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就是亚瑟!

    142就是亚瑟!(3047字)

    “你管不着我……我要谁的东西……”苏芊绘马上想到了反抗,靠,什么跟什么呀,她不过只是想小小地恶意地让他吃点醋,可没想真的把他得疯了,再做出什么惊人之举,那可不好办的。

    “我就管,你以为你是谁?你竟然敢收亚瑟的东西?你知道他是什么份吗?你不要我的,你要他的,你想嫁给他是不是?你疯了是不是?”他疯狂地咆哮着她,吓得苏芊绘懵了,张子川也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韩总,别这样,这是苏家,苏浅要看到的,有什么话,上车再说……”张子川一见韩将臣眼睛都有些血红了,登时吓了一跳,其实在法国时,苏芊绘和亚瑟不寻常的感,他和韩素素都看到了,想想也没必要汇报给他,没想到今晚,都是他订婚的子了,他竟然在忙得无法脱况下,非要来亲自接苏芊绘,他就有种不好的预感,韩将臣似乎太在乎她了,现在更是因为她戴着一条疑似亚瑟送的项链就能失控到这种程度?当然他不知道这条项链是亚瑟和韩将臣之间的秘密,张子川不知道它的来历,也不知道它意味着什么,但是韩将臣知道,亚瑟曾经说过,这条项链得之不易,得来后也将他的事业变得不一样了,为了纪念它的重要价值,他要把它送给他真正喜欢的女孩子,是他——亚瑟——VIDY财团王子未来的王后才配戴上的东西!

    韩将臣记得,他也暗暗下定决心,他的那一条,也要给他喜欢的姑娘,可以做他韩夫人的姑娘,然后五年过去了,他找到了可以配做他夫人的欧露,也找到了他喜欢的苏芊绘,然而她们却并非同一人,他决定将它送给自己喜欢的人——苏芊绘,苏芊绘拒绝接受它,她却接受了亚瑟的那一条,那就说明,她……已经接受了亚瑟的感!这对于韩将臣来说,是无论如何也忍受不了的事

    韩将臣稍稍找回了些理智,他毕竟是真的不想见苏浅,此时些地,他再纠缠下去,很有可能会惊动别墅里的人,所以他一把就将苏芊绘给强行抱了起来,丢上了他的车。

    “喂,你干什么?我不要跟你去,张大哥……”苏芊绘马上挣扎着想从座位上爬起,想要下车,韩将臣已经气急败坏地上了车,中控锁锁死,张子川却没有上车呢,他已经猛踩油门,车子如箭一般冲出了苏家别墅门前的专用车道。

    “韩总……”张子川被扔下,也急了,看着疯了一般跑去的劳斯莱斯,他的心慌乱了起来,跟了韩将臣这么久,他还是猜不透他的心里究竟在想什么的,在欧家和韩老太爷等得肯定不耐烦的况下,他执意扔下了帝豪饭店的一切跑来非要亲自接苏芊绘,现在又因为亚瑟的一条项链气成这样……他不会真的失了理智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吧?他猝然想起了那晚上韩将臣突然打来电话让他订做的苏芊绘尺寸的婚纱,他才刚刚将它送到他的手上,还没来得及问他要做什么呢?他……不会是……

    张子川看着那瞬间没了影子的劳斯莱斯,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韩将臣太久地压抑自己的任何感,为了韩氏国际的发展,他几乎放弃了自己所有的一切,上次订婚是韩老头他的,那时的对象是苏芊绘,他不愿意,这一次,又是韩老头的他,对象是欧露,显然他仍然不愿意,可是他却到了非婚不可的时候了,却对苏芊绘……明显地产生了不同于任何女人的感,难道说……这五年来的感沉淀,他已经把心莫名其妙,后知后觉地交到了苏芊绘的手上?

    他此时这样地把她带走,不会真的出什么事吧?他要订做的苏芊绘尺码的婚纱,是想单纯地满足自己的心灵上的需要还是真的想她穿上呢?

    张子川知道韩将臣的事他不能管,他为了韩氏国际隐忍自己的感,太多的不择手段,太多的冷酷无,可是他的感也有崩溃的时候,他不会……在这个时候真的做出什么意想不到的事吧?

    张子川心狂乱地跳动着,马上拨打了亚瑟的电话,但是让他失望的是,亚瑟关机!

    他赶忙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帝豪饭店,起码要在韩将臣真的做出什么不可思议的举动,惊动所有的人之前,先把他劝下来吧?

