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意外来的桃花运2

    108意外来的桃花运2(3114字)

    “付桑,来嘛……”雾原流夏也觉得上难忍的冲动,搂着他手臂的手索伸到他的腰后,两臂回扣,直接结结实实地埋在了他的怀里,也将她-前柔软的部位紧紧地贴在了他的上,甚至渴望地抬起了头望着他,渴望地轻动着嘴唇,等待他的亲吻……

    “我……”付博岩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一副挑逗意味十足的样子,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也忍不住想跟她这样地肢体上地纠缠不清,可是那股涌起的冲动渴望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他……这是怎么了呢?

    他努力地敛着自己的心神,可是却忍不住体上的一**涌起的潮,本来他就是青冲动的小伙子,如果不是因为他对苏芊绘的执着和等待,他怎么可能等到现在还是处男呢?这个可恶却也漂亮可的天真本姑娘这样地成天若即若离地缠着他,他就算烦她,讨厌她,腻歪她,也不得不在心底偷地觉得她……那副少女的纯真模样也是很吸引人的,现在他莫名其妙地-涌动,而她又这一副配合的挑逗态度,他要是能忍住,他就不是男人了!“流夏……不要……这样……我会忍不住的……”

    “付桑,我浑都难过,你摸摸呀,好难受的……”她真是纯真的小女孩,付博岩难受尚且知道他是想要冲动地对眼前的本姑娘超过理智限制地做出过分的事,可是雾原流夏却什么都不清楚,单纯地只知道浑难受得火烧火燎,只有偎在他的怀中,感觉到他上的男气息包裹才能舒解这莫名涌起的如虫蛀般的难受,她不但搂在他的上不住地扭动揉摸,还不知足地抓起他的手覆在她上最为敏感的部位想让他给她解除痛苦。

    “呜……”付博再也受不了了,冲动地低下头将她近在咫尺的樱唇狠狠地给吻住,饥渴如狼地吻嘻戏,而雾原流夏却似乎就是在等待他的这一动作,马上双臂搂上他的脖子,张开嘴伸出舌头探进他的嘴里跟他交缠吻,的程度丝毫也不亚于他。

    他们这一吻可是再也没有理智可以战胜激了,也不管彼此是什么份和地位,抱在一起滚落在地上的高级地毯上,互相激烈地亲吻,脱彼此的衣服,激急切得没有任何的自制力而言了……

    此时此刻,无论是苏芊绘还是亚瑟,任何人也无法阻止他们的-来袭,因为……这个不在他们的绪承受范围内的,有人非要让这件事发生而坏心人为地给他们了一贴催化剂,可是承受这个后果的却是他们两个还处于懵懂青的男女!

    “啊,好疼呀……”当雾原流夏体被攻陷的瞬间,剧烈撕裂般的疼痛才让她迷离的神魂找到些理智,她拼命地挣扎着想要推开上欺负占有了她的男人,但是付博岩正处吴浩烈的冲动渴望中,哪肯放开她呀?

    “不要……疼……”她挣扎着双臂想要摆脱他,但是付博岩的唇猝然落了下来,将她的疼呼堵在了嘴里,搂着她的手臂也紧紧不放,雾原流夏在他的亲吻中慢慢地缓解了疼痛,才发现体里那种忍受不了痛苦似乎要远远地要高于这种疼痛的折磨,她……更希望他继续动作,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减轻那种无法忍受的痛苦……

    夜很深,可是激却不曾歇息,等他们激动得心神漾地为彼此付出了第一次之后,还没有清醒地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这乌龙迷糊的一夜,他们都在努力地在对方的上索要个没完,直到累得倦极困极,他们才相搂着于迷糊中睡着了……

    *

    早晨的阳光异常地刺眼,苏芊绘睡梦中还觉得昏昏沉沉。

    可是她头脑不清明,却也实实在在地感觉到上压着一个沉重的躯,腔几乎都要被压扁了,呼吸困难,可是……张开嘴巴想要偷口空气,却发现连这个能力也被剥夺了,她的嘴被一个粘腻的嘴堵得死死的,她想要挣扎,发现上一点力气也使不上,仿佛全都被拆解了一样酸疼难忍,她……不是没有过男人的小女孩了,这样的感觉也不是没有过的,可是……她怎么会呢?她猝然张开眼睛,贴在她脸上分不出一点空隙的脸让她无法看清上的人,可是……她头脑努力回想昨晚的景,不难想起她失去理智前的事,她担心付博岩和雾原流夏去了PUB,然后出来接到亚瑟的电话来到帝豪酒店,然后跟亚瑟开电话会议,然后……她脑袋还有些昏沉,体也无力,可是她马上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事,而压在她上的这个男人——

