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你……嫌我老了?

    ( )

    “别提那件事了,我真后悔没接你那个电话,我真的不知道你竟然会只打了那一次就再也没打,苏芊绘,你还是想卖给我的是不是?”他脸上现出了懊恼的神,其实他不知道他对她是出于什么感,可真的就是放不下她,他也有想过,这肯定跟他当年那唯一的一步失误有关系,没有得到她的处女,让他达到他所有的目的,才导致他今时今的不甘心,不然他也解释不了自己的不寻常了。

    苏芊绘长长地叹了口气,这是他后悔,却是她幸运的事,五年前所有不幸中的唯一的幸运,她没有卖给这个冷酷男人而是卖给了亚瑟,也因此让她的心好过了些,可是显然韩将臣非常不甘心,甚至小气到现在还记恨,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幼稚呀?

    “韩将臣,你都三十三岁了……”她忽然在他仍然不肯松开的怀里低声地道。

    “我……三十三岁怎么了?你……嫌我老了?”他愣愣地抬起头,看到了她认真的表,理解错了她的意思,开什么玩笑?三十三岁怎么了?她在说什么?嫌他老了?他竟然心里一阵别扭和妒嫉之,她是要小他七岁,可是七岁怎么了?男人,特别是有钱男人,到了他这个年纪可是最具有魅力的,她竟然嫌他老?他马上想到了付博岩,二十二岁的男人,正值血气方刚,当然那方面的能力也是超强的,可是……他也不差呀,他从来没觉得自己老了,她竟然这样地说他,在他的面前炫耀她的弟弟人年轻有活力呀?

    “你老不老关我什么事?”

    “那你说我三十三岁了?我……我还年轻呢,不信我们试试,我厉害着呢……我……”他竟然羞恼得觉得自己相当没面子,抱着她的动作都来了劲,马上想将他的唇压下来,想要用事实证明……他没有老,在女人的面前,他被置疑这个,他不羞恼才怪呢?

    “讨厌,你有病呀,我是说你幼稚,没有说你老……”她赶忙挣扎着他的迫近,他竟然理解错了她的意思,这个男人……猪脑袋呀,都在想些什么呀?

    “我幼稚?”他停止了动作,更不可思议地瞪着她,指着自己道,不敢相信她竟然用这个形容词来形容他?

    “你一定是非常恨我爸爸和你爷爷我们俩订婚的那件事吧,然后苏家破产,爸爸病倒,你也顺理成章地退了婚,可是却仍然觉得这对你还不够,还想把我变成破烂女人,你才满意,可是我没有让你得逞,就成了你不能容忍的事?可是……我已经是破烂女人了,你干嘛还不甘心呀?”她沉着嗓音,在努力地分析他对她这种变态偏执的感,想着种种的可能,其实也是想跟他找到一个问题的突破点,不然他们两个都不该再有交集的人,干嘛非要纠缠不清呀,她也受不了呀……

重要声明:小说《邪恶首席的外卖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