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喜欢你这种态度

    125 喜欢你这种态度(3055字)

    其实她哪里知道亚瑟怕韩素素是因为什么,她从青期懂事,懂得喜欢他时起,便不遗余力地千里追寻的擒郎策略,就算她真的很漂亮很可,就算她真的并不是很讨人厌地喜欢他,可是她这“千万里我追寻着你”的方式,他实在是怕怕怕,往往他今天飞到美国,第二天她就到,明天飞去英国,她后天也就到,这次也不例外,他昨天刚到家,她现在马上就来了,呼呼呼,受不了,受不了,最难消受美人恩!还是他不想要的,所以亚瑟对韩素素就是这种态度,我跑,你追,你追,我躲!

    “亚瑟!明天就要开年会了……”VIDY夫人显然很想留住他,但是她的话也只是让亚瑟关在了门内,她皱着眉头看着有些落荒而逃的亚瑟,那手还紧紧地握着苏芊绘的手,心下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个女孩子……竟然是苏浅的女儿,长得却看不出多像他,看来……她应该是像她的妈妈呀,想不到……今时今,她竟然会成为了她儿子的-人?这……究竟是缘还是孽呢?

    *

    亚瑟拉着苏芊绘倒不急于去公司,因为他在这里的事务,大多都移交在他的爸爸的手上,他现在负责的是亚太和美国的VIDY事业,难得带着苏芊绘一起回法国,他有种难掩的兴奋和骄傲的绪。

    巴黎是世界著名的时尚之都,服装,珠宝,香水,化妆品,市中心的橱窗里各式样全世界闻名的品牌展示,亚瑟挽着苏芊绘的手,仿佛真正的一对中国男女在这里淘宝一般的模样,青,幸福,也透着恋的滋味。

    亚瑟似乎想要买下全世界她喜欢的东西一样,拉着她逛个不停,其实不过是她需要一参加VIDY年会正式一点的晚礼服和鞋子而已,但是他却不管她点不点头答应,一样一样的东西从他的金卡帐户上划去价值不匪的金额,他却毫不吝惜,结果他的加长林肯车都快要装不下了。

    “亚瑟,不要了,买这么多干什么?我不要的……”苏芊绘拗不过他的任,只能拉着他的手想要阻止他,但是亚瑟却依然顾我。

    “讨厌,我想要给你买东西,你却不要?”他不悦地瞪着她,似乎有些受伤她的表现。

    “亚瑟,你送惯了女人东西,我可以理解,可我不随便收男人的东西的!”她无奈地叹气,他这样地胡乱买给她东西,真的是同她在谈恋吗?她不由得想起了跟韩将臣那莫名其妙地两年的恋关系,韩将臣从来不喜欢给她买任何东西,好像除了那枚定婚戒指,真的没有什么了,不知道是不是他小气得过分了还是仅对她这样,韩将臣说过他从来不给女人买东西,但是却不吝惜大把大把地砸钱,不过对她却纯属另一种,既不买东西,连钱……也不砸!

    “臭丫头,我送惯女人东西了怎么了?可我却最想给你买任何东西!”他有些生气地道,一把又将她拉进了一家婚纱礼服店,Prastal World!这是一张顶极法国婚纱礼服设计公司,橱窗里展示的都是限量版的订制婚纱,让苏芊绘正不着边际地想着他和韩将臣不同的心思给一下吓跑了,不是吧?他……竟然带她进了婚纱店?他……什么意思?难不成……

    苏芊绘不想这样自作多地想以为亚瑟是想跟她挑结婚礼服,她和亚瑟就算是谈恋,也还不到这一步,她不能这样想,可是这又是任何女孩子都梦想过的那种事,不管她和亚瑟是什么关系,可是……他们的感也真的很不错呀,亚瑟喜欢她,她知道,她也不排斥他,甚至渐渐地偷偷在心里萌生那种想要跟他有什么的卑微念头,就算明知道不能有,却仍然不得不去想。

    “嘻嘻,咱们俩还有点早,过两天韩将臣要和欧露订婚,说不定他会邀请你去参加的,所以你需要一件把他的新娘子比下去的礼服!”他看穿她心思一般的忽然促狭地道,让苏芊绘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不知道此时是失落他突然提到韩将臣要和另一个女人再次订婚而失落,还是因为亚瑟不是要跟她选婚纱而只是要选礼服,还……恶意地说,韩将臣可能会邀请她去参加他的订婚宴的事,他……和韩将臣……怎么都这么恶劣呢?是亚瑟不知道她七年前跟韩将臣订过婚现在却要和别的女人再订一次婚呢,还是韩将臣不知道她不想再次出现在公众媒体的光环下曝光?他难道还想让有人认出她是七年前那个跟他订婚的苏家落魄千金,而今时今却要看着他同另一个女人订婚很过瘾吗?