    “呜……呜……放开我……”苏芊绘挣扎着想要推开趁她早晨尚且迷糊又发了-在她上兴风作浪的男人,可是谈何容易呀,这个强力壮,男人需要极强的家伙的本事,她五年前就领教过了,没想到时隔五年,他仍然勇猛得一如当年,可是……他是占了大便宜得到了她的体,她莫名其妙地从了他的意,给了他,尚且算不了什么,这只是有人坏心的意外让她中了招,她跟亚瑟也不是第一次了,就算再因此而牵扯不清也还是后话,这些暂时都好办,可是……她脑袋中嗡嗡作响地想起了昨晚韩将臣那不寻常的电话,扬言要对付那个本妞,他要怎么对付她呢?他对付她的目的是什么呢?她不是已经想到了吗?那个腹黑不择手段的男人向来不是个善良之辈,他想要对付雾原流夏,无非就是想要拆散她和亚瑟,然后把自己的妹妹嫁给他,而他的手段……

    她突然有种想要把自己狠狠地打死的冲动,她怎么这么混蛋呀?她怎么能够见到雾原流夏和付博岩好好地跟她一起出了PUB,她就以为万事大吉,风平浪静了呢?她怎么这么笨想不到那两杯果汁里早就让韩将臣派人给加了料呀?

    她喝了半杯,尚且神智不清地胡里胡涂地就给了亚瑟,让这个一直对她企图不良的法国男人把她终于给捡了个顺水便宜带上了,那……雾原流夏和付博岩呢?

    完蛋了,这下真的完蛋了!雾原流夏是雾原仓健的掌上明珠,是雾原会社几百个亿财团的继承人,是亚瑟嘱意的未婚妻人选呀!他把自己的宝贝女儿托付给付博岩照顾,他们却被韩将臣那个混蛋给算计,而她竟然迟钝到没有想到他会卑鄙到用下药的办法来害他们,如果付博岩……付博岩真的敢把她给碰了,那他就等于犯了大错了!

    怎么办?怎么办?苏芊绘是又担心又焦虑,可是上这个还在欺负她的男人……却是亚瑟,她……不能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呀?

    “宝贝,乖,再一会儿就好了……啊……”亚瑟疯狂地抱着她解决男人需要,因为她被折腾了一夜累得上三竿也没醒过来,可是他早晨醒来,男需要又早早地袭来,他太冲动地需要她的体来解渴,便在她的睡梦中进行着这件事,马上就要满足时,她醒过来却矫地想要推开他?那怎么能行?因此他哄地在她耳边求-欢,动作一点也不含糊地如狼如兽地要求,他不明白她此时的拒绝是出于何种原因,昨晚如火地给了他,此时却又要这样地拒绝他吗?那是什么道理?他才不干呢!

    “啊!”直到他终于趴在她的上释放了需要,才恋恋不舍地吻着她的唇低语,“臭丫头,喜欢死我了,都要把我馋晕了,你才给我,真狠心呀……嗯,昨晚你真好……给了我那么多次……”

    他那厢话绵绵地撒嬉吻,却不知道苏芊绘简直都要崩溃了,她无力地挣扯开他的汗湿的怀抱,拍着他让他离开她的体,柔的体都要被碾扁了不说,她现在都急死了,担心付博岩和雾原流夏有没有出事了,对于亚瑟,她无法生气,可是枉她再有修养,心里此时却把韩将臣祖宗十八代都差不多招呼了一遍了,这个缺德腹黑的混蛋男人,非要把她得恨死他,他才满意不成?

    “怎么了嘛?用过就不待见我了?昨晚你那么,害我以为你被下了-药呢?”他察觉到她唉声叹气无可奈何,却唯独缺少对他此时激后的那种温存缠绵意,有些不满地一把将她从后面搂住,健硕的手臂缠在她的腰上,粘腻得不得了。

    “靠……”他话一出口,让苏芊绘差点忍不住爆粗口骂出声,但是想想不妥,她现在不是骂韩将臣卑鄙,可能害了不只她一个人的时候,她得先确认那两个人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不然……怎么收拾呀?她让亚瑟给睡了她尚且可以不当回事,可是……雾原流夏呢?亚瑟这个色家伙虽然有过无数女人,但是可以跟他的却只能是处女,这一点她比谁都清楚,要是雾原流夏真的失了再被他知道,那……她可怎么办呀?博岩怎么办?雾原仓健又会怎么办?这都是麻烦呀!

重要声明:小说《邪恶首席的外卖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