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就要受制于他

    119 就要受制于他(2020字)

    “为什么答应跟他来这里?”一旦亚瑟和苏芊绘在一起,他马上就沉着声音问苏芊绘,其实苏芊绘不意外他会问,可是她早想到了这个问题,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圆满回答他的理由。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亚瑟见她在那里僵着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忽然皱着眉头看着苏芊绘,那犀利的眼神让苏芊绘吓了一跳,她吃不准亚瑟会猜到多少,心慌乱起来,可是却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问题。

    “没……没发生什么事呀?我……不是和你一直在一起吗?”苏芊绘不敢看他那精明犀利的眼神,他向来表现一副慵懒随意的调调,但是苏芊绘不会以为他就比韩将臣那表现得冷酷深沉的好对付,亚瑟的父母可以将亚洲美洲所有的VIDY家的事业放心地交给他一个人来经营,他就具有不容小觑的聪明才智,洞察力分析力绝不会是作假的,她明明跟韩将臣没有什么关系了,也明明想要躲得他远远的,可是韩将臣一个“昨晚她,付博岩,雾原流夏”云云的只言片语,就把她吓得乖乖地跟他一起出去,甚至还暧昧地单独去了苏家别墅,亚瑟要是不会产生怀疑,那他就真的不够聪明了!

    “真的没发生什么事吗?”亚瑟把着方向盘,没有看她,却仍然怀疑的意味十足。

    “没有,真的没有的!”她强装镇静地连忙道,坐在副驾驶的位置,都不敢看亚瑟。

    “那雾原流夏怎么要和付博岩一起在雾原别墅住呢?”他忽然又道,吓了苏芊绘一跳。

    “啊,没有的,你误会了,韩将臣是白天去的,雾原仓健不在家,雾原小姐到哪都想带着博岩,因为她中文不太灵光……博岩晚上就回家的。”她有些慌乱地解释。

    “嗯……”亚瑟不再问,不知道是相信了她的话,还是怎么着,总之他眉头舒展开了,还是让苏芊绘松了口气。

    “你家……是不是过了前面那个街就到了?”亚瑟忽然指着前面的路标牌问道,让苏芊绘方才意识到亚瑟开着车带着她目标竟然是——她的家?

    “嗯……你上次不是来过一次吗?”糟了,她神恍忽,竟然没看他走的什么路线,要是他送她回家,只送到楼下当然就最好,总比带她回酒店直接想搂她上-来的好吧?

    “我对C市还不太熟,怕弄错了,一会儿上楼正好看看,付博岩有没有回家呀……”他仿佛不经意地说出的话,让苏芊绘脑袋嗡地一下。

    不是吧……他带她直接回家,竟然是想到她家里看看付博岩有没有如她所说的——晚上就从雾原别墅回了家?

    “亚瑟……你不相信我吗?”她心七上八下地,当然她可以肯定付博岩是不可能在家的,雾原流夏很脆弱又很依赖他,这个时候,她怎么能够让他丢下她一个人回家呢?而他也不可能狠得下心看着她那个样子不管不顾呀?

    “相信,可我突然觉得奇怪,昨晚你对我那么,今天却忽然接受韩将臣的半强迫的邀请跟他要单独约会,这种反差似乎有些不合理……”他老神在在地道,表莫测高深。

    “他……他……我……”苏芊绘懵了,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嘴也不够灵光了,因为真的解释了不了,她为什么昨晚对亚瑟那么,而今天却又莫名其妙地接受韩将臣的邀请。

    “不要告诉我……你对他还有感,昨晚之所以给我,是因为……你被人下了药?”他凝神的表说出的话,让苏芊绘差点没喊出声,她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那让人猜不透心思的脸,不可能的,他不会猜到昨晚的事的,可是他真的猜到了产生了怀疑怎么办?

    “没有的,只是……只是他几次三番地提到苏家别墅,我……我也是对那里有感的,想去看一看呀……”苏芊绘硬着头皮,不知道这一解释亚瑟会不会满意。

    “如果……因为苏家别墅一直在他的手里,你就要受制于他吗?”亚瑟又反问。

    “不……不会的,我又没想再去住,看过就算了,怎么还会受制于他呢?”

    “那……你对他的感和对我的感一样吗?”他又问,似乎接受了她之所以要跟韩将臣在一起,只是因为韩家别墅的原因。

    “当然……当然不一样了,我……一定不会答应他的……”她马上道。

    “那你昨晚那么……是因为喜欢我,是吗?”他又问,目光犀利。

    “我……我当然是喜欢你的……所以才会也想要你呀……”苏芊绘窘迫得无以复加,甚至为了表明她的态度还把手伸到了他的腰上环住,隔着衣服,用纤指轻揉他的肌肤,亲昵地挑逗他。

    “这可是你说的!”“吱”,猝然的刹车声,让苏芊正忐忑不安的心又吓了一跳,她以为到了她的家呢,忙惊讶地抬头看到,竟然是在帝豪饭店的停车场。

    亚瑟什么时候把车开到的中央大道,她竟然没发现?!

    “亚……亚瑟……”她结结巴巴地迟疑地想表达些什么,结果什么也没表达清楚,亚瑟已经将车停好,一拉开车门,拉着她的胳臂下了车。

    “我什么?我试试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亚瑟暧昧地道,拉着她进了电梯,电梯里没有别人,他便搂她入怀,将嘴附在她的耳边低语。

    “亚瑟……不要……会怀孕的……”苏芊绘简直有种哭无泪的感觉,韩将臣这一招够毒,可是她却因此弄得无法脱了。

    “我会带雨具的……”他更紧地搂着她,低下头想要在电梯里就先来个吻。

    “那在这里就不要了……让人看到……”她毫无办法,却只能拖一时是一时。

    “又没人……芊绘,真喜欢你……”他才不管那一呢,垂下头就要跟她四唇相接。

重要声明:小说《邪恶首席的外卖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