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 忘记了它的存在

    “这个你管不着!”苏芊绘甩开他的手臂,转就迅速地向她所在的公寓房小区门口走去,让韩将臣讷然地站在那里,看着她离开的纤瘦单薄的影而半晌回不过神。

    的确是的,他有什么权力管她的事呢?他们俩的关系在五年前就完全结束了,还是他强势地要求结束的不是吗?韩将臣站在那里,依着他的劳斯莱斯,心异常地郁闷起来,这辆车子还是他五年前的那一辆,他都没有换过,虽然劳斯莱斯超强的能的确是无需更换,可是以他的富有,他真的不需要五六年了还用同一辆车子,可是……只有他知道,他舍不得换掉,这辆车子是他和苏芊绘以前交往常常坐的车子,可是他这样地偷偷地纪念他和她的回忆又有什么用呢?他叹了口气,将手伸进西服内袋里,将那枚五年都未曾离过的的戒指拿了出来,白金钻石的成色非常好,这个只是他随意挑选的法国名家设计的精品,没有因为时间久了而有所改变,现在它还跟当年一样漂亮耀眼,可是……它曾经的主人却早已经忘记了它的存在了!

    *

    “芊绘,你回来了呀?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苏芊绘甫一到她的公寓房门口,却发现付博岩正在穿外衣拿着车钥匙要出门,他很惊讶苏芊绘回来的要早,因为她事先告诉他要10点多才能应畴回来呢?

    “哦,客户还有去PUB玩,我觉得那里不适合我再跟他们去,就跟经理说不去了,你……怎么要出门呢?”她迷惑地看着他急匆匆的样子,但是可以肯定不是要接她。

    “嗯,你先回家歇着吧,我一会儿就回来……”他有些烦恼地头,皱着眉头道。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看他的样子的确有事,可是她不认为会是要加班吧?

    “就是我们社长那个女儿呀,不知道发什么神经了,给我打电话哭得稀里哗啦的,非要找我……”付博岩有些脸红地道,心虚自己糊里糊涂,莫名其妙地吻了她那一回,现在好,弄得他不明不白地受制于她……

    “雾原流夏?”苏芊绘脑海里马上浮现了刚刚跟亚瑟在一起的那个本女孩。

    “嗯,那个本鬼子,烦死我了,我一会儿就回来……”他急急地下楼,不敢抬头看苏芊绘那探寻的目光,生怕她知道他曾经恶作剧地吻了那个倭寇的事,他觉得……很丢人也很对不起苏芊绘。

    苏芊绘只能愣愣地看着他跑下楼去,想想亚瑟和雾原流夏在一起那副金童玉女的样子,但是亚瑟明显对她并不是很用心,刚刚在他们走后也一定有过争吵,这会儿,付博岩这样匆匆跑出去,是要安慰那个本千金小姐吗?如果博岩也跟她有什么……她竟然有种不舒服的感觉涌上心头,胃里泛了酸意。

重要声明:小说《邪恶首席的外卖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