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我的爱情没有阴谋

    ( )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苏叔叔,我……我真的不知道呀……为什么不告诉我呀,为什么要让我一直误会您下去呀?为什么要承担这一切呀?还让我……伤害了你,也伤害了芊绘……”他终于痛心疾首地跪在了苏浅的跟前,为他的误解和曾经做过的事而懊恼不已,也为他这么多年的悲剧报复而难过,苏浅……是在以他的方式想要对他好,可是他不知道他的良苦用心,还造成了他和苏芊绘这样错阳差的悲剧……

    “傻孩子,别难过了,其实说到底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你和芊绘……本来也不般配,不但年龄差得多,连个也不合,都是我一意孤行做错的决定,非要想绑着你们,其实我是有错的,这样也好,这是给你们不能够在一起一个理由,快别难过了,知道了真相,你也就会放下对她的不甘心了,叔叔也还是叔叔呢,芊绘……就当是自己的小妹妹不就一样了吗?”苏浅真是善解人意呀,他料想韩将臣只是因为苏芊绘百般地倔强抵抗他,让他一直都没有得过手,才让他心有不甘而产生了逆向的畸恋心理,如果他除去了那个心结,就会放下了她,那不是再好不过了?

    “不,叔叔,我要芊绘,我要她,我对她是真心的,我会疼她的,我会她的,我再不会欺负她,伤害她了,我会好好对她的,真的,请相信我的真心,我做过的事都有谋,但是我对芊绘的没有谋……”他灼灼的深让苏浅和蒋碧渝面面相觑,苏芊绘则无措地垂下了头。

    苏浅在他的话中听出了他的真心实意,可是……他无奈地看了眼他的宝贝女儿,苏芊绘紧抿着唇,甚至都咬出了泛白的齿印,他的没有谋,可是苏芊绘能够接受的是这种谋中的意外真,还是亚瑟错阳差的恋?

    *

    “怎么才来?讨厌,我都饿了!”亚瑟不满地瞪着都过了8点才来医院看他的苏芊绘,接过她手中的餐盒,也不管他的妈妈和韩将臣在一边看着,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亚瑟,你有没有搞错,素素不是带来吃的东西了吗?”韩将臣无奈地道。

    “喏,在那边呢,你要吃你吃,你家厨师做的难吃死了,我才不吃,我就喜欢吃芊绘做的!”他抬了一下头,指着一边桌子上放的餐盒,原来他压根就没吃韩素素带的东西,却到现在,当然会饿了。

    “素素和法兰克呢?”韩将臣真是无语了,亚瑟忘记了苏芊绘,可是对她做的吃的却仍然有独钟?这可真让人费解呀。

    “走了,我宁可饿着,也不吃她带来的东西,她就生气了,跑掉了,法兰克就追她去了……”亚瑟丝毫没有愧疚感,反而理所当然地道。

    “你……你怎么就那么地喜欢伤素素的心呢?”埋将臣无奈地赶快拨打韩素素的电话,但是电话接不通,让他眉头一下皱得紧紧的。

    “八成去你们家的PUB了,别怪我没提醒你哟,韩素素喝点就醉,法兰克那臭小子可是巴不得占便宜的,说不定你就顺理成章地把韩素素嫁给了我们VIDY财团的第二顺位继承人了……”亚瑟乱没同心地道,让韩将臣脸色一变,不知道是高兴还是着急呢?

    “还不告诉张子川去PUB把素素带走呀,法兰克真的会动手的,别忘记了他是法国人……”苏芊绘对他真是无语了,他还真想把韩素素当成商业联姻的牺牲品呀?他这人……

    “我……我……好好,我马上去!”韩将臣倒是这回真乖,苏芊绘的一句话,他竟然相当听话地马上就跑出去拨打张子川的电话了。

    “真讨厌,就知道你的韩氏国际,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不顾及呀?”见他出了去,苏芊绘还有些不满意地冲他的背影低声地报怨。

    “呵呵,的力量真的是很伟大呀,将臣都这么听你的话了?”蒋碧渝突然诡异地笑了笑,明明是冲着苏芊绘说的话,可是却在自己的儿子耳边大声道,让正于胡吃海塞的亚瑟抬起了头,有些惊讶地看到苏芊绘因着他妈妈的调侃而瞬间红了脸,收回了看韩将臣背影的目光。

    “喂,有没有搞错,妈妈,你不是告诉我她是我的女朋友吗?你那话什么意思?要成全她和表哥呀?”他忽然相当不满地道,让苏芊绘又是尴尬又是苦笑,却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

    一个月后,亚瑟出院了,威帝的工作终于有了亚瑟坐阵,苏芊绘的工作相对轻松了很多,可是亚瑟不管记不记得她,却成天缠得她死紧,而且坚决不给她假。

    “亚瑟,我要求基本的人权!”苏芊绘真要被他气死了,瞪着大大的眼睛,奋起抗议。

    “有啊,我怎么不给你人权了?对你还不好呀?福利待遇哪样不少你,工资是经理级的,开会谈判签协议吃饭开车休闲娱乐都要带着你,你还不够人权?”他笑意盈盈,气死人不偿命地道。

    “我……我累了,我需要休息……”她无奈地叹气,看亚瑟那个坏样子就来气,他果真忘记了她,那就该离她远远的,可是他忘记了她,却缠着她死紧,甚至还干涉她的自由,她想请个两天假都不行,这……太匪夷所思了。

    “好呀,过两天我回法国,你跟我一起去,当成度假了!”他闲闲散散地道,说得理所当然。

    “你……开什么玩笑?我……我是想在国内休两天……”她不敢相信他的意思,他竟然……又要带她去法国?

    “两天?OK,没问题,明天后天你休息,大后天上班!”

    “亚瑟,不是两天了……”她真要被他气死了,他就算不是纯中国人,可是中国字都会写,不知道她说这“两天”是概数吧?

    “那是几天?”他仍然笑,挑高了眉毛看着她道。

    “两……两周行吗?”她想想要是真的休她想的那种假,起码也该得两周吧?便咬着唇道。

重要声明:小说《邪恶首席的外卖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