的母亲也在,他们难道还没有回家吗?还在下小雨,他们为什么要丢掉雨伞?

    不会出车祸了吧?

    一种不安的感觉让杰克浑发冷,雨伞还没坏掉,他直接撑了起来,让后四处张望开始搜索那对母子的影。

    “师傅,就到这儿了。”将钱付给的士司机,杰克往路边走去,因为刮着大风,他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他一边向四周张望,寻找那对母子的影,一边询问着路过的行人,问这儿是不是出了车祸。

    然而在看到路灯下一个全湿透了的女子后,他的双眸却是蓦地睁大了。

    他赶紧走了过去,蹲下子。

    “嗨,醒醒,是我……”杰克朝晓语挥了挥手。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下,谢天谢地,没有出事。

    晓语蓦然,目光呆滞,如死鱼的眼睛,动都不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刚刚自己的丈夫与陌生女人从酒店亲密走出来的那一幕,还有女子的那条裙子,一条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裙子。而眼前的事物,甚至自己的体她都快感觉不到了。

    “快点起来,会感冒……”杰克深吸了一口气,也顾不得女子愿不愿意了,他拦下一辆计程车后,直接将晓语抱到了车里,然后车子往他的住处开去。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别惹我妈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