    “别那样傻呆呆样,我不是在开玩笑,他会邀请你参加那也是很可能的,因为你们俩没有正式退婚,欧露的爸爸又是那种好大喜功,喜欢出风头要脸面的人,他们的婚礼虽是定局,但是现在就有很多人开始在他的面前提及韩将臣曾经订过婚,却因为苏家破产而说什么都不要你了,很有种他见利忘义,不顾道义品的猜测,他和你的确未正式在媒体或是举行仪式公开声明:退婚并非因为苏家破产的原因,欧伟锋,很有可能因此而拿兑韩将臣,所以韩将臣会可能要求你在订婚礼上以朋友的份出现,以此来帮他澄清这个事,让你们曾经有过的那个世纪订婚仪式在C市上流社会的心目中真正地成为过去!”亚瑟忽然捧住她的脸,有些担忧他说出这话会引起苏芊绘的难过的意思似地道。

    “他明明就是因为苏家破产毁的婚,难道他还要怕别人说吗?”原来如此!苏芊绘登时在心里更加地鄙夷起韩将臣来,要偷汉子还要立个贞洁牌坊,韩将臣……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他可真是个无耻之徒!苏芊绘甚至气得心都在颤抖了,想想韩将臣那个又霸道又小气的样子,她就更鄙夷他了,她的心也沉入了谷底。

    “其实,你也不要反应太激烈了,这种商业政治上的利益联姻,是有钱人的悲哀,你没有嫁成他,也许是你的幸运呢?”亚瑟马上安慰她,也将她拥入了怀中,一席话说得苏芊绘倒是没了怒气,对呀,他说得没错呀,如果不是苏家破产,她真的会嫁给了韩将臣,如果嫁给了他,才知道他是那样的人,或者他们结婚了两年,苏家再破产,他再离婚不要她了,那不是更悲惨的事吗?也许苏家破产,韩将臣那样地无对待她,也并非是她的不幸,而是幸运中的大幸呢,让她知道了他的真面目,而她也有机会经历另一种不同的人生,人的一辈子,哪有什么定数呀,就算亚瑟不会娶她,她遇到他,却从来没有后悔过,这……难道不是值得庆幸的事吗?她又为什么莫名其妙地难过呢?

    “亚瑟,那你的婚姻呢?是不是也一样现实而功利化呢?如果雾原流夏不是雾原会社的千金……”她眼中含着泪水,忽然有种悲哀的感慨,起码她要知道亚瑟对她的感是出于哪种吧?就算只是体上的需要,她也有权力知道吧?他对雾原流夏又是出于什么感呢?

    亚瑟脸上的笑容敛了去,双手捧上她的脸,眼睛直视着她的眼睛,“我好像有说过,我和雾原流夏并没有正式订过婚,是她非常想要嫁给我而已,我没承诺过的事就不能成为定论的,你……以为我没有对你在认真吗?”

    “亚瑟……我……”苏芊绘惊讶于他的话里的意思,但是亚瑟向来说的话总是带着七八分的让人不确定,她……可以理解成他是在说……

    “我们在交往,在相处,如果到了而婚的地步,我不会不认真的,但是体的需要是彼此的,也许你是中国保守女孩有些接受不了我这样的西方恋也得有的交往态度,可这是两人感交流的一部分,希望你也能够接受,芊绘,我跟韩将臣对你是不一样的,相信我,跟你交往时,我不会跟别的女人有体或是感上的交集的,这一点,我可以保证的!”亚瑟正色地道,说出的话让苏芊绘差点泪盈眶,虽然亚瑟在实际意义上讲是法国男人,可是比起韩将臣对她的态度,他却更有认真的感意味,她……喜欢这种被珍惜被重视的感觉。

    “亚瑟,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可是……我都不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了……”

    “VIDY家族的利益没有我的幸福重要!”他坚定说出的话,让苏芊绘张大了水眸眼望着他,有些不敢置信。

    “不用那么怀疑我的话,对于我来说,钱再多也是一样的花法,我可以掌握的,是我这一生的幸福,这一点,我想得开!”

    “亚瑟,不管是真是假,我……我喜欢你这种态度。”

重要声明:小说《邪恶首席的外卖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