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大度的谅解

    ( )    “嗯,是的,我也是后来他都拍下来了苏氏,向他爸爸汇报,才知道苏氏竟然倒了,还是因为你投资法国的SILE公司而失的利……浅哥,你怎么那么糊涂呀,你对法国的本土企业都不了解,你怎么就糊里糊涂地想要投资呢?就是要投资,明明知道我在法国,怎么就不想一想找找我,问一问呢?”蒋碧渝甚是责备他的语气,为他的贸然投资海外市场而理解不了。

    “其实……你是最该理解我为什么要投资法国市场的……”他忽然感慨地道。

    “我?浅哥……不要告诉我,你是因为我?”她懵了,顿时惊讶不已地看着他。

    “的确是因为你,我不知道我们俩当年的友谊还是在你的眼中心里有多深厚,还是因为我那么地穷那么地没出息,才让你一出国就那么多年,便再无音信,可是在我的心中,却未曾忘记过你,就算不能够成为夫妻,可也是朋友呀,我不能理解你音信全无也就算了,竟然连次国也不回,所以我有机会投资法国市场,便决定试一试,起码想要让你知道我的存在呀……”苏浅竟然有些孩子气地道,直让蒋碧渝半晌无语。

    “浅哥,你真糊涂呀,这种私人感的事,你怎么还拿投资海外来赌气呢?我……我是因为觉得无法面对你,也不想面对我爸爸妈妈,所以……一直就没想过回国,可你这一孩子气,却真是彻底毁了你的事业呀……”她泪水忍不住地流淌下来,为苏浅而不值呀。

    “其实这个投资本并没有太大的风险,如果SILE出于本意跟我合资,我投入的也不过是一部分资金而已,只不过……我中了韩将臣的圈,他将我的资金曲线捞到他的手中,又在国内利用蒋家的政府势力夸大我的错误,给我扣上了资金转移的罪名,才让政府查封我的资产,充公拍卖,我才是真的落得一无所有呀……”这一点苏浅不得不佩服韩将臣的够狠够绝!

    “将臣……真的很过分……”蒋碧渝可以理解当年苏浅知道真相时为什么那么接受不了而会中风病倒。

    “你当时也不知道将臣才是我投资SILE的分公司的受盗方?”

    “后来知道了,将臣在法国创立分公司,在SILE破产前买断了那家分公司的股权,独立投资建韩氏国际的分部……”

    “可是你知道吗?SILE公司本来是不肯接纳亚洲中投资的,可是因为韩将臣从暗中作业,SILE公司才肯以它名下的一个分公司接受我的合资提议的……”苏浅笑了笑,有些眼神迷离,让蒋碧渝也迷惑地看着他。

    “我……是的,我还奇怪呢,将臣怎么会对法国的本土企业那么了解呢?”

    “你不该奇怪,因为……韩将臣有亚瑟!”

    “亚瑟?”蒋碧渝差点惊叫出声,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看着苏浅。

    “没错,如果不是你刚刚说出亚瑟五年前就遇到了芊绘,并且抱了她,我还想不到呢,我又想起他送芊绘的那一串项链似曾相识,那是SILE首席珠宝设计师的最后力做,亚瑟……应该就是提供给韩将臣SILE信息的人……”苏浅说出这话,却出乎意料地平静。

    “怎么会呢?亚瑟……亚瑟怎么可以这样呢?我……浅哥,我……我真的不知道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亚瑟……”蒋碧渝反倒震惊无措得不得了,觉得非常地对不起苏浅,也因为亚瑟真的曾经协同韩将臣做坏事而难过不已。

    “没关系的,知道了又怎么样呢,只要亚瑟……对芊绘是真心实意的,就行……”苏浅忽然感慨地道,他已经明了所有的一切,可是有一样他觉得欣慰,亚瑟……虽然鬼精灵又有些邪恶的坏意,但是他的坏,他未必接受不了,财产于他来说,其实真的并没有多重要,重要的是他女儿的幸福,起码……从五年前开始,亚瑟就没有对他的宝贝女儿做出更坏的事,还一直温柔体贴,真心对待,这个……不是比什么都要来得更重要吗?

