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一亿,也比不上你

    124 一亿,也比不上你(3160字)

    亚瑟将三圈数字条从上到下输了三个数字:“4、5、3”盒子打开了。

    一道晶莹闪亮的蓝色光芒马上借着灯光映入眼帘,让苏芊绘先是一愣,她不敢置信地看到那是一串白金镶着七颗蓝钻的项链,而这项链——

    “柏拉图的永恒?”她不可思议地叫出了声,韩将臣那一串绿钻的柏拉图的永恒她不久前才刚刚见过,而这一串……她是五年来第二次见到它,五年前,与亚瑟最后那一晚,他亲自戴在她的脖子上过,后来又被她摘了下来,放在了他的枕边,可是亚瑟……

    “没错,柏拉图的永恒,五年前我送给你的,你不要,偷偷地还给了我,芊绘,当时你走后,其实……我就醒了,本来我以为你是在跟我玩擒故纵的把戏呢,我笃定你以为这样更会引起我的好感,想博得我的真正用心,因此我在机场等到了飞机起飞,期待你答应我那一年的法国之旅,可是你让我失望了,当我踏上飞机的那一瞬间,差点生气地把它从飞机上扔下去,可是转而我又想,你既然不是因为我有钱而想赢得我的心,那不是说明你更是个好姑娘吗?一时的走投无路而让你不得不卖给了我,那就说明,这是上天在安排我们俩的缘分呢,所以我最后没有舍得,我相信还有再次遇见你的可能,还会亲自把它戴在你的脖子上呢,芊绘……这五年来我一直珍藏着它……现在我还是要把它送给你,你不会拒绝我吧?”亚瑟眼神灼灼地望着她,充满着期待。

    苏芊绘瞬间的心里感动,甚至她可以感觉到心口都在纠痛了,不管她和亚瑟有没有未来,起码他对她真的很不错很用心呀,可是……她想起韩将臣说的那番话,讲述这两串柏拉图的永恒的来历,抛却他和韩将臣是有商业目地拍下的它,但是它本的价值也的确不匪,他们两个都要把它送给喜欢的姑娘,亚瑟有,韩将臣有心,可它是价值一千万的全球限量版的拍卖珍品呀,她怎么可以收呢?她算个什么份呀?这……跟卖当然是不一样的,可是她……

    “亚瑟,可是……它值一千万呢,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呀……”亚瑟已经解开了它的挂扣要往她的脖子上戴,当年她才估计到它值二百万,可是现在都知道它更可怕的价,她就更不能要了,她急之下,便脱口而出。

    “嗯,你怎么知道它值一千万呢?”亚瑟果然灵敏,手下一顿,奇怪地看着她问道。

    “哦……我猜的呀,你这样有钱的VIDY财团的继承人,竟然这样珍藏它,它一定是价值不只是几百万了……”她马上就道。

    “价值一亿,也比不上你在我心中的地位!”亚瑟笑了,将盒子里底下放着的纸袋也拿了出来,从里面翻出了一叠照片,递到了苏芊绘的手中,让苏芊绘惊讶得差点又没叫出声来。

    她有些颤着手地翻看着那些照片,竟然都是五年前亚瑟给她拍的,照片里都是她那张青稚嫩却满带着忧郁的神色的脸,亚瑟……竟然把它们留到了现在,而且保守得这样仔细?

    “看看照片背面……”他看苏芊绘那震惊又是感动的表,马上又道。

    苏芊绘赶忙翻过照片,背面上竟然每张都写了汉字:“芊芊宝贝”!那是亚瑟的笔迹。

    “亚瑟,你一直记得我?”她抬起了头,看着亚瑟,甚是震惊。

    “当然,你知道我这个玛雅密码盒的密码的是什么意思吗?4,5,3?”

    苏芊绘愣愣地看着他,心狂跳着,她想想这几个单调数字可能代表的意思,顿时眼泪差点没忍住从眼圈里涌出来。“4,5,3?2004年5月3吗?”那一天,就是她永远忘记不了的她和亚瑟的那第一晚?!

    “对,芊绘,那是我们初相见的子,我到今天都没有忘记呢!”

    “亚瑟!”她再也忍不住了,眼中的泪水流了出来,一头扑进了亚瑟的怀抱,她没有想到,亚瑟竟然……这五年来一直珍藏着和她的点点滴滴,她以为……他只是来中国再次遇到她而又对她产生了兴趣呢,原来……他并没有忘记过她?