    “韩将臣,不要……不要这样,停下来,呕……”苏芊绘再也忍不住他狂飙的车速,在后车座上挣扎着想要坐起,又怕又恼,被他这种疯狂的举动吓得魂不附体,胃剧烈地翻搅着,恶心得要命。

    韩将臣虽然气极了,但是见她真的承受不了了,还是死没出息地心疼起她来了,便将车开到了一处偏僻的路边小巷猝然停了下来,苏芊绘已经承受不住地勉强将车门打开,跌跌撞撞地下了车,蹲在地上吐了起来,本来没吃什么东西的胃空虚难受得不行,吐得地上一片狼藉。

    “你……这个疯子!你个混蛋!你想要我的命呀?”她吐得极其狼狈,但是起码现在在平地上了,她不用担心跟这个疯魔一起撞车或是滚落路边的-水沟里来得好呀?

    “是我要你的命吗?你现在是要我的命!苏芊绘,不要告诉我,你跟亚瑟关系暧昧,上过了,还拿了他的东西!啊!”他不该心疼她的,可是还是忍不住要怜惜她,他上前一把将她仍然止不住在那里狂吐的体给搂入了怀中,紧紧地抱着,抱得她都要窒息了。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她仍然使劲地挣扎着,没想到单就一串项链真的能把他气成这样,早知道她还真不该搞这个恶作剧了。

    “芊绘,有没有?有没有呀?你告诉我,你们俩没有的,什么都没有的……”韩将臣几乎是带着承受不了的语气地在她的耳边道,求她告诉他她和亚瑟一点关系也没有的。

    “怎么没有?怎么可能没有?韩将臣,你太天真,太自以为是了,我和亚瑟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呢,你早看出来我们俩有什么了,你还这么问,不是很可笑吗?”苏芊绘缓过了神,但是他抱她太紧,她的胃都要抽搐了,吐得没什么东西了,现在更难受了,他真的要疯掉,也不要别人跟着一起疯掉吧?

    “芊绘,我不要这样,你是我的,为什么要跟他,为什么呀?你不知道他是VIDY财团的首席总裁继承人吗?你不知道他是王子级的豪门公子吗?你不知道他不会娶你吗?”

    “这不是我能够控制的,韩将臣,五年前,你没有买我的那一个晚上,你知道是谁买的我吗?”苏芊绘长长地叹了口气,敛了敛神,决定把她的事一次透露个清楚。

    韩将臣猝然脑袋一惊,不敢置信地放开搂她过紧的怀抱,他看着苏芊绘那张粉雕玉砌般的俏脸,瞪大了眼睛,“你……你别告诉我,是亚瑟?”

    “就是亚瑟!”苏芊绘冷冷地睨着他,说出的话让韩将臣差点没晕了。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五年前我求你未果,绝望至极,跑到PUB里决定卖掉自己的处女,给我爸爸换笔救命钱,我托老板娘帮我找一个愿意花一百万包养我的男人,当时他不是正好来中国,跟你搞什么构当吗?他派他的助理来PUB给他物色女子,当晚跟我一起等着出台的有十多个在校大学生,可是只有我没有下过海,老板娘就将我交给了他的助理,那晚上,我在帝豪饭店的总统房,等待着他回来陪寑,我当时害怕极了,还曾经给你打过一个电话,最后怀着一线希望,你能够改变主意,答应我包我给我一百万,但是你没有接我的电话,然后他便进来了……”苏芊绘缓缓地叙述五年前的那一天,对于从前的她来说,那是一个忌的话题,也是她一生的耻辱,但是今时今,那却成了她打击韩将臣的一个武器,她快意于这种报复的感觉,也悲哀地在心里痛着,或许对于韩将臣来说,她不过是他计划中唯一的遗憾,可是对于亚瑟……他才是这件事最大的赢家,他不但可能从苏氏的破产中获得了最大的收益,也将她顺理成章,错阳差地给睡了,他们表兄弟的合作还真是讽刺般地好得天衣无缝!

    “天哪……”他脑袋电光火石地闪过那晚在帝豪饭店跟亚瑟谈话时的景……

    亚瑟说他派他的助理叫了个干净的鸡,他要享受地抱一抱中国妞……

    他得意地没有接苏芊绘的那唯一的一个电话……

    他离开后回别墅,等了一夜,也没有等来苏芊绘再打来的电话……

    亚瑟临离开中国时还得意洋洋地告诉他……他睡到的那个姑娘纯洁可得让他不想回法国了……

重要声明:小说《邪恶首席的外卖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