    “浅哥你一直都那么地大度,连我都觉得替亚瑟觉得汗颜……”

    “亚瑟未必就不后悔,他一定是为了在VIDY家的作为急于表现,也有可原,而且……他一直对芊绘有心,对我也不坏,我觉得他没有什么不能原谅的……”苏浅是真的想得开。

    “可是……将臣……也用心了……”蒋碧渝无奈地笑了笑,指了指一楼落地窗看得到的花园里的一角,在隐蔽的桃花树下,韩将臣已经来了,并且将苏芊绘拥在怀里,他们似乎在争执着些什么,然后韩将臣拉着苏芊绘的手要离开,苏芊绘却挣扎着不肯……

    苏浅苦笑地摇了摇头,蒋碧渝已经打开了落地门,推着他走了出去。

    “将臣,别闹了,我在这里,芊绘不会跟你走的!”蒋碧渝冲着韩将臣笑了笑道,让那一对于争执中终于意识到被人看到了,忙红着脸分开了,苏芊绘甚有些担忧地瞪大了眼睛看着苏浅和蒋碧渝,她真怕韩将臣见到苏浅却要……恶语相向?

    “姨妈?你……你怎么在这里?”韩将臣显然非常意外她竟然在这里,而且……还和苏浅在一起?但是他看到她打了招呼,看到坐在轮椅上的苏浅却有些别扭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就那样愣愣地看着他,半晌连想到起码要叫声叔叔的意思都没有。

    “将臣,你没有看到你苏叔叔吗?还是你来这里以为只要把芊绘带走了,就可以谁都不在乎了?”蒋碧渝笑得非常诡谲地道。

    “我……我……苏叔叔……你好……”韩将臣心里别扭,可是在看到边的苏芊绘时,却还是涨红了脸鼓起了勇气叫苏浅,不管他多对他存着恨和怨,他现在想要跟他的宝贝女儿在一起,却一定要认这个岳父的!他不知道他说出这“苏叔叔”时让苏浅意外地抬起头看着他,而苏芊绘更是惊讶地张大了小小的嘴。

    “嗯,你好,没吃饭呢吧?那就一起吃吧!”苏浅平淡地看着他道,反倒因着蒋碧渝忽然给他说的那种猜测而瞬间释怀了对韩将臣欺负苏芊给的那种特殊的排斥心理,既然他就是想欺负苏芊绘却未果,既然他现在已经能够为了她放下一切,那起码说明他……还不是那种为了个人私怨,不顾惜任何人的人,他……也是没必要真的记恨他一辈子的,这个就冲着他是韩大哥的儿子,他也不能的。

    “我……我想和芊绘出去吃……”韩将臣偷偷地拉了拉苏芊绘的手,眼中竟然是胶着的深,非常想要和她单独在一起的渴望显而易见。

    “呵呵,不急于一时,就在这里吃吧,姨妈……想替你苏叔叔跟你讲件事,不想亚瑟胜了你,赢得了芊绘只是因为你跟你苏叔叔有误会的关系,那样……他不是要胜之不武了?”蒋碧渝语出惊人,也让苏浅有些责备地冲她摇头。

    “碧渝,别闹……”他有些脸上窘迫地道。

    “浅哥,我没在有闹,我只是想要告诉他这件事,他……是有权力知道的!”蒋碧渝拍了拍苏浅的背,示意他不要再管了,她一定要让韩将臣起码要知道:他误会了苏浅,这件事一定要告诉他真相,不然,她都觉得知道了这个秘密,也是她在辜负当年她和姐姐跟苏浅的那段纯纯的青梅竹马的真

    苏浅不再说什么,以沉默也表示他的意见。

    “姨妈,什么事?”韩将臣惊讶地看着她,又看了看苏浅,不明白她什么意思,竟然忽然有种她会说出一件令他震惊得无以复加的事的预感!?

    “走吧,尝尝李姐的手艺,姨妈会告诉你的……”

    *

    可想而知,当蒋碧渝将当年那不为人知的内幕告诉韩将臣和苏芊绘时,他们俩都震惊得无以复加,而韩将臣更是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姨妈……这……怎么可能呢?我……我妈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不相信……”他当然无法相信了,他费尽心思来报复苏浅,誓为他的爸爸妈妈想要讨回一个公道,可是到头来却发现……那个罪魁祸首却是他的亲生妈妈,他不但处心积虑报复错了苏浅,还因此将苏浅和苏芊绘伤得遍体鳞伤,并且因此失掉了早早地跟她真诚恋,结婚,幸福生活的机会?

    “你不相信姨妈没关系,可是你总该相信当年你妈妈亲手改的那份苏叔叔的报价底稿吧?”蒋碧渝叹了口气,苏浅还是示意李妈去他的书房将那份当年造成了他和韩将臣一家悲剧的那份报价底稿拿了出来。

    韩将臣不敢置信地颤着手翻看着那份报价书,那上面被碳素笔手写勾画过的打印数字,让他的心不停地在狂跳着,就算他无法马上断定那上面的字迹就是他妈妈——蒋碧涵的,可是他却已经精神彻底地崩溃了……

重要声明:小说《邪恶首席的外卖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