    “芊绘,所以这串项链就是属于你的!再不准拒绝我了!”他话说得温柔,动作却一点也不含糊,在她含着泪偎在他的怀中点头的一刹那间,猛地低下头将她的唇给吞没,接着便将她按在了上,也不管将他那宝贝盒子一下给碰到了地上,发出金属与地毯相碰的闷想,苏芊绘的照片撒了一地,他手中的柏拉图的永恒也掉在了上面,而这一切暂时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俩的体现在需要做一件更有意义的事

    *

    上午9点56分,早该起的一对却没有起,VIDY夫妇没有派人叫他们起来,早晨的VIDY城堡却迎来了两个远方的客人。

    “姨妈,姨父,亚瑟怎么还没有起来呢?”韩素素轻快的休闲装,利落的马尾,漂亮可,活泼阳光,虽然坐了一夜的飞机的疲惫,可是她的还是不减,张子川沉着一张脸,因为他知道韩素素此行的目的,绝不是为了陪他去韩氏国际的法国公司,而是为了继续她的千里追郎计划,亚瑟跑到哪里,她就要跟到哪里,这是她多年来喜欢亚瑟的方式,但她又保持着一种有距离并不太粘的态度,这一点,还算是给他一点心灵上的安慰的,可是……他单方面的暗恋,得不到韩素素的回应,也得不到韩将臣的默许,他的什么时候能够有开花结果的可能呢?

    VIDY夫妇却只是笑了笑,他们不排斥韩素素喜欢亚瑟,也不排斥亚瑟要选择雾原流夏,当然也不会反对自己的儿子跟什么样的姑娘共度良宵。

    “他累了,倒倒时差,你和张总还是先歇一歇吧!”虽然叫着她姨妈姨父,VIDY夫人真的跟韩素素没有任何的关系,虽然她更想要亚瑟娶韩素素,但对她的态度也很平常,因为在某中意义上讲,韩素素的妈妈实际上是占据她姐夫的第三者。

    “姨妈,亚瑟不是跟他的助理一起回来的吗?你有没有看到苏芊绘?芊绘姐在哪里呢?”她歪着头,虽然天真可,但是也还是带着她青少女的些许怀疑敌的意思的。

    “咦?你认识她呀?”VIDY夫人一愣,因为韩素素那提及苏芊绘虽然有些担忧,但是却明显地喜欢她的语气而一愣。

    “当然了,她就是以前差点成了我嫂子的那个女孩子呀,苏氏集团的千金小姐呀,可是苏家五年前破产之后,我哥就非退了婚,害我白叫了两年的嫂子呢……”她噘着小嘴明显也有些不满意韩将臣不肯要苏芊绘的意思,可是她不知道她说出的这句话,才让VIDY夫人愣是失了优雅的姿态,登时就目瞪口呆得不知所措了。

    “什么?你……你是说?她……她是苏浅的女儿?”

    “对呀,就是苏浅的女儿呀,姨妈,你有没有看到她呀?”

    *

    亚瑟和苏芊绘睡够醒来时,韩素素却在客房睡着了,张子川已经去了韩氏在法国的公司,亚瑟和苏芊绘丝毫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走到了客厅里,VIDY夫在那里似乎坐了很久了,而且并没有优雅如常地看书或是听音乐。

    “妈妈!”亚瑟满足慵懒的笑,没有察觉到他妈妈的异样,此时她正有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苏芊绘,又一次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似乎想从她的上看到些什么似的,明显不同昨天见到她的虽然礼貌却也疏远的态度,反而带着复杂的感

    “亚瑟,妈妈把保险-放在了你头的第二个抽屉里,你有没有看到?”她竟然开口就是这一句,让苏芊绘瞬间的脸红了个透,因为VIDY夫人的露骨,直接,也因为……她猝然想起,昨晚他们俩又过于激动地亲,亚瑟……竟然又没想起来带保护的事,心下担忧得不得了,会不会那么倒楣呀?昨晚是她的安全期,她有在网上看过安全期的算法,应该没事吧?亚瑟明明本来很谨慎的,怎么现在却越来越不小心呢,忍不住,也不能冒险呀?

    “妈妈,看到了,您管太多了!”亚瑟见苏芊绘窘迫又慌张的神色,料想,她一定是在想昨晚他们又没有保护地做业的事,他倒是轻松地笑了。

    “亚瑟,素素来了,在楼上客房,等不及你起来,睡着了……”她马上正了正色,倒是平淡地提醒亚瑟,韩素素又来追他了,显然她已经不意外韩素素追着他跑的事了。

    “哦……妈妈,那你招呼她吧,我跟芊绘要去公司了,今晚,我带她去别墅住,你和爸爸晚上不用等我们吃饭了!”亚瑟听她提起韩素素来了,马上眉头皱紧了,便拉起苏芊绘出门,似乎韩素素跟洪水猛兽一般地样子,直让苏芊绘都无语,亚瑟……这反应也太过度了,不管怎么说,韩素素也是的女孩子呀,他怎么还怕成这个样子呢?其实相较于雾原流夏,她不是更可

重要声明:小说《邪恶首席的外卖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